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车行天下 >

车轮上的灿烂星空和狂野大地

作者:那马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5-08 16:50:24

  我们飞跃11000公里,去了非洲的纳米比亚自驾旅行。纳米比亚在非洲大陆的西南端,鲜有高山,有大片沙漠、荒原、稀树草原,西部临海。它的面积是新疆的一半,人口却只有新疆的1/10,很多地方荒无人烟。




 
  团队8人分别从上海、昆明、深圳、南昌、中山飞赴温得和克集合。我们的自驾之行从这里开始,直奔纳比最大的国家公园埃托沙,进到红泥人的村落,感受非洲古老的文化与狂野风情。再跨越纳米布沙漠和死亡谷,谷内死亡九百多年的数百具古木依然昂立不倒,造型奇绝,还有箭袋树做背景的澄碧星空,让我们所有人在疲惫中振作起来。
 
  埃托沙
  弱肉强食的纯自然环境
 
  我们在温得和克的租车公司提车,手续并不复杂,但这里所有的事情节奏都慢了半拍,前台的小哥磨磨蹭蹭,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提个车用了一个半小时。
 
  不管怎样,上路了,我们意气风发地奔向纳米比亚北部的埃托沙国家公园。我在澳洲开过右舵车,另一车的主驾王哥是开过318国道川藏线的老司机,我们都适应得很快。




 
  从温得和克出来,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稀树草原。野外空阔,偶尔有几棵巨冠树孤零零立在远处,草也稀疏得露出黄土。一条平坦的黑色双向两车道劈开草原,向远方伸展,车道中间的白色分割线异常耀目。
 
  在纳米比亚开车并不难,开几十公里就对右舵左行适应了。难的是,怎样及时刹住自己的狂野之心。路上车辆很少,一不留神车速就超了。倘若这时候路上突然窜出一只动物,本能地紧急避让,就有翻车的危险。纳比柏油路并不多,大多是砂石路,在砂石路上遇上急弯,也可能翻车(砂石路面摩擦力低,轮胎抓不住路面)。你必须勒住车速的笼头,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留足紧急避险的时间和空间。




 
  行驶在公路上,神奇就神奇在不时有动物横穿公路,先是一头疣猪惊慌失措地跑过去,接着一只跳羚在路中心左顾右盼,待你开近,它才跑到路边的群体中,然后又是一群斑马……
 
  开行一段时间,路边会有一个交通标志牌,上面画着一棵孤树,这是提醒你,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临时休息站。休息站好有调调,它就是旷野中一棵巨大的孤树,树下安放着蓝色的桌椅。但是除了我们,未见有人。我总是对旷野中的孤树抱有浓厚兴趣,觉得它们孤独而骄傲,孑然承受雷霆、闪电、风暴,遗世独立,像极某一类人。果断停车、拍照,稍作休息。




 
  下午进入了埃托沙公园的大门。真正进入埃托沙里面,我们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兴奋。路边随处可见的,是成群的漂亮跳羚、双角如刺的剑羚、自带PS的牛羚(角马)、有一人多高的鸵鸟、头上有冠的灰雉……我们时不时摇下一点车窗,拍拍拍。
 
  这是一个完全遵从弱肉强食的纯自然环境,大压小,强欺弱。我突发奇想:将我们中任何一个扔到这个园区内“荒野求生”,能生存几天?一群有着高学历的人面对荒野会不会束手无策,连个钻木取火都不会?




 
  园内有规定,严禁下车、打开车门、站车顶……凡危险动作一律不准。我最渴望的是亲谒非洲五霸,即大象、犀牛、野牛、狮子、非洲豹,希望见到它们时骄傲地大声喊出它们的名字,因此在灌木丛中眼睛滴血地苦苦寻觅。
 
  埃托沙国家公园很大,长130公里,宽50公里,是纳比10个国家公园中最大的。即便只走大路,我们七扭八弯,开了几个小时也只梳理了很小的一块。不知不觉,太阳落山了。




 
  非洲的酒店是限定入住时间的,为了赶在酒店规定的晚上7:30前入住,作为前车司机的我,开得快了点。这里手机没有信号,从国内带来的对讲机超过3公里就收不到呼叫了。左等右等不见后车上来,各种担心:“不是被凶猛动物袭击了吧?”“不是没油了吧?”“不会迷路吧?”几个人一商量,又返回去找。找了七八公里也没有找到,只好先去酒店入住。
 
