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庆堂 “简单”的老北京生活

作者:刘頔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6-10-24 14:15:49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吉庆堂,那就是“简单”。二只猫、二只龟、三条鱼、四棵树、四位员工、六间房共同组成了这座并不大的四合院。客人在胡同之中,在古迹之间,在小院之内,过着平凡的老北京人的生活。
 
    有人这样说过,随着年龄的增长,距离现在越近的事情越容易遗忘,而越久远的事情却记得越清楚。在喧闹的街道,偶遇许久未见的发小,儿时的生活场景宛若电影般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画面中有那条狭窄的胡同,有聚精会神下棋的老人,有尽情奔跑的孩子,耳畔回响着“豆浆,豆浆”的叫卖声、“您吃了吗?”的问候声,还有“出来啊,一起玩儿啊!”的呼喊声……站在十几层的高楼里俯瞰车水马龙的大街,眼前浮现的却是这些被丢在记忆角落的老北京生活景象。直到遇见吉庆堂,仿佛在繁华都市中找到了曾经最简单最平凡的生活,这里是一个外国人体验老北京生活的地方,亦是一个北京人找寻昔日生活的地方。
 
\

\

\

\

\

\
 
简单中的京味儿文化
 
    清晨,太阳慵懒地爬上枝头,不远处的二环路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而北锣鼓巷同四周的胡同一样,还沉浸在早上安静的氛围中。偶尔有几位佝偻着腰的老人步履蹒跚地从身边走过,或是骑着自行车的人悄然经过,没有行色匆匆,只有安逸平和。穿梭在胡同中,目之所及都是属于老北京的平房建筑,好像所有烦恼都离开了自己,此时什么都没有想,只是静静感受这不一样的早晨。
 
    不知不觉已来到纱络胡同,本以为会如四周的一些胡同般,能找到其名字由来,或者遗留了什么古迹,然而遗憾的是,也许是因为年代久远,有关纱络胡同的一切都已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散,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如今的它就只是一条普通的胡同。
 
\

\

\

\

\

\

\
 
    吉庆堂就坐落在纱络胡同的把口处。与周围灰墙黛瓦的普通民居略有不同,拥有朱红色大门的吉庆堂显得更加考究。虽然现在四合院以红门居多,但在清代一般住家的四合院是只能用黑色的大门的,直到辛亥革命以后,才逐渐有人将门涂成红色,红色大门便再也不是王侯府邸和庙宇的专利了。两扇门上各有一个铁叶子门钹,旁边用小篆书写着“古训是式,善入兴居”。上半句出自先秦著作《诗经》中《大雅·烝民》:“古训是式,威仪是力。”下半句则表达了美好的祝愿,如此古今混搭的诗句,颇有“传承古典文化,适应现代生活”之势。门口摆放着两个门墩儿,这是老北京人对承载门框和院门的门枕石的独有称呼,圆形的鼓面上镌刻着精美的花纹,体现着主人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一般大门都设在四合院的东南角,吉庆堂的大门也不例外,这方向可不
是根据喜好选择的,而是依据中国传统文化中八卦的概念,东南属于“巽”位,是最为吉利的,这看上去并不复杂的四合院,每一个地方都蕴含着深厚的文化,无怪乎将四合院比喻成“老北京文化的载体”。
 
\

\

\

\

\

\
 
    与周围民居相同的是,吉庆堂是那样简单,那样朴实,就连门扇上方的门簪上都没有任何的装饰。按下门铃,一位面带笑容的小姑娘前来开门。进入吉庆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影壁,上面不是常见的花纹砖雕,而是一个“吉”字,既有“吉祥”之意,又代表“吉庆堂”,算是个独一无二的标识了。前面摆着一个鱼缸,三条锦鲤在水中游动,这鱼缸也是老北京四合院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绕过影壁,一个狭小的单进四合院就这样呈现在眼前。此时阳光照射在院中,留下一地斑驳,客人们有的仍在房中休息,有的早早就已经出去玩了,回响在小院中的只有潺潺的流水声和清脆的鸟鸣声。
 
    这院子虽小,“五脏”俱全,传统四合院中的正房、东西厢房、倒座房一样没落下。吉庆堂内有正房三间、东厢房一间和西厢房两间,倒座房作为前台,对客人迎来送往,并提供周到的服务。
 
