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纵情山水 >

沙漠水乡拉力坤

作者:权鹏飞  编辑:权鹏飞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6-05-27 17:16:17

   出和田地区墨玉县城西行20余公里,沿着弯弯曲曲的乡间小道继续向绿洲尽头走,不远处就传来稻香和青草的混合香味,在一大片碧海连天的水域边,一座高大的橘黄色的维吾尔了望塔(其实是观景台)突兀立在我们面前。啊,墨玉县最著名的拉力坤湿地到了。
 
    据陪同我的墨玉县旅游局办公室文主任介绍:拉力坤湿地位于和田墨玉县境内,系喀拉喀什河老河道下游的绿洲与荒漠交错地带。它北接雅瓦乡,南至315国道北部冲积洪积扇边缘,西与皮墨垦区相连,东达乌尔其乡,湿地面积10651公顷,是南疆地区绿洲与荒漠过渡地带湿地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典型代表。
 
    拉力坤是一大片天然湿地。主要由湖泊、芦苇、红柳和草滩组成。湿地主要的水源来自喀拉喀什河(俗称:墨玉河,是出产和田玉的第二条河流),喀拉喀什河向下游分流的洪水,在拉力坤形成一块块大大小小的水面,中间间以芦苇沼泽,景色十分优美。湿地另一个水源来自地下泉水的补充,由于拉力坤湿地地势低洼,大量泉水出露地面形成泉水溢出带,成为拉力坤湿地和湿地植被得以存活的重要水源补给。
 
\
 
    拉力坤湿地动植物物种组成极其丰富多样,且极具极高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价值。在拉力坤湿地,鸟类比较多,有红嘴鸥、凤头百灵、黑翅长脚鹬、红骨顶、白骨顶、灰斑鸠、棕斑鸠、麻雀、普通翠鸟、小嘴乌鸦和渔鸥等。据野外调查及查阅相关文献资料,拉力坤国家湿地及周边地区共分布有兽类25种,鸟类96种,两栖类1种,爬行类19种,鱼类6种。需要加以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有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黑鹳、黑颈鹤2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塔里木兔、大天鹅、蓑羽鹤、鸢、苍鹰、雀鹰、红隼等15种。
 
    拉力坤历来被称为“郁金香的湖泊”。但我巡视拉力坤好几遍,一株郁金香都没有找到。考察拉力坤之后,我才知道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边缘,还有这么一颗罕见的蓝宝石,和田秋日晴好的天气,湛蓝的天幕倒映在拉力坤湖面,两块明净的蓝夹着些类似肉色的沙漠,中间点缀绿色的芦苇和水草,远远望去,天地整个像是一个巨型的蓝色大汉堡,又像是一个海底世界。也许当地人看到拉力坤湖泊在天空的映衬下,整体就像一大片盛开的蓝色的郁金香花园,所以才起了这么个名字。蓝色郁金香,花语是:永恒的爱情,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之意。如此看来,处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里的墨玉人还是很懂得浪漫的嘛。
 
    观景台是整个拉力坤湿地最明显、也是最高的建筑,高15米,呈圆柱体形状建造,分上下两层,右边设计有楼梯上下相通,楼梯两边的扶手采用和田维吾尔特有的雕花螺旋木材做成。观景台全部用南疆的白杨木材建成,采用南疆著名的和田木顶建构模式搭建,乍一看,观景台俨然是一座塔克拉玛干沙漠边上的白杨宫殿,又像是一座绿洲湿地的了望塔,更像是一位拉力坤的忠诚卫士。白杨木全部被涂上橘红色的油漆,近看醒目温馨,远观蔚为壮观。我仔细参观了楼上楼下,一楼是封闭式餐厅,里面铺满红色地毯,餐桌是和田惯用的木质矮茶几,随墙体圆圆地摆放了一圈,每个小桌上放了一瓶花,看起来好像回到家的感觉。二楼则是开放式设计,视野非常开阔,可以360度环形观景,是名副其实的湿地观景台。这里既可观景又可休息,因为周边都铺有维吾尔柔软的缎面褥子,你如玩累了,随时可以免费“席褥而眠”,而且时间不限。
 
