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下榻 >

长园宾馆 胡同里的非遗之“家”

作者:文·图/ 程奥冰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10-08 16:01:18




    在种类繁多的中国传统民居中,北京四合院可谓集大成者,堪称北方民居的代表。长园宾馆是一家以戏曲元素为主题的四合院宾馆,位于具有“元代戏曲一条街”之称的砖塔胡同内。院子虽小,却处处彰显着非遗味儿。无论是制作毛猴,还是画脸谱,都充满了浓郁的老北京风情,吸引着五湖四海的非遗爱好者入住下榻。
 
    吹过北海的微风,见过鼓楼的风韵,体验过茶馆儿的悠闲,聆听过后海的喧闹……但最让我着迷的还是在北京胡同深处的四合院酒店,它们仿佛独立于喧嚣的北京城区,处事不惊。墙外是人来人往的人群,喧嚣的车流,而墙内却生长着古树与鲜花,处处鸟语花香,充满诗情画意。住在四合院宾馆里,高楼大厦的华丽仿佛渐行渐远,胡同内四合院的红砖灰瓦似乎用另一种言语述说这个城市的过往,这才是纯正的北京味道啊!
 

 






 
庭院深深:房间名字蕴含着戏曲情调
 
    从西四地铁站西南口出,沿西四南大街往南穿过羊肉胡同,来到位于砖塔胡同内的长园宾馆。跨过门槛来到店内过堂,右侧是中式风格的柜台,柜台下挂着一张张彩绘的戏曲脸谱,惹人注目。墙上挂着红色的中国结,墙壁也选择为红色,让人感到喜气洋洋。
 
    在宾馆人员办理入住的时候,我便在休息区等候。四处打量店内,发现展示窗里摆放着一个个绢人娃娃。绢人娃娃很常见,但戏曲风格的绢人娃娃摆放在宾馆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休息区很有小资情调,无论是书架还是报刊架都摆满了书籍。这些书的内容大多是关于老北京风情的介绍和北京旅游的攻略,为游客们出行选择提供了许多参考资料。过堂的墙壁上挂着五颜六色、表情各异的泥塑彩绘脸谱。脸谱下的衣架上摆放着各种戏服,宾客可以穿着戏服拍一张自己独有的戏服照片。
 
    办理好入住手续后,推开朱红色的后院门前往后院客房。后院典型的四合院格局让人恍 若进入了另一个时空。如同许多老建筑一样,年代感让四合院独具魅力。青砖垒就的院墙,包裹着一个中国式的盒子,盒子里各种物件背后都有着悠久的故事,让身处其中的人能感受到这浓浓的京风古韵。中规中矩的四合院里能植树栽花,院墙上红色的灯笼与黑色的壁灯相映成趣。院内几只小猫在椅子上犯困打盹。在回廊环绕的天井中,稀疏地摆放着或中式、或中西混搭的藤椅、木桌,游廊上彩绘的吊挂楣子古朴素雅。小院里也十分热闹,宾客的孩子们在院子里追逐嬉戏,有的孩子在坐凳栏杆上玩游戏,有的在窗下的墙角数蚂蚁,还有的在院子里逗小猫……
 








 
    来到我入住的301房间,发现门口挂着为《新水令》的曲牌名。用曲牌名为房间命名让人感到格外新奇。《新水令》在元曲的南、北曲中都属双调,而在北曲中较为常用,一般用作双调套曲的第一曲,起源于元代倪瓒的《双调· 新水令》。而隔壁的房间《阵阵赢》又名《德胜令》,属北曲双调。在《九宫大成谱》数定定格中,正格是五﹑五﹑五﹑五﹑二﹑五﹑二﹑五(八句)。一般接在双调《雁儿落》曲牌之后,两曲连用或作小令,或用在双调套曲内。最著名的是元代张养浩的《得胜令·四月一日喜雨》。
 
    沿着院子转了一圈儿,细数来有17种不同的曲牌名。比较常见的有《念奴娇》《天仙令》,也有一些不常见的,如《集贤宾》《逍遥乐》之类的小调。在元曲15宫447个曲牌名中,每个曲牌名都有固定的平仄和韵律。与诗词相比,元曲更为直率明快,也更为尽情尽兴,淋漓痛快。元曲的句子,不但朗朗上口易于说唱,并带有口语。305的房间名为《锦上花》,这是小令杂剧中南吕曲牌名,309房间的曲牌名《醉春风》则是中吕曲牌名,而310房间的曲牌名《快活年》则属于双调了。
 
