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北京风采 >

北京之冬

作者: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1-03 15:20:07

  刚刚过去的秋天,银杏叶一扇一扇的灿黄,从西山的岩脚一路澎湃到京城街头,在深秋陡然迸绽出铺天盖地的华美。几场萧壮的北风过后,万木摇落,仿如所有的缋饰和喧嚷忽然遁去,天地旷落,万象袒呈,惟余简炼、深刻、沉静、萧疏的意韵。
 
  北京是一个四季分明的城市,不同于春天的明媚鲜妍,不同于盛夏的丰腴炽烈,也有别于秋天的澄阔绚烂,冬天,有着迥异于其他任何一个季节的大气雄朗与神秘蕴藉。


 
  是帝都浑莽的北方明长城的苍凛与磅礴,是故宫紫禁城雪后的静谧与渊穆;是景山、颐和园皇家园林的瑰丽与优雅,是什刹海冰床子滑撵的笑嫣与欢嬉;是胡同四合院的安逸自在,是千年古寺里的慢净远尘;是博物馆美术馆书店里的暖馨怡心,是地坛厂甸八大处春节庙会的万民同乐目不暇接;是水汽氤氲的泡温泉的滋润惬意,是自由奔放的滑雪的矫健驰翔;是印在蓝天的古树虬枝的如铁剪影,是垂在酥冰水岸的柳条的疏笔速写;是冬阳格窗下烹雪煮茶的斯文风雅,是阖家围坐时涮羊肉的热腾酣畅。
 
  冬日水瘦山寒,大地缄默无语,苍凉萧索中透着几分哲意。它沉稳而从容,像大自然收起所有的外观示现,将生命的底力深深藏起,不着痕迹而又静水深流地酝酿,成长,积蓄。


 
  此时,山色冻得有些紫黯,湖波隐隐泛出灰绿,郊野坡陀的林木衰草们也似涂上了一层悦目的赭黄,极像是宋元古画里的模样。天或是阴郁的灰白,更多的是响脆脆的深蓝。这时,茁烈阳光下,枯张的树影海藻般参差游弋满地。而一场忽然而至的大雪过后,依偎在燕山太行山余脉臂弯里的都城,则完全覆盖在松厚的白雪之下,这时的北京,美得几乎令人失语。
 
  随后,冬在不知不觉中,暗里韶光度。你看,腊梅蜷缩透明的黄骨朵儿站上了枝头,鲜红色的忍冬果在雪后的墙角玲珑生艳,甚至窗台上清水瓶里的白菜根儿,也袅袅挺出了葱心绿的蕊芽。春天在望了。


 
  郁达夫在《北平的四季》里这样感慨:北平的冬天,冷虽则比南方要冷得多,但是北方生活的伟大幽闲,也只有在冬季,使人感受得最彻底。
 
  他曾于大雪时晴的傍晚,和几位朋友,跨上跛驴,出西直门上骆驼庄去过过一夜。北平郊外的一片大雪地,无数枯树林,以及西山隐隐现现的不少白峰头,和时时吹来的几阵雪样的西北风,所给与人的印象,实在是深刻,伟大,神秘到了不可以言语来形容。


 
  是的,经历过北京的冬天,曾被这里的凛风酷寒加持过,曾在白雪飘飘的紫禁城雕梁画栋间伫立凝望过,在雪天的老北京胡同溜达过,这样的况味是温暖深邃而又耐人咀嚼的。
 
  致敬北京的冬天。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