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车行天下 >

塔斯马尼亚 串起人文与自然

作者:Cherrie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11-14 16:21:27

  塔斯马尼亚州位于澳大利亚南部,是一座独立的心形岛屿,与南极一海相隔,说是世界尽头绝不夸张。塔州的东、西海岸都有闻名遐迩的自然景观,中部则是一条妥妥的 遗 产 之 路(Heritage Trail),由一个个极具历史感的小镇连接起来。因此,塔斯马尼亚绝对是一个自然和人文的交汇处。塔州的公共交通并不发达,因此自驾是最好的选择。我们时间有限不能走完全岛,便决定从北部城市朗塞斯顿出发沿着中间的遗产之路开到南部的霍巴特,再从霍巴特沿东海岸开回朗塞斯顿,既能体验人文气息又能领略大自然的神奇。












 
  朗塞斯顿 古迹相拥
 
  我们从悉尼飞到朗塞斯顿。在飞机上睡了一路的我,没能先俯瞰一下塔州的景色。我睡意朦胧地走下飞机,一下就被机场旁的几座绵绵山峦惊得清醒,几近毫无人烟的周遭让我立刻意识到:“哇,来对了。”
 
  我们到机场的租车公司前台办手续,望到一把奔驰车的钥匙躺在桌上。随后,工作人员也恭喜我们得到车辆的免费升级,还夸了一遍那辆奔驰车极佳的性能。本该惊喜的我们却不禁担心四大件行李怎样塞进一辆小轿车的后备箱。我们当时选择租RAV4车组是有原因的啊!怀着侥幸的心理,我们还是拖着大箱子来到了那辆奔驰车前想试试看,但左塞右塞空间完全不够。不得已,只好又回到柜台请求换一辆稍大的车。第二辆车是开了3万多千米的汉兰达,车的空间瞬间高大了。我们都开过多年车,但谁也没有碰过右舵的车,心里七上八下实在难免。眼看天色暗了,在停车场心急火燎地试了一下车,还没上路天就已经基本黑透了,之前说好的不开夜车的戒在第一天就被打破了。那晚从机场开到酒店一共十几分钟的路程实在有些让人胆战心惊。由于左右舵相反的原因,在想打转向灯的时候不断地打成了雨刷。又是漆黑的路,简简单单的环岛绕得都有点蒙,特别是右拐的时候,车上大家都提醒着“左左!”以免习惯性地转到右边车道,和对面开来的车撞个正着。
 
  我们的住处是一座有历史的老房子,屋里摆着各式各样的老古董,都是前房主收藏的,装饰风格也自然保留着复古风,走路时地板发出的嘎吱嘎吱响都变得悦耳起来。现在的房东是一对贴心的年轻夫妻,在进门处摆了各种各样朗塞斯顿和周边的旅游资料。他们很推荐朗塞斯顿旅游局的官网,上去一看,有着清清楚楚的遗产步行路线。第二天我们便把车直接开到朗塞斯顿市中心的停车场,正式开始了塔斯马尼亚遗产之旅。








 
  整个朗塞斯顿城其实就是一个古迹的综合体,因此步行地图上圈点出来的“景点”基本都是一个个历史悠久的建筑或者一个个古老的店铺。道路两旁都是保存良好的老建筑,感觉时刻都可以假装钻进了WesAnderson的电影中。在国内想找个这种风格的地方还得煞费苦心找家搭调子的咖啡店,但走在朗塞斯顿的小街上,人人都可以手抱蛋糕盒,在白日梦中当回《布达佩斯大饭店》中的Agatha。
 
  若硬要在朗塞斯顿满是有故事的地方挑选几个不能舍去的,那么老雨伞店肯定当属其中。老实说,我觉得每种地图上都标出来的这家老雨伞店,外观比店内更有吸引力。站在街对面望过来,简直就是电影中19世纪的街景,镀金的字很有年代感,从橱窗里便能瞥见那些古董雨伞。进了店,靠左侧墙的橱窗里摆满了老雨伞,各式的花色,做工一看就没得说。不过环顾四周,除了那两个橱柜,店内倒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纪念品商店。当然话说回来,这家老雨伞店在19世纪本来也只是一家杂货店。
 
