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玩转地球 >

塞尔维亚与波黑 深度漫游,一路惊喜

作者:丘勤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9-01-08 14:37:50

  前南斯拉夫联邦,巴尔干半岛的心脏,《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桥》《多瑙河之波》等经典电影让我们对这个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熟悉而亲切。前年 1 月,前南解体后的主要国家塞尔维亚对中国实行无条件免签,是欧洲第一个对中国免签的国家 ;去年 5 月底,波斯尼亚与黑塞哥维那共和国(简称波黑)也对中国免签了!卸下工作,背上行囊,我们四姐妹踏着金色秋阳,从贝尔格莱德-诺维萨德-萨拉热窝-维舍格勒-乌日策-新帕扎尔-尼什-贝尔格莱德划了个大圈,17天旅行遍访古老的城堡要塞和中世纪的修道院,在多瑙河、萨瓦河、莫拉瓦河岸的写意小镇和高山草甸、河谷村舍之间深度漫游,一路惊喜,一路大美!








 
  古城要塞
  历尽沧桑
 
  因地处欧洲和近东门户,巴尔干半岛的主要城镇都高踞河畔,以森严的城堡要塞呈现着。历代兵家必争,每一座城池都饱经了纷纭战乱,见证了岁月沧桑。从萨拉热窝事件引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南斯拉夫以一己之力进行反法西斯战争并最终取得胜利,再到东欧剧变、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战火不熄、斗志顽强的塞尔维亚和波黑,一直聚集着世界的目光。
 
  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欧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老城中鹅卵石铺成的小巷四通八达,沿缓缓的山坡聚汇在卡莱梅格丹古堡。这座建于17世纪的古堡,高踞萨瓦河与多瑙河交汇处的山崖,由巨大的白石块垒砌而成,散发着古罗马和奥匈帝国的建筑遗风。城墙下,蔚蓝的河流逶迤绕过五色斑斓的贝尔格莱德老城,圣马可教堂、圣萨瓦教堂壮丽地耸立在金色秋阳下,拜占庭式的穹顶、廊柱、钟楼,精美庄严。圣萨瓦教堂是全世界知名的东正教教堂,名列世界十大教堂之一,其巨大舒展的青铜穹顶为世界第二大穹顶,四座钟楼镶嵌于十字形主体建筑四个直角处,共挂铜钟49口,钟声齐鸣,响彻贝城。
 
  我们住在位于贝尔格莱德老城最中心的共和国广场,米哈伊洛大公街商业街、斯卡达尼亚老街之间的民宿,塞尔维亚国家博物馆近在咫尺。这家建成于1844年5月,被认定为“价值极高文化遗产”的博物馆有珍贵藏品四十多万件,古代高浮雕建筑构件、宗教雕塑、木板画和油画,精美绝伦,令人流连不已。








 
  踏着满地金色的落叶,走在斯卡达尼亚老街被磨得发亮的卵石路上,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这里,每到晚上是欢乐的音乐海洋,十几支传统乐队来回穿插,热闹非凡。《啊,朋友再见》的歌声那么熟悉,乐手们说几乎每见到中国人都会点唱这首歌。在贝尔格莱德,不能忘记的还有红色的前南斯拉夫,以及约瑟普·布罗兹·铁托这位国际共产主义战士,领导南斯拉夫抗击德国反法西斯战争、战后国家建设、反抗前苏联干涉、发起不结盟运动,是曾经登上美国《时代》周刊杂志封面、改变二战后期世界格局的伟人;再不能忘记的,就是1999年在科索沃战争中对南联盟连续轰炸78天时,炸毁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牺牲的三名烈士!
 
  彼得罗瓦拉丁要塞高踞多瑙河岸,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军事战略要地,扼守着塞尔维亚第二大城市诺维萨德这个多瑙河运输的咽喉。诺维萨德是伏伊伏丁那自治省的首府和南巴奇卡地区的行政中心,巴奇卡运河和多瑙河在此交汇,18至19世纪有“塞尔维亚的雅典”美称,每年5月在此举办国际农业博览会。我们在市中心自由广场边上的民宿里,目送着最后一抹余晖照得教堂穹顶闪闪发亮;漫步蓝缎子般的多瑙河岸,当地人在悠闲地钓鱼,鸳鸯在水面嬉戏;逛色彩缤纷的早市,品尝热腾腾的面包和香喷喷的咖啡,看鸽子翱翔在清真寺新月尖顶上澄碧的天空,不由地感叹:和平真好!
 
