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人与自然 >

京都看花 春·夏·秋·冬

作者:杨小咩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9-04-10 17:14:06

  京都的樱花,是有生以来见过最美妙的事物了。在京都一年,经常会恍神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真实世界里,那些风物太美,那些景色像诗像画,像人们心里对伊甸之春的描述。到了春季,我在京都,根本就已经放弃了思考,不管在哪里,都是幻都是梦。放弃去想是不是真的,因为今春所见之景,在自己的认知里是没有的,虽然能理解这世界上应有尽有的东西,能就有存在的合理性,但太过于极致的东西,真的让人有些心悸。事实上,能赶上极佳赏花季节也是不容易的。一个在京都居住四五年的老朋友告诉我,前几年的花季都不好,不是下雨就是刮风,或是春寒。到了该开花的时候,阴天下雨或是气温走低,对樱花来说非常不友好的;过了开花的时候,气温又突然升高,所以赏花的好日子,几乎没有几天。今年樱花来得早,三月底京都的樱花几乎都满开了,并且持续一周天气晴朗、日风和煦,可以说是四五年来赏樱的最佳年份了。











 
  意外提早的花期,让我有点惊慌,原本在长崎出差的时间是特意安排在预测开花日之前回到京都的,但还是有点迟了。从长崎匆匆回到京都,其实已经很累了,但第二天也不敢休息,早早起来就去与樱花相见,而此时,木屋町那条路的樱花已经是满开状态了。
 
  从清水五条到三条这段南北的通路,鸭川两边游客熙来攘往,但川西边的木屋町路这条路,却意外地没什么人,安静得很。沿着木屋町路往北走,是一段很享受的散步佳地。路两旁的店家还没全部开始营业,偶尔经过开业的店,有一些人在樱花下喝着咖啡吃着早餐,互相说着话,抬眼看看窗外的樱花,我想这是在春季京都生活最好的状态了。时不时有车从这条路驶过,风带起飘落在地的花瓣,它们仿佛在车后起舞,也享受着这份好天气。
 
  仔细观察会发现,樱花多种植在疏水边上,所以在河川赏樱,也是很多日本人春季会选择的必做之事。站在铺满天空、铺满河川的樱花面前,世界都变得柔和起来。日本的老年人对自己所拥有的这片景色,似乎极为习惯,他们或成群或老夫老妻两个人,来到疏水两侧的樱花树下,带着便当和茶,赏樱。我走在这片樱花下,眼前弥漫着粉色,风吹过卷起樱花瓣、吹散樱花瓣,见到了传说里的樱吹雪。
 
  朋友带着我去京都植物园赏夜樱。植物园的开放时间是到晚上8点,我们几乎是踩着点到门口的,却被门卫大叔拦住说闭园不让进了。但花期太短,如若今晚不看,怕佳期难遇了。于是我和朋友软磨硬泡门卫大叔,表达了实在想看夜樱的热烈情感,终于把大叔磨动,递了两张票给我们,说:“最后一个小时了,快去吧。”我们道了谢之后狂奔进去,停下脚步的时候,发现置身幻境。四周尽是高大的樱花树,花枝垂下,仿佛在抚摸路人的脸颊。夜幕下的樱花在暖光的照耀中,显得分外柔美和虚幻。夜樱与月亮共同起舞在视野里,仿佛看到一句一句日本文化里最美的俳句。
 
  樱花是很脆弱的,各个方面来讲都很脆弱。下雨会被打落,暖和会提前长叶(花会被挤掉),有风也会被吹散,那几天感觉自己虽然是个人类,却操着造物主的心,祈祷别下雨别刮风也别热起来,恨不得一天24小时守在樱花身边。每天都在暴走拍樱花,根本拍不够。我已经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留住更多的樱花季,望眼欲穿看尽所有樱花,一直不停地在按快门。尽管如此,对樱花这种转瞬即逝的风物来说,仍是留不住的、留不住的。












 
  是啊,人间,怎么能妄图留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又逢梅雨时节。来到京都第365天整,尚记得刚到的时候,和朋友坐在咖啡馆里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我问道:“梅雨季?”朋友点点头道:“但已经过了几天。”我就那么愣愣地看着那下不尽的大雨,琢磨着她说过了梅雨季这件事。
 
  紫阳花是初夏的风物诗,梅雨季来临。紫阳花喜水,正逢好时节,然而还是只赶上了花期末的颜色。紫阳花颜色很多,初见感觉繁华得很,但终究不过以一种颜色枯萎。随水而盛,离水而没。藤森神社的紫阳花苑面积很大,是京都很有名的赏紫阳之地。神社内部有两个紫阳花苑,花苑内通幽的曲径迂迂回回,小径很窄,一人过有时还是蹭着花,脚下湿漉漉的。
 