\

\

\
 
    别看这个四合院简单,简单到连房间的名字都没有用华丽的辞藻修饰,只用了“东厢房”、“西厢房”这样最直接的称呼,可其中包含的学问可不简单。六间房,三间大,三间小,这之中多少遵循了些古代的伦理秩序观念。传统四合院中的布局与家庭成员紧密对应,各座建筑分属于家长、子女、仆佣等不同人员,通过位置、朝向、宽窄、高低体现等级上的差别。它们连接为统一的整体,尊卑有序,显示出很强的伦理观念。北面的正房朝向最好,也最大,一家之主居住于此。厢房东西对称,中国传统是以东为贵,理论上长子住东厢房,其他儿子住西厢房。然而从居住的角度来讲,西厢房面向东方,可以迎接朝阳,东厢房朝西,面对的是夕阳,住起来不如西厢房舒服。不过这也因人而异了,也许有人更欣赏落日的余晖呢。说起来,整个四合院中最冬暖夏凉的非北房莫属了,为此还流传下了一句谚语:“有钱不住东南房,冬不暖来夏不凉。”若是院子里住着的是一家人,房屋分配按照长幼次序,也许能更深刻地理解中国人的那些“老礼儿”,能更深切地体会到四合院格局中的学问。
 
    吉庆堂六间房的装潢相差不多,家具大多是木制的,柜子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有代表富贵的牡丹,还有给予祝福的蝙蝠。墙上挂着水墨丹青。屋顶上悬挂的灯似是灯笼造型,流畅的柱形发出柔和的黄色光芒,上面绘着简洁的花纹,并书有“福禄寿禧”四个字。曾经唯有在书中和影视剧中出现的场景就这样真实地呈现在面前,时间仿佛也随着眼前之景而倒流,好像穿越到古代,住着那时的屋子,过着那时的生活。这狭小又简单的四合院为何能做到如此细致又讲究呢?在前台的书架上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前台所处的位置是四合院中的倒座房,旧时是为家中的教书先生以及留宿的客人准备的。就是在那里摆放着一本名为《北京四合院》的书,上面较为详尽地介绍了关于北京四合院的一切,无论是老板还是员工想必都已仔细研读过,如今闲暇时光再拿来翻翻,自然把北京四合院研究得较为透彻了。
 
    地面上京韵浓厚,地下也别有洞天。从倒座房东侧的小门内的楼梯走下去,便见到了这“埋藏宝藏的地方”。这好似一个客厅,矗立的书架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不同类别的书籍,适合不同人群阅读,一一看去,总会有一款适合自己。旁边的柜子中放有陶瓷的茶杯、着中式服装的人偶、精致的剪纸,每一件都具有民俗风情,细细端详,有的还是珍藏多年的老物件儿呢。墙上挂着几幅中国山水画,一架古筝架在房间一隅,即使它是那样安静,却仿佛看到了高山流水,不知行家见到会不会技痒,忍不住和一曲《春江花月夜》呢?一台液晶电视在传统元素中间,没有突兀之感,它们和谐地搭配在一起,在这样的地下客厅里读书、休息会是另一种体验。
 
宁静中的勃勃生机
 
    吉庆堂四合院宁静却不寂静。忽然听到“喵喵”的叫声,一只小黑猫悠闲地在院中踱步,这也是吉庆堂的成员之一,据说这里还有一只小灰猫,但它是个旅行者,不喜欢宅在家中,所以总是见不到它。老北京人爱猫古来有之,猫的文化已经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除了在语言上,还在小吃中,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猫耳朵”了。胡同、四合院中如果没有猫总感觉少了点什么,现在就是到故宫、北海这些皇家园林中去,也还能看见它们的身影,有的甚至已成为皇家宫殿的“吉祥物”。胡同中的小巷里、房顶上总能寻觅到它们的影踪,此时小灰也不知在哪条胡同中溜达呢。地上有两只乌龟在阳光中慢慢爬行,它们总是不经意间出现在脚边,因此走路要格外小心,害怕一不留神就踩到这与麒麟、龙、凤并称为“四灵”的“灵兽”。两只龟两只猫就这样和谐地生活在院中,共同守护着古老的四合院。一回头的功夫,一只乌龟已经开始向台阶挑战,一步步地爬向正房门口,虽然掉下来几回,可凭借着自己百折不挠的毅力,终于到达目的地,悠闲地晒着太阳,小黑袖手旁观了一会儿,也走过去趴下,享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