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北京风采 >

古都北京,春风弹拨起的色彩之弦

作者:杨乃运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4-09 13:36:01

  色彩是视觉上的,也是听觉上的。古都北京,春天和秋天一样是色彩最丰繁的季节。北京春天的色彩是稚嫩的充满朝气的富丽和鲜艳,盎然勃发的生机中既可看到又能听到一种让人激动让人沉醉的旋律,色彩就是琴弦,由春风来弹奏。色彩是有音响有律动的,乐音和曲调皆在色彩中,凝定在深沉时光中的古老也带着朝气震颤。迷醉在色彩的北京春之声中是一种享受,是一种幸福。






 
  那烟柳与花丛中的北京古曲
 
  竟然是出于一次偶然的发现。
 
  是我误打误撞地闯入了春的世界,还是春娇纵地闯入了我的视界?
 
  去北海公园。我是为看看北海公园的牌坊去的。牌坊作为一种古典建筑形式,在北京的皇家园林里,有着突出的表现,它的丰富性观赏性超出想象,北海的牌坊就是这样,有些牌坊我竟然还没有看到过,有些牌坊看到了却从未注意过它们的诸多细节,听人说起如何如何的与众不同,如何如何的美只有瞠目结舌的份儿。
 
  那天我是从东门儿进北海公园的。东门外还如以往一样的热闹,市井的经典繁华在那条叫陟山门街的老巷里展演。我常到这儿来买点心,老北京的排叉、饹馇、糖耳朵、萨其玛、艾窝窝之类的是这儿的点心铺里的畅销品,市民和外地游客都喜欢。




 
  进了北海东门,迎门是石桥,是牌坊,是琼华岛。桥下的水是环岛湖水,也就是古称太液池的一部分,但东面的湖面窄,这里湖的形貌像条河,颇具河的味道。桥北侧“河”岸是耀眼的金黄和翠绿鹅黄,那是连翘和烟柳的颜色。柳如烟才称为烟柳吧,那烟柳的嫩草色和明翠的绿色成品字形向纵深展开,远处的烟柳一抹如带,那是湖北岸,隔着相当的距离,在画面中只是远景,却生动得不可漠视,近岸的柳丝柳冠拂摇出的柳色舒朗而清新,为连翘耀眼的黄做着陪衬。那黄成团成簇也成片,黄得骄傲黄得张扬也黄得喧闹,仿佛能听到它们的声音,如自在无忧的少女合唱团的吟唱。以往我总分不清连翘和迎春,曾问过园林界的一个技术员才知道迎春是迎春,连翘是连翘,它们虽都是在春天开花,簇生的小花朵看上去也差不多,先叶而开花,但迎春的枝条细而长,大多拱形下垂,纷披而下。它开得早,不畏严寒也不择风土,适应性强,见雪中盛开着秀巧明丽的迎春花不是稀罕事儿。连翘花开的时间与迎春差不多,但稍晚些,花瓣比迎春的大些还宽些,且比迎春的瓣少,每朵它是四枚迎春是六枚。小枝比迎春的色深,迎春为绿色它为浅褐色,而且形状也不一样,它是圆形,迎春是四棱形。迎春是只开花不结果的,它则结果实。分得清分不清对旅游者来说我觉得并不重要,重要的那嫩黄色的喧闹,它延续着嫩黄色的美艳,大刷特刷嫩黄在大自然在人世间的存在感。这嫩黄挺鼓荡心潮的,鼓荡到会从心里飞出快乐的小鸟。似河般的这段儿太液池的西岸上,嫩黄的连翘为乾隆立的琼岛春阴碑做护卫,这护卫太浪漫也太招摇,引得半山上的红柱邀山亭探身下望,红与黄有了空间与色彩上的呼应,山上的酣古堂、盘岚精舍、扇面房之类也都躁动起来,东北几步远的漪晴楼和临楼的红墙保持淡定,一树探出墙头的白色玉兰却不甘寂寞,它以雪色争宠,琼花如山。没见过花开得那么茂密的玉兰,初时我以为是梨花、杏花,走近了细辨花瓣才认定为玉兰。它想独自唱一出春天的大戏?它身后的古墙朱红赫赫,却不语,只想与玉兰默默相伴。