  漫天霞光的清晨,一路沿着多瑙河的碧波到建于14世纪的拉姆城堡和哥鲁拜克要塞,对岸是罗马尼亚,险峻的城堡散布其间。穿越广袤平原,建于1427年的斯梅代雷沃城堡残破地立在多瑙河岸,在奥斯曼帝国15世纪征服这座城市之前,这里曾是欧洲最大的城堡之一,也是塞尔维亚的临时首都。二战期间和北约轰炸中,城堡受到了毁灭性的损坏,残垣断壁间,古树苍朴。








 
  城堡废墟Stari Grad傲踞在塞尔维亚西部重镇、兹拉蒂博尔州首府乌日策城外的峭壁山巅,建于12至13世纪。杰蒂尼亚河在城堡下拐了个大弯,几座峡中桥更显峡谷深险、峡川壮美。奥斯曼帝国曾统治这片土地近500年,河山浴血,附近山谷的查拉修道院中,教主塑像是一手持十字架一手持刀剑,势以武力捍卫宗教。
 
  下午,金色光线中攀上山顶,俯瞰红色之城乌日策全景,河山壮阔。作为二战危急时刻铁托领导游击队建立的第一个红色根据地,曾存在了67天的红色政权乌日策共和国的诞生地,美丽的乌日策曾为反法西斯斗争作出过极大的牺牲。伫立在莫克拉山萨甘山口的弹孔纪念碑,以血流成河、奔向自由为主题的一组群雕缅怀这段历史。
 
  萨拉热窝是波黑首都,萨瓦河的支流博斯纳河绕城而过,波斯尼亚红顶建筑依山就势,与环抱的群山融为一体。徜徉在石级斑驳、高低错落的街巷,从古城楼沿着老城墙,攀到黄城堡、白城堡,在高高的山岗俯瞰这座曾饱受煎熬的美丽城市,仍随处看得到留在墙壁上的弹孔,密匝匝拥挤的墓地,教堂的钟声清透辽远,仿佛为这片静美之土祈祷。
 
  波黑不少石砌的古城、古村落,扼守着山谷牧场,居高临下,位置险要。草城Travnik曾是中波斯尼亚首都,从山顶古堡的残垣断壁俯瞰清雅的山谷小镇,临崖的峭壁上有开满鲜花的咖啡馆。沿着美丽的Neretra河一路向南,到了波黑与克罗地亚边境的Pocitelj村,这个中世纪奥斯曼时代建在陡峭山崖上的堡垒村庄被誉为“波黑最美丽的古建筑群”,石墙、石阶、石片瓦,依山就势,鳞次栉比,浑然天成,这种冬暖夏凉的石屋可用来生产和储藏葡萄酒。正值秋收时节,葡萄满枝,石榴处处,小摊上售卖着当地农人鲜榨的石榴汁。








 
  中世纪修道院
  遗世而独立
 
  离开贝尔格莱德到诺维萨德的路上,经过美丽清幽的Frushes国家公园,我们立即被山谷里古老静美的Manastir Novo Hopovo教堂和绚丽的湿壁画震到。接下来的十几天,我们沿途翻山越岭,遍访了塞尔维亚中南部及与黑山共和国、科索沃交界山区的十多个中世纪修道院,深深为这响誉东欧的艺术瑰宝折服。
 
  崇山峻岭间,饱经近千年战火和宗教种族纷争摧残而幸存的中世纪修道院,如世外遗珍,在秋日澄净的天穹下神圣安详。自11世纪塞尔维亚历史上最强盛的斯特凡·尼曼雅王朝建立了独立的塞尔维亚东正教会后,开始大量修建修道院,建筑风格上糅合了拜占庭及罗马的风格,并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莫拉瓦风格,同时大量绘制湿壁画——趁泥灰土潮湿时用颜色进行描绘,泥灰土干透后壁画融入墙壁经久不坏。画师大多来自于拜占庭帝国,代表着当时巴尔干半岛的最高艺术水平。每一座修道院都是一件精心雕琢的珍贵艺术品,虽然这些湿壁画后来在奥斯曼帝国的侵略中遭受大量的损毁。
 
  斯图代尼察修道院由尼曼雅一世在1190年主持兴建,尼曼雅一世结束了自己传奇一生后也埋葬在了这里。穿过伊巴尔河的世纪谷来到这里,修道院历史上先后拥有过14座教堂,因为受到战火的摧残,目前仅余3座。教堂内的湿壁画是塞尔维亚现存年代最早的湿壁画之一,其中圣母教堂内绘制于1208年的《耶稣受难图》是塞尔维亚中世纪艺术作品的代表作。1986年这所修道院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索泼查尼修道院于1259年建造,其湿壁画被认为是13世纪时期的艺术顶峰,以至于不少塞尔维亚历史研究者都认为自索泼查尼修道院壁画之后,塞尔维亚壁画艺术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断层,其中西墙的圣母安息主题湿壁画更是当中的代表作。修道院旁边,是尼曼雅一世时期都城的斯塔里拉斯城遗址。
 