  城市公园旁宫殿般的Albert Hall一下从小城的其他建筑中跳了出来,一身的恢弘感。作为19世纪末期塔斯马尼亚国际展的展馆,它当时还是全球第十一大的公共展厅。这座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对面是一座颇具东南亚气息的小楼,看着那座小楼,说我身在马来西亚绝对是信的,大概这就是殖民地国家的特点吧。
 
  从Albert Hall再往前走有一家叫The Vintage Rose的小店。正如其名,里面卖的都是一些带着复古色彩的东西。老板娘精细地经营着这家小店,桌面上有她以小店各角为景、刚印刷出来的明信片,莫兰迪色系的一切让小店显得从容舒适,很符合朗塞斯顿本身的气质。我们一下看中了一个小鼎,老板娘一边包装,一边热情地聊着天,当得知我们来自中国后,不禁惊叹“这么远!”










 
  有种说法,澳洲啤酒靠塔村。著名的James Boag啤酒就源自朗塞斯顿,至今还可以参观它的酿酒厂,而且这个啤酒品牌还有自己的博物馆,都在市中心那一圈。我们的住家很贴心,在冰箱里准备好了当地产的苹果酒和啤酒。所以尽管因为时间原因,没能坐在James oag啤酒厂里来一杯,前一夜在我们温馨的复古小屋里看着月光下的山色喝了几口也满足了。
 
  埃文代尔 袖珍小镇
 
  从朗塞斯顿沿着 B41号公路向南开20分钟便能到达埃文代尔,那座由几条街组成的小镇。我们把车停在了游客中心旁,车场旁边就是几片网球场,打球的都是老年人。往主干道走,大白天的,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不经意间,我们看到了一家敞着大门的古风服饰店,它还同时是一家玻璃制品收藏店。这一天下来能有几个顾客呢?因为好奇便进去看看。主人是一位身着中世纪服饰的老奶奶,裙子是叠了好几层的那种,很有风格。她听说我们从中国来后也是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她自始至终热情洋溢地介绍藏品,而且后来一直把我们送到门口,还塞给了我一张介绍那栋房子的小卡片。一看卡片上的介绍,房子是1832年建成的,至今还保持着原有的样子,现在它还是一间民宿。后来才发现,塔斯马尼亚很多这样有特色、有故事的房子都被变成了民宿,就像我们在朗塞斯顿的住处一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的埃文代尔基本每栋房子都是一景。
 
  埃文代尔最有名的大概就是那两座极简风格的教堂。两座都是孤零零地相向而立,中间隔着一条马路。它们同样也是19世纪中期的殖民建筑,门口的介绍牌上说不管是内部还是外观,两座教堂都还保有刚建成时的样子,可见当时的建筑质量相当过硬。这座溜溜达达步行20分钟就能走完的小城还有着自己的小学,各种小店、面包房、古董铺、邮局、酒店一样都不少。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罗斯 余晖下的宁静
 
  从埃文代尔沿着1号公路向南开一个小时就能到又一个极具历史感的小镇,罗斯。沿途经过坎贝尔,公路直接穿镇中心而过。到达罗斯后我们直奔它的西点店,里面卖着远近驰名的贝壳派。罗斯有两家相隔只有一二百米的西点店,都以贝壳派为招牌,据说其中一家还是日本动画片《魔女宅急便》中面包店的原型,很难想象宫崎骏竟和另一个大洲、偏远小镇的面包店产生了如此共鸣。
 
  小镇中央的十字路口被称为罗斯四角,四个方向的小酒店、教堂、市政厅、女子监狱分别代表了“诱惑”“救赎”“重建”和“惩罚”。我这才意识到,好像人生的每一个抉择几乎都可以被这四个词中的一个所影响。小小罗斯竟然暗藏着人生大道理。不管是女子监狱还是罗斯最著名的石桥都和塔斯马尼亚的前身范迪曼紧密相连。其实,我们从朗塞斯顿一路向南开到霍巴特的这条路正为当时流放到塔斯马尼亚的罪犯所修,一路上也因此有不少罪犯修建起来的楼房和各式的监狱。罗斯的女子监狱在今天已经一马平川,仅仅有几块牌子立在那里讲述之前的故事,近在咫尺的羊们在专心致志地低头吃草。这没有监狱残骸的遗址仍保持着一种让人心寒的荒芜感。
 