 
  我在北海公园未做过多的停留,只上得半月城智珠殿然后沿岛上东侧山道走到永安桥再绕回到东门。智珠殿处的几座小牌坊,立柱的红、琉璃瓦的金都刷新了视觉,但印象更深刻的还是烟柳托举的白塔,柔柔的翠黄和那雄刚之气的灰白,是多么让人动心的色彩组合!团团白云飘浮在白塔侧,白云后是瓦蓝的天,纯净中溢漾着旷远,犹如古老的长调。隔岸凭借春之烟柳仰望白塔,竟望出在北海公园从未有过的新感觉。
 
  我是要就近去景山公园看看的,刻意,而且执着。北海公园的春这么美,那景山公园呢?那可是地道的皇家后花园。




 
  围景山绕了一圈。景山公园植物的春之色彩比北海丰富多了,景山南的傍山植物、花园植物大多叫不上名字,我认得连翘花、玉兰花,而觉得是樱花的那种花并不敢确认,高茂蓬张却是形相同或相近的两种花色,褐红和粉白,粉白的是梨花是杏花还是樱花的另一品种?无花的彩叶树彩色灌木众多,还有彩色的草木植物;白皮松、古柏、枝干绽出嫩色的幼树也在色彩的植物大军中一展风采,浓浓淡淡深深浅浅,或浑厚或清浅,这简直就是色彩的交响诗。白玉兰是小号手,连翘是萨克斯,簇围着彩衣的景山、古老的万春亭演奏。重檐绿瓦的万春亭是这部色彩交响诗的总指挥还是独唱歌手?它坐落在景山鸟瞰古今春色的位置,那可是北京城内最高山的山顶上哦!
 
  有了北海公园、景山公园的经历和感受,我决定紧紧抓住春色在市中心来一次踏青之旅。市中心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什刹海和什刹海周边。徒步,一天时间,走了恭王府、银锭观山桥、广化寺、宋庆龄故居、德胜门桥,古街、老巷、王府、寺庙都有了。一天走下来很累,也只是走了什刹海地区很小的一部分,心情却始终愉悦,因为收获满满。我觉得这几处地方、这条环什刹海线对古都之春来说有一定的代表性,古都历史建筑、历史街区、历史文化的春之色彩都有了。




 
  什刹海的春海之色真是与众季不同啊!槐树杨树依然是干枯枝裸,柳却翠出了一片新天地。水随柳而翠,漾动着翠色的波纹,翠绸似地衬着船坞上的勾连在一起的红色摇橹客船。湖翠、柳翠并不一样,大红的摇橹船在浓淡两样的翠色中飞扬着炽火的热烈与激情。前海烤肉季一线无柳,烤肉季楼、庆云楼、鼓楼、钟楼之色便撒着欢地在水中奔放,与护海的汉白玉栏杆一起把海水搅成模糊的杂色,泼彩晕染的多色色块的天然写意画由此诞生,汉白玉护栏的白色水影则像倒映的音乐喷泉。后海望海楼一线,在海北岸看望海楼,它像耸立在探进海里的半岛上,柳和白色护栏望柱是它的护卫队;从后海南岸看望海楼,它则是枯黄色横云中浮起的仙阁,芦苇沙州的况味在市中心的海际呼唤出遥远的野性,眯缝下眼,望海楼就成了海市蜃楼。没有花什么事,花在恭王府中也是不多的几株几片花树上才有,但这丝毫不影响恭王府色彩的丰繁,恭王府的建筑色彩够丰富了,春的阳光和风滤去了空气中的杂尘,使所有色彩如水洗过般焕然一新。宋庆龄故居也曾是王府,是王府的西花园,花不多,夏时才盛,湖柳唱着春景的主角,让湖水、假山石、长廊、高亭更见风釆。柔性的翠柳显出了宽厚的一面,像慈母,尽所能烘托着子女们出彩。在这里能读到纳兰公子的咏春词《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这是伤春。《秋千索·渌水亭春望》:“垆边唤酒双鬟亚,春已到、卖花帘下。一道香尘碎绿蘋,看白袷、亲调马。烟丝宛宛愁萦挂,剩几笔、晚晴图画。半枕芙蕖压浪眠,教费尽、莺儿话。”柳入画词中,还是伤感。《海棠春》:“落红片片浑如雾,不教更觅桃源路。香径晚风寒,月在花飞处。蔷薇影暗空凝伫,任碧飐轻衫萦住。”纳兰性德生长的地方、今日的宋庆龄故居确有西府海棠,正值花期,紫粉色在绿叶托举中满枝满枝地绽放。不过与柳比,它太单寡了。




