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区域合作 >

重叠在唐蕃古道

作者:文/陈力朴 图/更尕次成 圈廷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9-06 14:42:58

  京城街道旁的古槐枝头,在闷蒸如桑拿的盛夏里,爆满了密匝匝绿莹莹的槐花。绿蝶似的槐花不时撒落在柏油路和人行道上,形成小碎花布般的一匹秀色。
 
  北京西站候车室,赶乘Z151次北京西直达西宁新空调特快列车的乘客已经排起了挤挤挨挨的长龙,短袖T恤的前胸后背隐隐泛出了刚刚赶路时的汗迹。Z151车次从北京西到西宁总共有12站,总里程为2092千米,经过石家庄、西安、宝鸡、天水、甘谷、陇西、定西、兰州、海石湾、平安驿,抵达西宁,海拔也从 50 米渐渐攀升到 2264 米。而后从西宁到玉树,沿千年唐蕃古道,翻越高山草原、高寒草甸,越过海拔4824米的巴颜喀拉山,融入浩瀚动人的高原深处。






 
  火车晚点半个小时,第二天下午2:45抵达西宁。一出站,明亮的阳光和湛蓝的天空便传达出西北特有的爽朗感觉,20几摄氏度的气温在阴凉里很是舒爽惬意。登上不远处早已等候的“京玉号”旅行考察团1号车,车子穿过西宁市区,沿西湟公路转214国道,流线般地向150千米外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驶去。
 
  从西宁到共和
 
  西行33千米时路过一个叫扎麻隆的村庄。传说这里有座女娲抟土造人、炼石补天累倒后幻化成一只美丽凤凰降落的圣山,即是九天玄女的诞生地、今天扎麻隆凤凰山。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神话中的昆仑山是万祖之山,古人更称其为中华“龙脉之祖”。在昆仑神话中,盘古大帝与太元玉女结合,在青海天峻关角石室生下西王母和玄龙大帝,后来西王母和玄龙生下太阳神炎帝。女娲天神转化的九天玄女,与玄龙大帝生下了黄帝元神身。扎麻隆可谓是华夏族的发源地,据说汉代时这里有一座九天玄女庙,后来被焚毁。
 
  车子经湟源县折向南行,沿214国道,与多年前的唐蕃古道重叠。






 
  青藏高原自古关山阻隔,唐蕃古道是唐代以来中原内地去往青海、西藏乃至尼泊尔、印度等国的必经之路。它起自陕西西安(即长安),途经甘肃、青海,至西藏拉萨(即逻些),全长3000余千米。整个古道横贯中国西部,跨越举世闻名的世界屋脊,连通我国西南的友好邻邦,故亦有丝绸南路之称。公元641年,文成公主远嫁吐蕃王松赞干布走的就是这条大道,她将大量中原文化,包括手工制艺和天文历算等知识带入西藏,带来了汉藏文化的大交融、大繁荣。
 
  车窗渐渐开启了宽银幕大片。近处连绵起伏的青山,山顶飘浮着雪白的云朵。小片小片的油菜花在山脚飞来一抹艳黄,令人眼前一亮。随着云朵的增多,远处山峦柔缓起伏的线条,被青海长云投下深深浅浅的暗影。明处的黄绿,暗处的深绿,甚至更暗处的黛蓝,层层叠叠,与那些低垂的云幕构成水墨巨画般的影像,衬着蓝天背景,震撼而迷人。
 
  路旁草原上出现稀稀拉拉的简易建筑,乳黄色的墙体,房顶镶一圈绛红色的砖饰,透出几许藏式风味。车子接连经过著名的日月山和倒淌河,车窗外一掠而过的河水宽浅浑黄,可能因为曾下雨的缘故。17:30分,穿过一宇绛红底金色汉藏文字“海南”二字的牌楼,车子进入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境内。休整,住宿,明天继续行程。






 
  向晚的香巴拉广场(住宿附近)人头攒动,歌舞声喧,摊位密集,颇具市井乐趣。这边厢,小面包车掀开后盖,摆出一溜儿爆米花球、膨化米果;那边厢,小拖车索性放下遮挡,沙瓤大西瓜刚刚切开,色质诱人;成盘成盘的鲜摘向日葵、黄澄澄的鲜玉米,以及各种内地常见的时鲜瓜果,当地特有的炒蚕豆、炒豌豆、老酸奶、厚馕饼,还有一挂挂卖衣衫裙裤的,林林总总,熙攘热闹而具风俗感。
 
  共玉公路,窗外铺开万顷画卷

  第二天一早,离开共和,沿共玉高速,向玉树进发。
 
  这条路正好与千年唐蕃古道重叠。
 
  昔日靠牦牛运输,由西宁到玉树运3吨货物需要150头牦牛、行程50天,而且要用羊皮筏子渡通天河,曾被当代驴友们称为“一条在地图上消失的进藏线”的唐蕃古道,去年8月1日,作为首条穿越青藏高原多年冻土区的高速公路、通往玉树地区的“生命线”公路通道,共和至玉树高速公路通车运营。 这条“中国最美高速公路”,与214国道及京藏高速平行并进,时而分开,局部重合。






 
  远处是缓缓起伏的黛色山峦,山峦与道路之间是一马平川的广袤草原。间或的简陋房舍,黄琉璃瓦攒尖顶的寺庙,鲜艳的五色经幡,及不时冲入视野的彩河般的金黄油菜田和棋盘状的青稞麦田。车子进入宽广无边的塔拉草原。塔拉的汉译是“高原上的平原”。过去赶着牦牛骡马去拉萨的岁月,塔拉草原被称为“死亡地带”,因为没有水,塔拉草原成为无数穿越客的梦魇。据说清康熙末年以前,这里曾是蒙古族的地盘。因为它太平坦、太辽阔了,有人甚至发挥想象,调侃这里是“外星人航空器起飞的地方”。以每小时70千米的速度,穿越塔拉草原需要一小时。
 
  阳光从左侧后打来,一半是逆光,一半是顺光,构成了两岸各自精彩的风景。或黄白相间、或黑白相间、或纯然黑色的牦牛,成群地在不远处吃草闲耍。高高的披碱草窜出深紫的穗苗,在路边随风轻摆。天是青的,草是青的,连远山都是青黛色的。青海,真是青的。






 
  黑脸羊、牦牛渐渐多了,白色尖顶或蓝色平顶的蒙古包三三两两嵌在山脚草地,贴着地皮的蓝紫色美女樱、乳黄色的马先蒿成片交杂绽放,伴着一条灰蓝色宛转奔流的浅河。路过温泉镇,这里曾是部队运输的……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