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车行天下 >

漠河到黑河 骑行穿越大兴安岭

作者:张海华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5-08 17:03:25

  说起大兴安岭,人们的脑海中会浮现什么? 31 年前那场特大森林火灾、冬季极寒中壮阔的林海雪原、林场伐木工人一声嘹亮的“顺山倒”、与之相依犹如黑色盘龙一般的黑龙江……其实,大兴安岭是由东北向西南延伸的丘陵山脉,黑龙江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两省境内均有分布,而这些关于大兴安岭的记忆,几乎都是来自于黑龙江省大兴安岭。骑行穿越黑龙江省下辖的大兴安岭地区,让我对这个印象中谜一般的北国森林有了更多美妙的记忆。








 
  最北的县 漠河县
 
  大兴安岭地区,位于黑龙江省的西北部,东、北以黑龙江为界河与俄罗斯相望,东南与小兴安岭相接,西南与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相临。漠河县则是位于大兴安岭地区的西北角,在如雄鸡一般的中国陆地版图的鸡冠上,因此有了“金鸡之冠”的美誉。漠河县政府驻地西林吉镇,迎来送往着众多寻北之旅的游客,人们来此不仅只为一睹北国风光,更为体验站在“神州北极”之上的骄傲。






 
  7月正是漠河县大兴安岭林区的盛夏时节,即使有老槽河、大林河和额木尔河,以及北方森林和蓝莓种植园簇拥的县城也是潮湿闷热,正午的气温更是冲上了30摄氏度。傍晚时分,凉爽宜人,位于振兴街西端的北极星广场上热闹喧哗,当地社团的广场舞每晚如期开场,舞者们服装整齐、特色鲜明,引得游客也纷纷加入其中,东北大秧歌和时髦的现代舞随意选择。上百级的台阶之上,在广场的中央矗立着名为“腾飞”的雕塑,左侧为天鹅,右侧为金鸡,顶端闪耀的是北极星,寓意漠河在祖国北疆上的美好未来,这就是漠河县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北极星广场名称的来由,站在这里,可以俯瞰小镇全貌。虽然县城中全国各地的游客来来往往,不过当地人的生活仍旧很悠闲,大超市、菜市场和餐饮住宿应有尽有,物价也并不高。此时正是传说中的黄瓤小西瓜成熟的季节,香甜解暑,还有美味的森林野果羊奶子和野草莓,真是一座让人流连的边境森林城市。






 
  这座清新整洁、布局井然的东北边陲城市,其实是在31年前那场著名的大兴安岭火灾之后重建的,中华街的“大兴安岭五·六火灾纪念馆”,就是为了不忘那段惨痛的历史教训而建。走进这座洁白肃穆的俄式建筑大门,正面有一幅巨大的浸着火渍的台历,瞬间将人们的思绪拉回到1987年5月6日,那个被火光包围的日子。从“起火之源”“人间炼狱”到“决战兴安岭”“重建家园”,三层楼中十几个展厅,讲述了建国以来最大森林火灾的来龙去脉,告诫后人勿忘历史,警钟常鸣。也是在那一年春节晚会,费翔的一曲《冬天里的一把火》之后发生的火灾,如今人们谈起这个巧合来,皆是一笑而过,然而,森林防火却是大兴安岭地区人们生产生活中的头等大事。






 
  纪念馆不远处是闻名的城中原始森林公园“松苑”,它很神奇地逃过了火灾,难得地保留了一片未被火光肆虐的樟子松原始林,如今很多树龄在百年以上的珍稀树木被重点保护起来,实属难得。现在松苑不仅是人们休闲纳凉的好去处,更是一窥百年樟子松的自然地。值得一提的还有沿漠北公路前往北极村途中,有一片天然樟子松母松林基地,这是火灾后幸存的母树种子随风飘落到山坡上,自然成长起来的樟子松幼松林,可见森林的自我修复能力非常强大。
 
  大自然的礼物 兴安林海
 
  北风吹得天空湛蓝,万里无云,犹如置身于青藏高原,这是来自西伯利亚地区的冷空气,驱散了南上的太平洋暖湿气流带来的暑热,气温从30摄氏度之上骤降至最低3摄氏度,清晨骑行竟然冻得手脚发麻,打起了冷颤。满语“兴安”,就是指极寒的地方,深冬最低气温可至零下50摄氏度以下,夏季多雨,气温也是忽冷忽热。




