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区域合作 >

莫力达瓦 契丹遗风

作者:侯朝阳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9-01-11 17:45:51

  莫力达瓦是达斡尔语,意为“骑马才能翻越的山”,它拥有“内蒙古东大门”之称,是全国唯一的达斡尔族自治旗。 莫旗绝对是个神奇的地方,素有中国曲棍球之乡、萨满文化之乡、歌舞之乡的称号,当地人是契丹的后裔……这里不仅有远离喧嚣的绝世美景,更有雄奇厚重的历史文化。






 
  一路风光一路惊喜
 
  第一次去莫力达瓦自治旗,是在金秋时节,成熟的庄稼在黑土地上披着金甲,黄灿灿一片。车如舟,滑行于东北平原一望无际的金色海洋中。前方路标提示:左转——莫力达瓦达斡尔民族园。我心里顿时激动起来:终于到了!
 
  莫力达瓦自治旗归属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是全国唯一的达斡尔族自治旗。莫旗位于大兴安岭东麓中段、嫩江西岸。我抵达的时候已是红霞满天,眼前的一切都在夕阳余晖中熠熠发光。我伫立在嫩江边,新奇的目光掠过舒缓流淌的江面,漫过一望无际的沃野良田,美妙而悠远的感觉在心头慢慢升起……
 
  说到呼伦贝尔,许多人想当然地认为这里遍地是草原。而莫旗展现给我的,绝非草原的模样,这里森林遍布,丘陵起伏,天蓝云白,似一幅风景壮丽的油画。耕地蔓延山坡上,坡顶的橡树林就像一块块红色的地毯。
 
  同行的老知青也是一位摄影家,对拍摄大画幅很有经验,他的一个诀窍就是寻找制高点。






 
  我们在当地人的带领下,乘着越野车一路狂奔,冲上村庄附近最高的山顶,一派美景豁然展现在眼前:河流蜿蜒在金色的草原上,村庄傍水而居,整齐的草房远远看去就像小小的积木,河湾的草地上一群群牛马星星点点,云影飘过,大地忽明忽暗……
 
  莫旗有着“大豆之乡”“歌舞之乡”等别称。由于适逢丰收季节,路边无际的大豆地里到处可见人们忙碌的身影。联合收割机隆隆作业,掀起团团烟尘,在阳光的映衬下丰收的气氛被渲染得更加浓烈。一堆堆收割的大豆秆排列得很有韵律,就像小花布一样具有图案美……
 
  一直带着我们东奔西跑的司机是个热心人,不仅和我们相处融洽,甚至学会了我的口头禅。一天中午,他一边驾车一边大喊:“逆光羊!停车!”是的,正午的阳光给丛林下的羊群勾勒上一圈圈金边,它们安静地卧在主人身旁,牧羊人则靠着树枝享受着阳光下的小憩,这样的画面总会拨动我那根最柔软的心弦。
 
  “昆米勒”,这种被达斡尔人民视为救命菜的柳蒿芽,长相特别普通,若不注意很容易与羊胡子草混淆。细嫩的叶子,柔弱的茎身,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随意到原野上走一趟,几对北归的燕子衔泥的空档,一顿清香淡苦的柳蒿芽菜汤便有了着落。翠绿翠绿的汤喝下去,滑嫩中带着淡淡的苦味,涤荡着现代人油腻的肠胃,让人顿感一身的清爽。






 
  每一年,莫旗的腾克镇都会举办“昆米勒”节。幸运的是,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这个节日。那天,达斡尔族村民身着民族服装,载歌载舞,而曲棍球、摔跤比赛等活动,更是让整个会场热闹非凡。
 
  “昆米勒”节当天,阴云密布,还不时下点小雨。午后,我蜷缩在老乡家暖暖的炕上,享受着几天来少有的疏懒。傍晚,主人端来新鲜的野菜和味美清新的柳蒿芽汤,还有香喷喷的手抓羊肉。原以为天气会一直阴下去,于是放心地吃着饭喝着小酒,可正在醉意朦胧时,我猛一抬头,发现窗外的砖房通红通红的,不禁大喊一声:“晚霞!”于是抓起相机和三脚架就冲出了屋外。
 
  我下意识地往水库边跑,穿过泥泞的黑土地,深一脚浅一脚,还不时地停下来拍几张,生怕错过了这难得的霞光。天慢慢暗下来,晚霞铺满天边,颜色由金黄色慢慢变成橘红色、红色、玫瑰红,这迷人的景致让我恨不得放下相机就这样静静感受……
 
  此刻,平静的水面倒映着变幻莫测的天空,忽而彩云飞散,忽而阳光穿过云层金光四射。捕鱼的小船悠悠荡荡地从远处划来,船桨点破了如镜的水面,留下长长的浪痕,一首模仿划桨音律的古琴曲《欸乃》,在我心中飘荡起来……




