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北京风采 >

京城西北环游四城

作者:高文瑞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5-15 10:56:24

  一次偶然的机会去昌平流村,了解村里的历史文化。流村是个大村,古时分出南北两个,解放后成乡,再后来,与附近老峪沟、高崖口三个乡合在一起,成为流村镇,周边与延庆、门头沟、河北怀来相望。
 
  前些年镇域内修起环形公路,足有百里,可以说是一条旅游线,能看到京西北自然风光,还有诸多人文景观。再向西不远,还有怀来县的镇边城、横岭村等古村古城。走过几遭,自认为是个很好的路线,对于爱好者来说,可以参考选择。如果对照此文,会增加很多人文色彩,省去导游讲解或找人了解村情的时间。






 
  白羊城走长峪城
 
  自流村镇出发,域内有庆王坟。这是清代王爷,乾隆帝十七子永璘,还有其后代葬于此地,为墓葬群。永璘与嘉庆帝为一母所生。嘉庆帝对他感情笃深,封为庆郡王,并将和珅府邸赐予永璘。和珅人们熟知,贪财巨额,有“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说法。乾隆年间和珅在北京的什刹海地区修建豪华宅第,后来被称为恭王府。嘉庆四年(1799年),和珅因罪赐死,这座宅第便为永璘居住。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永璘病重,嘉庆帝亲临探视并加封为亲王。随即永璘去世,享年55岁,谥号僖,葬于流村。庆僖亲王永璘墓背靠五峰山,坐西向东,地面建筑虽无,而当年的气势还在,周旁松柏森然。前面有遗存的单孔汉白玉石桥,碑楼外表破旧,还能想得出当日的隆重。
 
  向西北前行不远是白羊沟,景区就在路边,沟口有昌平11路白羊沟东口站。白羊沟植被茂盛,山清水秀,溪水长流,潭水清澈,景色秀美。景区遍布奇花异草、奇峰怪石,保持着众多的自然景观,“好事者”为它们起了名字:小华山、青龙潭、窜水峡、罗汉峰、浴仙台、烈女崖、龟龙窥月等,看上去还形象。溪水于脚下流过,跳跃于卵石之间;抬头仰望,满目绿树,山峰巨石变化出形状,或能自得其名,野趣浓郁。






 
  白羊沟上游是白羊口,自元代就是重要关口。明代建起城堡,《四镇三关志》载:“白羊口城一座,景泰元年建”。白羊城面积巨大,光绪《昌平州志》载:“城跨南北两山,高二丈五尺,周七百六十一丈余,有东西二门。”两侧山上能看到城墙,两座城门附近也能找到砖石的遗迹。
 
  再前行,有王家园水库,因有了水,便有了灵气,与周围的群山构成优美的图画。水库边有画家写生。仔细观山,果有独特之处,不似太行山的壁立挺拔,不同青藏高原的雄奇险峻,形态有古典山水的韵味,山体纹路也如自然皴出的笔法,国画天成。后来曾与不少画家说起过独特景致。




 
  进入山区后,在这一带,竟还存有燕古长城遗址。昌平区古代属燕国,此段长城始建于战国末期,绵延几十里长,时间久远,荒废多年,自然坍塌严重,城台敌楼烽火台等也为一堆瓦砾。有兴趣的游客不防可以顺路一去,体会古老的沧桑。
 
  印象深的还是长峪。小山村,最靠昌平西北,长城在山上蜿蜒,当年的边关。村西山坡上,有一座小城,依山势而建,仅一东门,上无门楼,长着荒草,支有铁架,挂着高音喇叭,位置高,此处播音,全村能听到。令人震撼的是,如此小的城堡,竟建有瓮城,半圆形,不大,门朝南开。城墙古旧,未曾维修,墙体已有几处开裂,岌岌可危。
 
  相隔几年,再去长峪城。城墙经过修葺,结实坚固,少了沧桑,古建筑的修复不易。进得城内,并无过多变化,一街宽阔,两侧为民居,显出古朴。主街两侧没有门脸,全是后山墙。墙上抹着黄土,刷着白灰,多有脱落,露出石材。顺着大街西行,很快上了山坡。村西头是座山,没有城墙与城门,在这里可以看清形制,原来城堡背靠山而建,借助山势,仅在坡下修起一道东城墙,简单,却浑然天成。山坡上种着各种庄稼,也有人在这里盖起住房,点缀在田地之间。




 
  民居依坡而建,构成不同格局的院落。墙上有标语,“头可断,血可流,毛主席的……”一看便知年代。有的字上写字,加上多年雨水冲刷,已不能辨出内容。城堡内有菩萨庙,经过维修,整齐了许多。山门很像门楼,门扉虚掩。寺庙不大,并无配殿,大殿三楹,殿门锁住,不得进入。殿里供奉着观世音菩萨,村民逢年过节,或是遇到难事,多来此祈福,期盼平安。
 
