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真雅院 京城高端清真菜馆

作者:李磊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7-05-18 17:42:20

四合院中的餐厅
 
    受邀与一位回族朋友共进晚餐,餐厅选在“悦真雅院”,乍一听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所在,但朋友说那是京城中品味最高的清真餐厅之一。朋友还特意嘱咐:那儿的交通十分方便,不用开车,坐地铁5号线出雍和宫站E口就是。装饰精美的雍和宫地铁站并没有减缓我的步伐,出了E口,右手边的二环路上车流如织,回头望去,雍和宫的后罩楼就在眼前。往前走了50步不到,左手边墙上“悦真雅院”的大字告诉我:已经到了。






 
    步入悦真雅院,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雅”字,悦真雅院有三座独立且互通的老北京院落构成。从最西侧的55号院进入,一座凉亭映入眼中。凉亭古色古香,四根粗大的原木,一个青瓦的亭顶,一份古朴油然而升;横梁上的手工雕刻和亭四周小巧的石刻,又表露出院子主人的匠人情结;一张圆形的石桌立于亭中,亭内没有单独的坐椅,柱子之中的坐凳与后面的栏杆形成天然的“美人靠”。院落的东北角还有一小片紫藤,东南角则是一座假山,诗情画意盎然院中,想必在此对弈或用餐者不是文人就是贤士。暮春之中坐于亭中,品一壶上好的雨前茶,闻一缕悠扬的琴声,看着古树露出新绿,三两人赋诗行令岂不雅哉乐哉!
 
    在无尽的畅想之中,人已经步入了中院,中院之内又是另外一番景色,院子的顶部被玻璃封闭,院内的古树从预留的空间中伸向天空,太阳的游走,给院中留下迷一样变幻的绿荫。有时无意中抬头一望,你还可能会发现有老猫在玻璃的屋顶上闲庭信步,而脚下的地板也是玻璃的,玻璃下面是一个大大的水池,锦鲤在里面悠闲地游动。头顶上是猫脚下面是鱼,捕食与被捕食动物之间,可能谁都不知道有对方的存在,生活得都是那么的安然自得。居在其间的人则更为惬意,墙外二环路的喧嚣,在这里荡然无存,宽大的院子中只有四五张餐桌,让每位食客都有充分的个人空间。院子中还有古琴桌和茶艺桌,不定期会有艺人在此表演。夏日中坐在鱼池之上,又有绿树遮荫,听着琴、品着茗,宾客们从身到心都是无比清雅。






 
    向东穿过一个小门就进入了东院,四根纤细的胡人戏兽柱立于院中格外引人注目。据院内工作人员解释,那四根石柱时间不知道有多久,它们的历史应该是要早过那座院子。四根石柱顶端,四个姿态不同的胡人,他们头发呈螺旋形向上,双目硕大,眉粗鼻直,双臂呈弓形向下,紧紧抓住下面的走兽,好像正骑在奔跑的走兽之上,又像将走兽制服于地,让人感受到纯纯的汉唐之风。
 
    朋友已在这里等待,我们面对而坐,热情的服务员端上两杯黑枸杞茶。朋友告诉我,这里的黑枸杞可不是大家常见产出宁夏的红枸杞,都是产自青藏高原的野生植株,原花青素超过蓝莓10倍之多,也是最有效的天然抗氧化剂,药用、保健价值远远高于普通红枸杞,被誉为“软黄金”。几颗黑色的枸杞在杯中就犹如黑色的珍珠,经过热水的冲泡,黑枸杞中的花青素分解出来,宛如一缕缕轻烟弥散在水杯之中,让水杯一下子又变成了国画家的水盂,千条墨线从天而降。一杯水让两人的闲聊也充满了诗意。




 
    聊得投机,一会儿就到了黄昏,耳边隐约有悠扬的歌声。朋友敏感地站了起来:“对不起,太阳落山了,有人在召唤祈祷了,你稍等下,我去去就回。”在这寸土寸金之地,老板还为信仰伊斯兰教的教民们提供做祈祷的地方,这种对信仰的重视让人对这位商人刮目相看。不一会儿,朋友回来了,脸上充满了满足与喜悦。“你来点菜吧!”我苦笑到:“清真菜,还是你来吧。”
 
