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专题文章 > 北京人家专题 >

侣松园 长在老北京的记忆里

作者:李磊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7-04-18 10:07:39

    交道口南大街是北京内城风貌保护最完好的区域之一,街两侧保护院落、名人故居、文物保护单位比比皆是。在它西侧的南锣鼓巷更是以丰厚的胡同底蕴成为了北京市的文化地标之一。随着改革开放和新时代北京的发展,在这两条街的周围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了以老北京文化为背景的餐厅、住宿、购物、娱乐等旅游设施,吸引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但如果说那些旅游设施中历史最早、北京文化最悠久的,还要算是连通那两条街的板厂胡同中的侣松园宾馆。这座宾馆就沉浸在这老北京文化的海洋之中,长在老北京的记忆里。






 
身居胡同情未了
 
    侣松园这块地方有着说不完的老北京记忆。它的东边有明清两朝顺天府学(现东城区府学胡同小学),西边是700多年前元大都时期的道路南锣鼓巷,南边有北京最早的综合性国立中医类综合医院北京市中医院,北边中央戏剧学院前身为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曾走出过姜文、陈道明、巩俐、章子怡等知名影星。
 
    侣松园所在的板厂胡同,街道不宽,且并不笔直,也可能就因为这个形状吧,在乾隆年间的北京地图上这里叫做“板肠胡同”,宣统时期才改为“板厂胡同”。要说起这条胡同的知名人士,瞧过电影《火烧圆明园》的观众一定会清晰地记下那解气的一幕:一位将军为了大清国的尊严,在议和大会上暴打英国公使,那位将军就是显赫一时的僧王僧格林沁,侣松园就是在他府邸的一部分上改建而来的。想当年僧王爷在八里桥痛击英法联军,虽最后以失利收场,但当时战场之惨烈让当年的侵略者胆寒,一名法军在他的日记上写到:“如同潮水一样穿着黄马褂的八旗兵,倒下一批就又上来一批……”可惜的是僧王爷没有倒在侵略者的枪炮之下,却殒命于当年剿灭太平天国的成名之地山东,被另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农民起义军捻军所杀。同治皇帝还亲自来到这里为僧王致祭,并设显忠祠(僧格林沁祠)。可惜的是民国之后,僧王后人在蒙古的封地收不上来地租,又有大量族人需要赡养,无奈,只得于1920年把王府分割卖掉。
 
    僧王府的一部分还曾卖给了我国著名的文物专家、清史专家、戏曲研究家朱家溍先生的父辈。朱先生从1934年住到这里,到2003年辞世一直都在这里居住,他还饶有兴趣地在院内选了“八景”,即:太平双瑞(上房阶前两棵太平花)、玉芝呈祥(花下多白菌,即俗称狗尿苔)、壶中天地(葫芦棚)、香雪春风(两棵老丁香)、紫云绕径(甬路两侧植紫色牵牛花)、映日金轮(葵花)、槐窗月色、红杏朝晖。




 
    僧王府的第一部分则在解放之后被政府买下,改作机关宿舍。1980年伴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的大潮,侣松园宾馆正式成立了。它是北京市当时最早的涉外宾馆之一。宾馆得名于宾馆内两株形同伴侣的松树,现在虽松树由于1990年宾馆的改造也不复存在,但“侣松园”这个响亮的名字已成为北京宾馆界响当当的一面招牌。改造后的侣松园建筑风格与文化意境仍保持原有底蕴,现在的侣松园平房与二层楼相间,58间客房,是北京四合院风格宾馆中客房数量最多的一家。
 
宾馆处处雅趣多
 
    从人流如潮的南锣鼓巷,步入板厂胡同的西口,好像进了另一个天地,人少了、音息了,胡同里少了游客,多了居住的身影,耳边的除了让人听起有些含混的老北京话之外,时而还有传来老式28自行车清脆的铃声,你会觉得比起喧闹的锣鼓巷,这里才是真正的老北京。一进胡同口右手边你就可以看见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僧王府的牌子,可惜这里现在条件所限,无法进里面参观。僧王府斜对面的19号院,那里曾是新中国成立之后第一个朝鲜大使馆的所在地。继续往前走过多半个胡同就到了侣松园宾馆,可见当年僧王府的规模。
 
    侣松园大门的格局为广亮大门,虽不如王府大门排场,但也足以显示出宾馆的气派。大门两侧的八字影壁,像大雁的翅膀,聚拢着来自四方的宾朋。一进大门,迎宾的吴师傅就会亲切地过来跟您打招呼。吴师傅是老北京,家一直就住在交道口地区,对周围的环境了如指掌,对老北京的故事如数家珍。虽然吴师傅的英语不够精通,但住店的老外即便是找大堂服务员做翻译也喜欢跟他聊聊。




 
    进入大堂,头顶上的五爪金龙灯池,让这里看上去无比的华丽,每一位客人走到这里都会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板,有如步入了皇家的宫殿。大堂左侧总服务台也与众不同,四四方方一间中式的小屋,像老北京铺面之中的账房一样。这也是老北京的讲究,这样的格局聚财不散财,最适合收纳财物。总服务台后面墙上木刻四扇屏正中侣松园金字匾额为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所题,在灯光的照射下烁烁发光。匾额下面是硕大的“招财进宝”铜钱,铜钱的含义是谁都懂得。








 
    河南洛阳的牡丹、浙江杭州的菊花、云南昆明的山茶、福建漳州的水仙被称作中国四大名花,这些名花都被镌刻在了侣松园大堂与中厅之中的屏风之上,这面屏风既彰显了这里的文化氛围,又将宾馆的内部与街道彻底地隔离开来,使宾馆之中格外安静。中厅是整个宾馆的枢纽,从这里往前可以到达客房,往左可以进入书斋,往右是宾馆中最大的院落。中厅灯池中富丽堂皇的六棱官灯,让这里分外明亮。明亮的大厅中央地面上中式蓝花的地毯,六把分宾主摆放的圈椅让宾客有如来到了王府的会客厅。






 
    中厅左手边是一方书斋,在这寸土寸金的北京城,安排如此大片的读书空间,看得出宾馆的人文情怀。书斋内没有惯常的椅、凳、案、桌,清一色的罗汉床。可能有人会问了坐在床上是否有些不雅?其实它在中式古典卧具中学问很多,罗汉床与榻是用来小憩的,是可以用来待客的。这样一来侣松园的客人就可以在更为轻松、舒展的状态下进行阅读了,也可以约上朋友一起在床中间的小桌上摆上棋盘对弈一局。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