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玩转地球 >

克罗地亚慢走感受亚得利亚狂想曲

作者:杨诗源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2-11 11:07:16

  “如果你的地中海之梦是温暖的天气和古城墙下蓝宝石般的海水,那么克罗地亚就是让你梦想成真的地方。”《Lonely Planet》用如此简单的话语,准确地概括了克罗地亚的魅力。旅行前我对克罗地亚的了解停留在20多年前爆发的南斯拉夫内战。这个陌生的国家进入我的视野,是因为几年前看到的一张照片:亚得里亚海宝石一般清澈的海水包围着一座中世纪古堡。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惦念着克罗地亚。


 
  萨格勒布 不像首都的首都
 
  我们这一路是从雅典出发沿着巴尔干半岛由南往北走,希腊的建筑十分质朴,一进入克罗地亚,那种拥有一片橘色坡顶的典型欧洲小镇再次跃入视野。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克罗地亚的首都萨格勒布。走出车站,第一感觉就是整座城市干净整洁,没有行色匆匆的行人,也没有车水马龙的街道,一切安静悠闲,很难相信这是首都,它低调地向人们展示着克罗地亚另一种美。


 
  萨格勒布的制高点是萨格勒布大教堂的两座尖塔,从城市任何角度都可以看到它。我们向着大教堂尖塔方向步行,找到一家名为Heritage的餐厅。这是由三个年轻人经营的迷你餐厅,小到店内外一共只有三张餐桌,最多能容纳10个人用餐。店内墙上张贴着一张手绘“克罗地亚美食地图”,上面标注着克罗地亚各处特产,包括松露、kulen(胡椒味的腊肠)、奶酪、橄榄、南瓜等,而餐厅的玻璃柜中也有实物展示。餐厅提供一种类似开放三明治的简餐,以新鲜的克罗地亚特产为食材制成美味。


 
  有意思的是,餐厅虽然迷你,工作人员却十分注重和客人的互动。每呈上一道菜品,工作人员都会详尽地讲解食材来源、生长环境,让客人明白这道珍馐的与众不同。比如他告诉我们,这个看起来和其他香肠区别不大的kulen,是取材于一种品种特殊、生长于克罗地亚西北部的猪,用多种香料精心腌制、晾晒一年方能食用。几位工作人员像是餐厅的“向导”,把每一道菜都当成了特殊的“景点”,生动地讲述是这一餐最好的作料,让人意犹未尽。


 
  沿着餐厅门前的道路往前走,就来到了城市的心脏——耶拉契奇总督广场。17世纪时,由于人口的增长,山坡上的老城区已经难以满足人们活动的需要,于是政府在山下的泉水边开辟了一个新的集市。后来,以这个集市为中心逐渐发展成萨格勒布的下城区。广场以克罗地亚民族英雄耶拉契奇命名,他曾带领克罗地亚人民反对奥匈帝国、争取民族独立,广场中央就是耶拉契奇英姿飒爽的塑像。广场周围是整个萨格勒布最为时尚热闹的街道。


 
  周末时分,整个广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集市,出售着各种克罗地亚土特产、农产品以及有趣的小玩意儿。一边逛,一边还能去各个摊位免费品尝新鲜蛋糕、种类丰富的火腿或蜂蜜。广场一端的舞台上有当地乐队表演助兴,歌声热情奔放。


 
  耶拉契奇总督广场后面拾阶而上又是一片广场,多拉茨市场(Dolac Market),这里绝对是吃货的天堂。Dolac意思就是“胃”,它是萨格勒布重要的菜市场:在一片鲜红色的遮阳伞下,整齐地摆放着各种新鲜的蔬菜、水果、芝士、香肠、鲜花……满足萨格勒布人“胃”的需求。这个热闹的市场已经存在了一个世纪,卖菜的都是萨格勒布周边农场的农民,瓜果蔬菜也都是自家种植,现摘现卖。在这里旅行者可以体验萨格勒布本地人的生活,红色的遮阳伞也成为了萨格勒布的城市标志之一。旁边还有一个海鲜市场,可以购买到物美价廉的各式海鲜。我们买了一盒覆盆子、一包无花果拿着边走边吃,超爽!左拐右拐,就到了特卡尔契奇大街。


