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大美民间 >

新疆丝路上的“萨孜其”

作者:白英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9-01-11 17:17:02

城角高台广乐张,
律皆夷则少宫商。
苇茄八孔胡琴四,
节拍都随击鼓镗。
——清 林则徐《回疆竹枝词》











 
  每逢节庆,维吾尔族人民就会在街头庭院摆开乐队,用苇茄 ( 筚篥 ) 和胡琴演奏起欢快悠扬的当地乐曲。这个生动的情景,是我们熟知的清代民族英雄林则徐于 1845 年新疆任职奉召回京候补途中,在托克苏的托玛回庄借宿时记录的生活场景,诗中提到了维吾尔族的乐器。托玛回庄,就是今日新和县依其艾日克乡加依村,享有“中国新疆民间手工乐器制作第一村”的美誉。“十步之内,必有工匠。”百余年来,加依村“萨孜其”(乐器制作匠)人才辈出,佳音绕梁。我怀着兴奋的心情,特意来到加依村,寻找乐器制作手艺人,感受这古老村落的民风民情。
 
  渭干河西岸“天籁加依”
 
  “天籁出渭水,古音彻九霄。”进入新和县感觉很奇特,这座小城所处的位置,在天山中部的前沿山脉雀勒塔格山南麓,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渭干河西岸,正是古丝绸之路天山中段古代龟兹文明发祥的地域。虽然今天的道路笔直通畅,沿路村落民居焕然一新,但行走在依然如昨的山峰河谷间,仿佛与昔日丝路上的古人同行,时空不断在思绪间转换。
 
  加依村距县城不远,不费什么工夫就顺利找到了。一进村口能看到“天籁加依”的醒目招牌,长约一千米多的街道两侧,民居依旧保持了古老的建筑风格,房屋外墙均采用黄泥手工涂抹而成。时值午间,我们的车停在一家做新疆拌面的家庭饭馆门前,边吃饭边打听村里做乐器的手工艺人。饭店主人是一位热情的维族妇女,由于语言上沟通不畅,她叫出了放假在家的女儿谢依代·外力。这是个看上去聪明朴实的女孩子,正在新和实验中学读高三,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有了谢依代·外力的参与,我们的沟通方便了许多。原来,她叔叔阿不拉·依不拉音就是一位自治区级的乐器制作传承人。待我们吃过饭,在谢依代·外力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阿不拉·依不拉音的家。










 
  这是一座风格古朴、民族风情浓郁的小院,门楣木牌上的 “手工乐器制作销售合作社”几行字非常醒目,边上还有块木牌写的是“自治区级非遗传承人”“乐器制作专业户”“旅游指定家访点”。还未进门,谢依代·外力就喊叔叔说带来了客人,主人阿不拉·依不拉音应声迎了出来。这是一个身形壮实、朴实厚道的汉子,一点也没有远近闻名的“乐器能手”的架子。小院里十分热闹,几个妇女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忙着手里的乐器活儿,几个半大的孩子跑来跑去。葡萄架下堆着枯干的桑木,未上漆半成品的乐器整齐地放在院墙下的角落里。
 
  听闻我们的来意,阿不拉·依不拉音十分高兴,他先把我们领进陈列室。室内用挂毯布置得富丽堂皇,上百件色彩斑斓的精美乐器或摆或吊把陈列室点缀得琳琅满目。“这是都塔尔,那是沙塔尔,还有弹拨尔、热瓦普和达普。” 阿不拉·依不拉音说着顺手拿起一把都塔尔弹奏起来,音如天籁,悠扬浑厚,让人不由沉醉在自由、欢乐和幸福的境界里。
 
  都塔尔外形像“大水瓢”
 
  跟随阿不拉·依不拉音,我们来到了位于院里一角的乐器制作室,半面墙上悬挂着还没装弦的都塔尔和弹拨尔,偌大的屋里堆满了小山一样的各式乐器的“肚子”和“脖子”,几个手艺人正在专心致志地做着手里的活计。“一把上好的乐器从选材到制作完成费的时间可不少,需要精雕细琢的真功夫。” 阿不拉·依不拉音拿起一把刚做好的都塔尔仔细地端详着。都塔尔外形像个长柄的大水瓢,由共鸣箱、琴颈、琴杆、弦轴、琴马和琴弦等部分组成。他指着“大水瓢”共鸣箱告诉我,这是乐器制作中难度最大和最关键的部位,需要用十几块两端窄、中间宽的木板条拼接而成。最好的都塔尔必须要用桑木,因为桑木的柔韧性比较好,在弯曲的过程中不容易断,而且用桑木做的都塔尔,声音也最好。首先要把木条用水泡,然后再用火烤,慢慢弯成所需要的弧度。“这样制作出的共鸣箱,不会变形,不会裂缝,不会炸漆,不会走音。重要的是,越放音色越浑厚。”而都塔尔的“脖子”(琴颈),则是从一截桑木开始,通过凿、雕、刻几道工序成型的,“劲儿大了会挖穿,劲儿小了挖不动,关键都要靠手上的力道。”每一道工序都决定着这件乐器的成功还是失败,因此,也考验着他的手艺,而所有的尺度都把握在他的手中和心中。