\
 
    登上颇有维吾尔建筑特点的观景台,眼前的拉力坤美景尽收眼底。偌大的拉力坤三面环水,水域的尽头是浩瀚无垠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背面是和田最大的墨玉绿洲,拉力坤正是沙漠与墨玉绿洲的缓冲带。低头俯瞰,一群野鸭子正悠闲地在水中游泳嬉戏,一只鱼鹰正耀武扬威地从我们的头顶疾速飞过,略带鱼腥味的秋风很调皮地从我们的鼻子不怀好意地划过,不断刺激和诱惑着我们的肠胃和感官,不断挑战人对沙漠烤鱼向往的极限。
 
    野草淡淡泛黄和周边农人西瓜的叫卖声毫不客气地提醒我们这里的秋天已经到了,秋季的拉力坤处处散发着成熟味道和收获的喜悦。
 
    拉力坤水域的中央莫名其妙地出现一条路,似画,似梦,又似江南水乡。恍惚间,但见两辆轿车一前一后像幽灵般向水域深处行进,我才确信这确实是一条天然的土路。车与路都在明晃晃的湖泊中慢慢移动,犹如车在镜中行,镜在湖中漂。
 
    拉力坤湖里的芦苇生长得异常茂盛,造型奇特且富有诗意。用“铺天盖地”来形容连片芦苇的长势一点也不夸张。有些芦苇长得很壮硕,一根根造型各异地立出水面,倒影出优美的弧线或不规则的线。这些芦苇千奇百怪,有的像几何图形,有的像热带海鱼,有的像象形字,反正远看近看都像是一幅难以看懂的写意画。岸边的红柳长得比人还要高。那些红红的、火火的、粉粉的柳花,像是生命的赞礼,又像是激情的绽放,它们简直就是拉力坤活力和妩媚的代言人。
 
\
 
    一只不知名的水鸟在前面的小路上“霸道”地拦路不走,我们只好在水中央的土路上停下来耐心等待,什么时候能让道,全看这只水鸟的心情了。
 
    快看!我从同伴的手势看过去,只见四只鱼鹰整齐地列队成一排,站在水边遥望昆仑——行注目礼?向山神祈祷?或是寻找离家的小鸟?或是思念远方的情侣?我慢慢且偷偷地举起相机,它们一点也不害怕——也许压根就没发现我——仍然痴痴眺望着天边的祥云,我激动地不失时机地连按快门,留下一幅幅珍贵的图片。哎,这是一群喜欢多愁善感、伤春悲秋的痴情鸟。
 
    拉力坤湿地接近墨玉绿洲的一面是一大片茂盛的草滩,正值秋日,草滩的草已经显出几分哀愁,完全不像春日时野花遍野,处处生机盎然的气象。有趣的是:偌大的草场平展展的,广阔无垠,根本看不到一棵树,可就在停车场与草滩连接的边上突然冒出一棵挺拔的秃树,秃树竟然“一丝不挂”地裸站着,犯了错罚站的学生?拉力坤的铁血卫士?还是要向不远处的沙漠示威?抑或不知好歹地要与昆仑较劲?
 
    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棵胡杨树。胡杨树是新疆最著名的树种,号称“三个一千年”,即: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这棵胡杨树想必当初并不寂寞,那时它也许有白杨树、柳树、沙枣树、梧桐树以及许多花草与它为伴、相生相随,但是谁又能想到它的那些伙伴后来因身体虚弱或者先天性营养不良,不能适应沙漠边的劲风和草滩浓烈的碱性腐蚀,一个个都先后撒手人寰了,只留下这棵勇敢的胡杨树在坚守,再后来,恶劣的气候和漫长的岁月无情地剥夺了它的生命,但这棵英雄树最后仍雄霸草滩,傲立苍穹,这是何等的伟大和壮烈,这就是可贵的“胡杨精神”。
 
    正巧,一只鱼鹰从高空稳稳地落在这棵胡杨树上,长时间不走,我举手赶它,它只稍稍挪动了身子,转身背朝我,丝毫没有走的意思。也许,这里才是它温馨的家园,它的后代在此繁衍生息,茁壮成长,对于我这个不速之客,它肯定讨厌得不得了。我还是知趣点——闪!
 