 
  冰钓节与曲棍球
 
  第二次去莫旗是在隆冬时节。我一直不敢在寒冷的冬天去北方,因为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让人望而却步。但这回是当地政府邀请摄影家去参加冰钓节,于是我鼓足勇气开始了临行前的置办,买了羽绒衣裤、绒帽、棉靴、棉手套,还有热帖,打扮起来很有点《林海雪原》里“小常宝”的味道。
 
  达斡尔冰钓活动历史悠久,为了开发旅游,当地政府举办了冰钓节,在尼尔基水库的冰面上盖起了冰砖小屋,中间凿了大大的冰洞,吸引了来自各地的钓鱼爱好者。他们在冰上凿了几个冰窟窿,穿上渔网和鱼线就开始钓鱼,钓上来的有鲶鱼、草鱼、鲤鱼等。冰钓节上,还有达斡尔村民等载歌载舞。男人们结实的身影、模仿打猎的舞姿,不禁让人想起当年骑着高马的达斡尔族祖先的英姿。
 
  顶着让人睁不开眼的白毛风,我们深入一个个小村庄,虽然没有雪乡的景色那么具有童话世界般的甜美,但是朴实的雪屋、羊圈、牛栏、袅袅升起的炊烟……这一切都给人亲切的感觉。当我们钻进树林中时,同伴突然发现一只白色狐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野生狐狸,屏住呼吸跪在雪地里,悄悄地按动快门。狐狸似乎在村子边转习惯了,一点都不怕人,一个快步就从我身边窜了过去,惊得我一动不敢动,同伴却手疾眼快地抓拍到了我和狐狸在一起的画面,真是难得!
 
  莫旗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不同,他们的童年是在草原上度过的,牛、羊、狗就是他们最好的玩伴。记得路上碰见一个跟着母亲放牛的小女孩,她独自在一旁抱着出生几个月的小狗和狗妈妈,在草地上嬉戏打闹,他们假装厮咬争斗,看得我惊心动魄,小女孩却开怀自得。在她的情绪感染下,我干脆也趴在草地上,“啪啪啪”地拍个不停。


 
  在尼尔基镇的西博荣村,家家户户的牛每天都会到河对岸吃草,朝出暮归。孩子则经常跟着父母在河这边迎接吃完草的牛回家。一天,我们特意赶在牛儿回来前,在河边等着拍摄牛过河的壮观场面。只见上百头牛蹚着水花迎面而来,倏然就到了身边,让我来不及换镜头。随后,牛儿就跟着主人回家了,逆光下的金色树木衬托着他们的身影,构成了一幅优美的田园牧归图。
 
  在莫旗,我拍摄最多的孩子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她家有达斡尔族传统的“介”字形草房。一开始小女孩有点认生,但当我和她聊了几句,加上巧克力的功劳,渐渐就熟络起来。她还为我唱了一首富有浓郁民族风的“扎恩达勒”(民歌),曲调绵长而高亢,听得人如痴如醉:百年前定居在有水的地方,稷子米饭鲫鱼汤,是我们古老的食粮,草原上奔跑着牛羊……
 
  有趣的是,达斡尔族人还和曲棍球有着不解之缘,莫旗更是中国曲棍球之乡。我国有关曲棍球运动的记载,早在唐代就有了,当时叫 “步打球”。到了宋、辽之际,曲棍球运动开始在北方游牧民族契丹人中盛行,此时的曲棍球运动与现代的更为形似,《辽史》中则称之为“击鞠”。
 
  随着历史的变迁,此项运动后来在其他各民族中逐渐消失,唯有在达斡尔族中保留下来,并在民间广为流传。达斡尔族人称这一古老的传统体育运动为“贝阔”,打贝阔是达斡尔族男子必须具有的本领。每当春播歇晌,达斡尔族人便就地取材,用木棍将一个马粪蛋当作曲棍球拨来拨去。每逢重大节日,民间的贝阔比赛更是热火朝天,各个达斡尔族的“莫昆”(部落)都要选派曲棍球高手进行比赛。所以,便有了“一支达斡尔半支国家队“的说法。
 
  曲棍球也与达斡尔族人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过去姑娘们出嫁时要带上一根精美的球棍,以示对心上人的赞美和期望。2006年,达斡尔族传统曲棍球竞技运动,被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崇拜雄鹰的民族
 
  据考证,达斡尔族是契丹贵族的后裔。后来,因躲避战乱而迁居至此,一直繁衍壮大。目前,全国达斡尔族总人口大约为13万人,是中国三个少数民族自治旗之一。
 
  世代狩猎的达斡尔人,从16世纪开始了一边狩猎,一边进行农耕。达斡尔人拥有自己的民族语言,但是没有……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