 
  制作一把普通的乐器也许三天就能做好,但是要做成一把精美的乐器则需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好在是阿不拉·依不拉音和手艺人们分开工序在做。见识了共鸣箱的制作,他又为我们示范和讲解了各个环节工艺特色。在做琴杆和琴柱时,他先画出琴杆、琴柱的样式,用小锯子锯出琴杆,又拿出一把小刀,按照画好的琴柱形状飞快地削起来。他用锉刀把琴柱、琴杆锉平,确定支撑的琴马和琴柱的位置,再用钻头在琴柄正面钻孔,安装琴柱。然后是面板的粘接以及护板和托手的安装,最后把琴杆上需要的图案镶嵌进去之后再定弦,“琴弦的松紧、琴马的高低,不能有一点马虎。” 对于有多年都塔尔制作经验的阿不拉·依不拉音来说,只需要一根烟的工夫琴弦就上好了。这也意味着所有程序的结束,一把都塔尔就要显示出它生命的力量了。
 
  在手艺人的眼里,一把都塔尔,不仅是把乐器,还是一件传世的艺术品。进行精深加工,首先要在都塔尔的琴身上根据设计好的图案刻出相应的小凹槽,再将事先加工好的骨头或牛角用小刀切成一块块细至1毫米、2毫米的贴片,然后用黑白贴片依着图案镶到凹槽中拼接成各种图案,然后用锉子将突出的部分锉平,最后再用砂纸打磨。因为太费功夫,所以这是只有最好的都塔尔才能享受的待遇。“你看这把都塔尔,花了半年时间才做成,仅镶嵌装饰物就用了两个多月。做这个活儿枯燥乏味,太熬人了。但好马配好鞍,心血都在手艺里。”阿不拉·依不拉音给我们展示他制作的精品都塔尔,都塔尔上流畅的花纹、精致的琴弦、华丽的骨质雕刻,传达着难以言说的民族文化气息。他轻轻抚摸着乐器,就像抚摸着自己的孩子,透着无限的爱惜。
 
  古龟兹热舞与“萨孜其”
 
  阿不拉·依不拉音拿起都塔尔抱在怀里弹奏起来,奇妙动听的乐曲声刹那间攫住了在场每一个人的灵魂,几个孩子闻声起舞,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多年制作乐器的阿不拉·依不拉音不仅技艺了得,说起村里制作乐器的历史也头头是道。加依村水土条件比较优渥,这里的桑树性能有别于其他地方所产,木质坚实致密,年轮纹理美丽,非常适合用来制作乐器。制成的乐器声音悠扬浑厚,传得很远,音色也特别悦耳动听。因为这得天独厚的桑树,加依村后来成为“新疆手工乐器制作第一村”便决非偶然了。“萨孜其”是当地人对乐器匠人的称呼,加依村过去的“萨孜其”大多不识字,甚至也不懂乐理,不识乐谱,他们对乐器制作工艺的了解掌握多为口传心授,没有任何文字记载,所以当地何时开始制作乐器的确切时间,已无可考证了。听老辈人传说,大概在三百年前,加依村来了精通乐器的制作技艺阿比孜·卡里和热希兄弟俩,当他们发现加依村的桑木质地特别优异时,就开始用来制作乐器,声名远播,遂被人们尊为“萨孜其”的祖师爷。历经几百年传承下来,加依村就逐渐成为远近闻名的乐器制作中心了。








 
  有一个传说是,一位“萨孜其”精心制成了一件最为得意的都塔尔琴。这天,他弹起琴来,悠扬动听的琴声立刻震响了大地,传上了天空,人们便像受到什么魔法一样,围在都塔尔琴旁如醉如痴地唱起歌跳起舞来,三天三夜也不停息。美妙的琴声也让天上的飞鸟着了迷,纷纷扑下来,竟然一只只撞死在琴弦上……关于乐器的动人故事无疑是“萨孜其”们借助神话传说,对自己精湛乐器制作技艺的大胆想象和尽情赞美,其中也包含了他们对自己人生价值和制琴技艺的美化与肯定,也正是这些神话传说,为加依村的乐器文化增添了诱人的情趣和奇幻的色彩。
 
  在新疆大地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有都塔尔,就会有悠扬的歌声;只要有悠扬的歌声,就会有牧人的欢乐。长期以来……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