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专题文章 > 北京之冬 >

滑雪,一种让人上瘾的休假模式

作者: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1-08 11:01:30

文·图/于涵
 
  冬天的寒冷让很多人放弃了室外的运动,而喜欢滑雪的人却盼望着冬天的来临,因为只有在冬季的雪场上才能展示驰骋的英姿。任寒风裹着雪粒打在脸上,从山顶俯冲而下,大腿的肌肉在燃烧,肾上腺素随着速度的提升不断泌出,你是速度的主宰,你是勇敢的舞者,你是寒冬里的精灵。体内的多巴胺让你享受到滑雪后的愉悦,让你对这飘洒在地上的白色粉末着迷。伴随2022年冬奥会的脚步声,更多的勇敢者涌入滑雪场。北京的滑雪场哪家最好?周末有空了,每个雪场都去试试,你会体验到不一样的休假感受。




 
  最初的一跤
 
  我在北京周边第一次滑雪,是1999年在延庆的石京龙滑雪场。石京龙滑雪场是北京周边第一家规模大、设施设备齐全、全国最先采用人工造雪的雪场。在它试营业期间,我与同事应邀前往。当时正是我从东北亚布力滑雪场第一次体验滑雪归来不久,对运动的热爱让我对这一项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然只是租用了一副二手的尖头雪板,但是内心的狂热带着我一趟又一趟地从雪道的顶端向下冲。没有教练的指导,仅凭着对运动的领悟和良好的身体平衡性,从中级道的几次下冲居然都没有摔跤,这在当时能上中级道的滑雪者中真的很少见。记得当时带着一顶红色的毛线帽、身穿一身蓝色的滑雪服、带着一副墨镜的我,还是很吸引人目光的。正当我沉浸在洋洋得意之中,猛然发现雪道中间蹲着个人,手里举着照相机镜头对准了我。在距离那人还剩两米多距离时他还是没有移动位置。我当时就傻了,我不会转弯躲避他呀!为了避免直接撞到那人,我本能地扑向右侧雪地。身体的惯性带着我向下冲了有七八米,虽没有正面撞上他,但脚上的雪板把他扫倒了。我的一只雪板掉了,冲出去三米多远,另一只还在脚上。趴在雪地上我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发现右脚脖子有些疼,其他地方还好。于是我从雪地上爬起来,质问那人:“咋不躲开呢?”得到的回答是句反问:“您不会转弯躲开我吗?”我无语了。赶紧拍打掉身上粘的雪,把留在脚上的雪板扒拉掉,俯身拣起雪杖,拖上雪板,侧身向另一只雪板移去。在雪道上重新蹬上雪板,溜向不远处的休息大厅。当我脱掉雪靴换上便鞋,右脚跟一着地就感觉到钻心的疼。这一跤摔得我直到春节放假在新马泰转的十多天一直瘸着腿。




 
  用半犁式从高级道滑下
 
  2000年怀柔的怀北滑雪场新开业。跟着朋友去凑热闹,我迫不及待地冲上初级道,要把提前看过的犁式转弯技术理论实践一下。虽然有两次脚下拌蒜,万幸都没有摔倒。便禁不住中级道的诱惑,坐上双人吊椅缆车升到半空向山顶飘去。从空中远眺,能够清晰地看到周边巍峨的长城,在皑皑的白雪覆盖下,显得格外雄伟;低头看雪道,中级道有个转弯,明显地看出来技术一般的人到此处就降低了速度,而技术好的反而利用转弯把自己的重心更低地压向弯内,身体几乎与地面平行了,那叫一个潇洒!我边看边琢磨,连续几次从中级道的慢速下滑练习,明显感觉自己动作流畅了很多,便加快些了下滑速度。风在耳畔有了响声,呼吸加快了,大腿不住地抖动,汗水不停地从皮肤渗出,而吸进肺里的空气却是那么的清新凉爽。每次滑到缆车站,我都要停下来,深深地吸上几大口气,既是平复一下快速跳动的心脏,让抖动的大腿肌肉得到缓解,又是享受一下清新润甜的空气,抖擞精神,再次忍耐坐在吊椅上升到山顶的漫长的十多分钟。怀北滑雪场成为我那个冬天每周末的快乐大本营,雪季结束时我已经敢用半犁式从高级道下来了。