  柳波斯尼亚女修道院1388年由拉扎尔大公之妻米莉察主持兴建,拉扎尔大公在第一次科索沃战役中牺牲,其子尚小,塞尔维亚王国由米莉察大公妃代为执政四年直至儿子成年。儿子加冕后,大公妃带着战争中牺牲的塞尔维亚贵族遗孀们一起来到这里成为修女,最后终老归葬于此。奥斯曼帝国侵略期间,修道院遭到了严重破坏,许多藏于修道院的珍宝都被带走了,当中包括现存于伊斯坦布尔的拉扎尔大公皇冠。原本精美的湿壁画也被破坏厉害,所幸最有代表性的米莉察大公妃本人画像的湿壁画及她的棺椁被保存下来。该修道院种植的玫瑰花是芳香极浓郁的品种,传说其种子曾被保加利亚人带走,而后成为这个以出产优质玫瑰闻名的国度的玫瑰之源。
 
  拉瓦查尼修道院是塞尔维亚独特的建筑风格莫拉瓦风格的开山始祖。修道院的升天教堂有五个圆顶,九角圆顶塔楼以及周边四个八角圆顶塔楼是莫拉瓦风格的重要标志,高浮雕的大理石通花石窗、花卉图案和几何图案等都被广泛应用。教堂里保留着精美的圣幛和内饰,供奉着拉扎尔大公石棺。
 
  马纳西亚修道院位于塞尔维亚东部城市代斯波托瓦茨附近,建于1407年至1418年,被誉为中世纪修道院巅峰之作和最后绝唱。四围高大的城墙堡垒形成了森严的防御工事环护着教堂,可爬上巨高的城垛俯拍这组壮观的主体建筑。这里作为600多年前塞尔维亚的学术和文化中心,一直到17世纪末,诞生了诸多重要手稿,有超过2000平方米的壮丽湿壁画,精美绝伦的马赛克拼接壁画和地板。




 
  宏伟的圣乔治教堂、卡拉乔尔杰维奇王室陵墓和由彼得一世国王故居改造成的博物馆,在葡萄园满布的欧普莱纳克山脚下的托波拉。教堂内3500平方米的马赛克拼接壁画,美轮美奂。国王故居博物馆地下一层,展满来自塞尔维亚中世纪修道院最好壁画的复制品,没法一一造访修道院的游客在这可尽情赏个够。从这里驱车2小时可到菲利克斯·罗慕利亚纳小镇,3至4世纪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安鲁斯的宫邸所在,坐拥宏伟宫殿、两座异教徒神庙、三座基督教堂遗迹,也是世界文化遗产。
 
  河畔小镇
  优雅闲适
 
  仁者爱山,智者爱水。这一路,我们选择了在一些河畔小镇下榻,让波涛傍枕,望星光灿烂。文化久远的巴尔干半岛,建筑规划与自然环境充分和谐,人们临河而居,古老的小教堂,茂盛的葡萄园,果实累累的苹果树,鲜花点缀的红色粉色橙色房屋,处处可入诗入画。
 
  从莫斯科飞抵贝尔格莱德时我们没进城,而是在多瑙河上游的泽蒙小镇住下。在清冽的晨光中醒来,漫步古老的街巷,到教堂静观虔诚的晨祈,在五彩缤纷的集市吃吃买买,多瑙河畔与大群的天鹅嬉戏,秋光无限,心旷神怡。中午,穿过一望无际的丰收田野和鲜花及红顶小屋装点的小镇,到位于弗鲁什卡山坡上的红酒小镇斯雷姆斯基卡尔洛夫奇,访塞尔维亚最古老的学校,参观巴洛克式建筑遗迹、古老的教堂、醇香的葡萄酒酒窖,就着多瑙河蓝滢滢的波光享受美妙的午餐。次日,从诺维萨德出来,经过半小时的河谷山路,沿着多瑙河西南开车3小时便来到边境小城Mali Zuornik,离波斯尼亚的兹沃尔尼克只一桥之隔,找了间河边咖啡馆坐下,晒着和煦的暖阳,望着河对岸的东正教堂风光……
 
  金秋清透的阳光映射得亚伊采瀑布幻飞出了七色彩虹。随性游走的我们,把大半天的时光,留给了这个被称为波黑最美小镇的瀑布小镇。清流……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