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户外 >

北美最高峰下的七天五夜

作者:郝悦如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6-10-08 17:59:56

    Denali 除了是北美最高峰的新名字,同时也是它所在的国家公园的名字。Denali National Park andPreserve(迪纳利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是美国面积排名第三的国家公园,包含了 Denali 与周边的阿拉斯加山脉。公园里连绵雪山与山下苔原巨大的海拔高差造就了多样的生态环境,每到夏秋两季,棕熊和驼鹿等大量野生动物在园中各个角落出没。

\


    从小读过的地理书上,北美最高峰一直叫做麦金利山(Mount McKinley)。然而就在启程前,我们从新闻上得知,它的名字被改回了阿拉斯加原住民对它的叫法——迪纳利(Denali,在土著语中意为“大山”)。除了改名,它的高度也被重新测绘,海拔从6194米降为6190米。

\

 
    说来也是有趣,多年来原住民一直把它叫做Denali。可是第一个发现它的白人淘金者,却为支持当时的美国总统麦金利为它如此命了名。谁知,这位麦金利总统一直到死都没来过一次阿拉斯加。于是,他的名字就理所当然地被拿掉,改回了Denali。
    Denali除了是北美最高峰的新名字,同时也是它所在的国家公园的名字。Denali National Park and Preserve(迪纳利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是美国面积排名第三的国家公园,包含了Denali与周边的阿拉斯加山脉。公园里连绵雪山与山下苔原巨大的海拔高差造就了多样的生态环境,每到夏秋两季,棕熊和驼鹿等大量野生动物在园中各个角落出没。

\

\

 
    Denali国家公园里唯一的一条公路就是“公园路(Park Road)”,总长92英里,但只有前15英里完全向公众开放。为了保护高寒地带脆弱的生态环境,控制人流,进入公园深处必须要乘坐官方许可的巴士。99%的游客会选择公园的一日游线路,这些巴士的司机兼任导游,在上午从公园门口出发,有些会开到92英里的公路尽头,有些在半路就返回,路程长短不一,可以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Park Road的后77英里都是泥泞土路,开去公园最里面的WonderLake和Kantishna,往返不到180英里的车程要花掉11个小时。

\

\

 
    像所有的雪山一样,Denali的高海拔造就了多变的气候。据Park Ranger说,Denali夏季每月只有3-6天没有被云遮挡,即使公园里其他地方晴空万里,山峰的周围也经常环绕着一圈云彩。八成以上的游客在公园里玩一天,根本无缘得见Denali真容,连山脚都看不到的也大有人在。

\

 
    每年9月下旬冬季封山前,公园巴士结束运营后,会有4天时间,私家车被允许开上Park Road全程。想要获得资格,必须在5月份到网上抽签,官方公布的中签率大概是15%左右。

\

\

 
    对一日游巴士上的游客来说,坐11个小时车期待雪山露面,完全是一场胜算不大的赌博。“有没有看到山”因而成为了去过Denali公园的人对彼此最好奇的问题。有幸运儿一到公园,就能看到清晰的雪山;也有倒霉鬼来了几次,连雪山的影子都见不到。面
对着难以琢磨的概率,自然就有人下了“不看到Denali不罢休”的决心,我们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我们这些人的存在,公园设立之初就在85英里处的,Wonder Lake湖边建了一个帐篷营地,每天允许28队游客(每队上限4人)宿营。游客可以提前在网上预订许可证,以求能在Denali脚下住上几天,一睹雪山风采。这也是唯一的一个可以在日出日落最美的时间看到雪山的方法。

\

\

 
    然而这个营地与世隔绝。公园深处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电,周围更是不会有商店。为了照顾宿营游客的大包行李,公园每天有4班Camper Bus,专门负责把宿营者和行李运进Wonder Lake或沿途的荒野。好在营地有自来水,条件并不算十分艰苦,多数人会自己携带炉头和燃料,烧开水冲泡脱水食物吃。所有的食物和燃料都要第一天坐车带进去,万一没带够就只能自求多福,或者端个破碗讨百家饭了。
    2014年春天,我们第一次走进阿拉斯加,瞬间就深深爱上了这片北方的荒野。那一年我们在春夏秋三个季节三访阿拉斯加,自驾上过北冰洋,也飞去过与世隔绝的熊之王
国;然而最大的遗憾就是6月和9月天气不好,虽然都进了Wonder Lake露营,却没能近距离一睹Denali的真容。所以2015年秋天,我们特意再上阿拉斯加,预订了6天的营地住在Wonder Lake,看不到山,誓不回家。

第一天
    正午,我们飞抵Anchorage机场,租了车子就全速开往Denali。两天前,奥巴马来阿拉斯加参加Denali的改名仪式,竟然神奇地带来了连续几天的艳阳高照,很多人甚至怀疑总统动用军方力量改变了天气。我们赶上了这一段晴天的尾巴,向北的路上,雪山的尖顶一直在树后若隐若现。

