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玩转地球 >

布拉迪斯拉发 一座性格分裂的城市

作者: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7-12-01 11:38:20

文·图/杨诗源
 
  布拉迪斯拉法,斯洛伐克的首都,多瑙河将它一分为二为新城和老城,现代和历史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既古老又充满希望的城市。老城一端的圣米歇尔门是布拉迪斯拉发老城唯一保留的一座城门,也是最为古老的现存建筑之一,它绿色的尖塔在小城的许多角落都可以瞥见。城门门洞的中央处,有一个铜制的罗盘,360°的方向上刻满了世界上重要城市与这里的距离,包括北京在内。据说这里是欧洲的中心。


 
  布拉迪斯拉发是一座名字冗长的城市,随便问一句它在哪里,人们十有八九答不出来,这是有原因的。在1919年以前,布拉迪斯拉发有不同的名称:德国人称它为“普莱斯堡”,匈牙利人称它为“波佐尼”,捷克人称它为“普莱斯普鲁克”,希腊语和拉丁语历史上它则是“伊斯特罗波利斯”。二十多年前,捷克与斯洛伐克“和平分手”,布拉迪斯拉发顺理成章地成为斯洛伐克这个崭新国家的首都,它的新名字才逐渐被世人知晓。


 
  初识布拉迪斯拉发
 
  大巴离开维也纳一路向东,往斯洛伐克国境开去。车窗外与奥地利西部湖光山色、充满生机的景色大相径庭,光秃秃的山峰下是泛黄的麦田,在阴郁的天空下显得格外凄凉。布拉迪斯拉发距维也纳很近,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刚进入布拉迪斯拉发,街道两侧出现一座座灰色苏式建筑,很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老式宿舍楼,让我感到很是新奇,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
 
  大巴车一拐,经过多瑙河,在高架桥下停住,司机开始招呼乘客下车。我有些疑惑,因为这与出发前通过Google地图查询的并不是同一个车站。看着其他乘客纷纷散向四方,在瑟瑟寒风中迷失方向的我们显得十分无助。我拿出手机定位,发现我们身处布拉迪斯拉发老城的边缘。沿着高架桥爬到高处,视线豁然开朗:头顶上方静静地矗立着雄伟的城堡,背后是大名鼎鼎的圣马丁大教堂塔尖,而我们刚刚经过的就是那座与欧洲古城风格迥异的UFO风格的大桥。


 
  看着地图,我们摸索着往酒店方向走。高架桥下就是布拉迪斯拉发的老城区,密集的乌云将天空压得很低,枯黄的落叶铺满了坑洼的石板路,古朴的中世纪建筑外墙颜色已斑驳不清,弯弯曲曲的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整个城市中透露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冷清。
 
  穿过高耸的圣米歇尔门,小桥的对面就是布拉迪斯拉发的新城。宽阔的柏油马路和半空中交织的电车电缆,如同人为的分割线,将城市的新旧分开。进入新城,眼前才逐渐恢复了现代都市应有的景象,行人、商店、电车,不过即便如此,仍然比其他欧洲城市萧条得多。


 
  一家电影主题的酒店
 
  预订的酒店位于距老城不远的一条安静的街道内,门前两个奥斯卡小金人和门廊中的电影照片,清晰地告诉客人这是一家“电影主题”时尚酒店,而入住的房间也以电影明星的名字命名。我们住在“布拉德皮特房”,虽然计划停留的时间不足24小时,影迷Amy还是因为这个意外的惊喜感到开心。安置好行李之后,我和Amy抓紧时间返回老城。
 
  天公并不作美,刚刚离开酒店不久,积攒了一上午的雨水,终于倾泻而下。因为没有带雨伞,我们钻进一家越南餐厅,边避雨边吃午饭。可能是在欧洲的这段时间每天吃的都是各种烤肉,熟悉的东方味道让我们感到十分惊艳。雨下的时间不长,但是城市上空依然乌云密布。突如其来的秋雨并没有破坏我们游览的兴致,反而让这座本就冷清的城市更添加了几分忧伤的气氛。


 
  我们沿着笔直的道路原路折回,老城一端的圣米歇尔门是布拉迪斯拉发老城唯一保留的一座城门,也是最为古老的现存建筑之一,它绿色的尖塔在小城的许多角落都可以瞥见。这座高耸的建筑最早建于14世纪,而51米高的巴洛克风格的圆顶钟楼则是18世纪加盖的,钟楼顶端还立着圣米歇尔天使的雕像。城门门洞的中央处,有一个铜制的罗盘,360°的方向上刻满了世界上重要城市与这里的距离,包括北京在内。据说这里是欧洲的中心,很多人都会在此驻足,寻找着自己的家乡。