 
  特卡尔契奇这条开满纪念品店的购物街,则有一个血腥的名字——血街,游客多半会来这里淘一些克罗地亚特产。但是这里的“血”和“血拼”却没有半点关系:因为这里的历史充满了流血冲突。萨格勒布起源于两座相邻的小山丘,中间以一条小溪为界,东边拥有大教堂的区域名为卡普托尔,西侧被称作格拉代茨。两地居民为了沿河摆摊设点以及争夺水资源而关系紧张,甚至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士兵的鲜血把横跨两岸的桥梁与河水都染得鲜红。19世纪中期,两个区域握手言和,合并成为现在的萨格勒布,而原来的小溪也由明到暗,变成了城市的地下排水系统,但“血街”名字被长久保留下来。


 
  普利特维采湖群国家公园 翡翠般的世界遗产
 
  汽车行驶在克罗地亚北部高低起伏的山间公路中,葱郁的森林、陡峭的岩壁和漂亮的农舍村庄一路相随,沿途有种奥地利乡间的错觉,只是空中密布的乌云和时下时停的雨,令我们变得忧虑。


 
  离开萨格勒布后的第一站是普利特维采湖群国家公园,这是克罗地亚内陆地区的最特别的所在,早在1979年就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个名字有些难记的国家公园,完全被茂密的森林覆盖,曲曲折折的溪水和跌宕起伏的瀑布连接着大大小小16个翡翠般的湖泊,因此这个公园通常被简称作“16湖”。


 
  虽然乘坐的是最早的巴士,抵达时已经有不少游客在排队购票。我们寄存好行李,买票进入。因为天气阴沉沉,刚进入普利特维采湖区,我们并没有那种见到久违美景的兴奋感。黑压压的原始森林空气清新洁净,散发着浓烈的植物芬芳。参天的树木间隐约透着光影,寂静得只剩下林间鸟鸣和自己的呼吸声。独特的喀斯特地貌,造就了这里高低不一的16个湖泊。这些湖水沿着山谷呈带状分布,湖水之间由一条蜿蜒的水路相连,由于之间的高度差,中间又形成了大大小小的瀑布。游览16湖有多条路线,所花的时间各不相同。我们是从2号门进入,再从P1码头乘船经P2到P3码头,吃饱喝足后,沿着无人的栈道一路走到岩洞,然后穿过阴森的山洞走到1号门附近的观景台,沿着S形的路线环湖绕山而行,时而爬上山顶,时而行至谷底,慢悠悠地走了三个小时。流淌的溪流和倾泻的瀑布,让平静的湖泊多了一些灵动感。我想,这就应该是普利特维采湖群的魅力吧,有喧嚣,有静谧,虽然没有无与伦比的奇美,但是一动一静,相得益彰。直到走过最后一个观景台,大雨如期而至。


 
  扎达尔 在亚得里亚海的柔波里
 
  从无限绿意的普利特维采湖到亚得里亚海边的扎达尔不到2个小时,克罗地亚的旅程随即进入高潮。穿过弯弯曲曲的山路,一座被海水包围的小镇跃入我的眼帘,克罗地亚美丽的海岸线就这样不经意间地出现。
 
  扎达尔的大巴总站位于新城区,距离老城有一段距离。车站外是一些朴素的现代建筑,路上行人很少,前往老城的公交车上只有我们两个人。预订的酒店就在老城区的中心,正对着古罗马的遗迹,推开窗就可以望到亚得里亚海。可我们没有缘分如此轻松地欣赏这一切,整座城市被一层厚厚的云笼罩,海水也黯淡无光。


 
  扎达尔老城建在一个海角半岛之上,三面被亚得里亚海包围,早在史前时代就有人居住,曾作为达尔马提亚的首府,经历过东罗马帝国、威尼斯共和国、奥地利帝国和南斯拉夫的统治,历史的喧嚣退却,两千多年的文明留下了各自的印记。扎达尔集历史与风情于一身,扎达尔人在这座城市沧桑外表下过着安稳惬意的生活。


 
  放好行李,走出房间,整个老城非常安静,雨后的石板路泛着亮光,没有如织的游人,也没有喧闹的餐厅,只有当地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教堂前的残垣断壁上悠闲地聊天。不远处就是深邃的亚得里亚海,海岸没有沙滩,只有一条不到1公里的步行道。沿着海岸笔直往前,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来到著名的“海之风琴”和“向太阳致敬”。从公元前的古罗马废墟到中世纪修建的教堂,扎达尔并不缺少历史古迹。在保留古城特色的基础上,扎达尔逐渐开发吸引当代人的元素,“海之风琴”与“向太阳致敬”应运而生,这两个现代的景观也成为扎达尔区别于其它海滨古城的一种重要标志。