  紫阳花离了水凋得很快,虽然还能在上半个7月里,稀稀落落看到几株,但也残落了许多,即便如此,我还是决定去为它们拍拍照。进入花苑,瞄准一束准备开始对焦的时候,有位大叔踱步而过,嘴里念叨着:最好的花期过了呢。
 
  京都的花种类繁盛,是赏花胜地,四季都能看到很多花,这一年下来,的确是认了不少的花种。位于岚山的天龙寺,是临济宗派天龙寺院派的总院,分庭院、诸堂和法堂三种门票,我去过庭院三次了,其他两个也参观过一次。天龙寺庭院非常美,枯山水的意境和曹源池的大气,都令人流连不止。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在天龙寺庭院里赏花,这里植物种类繁多,一年四季各不同。
 
  识得桔梗便是在岚山天龙寺庭院中,与之相遇很意外。只是因为行走在院中,有一只桔梗独出,轻滑过身边,回头才注意到这朵紫色的花。起初并不是认识,拍过照片回来查了一下,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桔梗。再后来得知,有种颜色,似乎就叫桔梗紫。
 
  另外,夏季在京都的城市中,还能经常遇到百日红。骑车上学的趣味之处就在于沿途可以看到很多风物,百日红则是京都在大街小巷最常见的花,隔一段路的一家门口就会有一棵。百日红会低头轻轻点在院子的矮墙边,也会让整棵树的形态像是烟花开放般曲散着。如果有时间,安排一天漫无目的地在京都大街小巷中随便走走,也是很不错的行程。










 
  按照节气,8月初就已经立秋了。尽管入秋,但京都的天气仍然会持续热很长一段时间,体感还会停留在盛夏期。到了9月,忽然有一天会闻到仿佛弥漫在整个空气中的桂花香,甜腻腻的,浓郁的时候让人感觉有点齁。快三十的年岁一直生活在北方的我,第一次闻到如此浓的桂花香,也是第一次循着香味晃着脑袋四处寻找来源,好像某种动物。终于在高墙上方寻得一棵桂花树,铺满了密密麻麻的黄色小点花。若起风,这香气四散,会惹得路人都在谈论它,就像谈论哪家的姑娘美一般。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闻到这种浓郁的桂花香,甜到让人想抱一捧回去酿酒。
 
  孟秋除了桂花,还有成片的彼岸花。在北方生活的我好像什么植物都没见过,搜遍京都附近能看彼岸花的地方,最后选择了跑去龟冈看。坐电车穿过嵯峨野,是龟冈市;从龟冈站再坐公交过去,大概要20分钟。下了车,发现来到的是非常非常乡野的地方,放眼望去,好像《夏目友人帐》里主人公生活的地方。淡蓝色的天空,云层晕染开,映着田地里成片的彼岸花,青兰与煞红。
 
  彼岸花说是成片,也不太准确。见到了才知,彼岸花是沿着田地边缘成条状种植的,因为根茎有毒,据说这么种是为了防虫防鼠。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这是真的开在黄泉的花,几年前第一次在南方见到的时候,非常惊疑,到现在都抱有“这花竟然是真的?”的不可置信感。花开无叶,成片地堆在一起,真如地狱之火般红艳。
 
  当然,秋季里京都赏红叶是必去的。日语中红叶有两个发音:もみじ(momiji)和こうよう(kouyou),而其日语汉字都写为:紅葉。读作もみじ的时候,在日本人意识里是特指枫叶,而こうよう是指所有能变红的叶子。说是秋季的红叶,但其实京都这边红起来,要11月底了。










 
  来到永观堂,第一次看到京都的红叶,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仿佛看到了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石。在太阳下发光,连相机都忘了举起来。那不是我的世界,是禅意的境地,是一个人无法到达的地界,是上帝的艺术品。赤红的叶铺满了整个世界,仿佛在燃烧,又仿佛在滴血,层林尽染已不足以去形容这里的景致,感觉浓缩了整个宇宙的真红,然后使尽全力映射出来。单叶如火,燃在空中,染在心中。
 
  属于秋季的红黄绿层见叠出,伏在寺墙青瓦上的藤黄,抚着献灯的绯红,藏在阴影里的郁绿像是在做最后的挣扎,它不想褪色,不想变换。在京都赏红叶最有味道的地方,是与寺庙古建筑的结合。若说红叶,全世界各地都有,但京都的红叶,有禅意有心境,是岁月沉淀下来的韵味,是常年的经书留下来的境界。落在常绿灌木上的枯朽之枫,被最后的盎然托起这终末的敬意,对一个季节结束的虔诚和仪式,似乎必须完成。最喜欢看成片的红绿交错,是自然告诉我们的交替,该来了该来了,告别的时刻,迎接的时刻。叶落之音是交替的钟声,苍蓝下的仪式,在满目的色彩里,听见两个季节正在交替的脚步。
 
  舍不得的夏绿,带不走的秋红。
 
  相比世界有名的樱花,我却更喜欢京都秋季的……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