 
  从漠河县城前往塔河县,沿中国最美公路之一的加漠公路骑行。加漠公路是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的南北大通道,从南端的加格达奇区到北端的漠河县北极村,全长近600公里穿梭于美丽的大兴安岭林海。一路上空气清新,景色优美,野花丛生,是骑行爱好者心中的天堂。穿过图强林场和阿木尔林场进入塔河林场,曾经在火灾中损失惨重的林场,在大自然数十年的自我修复后已看不出当年的伤痕,偶遇一处近期的火灾遗迹,从黑黢黢光秃秃的树干上可以一窥森林之火的威力。
 
  在兴安林海中徜徉,路景优美,一条条清澈的河流穿梭于林间,向着黑龙江的方向奔去;丛丛兴安岭野花装点在路旁,色彩斑斓;调皮活泼的北松鼠和花栗鼠上窜下跳,一个不留神就跃到了我身旁;夏季冻土消融后形成了亮蓝色的湖泊,鸭妈妈带着一串小鸭子们在湖中游弋觅食……很多时候,整个世界只有森林和我,宁静得有点奢侈。不过,气温升高后,埋伏在森林和湿地中的蚊蝇很快将我包围,嗡嗡声好似被一群蜂尾随。蜱虫是最为人们熟知的防范目标,另外,牛虻、蚊子和被称为小咬的蚋更是不胜其烦,骑行运动中散发更多的热量就像为它们敲响了开饭的铃声,身后时常会聚成一团黑雾尾随盘旋,冷不丁地就会被袭击,即使包裹严实,它们也能隔着衣服叮进去。也有骑友戴着防蚊帽骑行,好似戴着武侠小说中的“血滴子”似的。这是北方森林的夏季必须面对的烦恼,平时不喜的逆风才能将它们驱散。






 
  一路上经过图强镇、阿木尔镇、盘古镇、瓦拉干镇到塔河镇,森林中的小镇恬淡清新,宁静的村庄里时常能听到卖货郎的喇叭里传来东北乡音的叫卖声,“黄瓜、茄子、柿子、豆角、胡萝卜、土豆、芹菜、甜香瓜”,果蔬丰富。而林场的木材检查站外门可罗雀,这是因为在2015年4月1日,东北的原始森林开始全面停伐,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自然也包括在内。看到木材检查站旁的警示牌上写着“严厉打击非法猎捕野生动物”,这是新时代的新使命啊!另外,林下经济和旅游业等正成为林场小镇的转型目标。一路上蓝莓园常见,此时的果实只有绿豆般大小。不过,“蓝莓小镇”的旅馆老板已经开始忙着添加床位了,听说到蓝莓成熟的时节,游客和采摘者会使小镇沸腾起来。此时路边的野草莓正艳,当地人叫高粱果,休息时采一些,酸甜可口,十分解乏。
 
  森林民族 鄂伦春
 
  从塔河镇北,经县道X201前往十八站鄂伦春族乡,一路沿呼玛河流域向东骑行,舒缓的山冈间湿地湖泊静谧优美,在平整的柏油路上骑行十分顺畅,跨过加固后的瓦拉干河大桥后,进入林间穿行,森林野花常伴左右。






 
  穿过新规划建设后小楼林立的十八站,下坡看到绿海中镶嵌着一座粉红的小镇,这就是十八站鄂伦春族乡。小乡倚着樟子松林,得益于森林的馈赠,很多老式建筑和篱笆院墙以木材为主,红顶白墙的现代新房则更显舒适,我入住在路上骑友相传的“骑友之家”,温馨又实惠。傍晚,宁静的街道旁老人家三五相坐,唠唠家常,广场上音乐响起,欢快的舞步走起。时常有家禽游走街巷,偶遇两只健硕的大白鹅结伴回家,对我的围观产生了抗拒,伸长脖子嘎嘎叫着,摆出一副茬架的姿态。








 
  上个世纪50年代,世代生活在森林中、以狩猎为生的鄂伦春族人,响应政府号召,放下猎枪,走出莽莽林海,开始了定居的生活。与37公里外是白银纳鄂伦春族乡一样,村庄里不仅有鄂伦春族,还有汉族、满族等民族,大家融洽地生活在一起。定居60多年,这个森林民族虽然放弃了先辈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但仍然保有着森林民族美妙的传统文化。在白银纳,村庄中的文化馆,亦是鄂伦春族的博物馆,陈列着桦皮船、民族服饰、炊具、狩猎工具、及与萨满教等有关鄂伦春族的民俗文化文物,印象最深的要属鄂伦春族山神的传说故事,听说如果连续几天打猎都没有收获,在老树上画下山神图腾祈求,近期定会……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