  再说那座1836年由罪犯建起来的石桥,虽然好像远看相貌平平,但桥身上却有在今天看来仍旧精美的雕刻。更重要的是,那绸缎般的湖水、随风摇曳的枯枝,甚至那些肆意生长的杂草与石桥一起实在画出了一幅宁静致远的田园风光图。再加上金黄柔和的余晖,大概莫奈看到此景,早就搬着小板凳、扛着画具在水边安营扎寨了。桥的内侧还分别刻着去往朗塞斯顿和霍巴特的方向和距离,看来罗斯自古就是一个连接塔州南北两端的重要地点呀。












 
  里士满 住在农场
 
  继续往南。在1号公路上开车没问题,路相对宽也有路灯。可当我们从去里士满的出口出去后,一条又窄又黑的小路出现在眼前,不免心头一紧,因为我们在这条叫做B31的漆黑小道上要开40千米。后来才发现这完全是条山路啊,九曲十八弯又没有一盏路灯。没开一会儿就能看到提醒前方多弯道的标识,有时接连两次都标个“7km”,也就意味着我们要连续开小20千米的崎岖山区小路。这右舵都还没适应好,就来这么高难度加高强度的路段,紧张到心累,心累到不想继续开下去……
 
  还好,那天晚上的住处十分慰藉人,我们选择住在里士满的一个农场里。到达农场已经19点多,完全不想再去碰车,又看到屋内锅碗瓢盆样样不少,真的很想自己做点饭。于是就想去找农场主问问,没准儿她能有点多余的食材可以提供给我们。没想到,她直接拿了个筐把能给的食材都装了进去,甚至还给了她之前做好的南瓜汤。现在想想当时真应该朝她大喊一句“You made my day!”
 
  第二天一早农场主就把早餐送到了门口。按约好的时间9点,我们跟随农场主先后给鸡、鸭、马、羊驼、兔子喂了食,就好像进了私人的野生动物园,农场主还会讲它们的故事。逛了一圈觉得农场主一个人经营这么大片地还要照顾孩子们很是了不起,饲养动物、整理葡萄蔓、研究帮助环保回收的各种装置、砍柴,她真的一个人都包了。
 
  到里士满看石桥是不二选择。里士满的石桥和罗斯的石桥算是遥相呼应的兄弟,不过里士满石桥更朴素、高大些。1823年完工的这座石桥是澳洲还在使用中的最老的一座了,不过看起来相当坚实有力。桥不远处伫立着澳大利亚最古老的天主教堂,当时刚好赶上当地人在做礼拜,从教堂里走出来的都是典雅的老人。即便走路缓慢,但仍旧化着精致的妆容,容光焕发。










 
  沿着桥往里走就是小镇上的主要居住和活动区域了。我们意外发现这是一个比之前去过的小镇都更有生机的地方,大概是正值中午大家都出来吃饭、晒太阳的原因。面包店里外坐满了人,一种大家都来吃工作日午餐的感觉。老爷爷老奶奶们更是几乎人手一个冰激凌坐在被太阳照着的长椅上,闲适而逸乐。等我们快要离开的时候,面包店周围的人一下少了很多,大概想在这种小镇里看到点人气是非中午时分去不可了。
 
  如果你把里士满(Richmond)放进维基百科中进行搜索,能出现满满一页叫里士满的地方。虽然这是个有着大众名的小镇,可它本身是那么的独特,历史韵味、农场、山峦、石桥一个不落,恐怕是其他众多别的里士满所不及的吧。
 
  霍巴特 集市的魅力
 
  我们的车一开入霍巴特,道路一下变成了四车道,真是好久没见到这么宽敞的大马路了,不禁感叹道“进城啦!”古今艺术博物馆(MONA)是我们的第一站,离霍巴特市中心大概10千米。从看到MONA大门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静谧感,一条小道通向在坡顶的美术馆,竟有种隐蔽的私人会所的感觉。不过,MONA中的所有展品的确也都是私人藏品,真的是有品味的富翁啊。不管是外部造型还是内部结构,MONA都散发着独立自由的艺术气息。有趣的是,堂堂这样一座霸气侧露的美术馆却找不到一张印出来的作品解释。不过,门口处有免费的iphone电子导览器,这样我们就可以站在……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