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北京风采 >

庆陵 一个月的皇帝永久的家

作者:杨乃运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4-23 10:14:36

  墓主:明光宗朱常洛和皇后郭氏、王氏、刘氏。朱常洛,明神宗的长子,明代第14位皇帝,但只做了一个月,是明代享国最短的皇帝,死时39岁,死于明史中著名的“红丸案”。他爹恰恰相反,在明代,是享国最久的皇帝,48年哦。朱常洛挺不幸的,上太子位本来就不顺,好不容易当太子了,还常遭父皇的爱妃算计。当太子时间从万历十年到万历四十八年,能留下条命是万幸,可登极一月,命还是没保住。历史扑朔迷离,是是非非真真假假谁能说清?




 
  小说家和剧作家们盯上了朱常洛,与他有关的电影、电视连续剧有《半妖乳娘》《白发魔女传》《大太监与小木匠》《锦衣卫》《皇上二大爷》《明宫谜案》《大明嫔妃》等等。一个月的皇帝怎么引出了这么多故事?他的出身太低微了,万历皇帝一时兴起,把母亲的一个宫女给那个了,这叫临幸,于是就有了他。可万历皇帝又死不认账,因留下了证据,皇太后求孙心切,死盯着,他才坐实了皇子位。太子位却岌岌可危,万历皇帝的宠妃总想要他的命,历史奇案谜案迭出,三大奇案的首案是梃击案,那时朱常洛已被立为太子。一名三十多岁男子手执枣木棍打进太子府,被缚后供出是郑贵妃手下的太监指使,郑贵妃向皇上哭诉,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郑贵妃生下儿子,觊图夺嫡,欲立自己的儿子朱常洵为太子,则自己为后,不仅让万历皇帝签下合同还在道庙中立下誓言。亲爹后妈合伙算计你,还能有好日子过吗?国本之争风起云涌,四位内阁首辅十多位部级干部被逼退,涉案中央地方官员三百多位,一百多位官员被罢官解职发配充军。朱常洛没有父爱,生母幽宫中哭瞎了眼睛,抑郁而死。朱常洛好不容易当上皇帝了,郑贵妃还没放过他,本是身体虚弱应当进补,郑贵妃却指使人制大泻的红丸,让他一夜狂泻三四十次。郑贵妃主演的宫斗戏波澜壮阔。万历皇帝的爱情满奇葩的,光宗朱常洛的嫔妃中也有兴风作浪者,因此明末的奇案并非就有定案,朱常洛是否死于红丸案就有争议,争议不休就是谜案。




 
  庆陵在献陵的旁边,而且离公路很近,它的陵园门是按损毁后的现状保存的,那是开在陵园红墙中央的一个大豁口,豁口被铁栅栏封住,栅门紧锁,豁口两侧有残墙,墙砖和墙泥都裸露着,松动的模样一目了然。脚下是月台,栅门内有柱础。从栅门望进去,能望到阔大的殿基和殿基后的凹凸殿墙。岁月的影子紧紧贴附在废墟上。有窥古癖的我们禁不住有些激动,恨不能一脚踩进远逝的岁月里去,岁月却一副漠然的神态。在它的漠然中庆陵陵园内的建筑变成了废墟。它是庆陵的冷面杀手吗?
 
  叫不来开门的管理员,我们有些失望了。树生说,咱们绕到后边去吧。后面还能有什么吗?沿墙向左走,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了令人鼓舞的情景,一条石板砌就的排水沟从墙的边角伸出来,笔直笔直的一直伸进公路边的草丛中。而拐过墙角,一条虽不很宽,但显得足够深的大排水沟紧贴着墙边的土路一直向里铺展,沟壁陡直,两畔贴壁参差不齐地长着两排古树,粗干大多怪异,浓荫森森地遮蔽出一派幽秘来,更为幽秘的是平整的沟底,它像能走车。




 
  我们走上沟边的土道,就已走进了历史的时空。红墙到了尽头,沟也拐了弯,墙不再遮蔽视线时,一座汉白玉的巨大石拱桥闯进了眼帘,桥上汉白玉护栏错落出优美的弧线,桥的里端直对着的不是红墙,而是一座保存得比较完好的门楼。我们真有点受宠若惊,老天会对我们如此厚爱?
 
  桥是经整修过的,桥面多是旧石,栏杆则是新多旧少。站在桥上,两侧古树护持的深沟愈显深邃,桥北茂林深处则隐隐显出一座重檐明楼的伟姿来。我们有点弄不清楚庆陵的始点在哪里,哪儿才是它的正门或者说第一道门。按理说,石拱桥后才是正门,可这石拱桥却是在一座方院和明楼之间。只有深入下去才能搞明白。我们决定向明楼方向走。没走几步,却被滞后的同伴叫回。庆陵管理员过来了,他为我们打开了门楼的门,那门和前边一样是铁栅栏门,只不过是量身定做的,比前面的铁栅门小得多。从栅门能清楚地看到对着门的一扇大殿残墙。门和殿墙之间的空间很窄,绕过残墙,走到大殿正面,就是在大栅门外面目触到的宏阔殿基了。殿基上的野草和柱础一样高,圆圆的柱础行是行列是列,密度很大,细辨之下发现了以大改小的痕迹。原本是面阔7间的大殿,被改成5间了,7间殿的外柱础与左右残墙齐。把殿改小是乾隆爷当政时干的事,民间传说中有刘墉弹劾乾隆盗十三陵楠木,让乾隆爷带罪微服南巡事。其实史料中刘墉没有那么干净,乾隆也没有那么“小人”,他下旨大修了明十三陵,对明十三陵的保护是立过功的,以大改小,拆东墙补西墙,从残留的柱础上看属千真万确,这最多只能说是君臣共谋。


 
  大殿前的御路石雕,雕的是龙凤云纹和江崖。这个细节不注意会忽略掉。此后我们看的几座帝陵都没有龙凤,只有云纹和江崖。还有一个细节,明帝陵内的石雕图案和江南的民间官宅、富户的石雕相比,简约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这是我细细地看了几处江南官宅之后才感觉到的。先时很不理解,细琢磨,并不是皇家务廉求朴,地位高到……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