 
  北京的春柳
 
  柳不仅在宋庆龄故居,在什刹海,它在整个北京城的春情春景中所占的分量都很重。
 
  古人云“春江水暖鸭先知。”在北京,人们往往是从土地和小草上从柳枝上感知春天的。




 
  天可能依然很冷,有时雪还在下着,这雪未必就小,一夜间照样给房屋戴上雪帽,给枯干的树枝压上雪绺,给路面给原野铺上雪被雪毯,但这雪却融得快,太阳一出,积雪迅速化成水,而且在向阳的坡地上你还惊奇地发现已有小草冒头了,它们不是几株几片,而是一地一坡。地是暖的,顽固的雪冷天气并不干它的事,它悄然不觉地已随季节走出了寒冬,蕴育出新的生命。柳枝变黄了,长出了嫩嫩的叶芽,芽稍稍长成势,就给柳一身翠色,那翠色看上去是能掐出水儿的,它更贴近于黄,草黄,草黄的柳叶芽,不管是在水边随着长长的垂柳丝在风中拂摇,还是在田间在庭院里随着杨柳枝向上蹿拱,都是柳在一生中最好的颜色,那翠黄里仿佛让人能看到初生婴儿的笑靥,能听到孩子醉心的笑声。很多人,甚至绝大多数人认为北京游春最主要的是寻花赏花,但我总觉得北京初春最有魅力的还是柳,尤其是堤柳。北京的水多,河堤湖堤多,几乎是凡堤必柳。柳易栽易活,生长得快,是春天最普遍的观赏树种,枝条秀美,婀娜多姿,还有欣欣向荣之感。人们也视它为吉祥树,能栽的地方都栽。北京赏柳的地方甚多,永定河畔的柳是清乾隆皇帝下旨栽的,定下栽柳的标准,而且要求保证它的成活率。颐和园西堤遍植柳树,现存的19棵乾隆时代的古柳见证着乾隆对柳的偏爱,这柳里有他抹不去的江南情结。他在扬州下榻的行宫紧挨着瘦西湖,阳春三月的瘦西湖柳色极为漂亮。扬州是隋炀帝的天堂,隋炀帝倡植柳树,并赐柳杨性,柳才有了杨柳之称。千古帝王是否都爱柳不得而知,至少隋炀帝和乾隆帝两位是。西堤仿江南,颐和园后湖的苏州街仿江南,也是密柳垂岸的。北京颐和园外还有条苏州街,街在乾隆时代是完胜的江南景,河道两岸柳色依依,虽今已变成了旱街,但御河岸畔柳景依旧。御河连着紫竹院。御河也叫玉河,玉河在紫竹院段叫长河,今天长河的岸柳中你照样可以看到腰身粗粗的古柳,见证着宠柳帝王的新新柳色时代。明代的《帝京景物略》一书,有高梁桥一节,写的是明代长河畔的踏青活动。说“水自玉泉来,三十里至桥下,荇尾靡波,鱼头接流。夹岸高柳,丝丝到水。绿树绀宇,酒旗亭台,广亩小池,荫爽交匝。岁清明,桃柳当候,岸草遍矣。都人踏青高梁桥,舆者则褰,骑者则驰,蹇驱徒步,既有挈携,至则棚席幕青,毡地藉草,骄妓勤优,和剧争巧。”活动内容极为丰富,扒竿的,翻筋斗的,说唱的,变戏法的,骑马耍技射弹的,放烟火的,热闹非常。踏青者日达万人,簇地三四里。这三四里绝对到了现在的紫竹院了。这片地能成明代的踏青胜地,是因为河,也是因为柳。有诗曰:“弱柳晴无烟,空翠开清潭。长堤三十里,波影随行骖。”“湾堤春暖柳丝齐,莺撒柔声马撒蹄。几道艳光红紫过,落花香被绣裙携。”






 
  故宫的筒子河、北海公园湖岸、北京玉渊谭、龙谭湖,永定河森林公园、大运河森林公园、惠通河沿途诸景点,都是观柳踏青的好地方。
 
  北京的春花
 
  地暖时拱土而出的小草野菜芽被称为“春眼”。能看到春眼的时候还是早春吧,阳历往往已进3月,蛰伏着的一些小虫虫们也开始萌动了。喜欢旅游的人更是按耐不住了,春情萌发,春心荡漾,要与早春来一场浪漫的约会。看到小草呲芽时,用不了几天,随着柳芽的绽放,迎春花便开了。迎春花盛时,白玉兰、紫玉兰也都相继开了,素寒了一冬的北京城,撩人的花色给灰灰的古城墙、红红的宫墙、古老的房舍、庭院、街心花园点染新姿,增涂新……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