 
  “海之风琴”是当地建筑师Basic的杰作。在海岸边的广场地面有一排排圆孔,通过管子与通向海面的多孔石阶相连,每当海风吹过,会发出类似管风琴一般低沉的声音。“呜呜……呜呜……”随着风浪的大小,声音也会变换着节奏时高时低。而广场的中央有一个圆形的大镜面,这就是著名的“向太阳致敬”。它同样出自Basic之手,由300块太阳能板拼接而成,白天收集太阳能,而到了太阳下山时,“大镜面”就会亮起,发出五颜六色的光,上演令人眼花缭乱的灯光秀。


 
  在古城西北的角落里,几乎聚集了全城的游人。大家要么坐在台阶上吹着海风,聆听海风琴的声音;要么围着“大镜面”徘徊,琢磨其中的奥妙。我和Amy也找到一处最佳视野,心里默默想象着晴天时的场景,静静地等待夜幕的到来。
 
  随着天空变暗,夜幕拉开,海滨广场越发的热闹。阳光转换成了光电,巨大的玻璃板变换五彩的灯光,海风琴也附和着发出深沉而不规律的响声,人们聚集在玻璃板上拍照留念。大海、海风、灯光、琴声、人影交错在一起,共同演绎着人类与自然、大海与黄昏的美妙乐章。


 
  从海边回到古城,我们又冷又饿,但是为了吃到经典的达尔马提亚菜肴,坚持挑选一家能品尝本地美食的餐厅。终于在老城的一角找到一家。这是一家充满当地乡村风格的酒馆,装潢很有特色,古色古香。达尔马提亚的海鲜、火腿、橄榄油和葡萄酒特别出名,我们样样不拉点了一桌。的确,这里的菜品如我们期待的那样出色,尤其是海鲜拼盘,味道鲜美,恰到好处。
 
  心满意足走出餐厅,“向太阳致敬”处玩耍的人群热情不减,而古城内却形成鲜明对比,除了一些营业的餐厅灯火通明外,其它店铺已经漆黑一片,夜深人静的街巷空无一人,扎达尔的夜晚是如此的宁静迷人。


 
  斯普利特 戴克里先的荣光与哀愁
 
  斯普利特是克罗地亚第二大城市,达尔马提亚地区第一大海港。斯普利特长途汽车站紧邻港口,岸边的棕榈树和码头停靠的游轮,让这里比萨格勒布和扎达尔有更明显的海边度假气氛。我们订的公寓位于古城的另一侧,需要穿过城市的海滨大道。午后的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热闹的海滨大道反着亮光,右边是戴克里先宫斑驳的宫墙,左面是湛蓝的海水,慵懒的游人坐在海边聊天或发呆,海风扑面而来。


 
  毫不费力找到租住的公寓。说是公寓,我觉得更像一家小酒店,有前台、会客厅,还有数间客房。房东是一位中年男子,脸上挂满笑容,热情友善,不厌其烦地介绍房间的各种设施,并在地图上帮我们标记上景点和推荐餐厅,临走的时候还不放心地留下电话号码,方便我们随时联系他。大概在克罗地亚,越往南人就越热情。


 
  窗外就是古罗马皇宫的残柱颓垣,我们马上到古城溜达。戴克里先,古罗马帝国皇帝,曾经在帝国政权岌岌可危的时候,接手了这个烂摊子,靠着一腔热血与自己的能力,帮助帝国暂时走出危机。戴克里先不惜代价,从希腊和意大利搬来石料,在亚得里亚海边修建行宫,戎马一生的皇帝将自己的皇宫建造成一座戒备森严的军事要塞。随着时代的变迁,曾经的豪华宫殿也逐渐被抛弃。几百年后,随着斯拉夫人和阿尔瓦人的入侵,大批躲避战乱的难民纷纷涌入这座城池,在皇宫废墟上不断地修建了房屋、商店、教堂,慢慢的,行宫演变成为一座中世纪的城市,也就是今天的斯普利特。


 
  在老城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共有金、银、铜、铁四座城门,无论从哪个方向跨过毫不设防的城门,你都可以进入这座举世闻名的古罗马遗址之中。与其它宫殿或世界遗产不同,戴克里先宫没有被独立保护成一个景点供游人参观。相反,狭窄光滑的石板路两侧,建筑层层叠叠,布满了餐厅、商店、咖啡馆、酒吧和旅馆,与古城不搭调的现代房屋堂而皇之地……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