  后来才知道,后车在一对欧洲母子的提醒下,拐入一条小道,在一颗孤树底下看到了一对柔情蜜意的狮子。这是我们团队唯一一次在埃托沙见到“非洲五霸”之一。




 
  红泥人
  仍像500年前一样生活
 
  这天,我们的计划是开往卡马尼亚布的辛巴人部落,领略红泥人风情。那天的旅程非常不顺,遭遇警察开出的“巨额”罚款。经过卡马尼亚布丁字路口,我们往左转,路上有一个大大的“stop”标志,是“停车观望”的意思。这时候的规矩,是不管支路还是主路,谁先到,谁先走。按规定,要停车3-4秒,左右看看。但当地人哪有完全等待3-4秒的,都是象征性地迟疑一下,看看没有车,就开过去了。我们也象征性地迟疑了一下,结果一辆警车“呜呜”叫着追上来,示意我们立即靠边停车。
 
  事情的过程就不详述了,反正一高一矮两个黑人警察走过来,先自报家门,然后明确指出我们的错误,告知2辆车要罚款3000纳币(合1500人民币)。英语最好的小美女小声地与负责开单的矮个子警察沟通,希望高抬贵手,被他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你不要和我说话!叫你驾驶员过来!”我们要求他们出示证件,高个子警察出示了,矮个子怒气冲冲嘟嘟囔囔遮掩过去了(估计这家伙是协警)。他把处罚细则拿给我们看,果然在“stop”那一栏写的是“处罚上限1500纳元”。警察慢慢填罚单填了1个小时,到警局交罚款又弄了一个小时。得,今儿什么也干不成了,洗洗睡吧。




 
  次日再访红泥人。辛巴族是非洲古老民族中人数最少的一支,现存不到2万人。受一种奇怪的遗传基因困扰,辛巴男人大多长到15岁就会夭折,因此这个族群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子一般要娶三四个老婆,三头牛(必须是一头公牛、两头母牛)便可以换一个老婆。辛巴人至今仍像500年前一样生活,可谓非洲古老文化的活化石。女子不穿上衣,长年用红泥混合黄油涂抹头发和身体,终生不洗澡,据说这是为了防止蚊虫叮咬和烈日暴晒。
 
  去纳米比亚的大多数人,是在路边和摆摊的红泥人交流,拍个照片就走人。那个已然商业化了,拍照、合影都是要给钱的。我们去的村子,每人交了200纳元(合100元人民币),由一个青年男子领着,开车1公里到一个小部落“私访”的。交钱的地方,有一所小学校(其实也就一间教室),里边有一个戴眼镜、斯斯文文的女教师在给孩子们上课,看起来是低年级和高年级的混班。允许拍照,我带了10支水笔,一包中国糖果,都作为礼物给了他们。




 
  进村,下车,一群袒胸露乳的妇女迎上来,按当地的礼节握手(像掰手腕一样握),热情主动。一群妇女围拢来,自发地跳起非洲舞蹈,唱当地歌谣。她们的舞蹈随性而狂野,几个人围成半圆拍手、顿足、歌咏,一人在圆心奔跑、跳跃、甩发。说句实话,这时我非常兴奋,觉得这才是非洲呀,这才有到了非洲的感觉。
 
  后来我们又进到小屋,看了她们一种祈神仪式。小屋用泥巴和牛粪糊墙,用树枝茅草做顶,家徒四壁,的确贫穷。
 
  红沙漠
  死亡谷里“放生”萌宠
 
  纳米布沙漠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成型于8千万年前。在索苏维来(Sossusvlei)一带,沙漠是艳丽的红色,被某些人称为“性感到骨髓的红沙漠”。一些大的旅行网站,纳米比亚旅行攻略(锦囊)的封面就是红沙漠和死亡谷。可见红沙漠是标志性景点,地位犹如印度的泰姬陵。




 
  从卡马尼亚布到红沙漠的路上,我开车撞上了一个大坑。这一段路,几乎全是砂石路,沿途大部分是荒漠,人烟稀少。偶见路边有几顶破烂透风、不能称其为房子的“房子”(类似我国高寒地区放牛人临时栖息的牛棚),那就是当地土著人的“家”。
 
  连续数天早出晚归,每天驾车6-8小时,我有点疲劳。恍惚间,未能及时发现前方路面上的大坑,以时速75公里的速度“哐”一声撞了上去,将一车迷迷糊糊的人都撞醒了。连忙停车下来察看,还好还好,没爆胎,也没伤着底盘。大家都建议我休息一下,换副驾来开。此前我一直不敢放手给副驾,我知道她驾车技术还行,但我也知道她因有主驾在,对当地的交规没做功课。此时置身荒野,“不超速”几乎是唯一的交规,我才放心到后排睡了一觉。




 
  红沙漠很大,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沙丘。最有看头的是45号沙丘和死亡谷。从大门进去,开车到45号沙丘有45公里。45号沙丘以艳丽的色彩……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