\

 
    经停南边最著名的观景点——Denali Viewpoint South时,日头已经西斜。阿拉斯加初秋的凉风吹在身上,阳光却是暖的,薄云笼罩住天空,但雪山的轮廓依然清晰可见,一瞬间只想坐在Denali面前再不起身。我们原本计划再过两天进Wonder Lake营地,在里面住5个晚上。可是看到天气从次日下午就开始转坏,之后是连续的阴雨,我们决定晚上在公园门口过夜,第二天一早提前冲进Wonder Lake。
    夏末秋初时分,野生动物们忙着贴冬眠前最后的秋膘,变得格外活跃,连人来人往的Denali Viewpoint South都有小黑熊崽出没。国家公园里更是热闹,我们在日落前开进公园,本来想碰碰日照金山的运气,却不料收获了驼鹿(Moose)的惊喜。好几只体型巨大的驼鹿在路边吃草,一排车停在路上,若干长枪短炮追着驼鹿移动。我们下车拍了一会儿,几只驼鹿竟然从灌木丛中走出来,大摇大摆地从我们车前面过了马路,消失在远处的苔原。

\

 
    初见Denali的夜晚却没有在公园里度过。我们为了极光,赶了两小时的夜路到Fairbanks,然而说好的5级极光一直没有出现。后半夜原本的晴朗夜空也被漫上的云层覆盖,即使有极光爆发,我们也无缘得见了。为了拍到可能的极光,我们一直在路边的拍照点守了一夜。每半小时定一个闹铃,起来看一眼天气,就这样失望地等到了凌晨5点。
 
第二天
    天不亮我们就从睡袋里爬出来,开了两小时车又回到Denali国家公园门口。Eric几乎整晚都在开车,只半梦半醒睡了不到4个小时,Lyra更是基本没睡。到公园时,距离Camper Bus开车已经只剩1小时,我们像打仗一样收拾好野营6天的食物、衣服和装备。进入Wonder Lake营地之后与世隔绝,如果忘带了什么东西,可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

 
    因为临时决定提前进山,我们还需要改签预订好的Camper Bus,但是当天9点的班车已经只剩下一个座位了。工作人员问我们是不是直接买两张下午1点的票,面对转坏的天气和渐厚的云层,我俩对视一下,毫不犹豫地一起决定,Lyra背着相机坐9点车的最后一个位置,先去拍照,Eric带行李上1点的车,到Wonder Lake再会合。这下,刚刚收拾好的行李又要拆包,分成两个人各自的部分。 Lyra的相机包里装着简单的食物和水,Eric则背着电脑和电源,做好了在游客中心枯坐4个小时的准备。

\

 
    所幸,Camper Bus并不是严格的一票对一座,我们向9点那班车的司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两个人一起成功上了车。肩扛手拖着6天的生命线,大包小包连滚带爬地坐上了Camper Bus。经过手忙脚乱提心吊胆的一早晨,开车的一刻,我们已经彻底扑街。
    巴士穿过驼鹿出没的路段,开过15英里的检查站,在秋日的红色苔原上驶向荒野深处。等到车子盘旋上山,转过拐角,Denali在眼前出现的刹那,一切的疲劳都烟消云散。几天前落下了今秋的第一场雪,高海拔的新雪还没有被艳阳融化。耀眼的雪地上,Park Road孤单单地延伸向极目难穷的远方。薄云覆盖了天空,极北之地的阳光从东南斜射却依然炽烈。地平线上白云天与白雪地相接,素白背景前矗立着那座我们心心念念的白色雪山。风里已带了冬季的清寒,阳光却还留着夏季的温热,结满蓝莓的苔原盖上新雪的轻纱。阿拉斯加的秋天,阿拉斯加的最美一面。

\

 
    如果Denali完全露了脸,今天就是最完美的一天。然而美中不足的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山时,山尖就已被云雾笼住。正如天气预报所预测的,午后山顶的云层越来越厚越来越低,逐渐遮住了整座山峰。车到Wonder Lake营地不久,小雨开始淅淅沥沥地下。
    雨声中,我们在Denali脚下的第一夜开始了。

\

 
    对于在Denali公园里面长时间露营的游客来说,交通一直是一个大问题。最简单的办法是全程租车,露营期间把车停在公园门口,但是旺季的租车费每天动辄上百美
元,白白浪费在停车场着实有点可惜。如果选择不租车,就只能从Anchorage或者Fairbanks乘坐火车或大巴。阿拉斯加地广人稀,公共交通处于严重欠发达状态。以
Anchorage为例,开车到Denali只要不到5个小时,坐火车却需要7个小时,每天只有一班,往返票价超过250美元。因此,露营游客的交通选项非常有限,而且无论如何选择,都不免要花一大笔钱。

\

 
    于是我们和旅伴组队配合,设计了省钱省力的租车方案:我们进Denali的时候,旅伴们开车去北边的DaltonHighway,在公园门口把我们放下,等他们回来再接上我们。后续的行程从Denali Highway开始,刚好这条公路的起点就在公园南边不远,如此安排一点都不会绕路。
 
第三天
    在Wonder Lake营地的第一个清晨,我们伴着整夜都没有停过的雨声醒来。整个营地都笼罩在水幕之中,连近处的山脚都看不清,Denali就更不用幻想了。晴天的Wonder Lake湖如其名,高耸入云的雪山前是波光粼粼的湖面。这个场景不知道诱惑了多少人千里迢迢赶来,只求亲眼目睹。不过在阴雨中,它便只是山间一个水色铅灰的大湖,美色尽失,毫无wonder可言。

\

 
    雨天倒是也给我们放了假。之前的晚上熬夜太多,这下终于有了休息的充分理由。躺在帐篷中,手机没有信号,因为无处充电连游戏都不敢玩。难得如此心无旁骛,我们一觉便睡过了一整天。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