  这次来前,做了功课。长峪城最初指的不是此城。光绪《昌平州志》载:长峪城“旧名上长峪,城高一丈八尺,周三百五十余丈,南北二门。明正德十五年建。城南有小城,曰长峪新城。”原来反复两次,看的都是新城。当地人传说,最初村民住在旧城,后来村内发水,特大山洪冲毁房屋,也冲坏了城墙。一部分村民在新城的位置重建家园。于是朝廷决定,又在村西南这块高地上建起一座城。长峪新城建于何年,是否还有军事防御纵深功能,没有明确记载。既然称新,建造一定晚于旧城,应在明正德十五年(1520年)以后。判断得到证实,清代的《畿辅通志》上说:“后又筑小城于其西,曰新城,设守备驻守,今改把总。”现今长峪城是旧城与新城的合称。一个村子存有两座城堡,成为此地特点。






 
  自新城向北,果见城门。旧城建在两山间,“上跨两山,下据西山之冲,周一里。”城墙基石块头大,层数也多,石质略好。城堡不大,只设南北二门,有了完整的规模。现今只有维修过的北门和一段城墙。城门用砖起券,其他均为石砌。城门前也有瓮城,不知是否按旧制,面积比新城还小。看来瓮城不在大小,建造都有实战功能。
 
  踩着石块,自瓮城登上城墙。墙上平整,可以来回踱步。城堡建在两山间,东侧还设有两座水门。古时进京要道,若在当年,城堡与对面山上长城连为一体,形成关口,谁人能轻易通过?选在这里建城,古人也有深思考量。站在城墙上,观看整个村子,房舍连成一片,超出城堡范围,已分不出城里城外,也难以分出旧城新城。此地为山区,民居建材多用石头,房顶却是青瓦。一片青色之中,偶有红瓦相间。这是新型建材。村民生活有了提高,居住条件在改变。城墙下有一人家,用红砖盖起了新宅,虽然与当地的旧民居不和谐,却能感受到生活水平发生着变化。






 
  这种感觉一进村就有了。那张巨大的导游示意图是最好的说明。图上标着村里景点位置,还有文字点拨。村里已经意识到古人留下文物的价值,发展旅游,富裕山村。村里人在自家开起餐馆,把当年山里的吃食和现代人的口味结合,做出风味菜品,摆满一桌,特色鲜明。走在街上,能看到老旧的房子,建造并不讲究,偶有较好的门楼。墙上有“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红笔书写;有“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墨笔写成。这些已经成为历史的痕迹,不再擦抹。
 
  城堡有不少寺庙,禛王庙、关帝庙、镇潭龙庙等,影响最大的还是永兴寺。寺庙处于新旧城堡之间,算作村里的中心,高台之上,平敞开阔,很远就看到了。山门前那棵古槐高大,极为醒目,数百年高龄,依然生机盎然。永兴寺始建于明朝,历史悠久。庙宇格局完整,有山门,有过堂殿,有三间正殿,左右有配殿。寺内有钟楼,悬挂了几百年的铁钟,声音悦耳,能传到周边村子。近年来,村里人有了旅游意识,自己出资,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对前殿、后殿、钟鼓楼、东西配殿及耳房等进行了维修,历时两年,恢复了历史原貌。寺为道庙合一,前殿是十八罗汉殿,后殿是娘娘殿。






 
  寺内西配殿是一座戏楼,令人意外。城堡不都有戏楼,有了也建在寺旁,或大街开阔处,甚至建在城门外。寺内戏楼,实属少见,据考证,北京地区只有两座,这是之一。戏楼硬山单檐,三面围墙,台口敞开。有戏楼城堡多无曲目,而长峪城保留着,村里称社戏。表演的曲目由老一辈口口相传。戏种源于河北梆子,经过数百年的演变,与几种戏曲相揉,近似河北梆子,又搀有山西梆子的腔调,形成长峪城村特有的唱腔,村民称之为山梆子。演员不是专业,都是本村村民,而装扮行头,样样不缺;生旦净末丑,一应俱全;唱念做打,有板有眼。剧团二三十人,有老年人,也有年轻人。曲目也是老百姓喜闻乐见,耳熟能详,有《辕门斩子》《四郎探母》《下河东》《王宝钏》等20多出。
 
  在这里看社戏,另种感受。不仅本村,附近村民也闻讯赶来,成群结队,早早来到戏台下占位。卖小吃的、卖杂货的也蜂拥而至,叫卖声不绝。孩子们围着戏台嬉笑打闹,还有好奇的不时撩开后台帷幔,偷看演员化妆。锣鼓点儿响起,台下渐渐安静,昏暗的灯光下,演员妆扮浓艳,咿呀登场。几位年过六旬的老人,穿戴近10公斤重的行头,依然身手敏捷,声音洪亮。遥想当年,驻守城堡的官兵能看上一场社戏,那种享受,不比现代人在剧院看大戏差。