    穿过拉力坤水中央的土路,我们径直来到了一块圆形的小岛,岛上原来是个鱼庄。这里有养鱼的、打鱼的,做烤鱼的,一切都与鱼有关。同来的朋友不等车完全停稳,打开车门,直奔鱼庄,不一会就抓着一块金灿灿的烤鱼出来,边吃边喊我快来品尝。我尝了一口,真香哪!完全与城市酒店里卖的鱼味道不一样,这里的鱼都是天然野鱼,味道鲜美而纯正,而且周边除了沙漠就是农田林带,没有任何工业污染,难怪这里的鱼声名远扬呢。
 
\           \
 
    小岛的周边下满了渔网,秋日晴好天气里,渔网静静地浸泡在湖水里纹丝不动,偶有动静,那肯定是有鱼想“跳龙门”,怎么会那么容易跳出呢。网里的鱼大小不一,人不动鱼也懒得动,人一收网,鱼吓得极速且奋力地到处躲藏,拼命挣扎,撞网击水,搅起无数涟漪和小浪花,霎时,水里随之立即翻出一股股浓烈的鱼腥味。
 
    人刚离去,水面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渔网、木桩静静地立在水里,只露出水面半截宣示自己的存在。这时,一只小喜鹊从外面回来,轻快地落在渔网上,吃惊且生气地来回检查网里的东西,好像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盗窃事件之后,主人回来查看家里都有什么物什失盗!我们分明就是那不光彩的偷鱼的“贼娃子”。
 
    正沿着岸边转悠,远处的水草丛里划出一条小船,夕阳给船上的打鱼人披上了一身橘黄色的衣裳,不一会,岸上上来两个汉子,一个是维吾尔族,一个是汉族。我们聊了一阵,原来他们每天都在拉力坤湖里打鱼,因为每天都有和田和本地的人来这里吃鱼,不打鱼不够吃。维吾尔汉子双手举着两条鱼说:别看这两条鱼小,但它们都是吃草长大的,味道鲜得很,男人吃了,力量。女人吃了,漂亮。男人和女人同时吃了,较量!一席话说得我们哈哈大笑起来。
 
    落日的余晖分外壮美。
    此刻,天空出现了淡淡的晚霞,落日在霞光和浮尘中变得有些像没擦干净的月亮,橘黄的落日迷蒙地挂在天幕上,正一点一点地往下沉。水面像是平铺了一层薄雾,朦胧而温情地倒映着秋阳的影子,这时的秋阳最没轮廓和样子了,好端端的一轮圆圆的柔柔的太阳,在水里却像摔碎了的镜子,残阳如血,碎片在水里微微地荡漾着,激起几许水墨般的优雅情调。
 
    几只调皮的水鸟不时从霞光中飞过,像春节探家刚下火车的孩子直扑家门,又像上古神话传说里的“夸父追日”。
 
    日头,坠落西天。天幕,沉沉拉上。鱼儿,一动不动。鸟儿,早已归巢。观景台上约会的情侣,相拥离去。我们,也该回了。回家路上,脚下软乎乎的水乡小路不时窜出几只野兔来助兴,高大茂密的灌木林里不断回荡着鸟妈妈和孩子们吃团圆饭的欢声笑语,一对对情侣在摩托车的颠簸中忘情地紧抱生贴,水塘边三三两两的垂钓者正在收钩数鱼,远处的小渔船正缓缓从芦苇丛里荡来,周边农人的房顶上已经炊烟袅袅,几处鱼庄传出的香味和酒令惹得人欲罢不能……
 
    说也怪,还没喝酒,我的脑海中不停地涌出一段古人醉归时的词句——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