 
  我终于成了刷道高手
 
  平谷渔阳滑雪场开业之初,雪票好便宜,而且出租的雪板全是德国沃克的“大头板”,雪靴也是意大利的Tecnica。雪场规定对滑高级道的都要考试,项目是平地单腿蹬冰式滑行。已经有6年滑雪经历的我以前可从没做过这个动作,模仿着同伴,我居然一次就过了,这是不是新装备的功劳呀?雪场的四人吊椅缆车10分钟就到山顶了,比其他雪场都快,1700米的高级道一口气滑下来好不过瘾。于是渔阳滑雪场成了我周末常去光顾的地方。每次滑雪我都会把巧克力、牛肉干装兜里,在特意买的水囊里灌上热水揣在腋下,从早上上道一直滑到缆车关闭,饿了就在缆车上吃巧克力牛肉干,渴了就喝温水补充水分,为的就是把午饭时间节省下来多刷几次道。偶然的机会发现自己的姿式不如几个新手滑得飘逸,请教了一位滑雪教练后才明白,原来是姿势不规范。那就请教练指导!改掉以前熟练的习惯动作按新的规范动作要领下滑是很痛苦的,代价就是经常摔跤。后悔没有在最初学滑雪时就请教练指导。不过收获还是蛮大的,斜滑降、Carving、反弓等技术动作在教练的指导下做得都有模有样了。雪季快结束时,终于买了属于自己的装备。德国沃克五星级小回转板,是八一滑雪队小回转专用板。雪鞋是意大利Tecnica牌子的,雪板雪靴雪杖全套装备打折后花了我两个多月的工资。这一年,我真正成了渔阳雪场刷道的高手。




 
  南山之缘
 
  与南山的缘分是在购买了自己的雪板之后。南山滑雪场的票价一直比较贵。后来听说南山在雪季末雪票会打折优惠,而且有“光猪节”。对于我们这些更愿意当吃瓜群众的人,能够亲眼目睹雪季末的雪友盛会无疑是极大的诱惑,便与同样购买了雪板的同学老马一同前往南山滑雪场。




 
  我们是自带雪具,全部用品都放车上,不用租更衣柜。中级道小试了下身手,便直接奔向后山的高级道。上去后发现,雪道虽不是很长,坡度确有些大,右手边是猫跳道,左手边是普通雪道,于是先从左手边滑起。雪季末的雪道,雪层变薄了,很多地方颜色已经发黄,偶尔会有黄土露出来。上午10点多,雪开始变粘了,雪道上出现了小雪堆,冰壳露出来了。我们俩滑了几趟,感觉腿上十分吃紧,每次都要格外小心地躲避道上的“地雷”,甚是劳神。看到有两位外国夫妇带着两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也来到山顶,他们都穿着租来的尖头雪板。男士着绿色上衣白色靴裤,女士着粉色上衣白色靴裤,在蓝天的映衬下格外养眼。他们相互之间说了几句话,就见两个穿蓝色上衣的小男孩一前一后鱼贯滑入猫跳道。小孩子的速度不快,身体灵活,上身不动,只是腿部不断弯曲伸直,随着雪道的起伏像两个蓝色的小气球蹦跳着降到了雪道的一半处。再看两位夫妇,也是相跟着入道,随着雪道的高低起伏,只见女士粉色的腰身微微扭动,两只手臂左右翻飞,红色的雪板头在雪包间忽隐忽现,那粉色如一片桃花花瓣优雅地飘向山脚下。旁边的一片绿色,如一片树叶,随着粉色花瓣的不断地变小,始终陪在左右。这美好的一幕让我们有了春风拂面的感觉。我们两个按耐不住羡慕的心情,同时发出一个字“走!”便冲向猫跳道。看人家滑容易,自己滑可是另一回事。咬牙坚持滑了一个多小时,哥儿俩已经被摔得七荤八素了,这几年加起来滑雪摔跤的总和也赶不上这一个多小时的收获。




 
  一晃十年,再次来到南山,屁股被摔的疼痛感好像还没有消去,但心态已改变了许多。这次会有什么收获呢?




 
  进入南山滑雪服务中心一层,眼前一亮。7000平方米的雪具大厅好一个明亮宽敞气派!售票窗口开了40个,其中3个是专为通过南山滑雪官方微信预订开设的便捷通道。一排排的架子上挂满出租的雪板,另一边是领取雪鞋的柜台。细问服务员,原来是雪具大厅刚刚扩建了,6600套双板全部是国外进口的,西侧的夏莱广场楼下有近千套的单板、猫跳板出租,还新增了1400个意大利Boeri品牌头盔。


 
  换好装备,拿上雪板走出雪具大厅,迎面是……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