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区域合作 >

从拉萨上珠峰

作者:高文瑞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7-09 16:09:47

  珠峰世界屋脊,拉萨雪域圣城,旅游把这两个世界人民都向往的旅游胜地连在了一起。拉萨作为西藏自治区最大的游客中转站,把一批又一批来自全国及世界各地的游客送上世界屋脊,让旅客在雪域高原上得到了经历的丰富与心灵升华。


 
  体验拉萨
 
  去拉萨有多种选择,可乘汽车,坐火车,走青藏公路、川藏公路、新藏公路、青藏铁路,尤其青藏铁路的开通,极为便利,东起青海西宁,西至拉萨,全长1956公里,世界海拔最高、线路最长,沿途一路美景,吸引了无数游客,令人欣赏无限,美不胜收。
 
  十多年前不敢想的事竟能实现,自然感慨铁路的修通,再追忆,更感叹修建公路的艰辛。至今记得当年那首《歌唱二郎山》的曲调:“二呀二郎山,高呀高万丈”。山有多高,当时并不知道,只是在脑海的平面竖立起一座大山,仰头也看不到顶。高原之上,群峰之中,人拉肩扛,高原反应自不必说,“要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坚定信念的背后,付出的艰苦与牺牲,定然书写不尽。那时常说的话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就是如今“两路”精神的写照,体现了不畏艰难险阻的革命英雄主义。




 
  而我认识拉萨是在飞机上。脑海里还在闪现着喜玛拉雅山,冰雪覆盖,群峰连绵,陡峭险峻。广播里传来:飞机就要降落了。隔着舷窗,已看到了成行的绿树,这里也有杨树,只是叶片要小。河水清澈宽阔,那是拉萨河,城市的母亲河。飞机下降没有穿过云层,意念中还没有过多的准备,很快就着陆了。想来,这里毕竟海拔3600多米,肯定比平原快多了。
 
  小心翼翼下了舷梯,不敢快走,尽量在适应着高原。贡嘎机场的气温不是那样冷,也绝对不热,清爽宜人,空气格外洁净,透明度极高,看这里的景物好像撩去了层层薄纱,远山近物,一切看得那么真切。一架架飞机,排列整齐,仿佛列队的礼兵,欢迎着远方的来客。天上还有待降的飞机在盘旋,机场起降不是那样紧凑,却也停泊着空中客车等大型飞机,甚至有国外飞机的标志。拉萨联结着各地,联结着世界。


 
  照片中看过拉萨,很有魅力。风光秀丽、历史悠久、风俗民情独特、宗教色彩浓厚,知道它是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中心,是藏传佛教圣地,是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先后荣获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欧洲游客最喜爱的旅游城市、中国十大活力休闲城市等诸多称号,因此,一直是心中梦想的地方。来前做了些功课。拉萨是晴朗天气,降雨稀少,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气候宜人的好地方。全年日照时间在3000小时以上,有人誉称“日光城”。置身街头,虽不是盛夏,阳光照在脸上,还是有些刺眼。看到有人戴着墨镜,暗忖着还是准备不足,另一想,可以充分享受阳光呵。
 
  拉萨的商业街繁华,也有特色,国内相融,中外相汇:有传统的百货商场,也有现代的购物中心,备有各种高档商品。橱窗张贴着外国男女模特,做着西式服装的广告。当然最喜欢逛的还是民族特色商店,各种民族手工艺品、色彩斑斓的地毯、冬虫夏草的虫草行、藏红花等藏药,应有尽有。




 
  还有一些特色店,不买也要看上一看,唐卡便是其一,线条复杂、色彩丰富、带着浓郁宗教特色的卷轴绘画,多表现藏传佛教的主题。绘制的颜料,取自矿物及植物,真材实料,所以历经千年,依然色泽鲜明。当然各种金行、饰品店也很吸引眼球:珍珠、玛瑙、各种玉器、金银制品,琳琅满目,脖子上戴的、手腕上配的、耳朵上挂的、腰上插的,让人爱不释手。
 
  各式餐饮都有,能满足多民族口味,哪怕是外国人,也能吃到汤姆大叔美式快餐、西餐烤肉,还有咖啡店可去休闲。而我最想品尝的还是当地食品。酥油茶、糌粑是拉萨藏餐的主要代表。酥油茶是用酥油、砖茶和食盐混合在一起做成,口感独特,据说可以缓解高原反应。糌粑是将青稞炒面与酥油茶,用手指在碗里搅拌按捏,和在一起后再吃,方法独特。这在街上遍布的藏餐厅就能吃到。餐桌上一定要品青稞酒,酒质清冽甘爽,与京城的二锅头相似,纯粮食,不上头,度数不高,后劲不小。
 
  商业街的色彩丰富,布满红黄绿蓝,冷暖搭配。路口处有喷泉,不断喷着水花。街上连接起彩灯,如同彩虹,夜晚看去,更为漂亮。街道两旁种着绿树,美化环境。人们穿着各种服装,多是司空见惯的,也有西装,不同的是还能看到非常漂亮的藏装。中午或下午时分,能够看到穿着校服的小学生。




 
  值得一看的是环绕拉萨市区的环城路,全长74.61公里,道路中共有7个隧道,27座桥梁,跨越青藏铁路,使雪域“圣城”形成3小时城市快速环线交通圈,可极大缓解市区交通压力,成为国内海拔最高的环城路。环城路逢山开洞,遇水架桥,西并318国道,北通109国道,成为拉萨的一道风景线。
 