不一样的清真菜
 
    说起清真菜,大多数人的心里就是兰州拉面、羊肉串。有的人走进很纯正的新疆餐厅上来就说,“来碗拉面。”深眼窝、大眼睛的新疆姑娘礼貌地说:“对不起,先生,我们不做拉面。”来客怒了。“你们不是清真饭馆吗?怎么连拉面都没有呀!”说罢拂袖而去,只留下眨着大眼睛又无奈的新疆姑娘。而如果在内地回族聚集区周边生活过的人家,他们的心中会有不同的清真菜谱,北京的松肉、卷果,西安的羊肉泡儿、水盆,河南的烩面,山东的全爆,山西的头脑,云南的牛干巴等等,等等。如果你想计算有多少清真菜品的教堂,肯定是数不过来的,因为清真可以说不是一个单纯的菜系,而是一种生长于各个地区穆斯林们的饮食文化,这是中华文化与伊斯兰文化两大文化水乳交融的产物,也彰显了中华民族和谐包容的美德。没有文化冲突,只有文化融合;没有饮食的歧视,只有尊重饮食习惯。在北京、西安这样的古老大城,你会发现当地的汉族群众已经习惯地把猪肉称为“大肉”,这源于汉族人们知道伊斯兰教以猪是不洁之物,怕说出“猪”字引起穆斯林的反感,而把“猪”字用代表广泛的“大”字来代替,世世代代他们已经把尊重注入了自己的血液之中。在中国不同信仰的人们互相尊重,互为兄弟。老舍先生是满族人,但在他的小说中就有不少与回族群众和谐生活的小故事。有人说回族是一个外来民族,其实我倒不这样认为,当年中东穆斯林们带到中国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血统,而是一种信仰与生活方式。回族就是把中华文化与伊斯兰信仰与生活方式最好结合的有机体。










 
    服务员为我们一人提供了一本菜单,粗粗一看悦真雅院的菜单就会发现,这里的菜品可以说来自于五湖四海,老北京的爆羊肉、四川的辣子鸡、新疆的馕包肉、广东的潮式养生煲类,甚至还有来自东南亚的海鲜炒饭和泰国的国汤冬荫功,这是文化包融性最好的体现,也适合了来自各地的游客需求。
 
养生的概念清真餐
 
    朋友高兴地收回了点菜权:“凉菜就要个虫草花荷兰豆吧,热菜来个‘横菜’,就要黄菇炖牦牛肉排吧。”“咱们嚼得动吗?”我惊诧地说。“菜上来你试试吧。”朋友自信的眼神让我打消疑虑。“这个,你必须得尝尝,“淖淖”,两碗。”我一头的问号,淖淖,难道是婴儿们的抓握动作?也没有多问,等菜上来看看再说吧。“对了,养生位菜看来是不错吧,来两份吧。”朋友继续着,我马上打断了朋友兴致勃勃的点菜进程:“别!鲍鱼、鱼翅的,哪都好,就那个味,大家都知道,还挺贵的。算了,算了!”“那你就不懂了,那有我自己的独家养生‘秘方’。”朋友语气平和地对我会心一笑:“来两份,按我上次的配方,你们经理知道的”,服务员点了点头,“等我们吃完了,再给我们上奶茶。”一听到奶茶这个词,又甜又油的感受让我想起就腻了,朋友已经点了,一会儿就礼貌地喝上两口吧。
 
    朋友是穆斯林,绝不喝酒,所以我们都习惯地叫他“不扣本”(跟他一起吃饭不会因酒驾而被扣驾驶本),所以与他就餐凉菜一般也不会太多。虫草花荷兰豆,金黄的虫草花、绿绿的荷兰豆丝,在三角形的餐盘中非常美观,用筷子夹起放在口中,一股新鲜植物的清香弥散在口腔与鼻腔之中,双齿一合那爽脆的感觉一下传递到了大脑,愉悦之感让人不想被打断。虫草花荷兰豆是两种常用食材,它们的营养与作法大家大多知晓,可组合出的味道如此美妙,还是让我意想不到。


 
    凉菜还没吃完,主菜就上了桌,大块的牛排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但这食欲又让我担心起了自己的血脂,朋友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吃吧,这肉没有事的。这可是吃着中草药、喝着矿泉水长大的青藏牦牛呀,它的肉脂肪含量特别低,热量特别高,还有增加人体免疫力的作用,欧美地区把它称为牛肉之冠,这里的牛肉还是经过伊斯兰教方式进行宰杀的,没有污血,更加卫生。”我夹起嚼了一下,真的非常嫩。朋友注意到了我眼中那一份惊讶的闪烁。“嫩吧,牦牛每天都悠闲地生活在无污染的高原之上,又没有什么高强度的工作,肉当然嫩了。《吕氏春秋》中说‘肉之美者,牦象之’。”“你再尝尝里面的蘑菇,那是青海省祁连县黄草沟所产的野生黄蘑菇,能抗癌,提高免疫力,还可以降低胆固醇,你这老脂肪肝吃这道菜一定是有益无损的。”朋友富含幽默的言语,让我们的就餐氛围更加融洽。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