刷卡进入客房,看到客房的墙壁上挂着《新水令》戏曲剧目的图画,画中的人物形象而又生动。木地板、木床与木窗完美地融合为一体,浑然天成,赏心悦目。卫生间的洗漱用品上也绘有戏曲人偶的图案。长园宾馆戏曲元素真是无处不在。
 








 
砖塔胡同:元代戏曲一条街的历史风云
 
    据宾馆负责人介绍,长园宾馆之所以以戏曲元素为主题,是因为它所在的这条砖塔胡同。砖塔胡同因“砖塔”而得名,乃金元之际佛教曹洞青原一系高僧万松老人的葬骨塔,故称作“万松老人塔”。
 
    在元、明、清三代,砖塔胡同均是京城著名的娱乐中心,鼎盛时期,胡同里除了酒肆饭店外,曾有十数家戏班登台表演。当时的酒肆里通常都会设有这种娱乐项目,用来吸引招徕客人。那些戏院与酒肆基本连在一起,人们一边喝酒,一边听戏,好不悠哉。曲艺艺人、各路名伶你方唱罢我登场,尽情演绎着世间的古今传奇。
 
    不过,那时的戏院并不叫戏院,而叫勾栏。勾栏是个统称,它内设戏房、戏台、神楼和腰棚。一座规模较大的勾栏,差不多能容纳数千人看戏,这大致就相当于今天的普通电影院了。同时,由于这条砖塔胡同的影响力,附近的几条胡同——口袋胡同、钱串胡同、玉带胡同等,也都搞起了自己的戏班和勾栏,致使以砖塔胡同为中心的这个圈子,拥有戏院不下30家,整天锣鼓喧天,唱念不断。
 
    史料记载,当时,明朝的官府机构专门在东城设立了教坊司,拨专款大搞戏曲音乐建设。于是,在那里很快兴起了本司胡同和演乐胡同。在官方的竞争和排挤下,砖塔胡同一带渐渐丧失了从前的喧嚣热闹。清朝时,砖塔胡同的身份悄然转变。它被军事机构——军机营占据,沦为了汉军排枪队的驻扎营地。军营也需要娱乐,也需要文艺团,于是乎,这条胡同因为它的娱乐传统,歌舞曲艺一度复兴,热闹异常。到了清末,古老的北京城连遭劫难。先是义和团运动像蘑菇云一般爆发,军营失利,砖塔胡同被义和团的英雄好汉们选为作战阵地,方便进攻对面的西什库教堂。由此,这条胡同又沦为战场。接着是,八国联军联合起来入侵北京城,洗劫圆明园,甚至连那些胡同都不放过。不仅众多胡同被破坏,而且百姓也跟着遭殃。不得已,胡同里的那些戏班乐户们纷纷逃往家乡。打那以后,砖塔胡同就寂寞了,变成了一条平静的居民区。从前的唯一留存,只有胡同南面那座万松老人塔。数百年来佛门的清静之风和戏曲的喧闹元素交织碰撞,给砖塔胡同增添了多样的色彩。
 








 
毛猴:老北京的遥远记忆
 
    砖塔胡同悠久的戏曲历史让我深深着迷,而长园宾馆每周二、四、六举行非遗活动,又为像我这样的戏曲迷们提供了学习交流的机会。活动的内容非常丰富,有时候绘制京剧脸谱,有时候观赏茶艺表演,有时候学习软笔书法……在传统节日里还会有民俗展示。入住长园宾馆的当天,正好赶上了毛猴制作活动,而毛猴正是我最喜欢的老北京传统手工艺品,于是兴趣大增。
 

 

 
    来到宾馆的活动室时,里面的活动桌前已经围满了人。环顾四周,博古架上摆满了各种古董花瓶和戏曲绢人,中式座椅古色古香,墙角还有架古筝。这里不时还会有古筝演奏表演,只是太不凑巧,我没赶上欣赏。
 
    首先,授课的老师先给我们讲了关于毛猴的故事。相……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