 
  在明代,长峪城与白羊城同为边关,是古时军事要地,护卫京都的重要关隘。不仅守城堡,还要负责7个隘口。《四镇三关志》载,有“轿子顶、银洞梁、分水岭、镜儿谷、窟隆山、沙岭儿、茶芽驼”,都是这一带关口险要,同时还有“边城一十五里,嘉靖三十四年建,四十四年修。附墙台一座。空心敌台二十三座,隆庆三年至万历元年节次建”,军事意义逐渐显现。
 
  特殊的位置,使这里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不知征战了多少朝代。有传说,在北宋年间,杨六郎与草寇王百万曾在此地交战,至今长峪城仍留有杨六郎屯兵的六郎城遗址、看狗台、狗影石壁等古迹。村里老人也能讲上几段杨家将的故事。不仅长峪城,周边一带也多有杨六郎的故事。镇域内,不远处的西峰山,杨六郎用长矛一戳一摇,打出了一口井,土帮土底,口大底小中间细,所以传出“天下十三井,就数西峰山井最有名”之说。杨家将在河北山西一带与契丹兵打仗,出入此地,也就不乏杨六郎的各种传说。
 
  古老之地,古人多有争战,那些城堡遗迹便为历史文化,应该存留在现代人的记忆中。




 
  横岭之中有古城
 
  自长峪城向西北而行,太行山脉,崇山峻岭。有山横亘,故名横岭。明代视为边关,在此建起城堡,之后成村,当地人自称横岭村,字无变化,读音有别,与强横之横同音。如何自然地理现象,改为厉害彪悍的读音,横从何来,不得其解,也就极感兴趣。
 
  虽紧邻京城昌平,却已是河北怀来境内,田地里种着庄稼。顺乡间小路一拐,看到了一段城墙,并列开有二门,这就已感奇特。石块为墙,砖砌门券,相比之下,城门低矮。现今只一门走人,另个无用,堆放着烧火用的玉米杆等杂物。自城门进村,正好有村民出入,上前探问。原来此为城堡南门,城在两山之间,山上若发大水,城中会有洪水流沙,所以在此建起两道水门。




 
  村里觉出不同。大街宽阔,笔直通向北端,两侧的房子也盖得整齐,有石材,也有砖砌,还有着很好的门脸,上面的砖雕也讲究,有门楼、门当、门墩儿,与长峪城堡比,显出富裕。墙上写有标语,白灰底色,暗红色字体,“农业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实行科学种田”等;还有的上书“毛主席语录”,下面的标语字上写字,不好分辨,从个别的字迹,约略能体会出那个年代的内容。
 
  一家门脸引人注目,方门蹲儿,上雕狮子,门楼高大平阔,形式特殊,有着民国时期建筑的感觉。正在品味,大门打开,走出一位中年人,很是热情,让我们进去参观。最先映入眼帘的是迎面的影壁,图案有人物、松鹤鹿,砖雕极为精致,两侧还有雕出的对联:“福禄寿三星共照,天地人一体同类”。横批:“天官赐福”。内容不仅祝福,还有了思想哲理,与一般的吉祥话不同。为何保存得这么好?主人说:文革时要砸,后来被糊上黄土泥而幸存,而门蹲上的狮子却已砸坏了。再问起房子的历史。主人很兴奋,滔滔不绝,这里曾住过八路军的一位高级军官,网上能够查到。说得真切,没去核实。不过这里地势重要,兵家必争,古人如此,现代人也不例外。国民党部队与日本鬼子曾在此打过仗,称南口阻击战。八路军也在这里打过仗。




 
  院子敞亮,正面五间大北房。窗子木棂,屋门也是旧物,整块木板,保存着旧时的样子,至今仍能起居使用,原汁原味。我们赞叹着这所大院,当年应算豪宅了。有品位的还是那门口的影壁。主人说:有人想花几万元买走,没卖。我赞同:几万元当然不能答应。看着是破砖烂瓦,放在一起就是艺术,再想复制也是不可能。主人说:还是想卖,连整个院子。看来城堡的旅游没发展到那步,人们想的还是富在眼前。
 
  南北大街很长,几百米才能到村北。这里是村里最开阔处,有古戏台,现在修葺一新,石基座还是旧物,保持了原有的格局。戏台前是关帝庙。庙门一侧立有“横岭抗战纪念碑”,旁边的碑文记述了那段抗战历史。关帝庙门紧闭,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大殿三楹。这里是村民集中休闲之地,不少老人聚此聊天、晒太阳。村民说,这里当年有一口井,18丈深。戏台后面有大礼堂,那种外形一看便知是上世纪50年代所建,几十年过去,现在看来也是文物级了。




 
  村北存有北城门,也经过维修。城门下是过了錾的石材,上用砖砌。城门上有楼,两边没有城墙的连接,远处……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