 
  传统欧洲风格的老城区
 
  穿过圣米歇尔门,便进入布拉迪斯拉发老城。虽然说布拉迪斯拉发作为首都的历史并不长,可谓整个欧洲最年轻的首都之一。但是这座建于十世纪的城市,曾经在奥匈帝国统治时期繁荣一时,时至今日,鹅卵石铺砌的道路两侧还保存着几个世纪前古老奇特的建筑。这些房子基本保持着历史的原貌,没有经过任何的改建。


 
  环视四周,尽管这座城市的规模以及建筑的质量远远不能和布拉格、维也纳等城市相提并论,不过,那一座座饱经沧桑的老式房屋,就如同这座城市旧时的记忆,见证了一段时光的缓慢变迁。布拉迪斯拉发是一处特别适合漫步的地方,错综复杂的小巷、色彩柔和的建筑、慵懒质朴的咖啡馆、三三两两的行人,走在其中,安静闲适的气氛,给人一种特别的轻松自在。
 
  在老城的另一角是布拉迪斯拉发老城最高的圣马丁大教堂。它建于14世纪,曾经一度作为匈牙利国王加冕之所,共有11位匈牙利国王和8位王后在此举行加冕典礼。现在,这座号称全城最漂亮的巴洛克风格的建筑,与欧洲那些著名的大教堂比起来,外观显得如此的平庸。教堂旁繁忙的高架路上车流涌动,辘辘的车轮声破坏了教堂原有的安宁,盛名之下的大教堂如今只能无奈地忍受着现代文明带来的嘈杂和冲击。


 
  圣马丁教堂对面高高的山坡上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建筑,四端分别建有一座塔楼,远远望去如同一张倒置的方桌,那就是布拉迪斯拉发城堡,布拉迪斯拉发的地标性建筑。城堡最初建于9世纪,本是多瑙河畔一座军事城堡,15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占领布达佩斯期间,匈牙利的王室逃离至此,将原来石头堡垒重新修建,改造成皇宫贵族的驻地。之后数百年间,城堡经历了历朝历代的扩建。不幸的是,城堡在1811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毁。今天所看到的大部分建筑是20世纪50年代按照匈牙利王宫原貌重建的,后来城堡一度成为斯洛伐克议会所在地,如今作为历史博物馆使用。
 
  沿着曲折的山路拾级而上,穿过凋败破旧的大门,城堡内满目秋色。与游人如织的布拉格城堡比起来,这里罕有人影,非常幽静。这座红瓦白色的城堡,看上去极其简朴,与王宫的盛名大相径庭。可能看多了东方富丽堂皇的奢华宫殿,这座王宫只能以“寒酸”来形容。不过,由于地理位置高,城堡成为瞭望布拉迪斯拉发、一窥全城景色的最佳地点。


 
  积聚的乌云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密不透光。城堡脚下老城古朴的红屋顶蔓延开来,巴洛克式、哥特式、文艺复兴式、罗马式不同风格的建筑高低错落,一直延伸到多瑙河畔。墨绿色的多瑙河从城中静静流过,将布拉迪斯拉发一分为二。一座UFO风格的新桥突兀地横跨于多瑙河之上,与中世纪风格的老城多少有些格格不入。河对岸的新城,一栋栋玻璃外形的现代高楼拔地而起,密密麻麻地填补着社会主义风格“火柴盒”拆迁后的空地。我围着山顶城堡的边缘走了一圈又一圈,从不同的角度欣赏着这座既熟悉又陌生、既古老又充满希望
的城市。
 
  时光在这里停滞
 
  从城堡上下来,再次回到老城,在市政厅广场的街边咖啡馆坐下。虽然这里是老城的中心,却看不到什么游人,在这里可以真正感受到城市喧嚣之外的那份久违的宁静与祥和。此时风起云涌,阳光突然冲破厚厚的云层,色彩柔和的建筑片刻间被七彩的晚霞所笼罩,古朴的老城散发出迷人的浪漫气氛。


 
  广场中间是一座古老的喷泉,看上去它显得并不十分高大,但是在四周色彩缤纷的建筑高墙的映衬下,显得颇具特色。喷泉是16世纪庆祝马克西米连国王加冕而建,当时是作为……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