  拉萨不仅是现代化的都市,还有许多古迹遗址,最富盛名的当然是布达拉宫与罗布林卡。如同到了北京,最先要看的就是故宫与颐和园,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罗布林卡位于拉萨西郊,始建于18世纪,是西藏人造园林中规模最大、风景最佳的、古迹最多的园林。
 
  夏宫罗布林卡
 
  “罗布林卡”看不出词意,藏语意译为“宝贝公园”,一下豁然,原来是个美丽的地方。这里的景物充满了园林的韵味儿,“宝贝”真是贴切。




 
  拉萨西郊曾是拉萨河故道经过的地方。这里河道曲回,水流平缓,长满灌木。夏日,堤草岸柳,倒映水中,风景自然秀丽。七世达赖格桑嘉措在哲蚌寺学经期间,时常在此搭帐消夏。当时清朝驻藏大臣曾令,在泉水附近搭设帐篷,供达赖休息和诵经之用。随后,七世达赖在此兴建了乌尧颇章,即凉亭宫。罗布林卡缘起于此。
 
  之后,七世达赖在乌尧颇章东侧又建了一座三层宫殿,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为格桑颇章,内设佛堂、卧室、阅览室、护法神殿、集会殿等。落成后,经清帝世宗雍正批准,七世达赖每年夏季在格桑颇章处理政务,接见西藏僧俗官员,并起名“罗布林卡”。此后,历辈达赖均在每年藏历三月十八日,从布达拉宫移居罗布林卡,至藏历九十月之交返回布达拉宫。
 
  历代达赖喇嘛悉心经营罗布林卡,大规模兴建有两次:一次在八世达赖期间,扩建了辩经台、观戏楼、湖心宫、龙王宫、阅经室等,明显有了汉式亭台楼阁园林建筑的特点;另一次在十三世达赖期间,主要辟建金色林卡,在园林西部修建金色颇章和格桑德吉等建筑。至十四世达赖修建达旦明久颇章为止,历时200余年,建筑了各种宫殿、别墅、凉亭、水榭,栽种大量花草树木,形成一座占地36万平方米的大型园林。




 
  花费如此长的时间和气力,定然格外美丽。这里花木茂盛,鸟语花香,古树众多,含氧量高。达赖喇嘛非常喜欢夏天来此居住,便有了“夏宫”之称。不觉想起了北京颐和园,也是古典园林式建筑,也在京城西郊,皇帝夏天喜欢在那里居住办公,是巧合还是有意,不得而知。
 
  沿着林荫道向里走,一座座精美的宫殿逐渐展现:格桑颇章是一座三层楼房,典型藏式建筑,一楼房间用于宗教仪式和接待客人,二三层楼上有达赖喇嘛卧室及小经房,墙上画满壁画。金色颇章建于1922年,是一位名叫金色坎布的富人专为十三世达赖修建的,所以称为“金色宫殿”。经过几个建筑,也便有了体会,“颇章”就是宫殿。金色颇章内还摆放着各种老车,其中有两辆是外国的古典洋车,看着眼熟,与颐和园内的老爷车很相像。
 
  格桑德吉颇章是一座独立小型宫殿,很别致,建得很高,要上十几层台阶。殿内按藏式风格布置着会客、休息、看书之处,每个区域不大,紧凑而高雅清幽,当然还有释迦牟尼、观音的画像和雕塑。




 
  达旦明久颇章又称永恒不变宫,是罗布林卡最美的宫殿。一进颇章院门,走在林荫小道上便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路边的植物整齐排列,左边是松,右边是竹,常青常绿,不知欲取何意。又觉奇怪,竹本南方物种,竟能在这里有如此好的长势。
 
  拐向右,一座两层楼建筑,能在楼上会客间看到沙发一类西式家具,在卫生间看到陶瓷的浴池、洗手池等设施,也就有了现代感。当然,室内陈设整体还是藏式风格。印象深的是墙上壁画,引人注目的是经堂内的一幅,释迦牟尼与八大弟子图。菩提树下,释迦牟尼佛坐于画面中心,手持说法印,慈眉善目,静如止水。八大弟子虔诚恭敬,显示出一种静默悠远的禅思与意境。整个画面气势恢宏,构图严谨,线条流畅,色彩艳丽。
 
  另一幅是南殿的连环画式壁画,详细介绍了西藏的历史。内容包括藏族起源,吐蕃王朝兴亡,西藏佛教各教派的陆续兴起,还有猕猴变人的传说,松赞干布的生平传记,五世达赖访问北京等。这些画面为研究藏族的历史和藏汉关系的发展提供了重要资料。整个画面生动活泼,色彩和谐,笔触细腻,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




 
  沿路拐向左,即楼的对面,有一大门,进得里面,则是另一番景致。有了小桥、流水,湖里游着鸭和天鹅。湖心建了龙王庙和措吉颇章。里面的凉亭、水榭、回廊也有汉式风格。这里建筑布局紧凑,芳草遍地,树木繁多,水桥相映,颇有苏州园林的味道。
 
  藏汉合一的风格,设计之精美,令人赞叹不已,这是中华民族共同的财富,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拉萨的历史文化深厚,西藏的自然景观更是有着无穷魅力,那首《青藏高原》一直深深地吸引着我,不觉走出拉萨,去看雪山美景。
 
  蓝色纳木错
 
  拉萨以北100公里,屹立着念青唐古拉大雪山,山顶最高处海拔7117米,北沿是纳木错。“念青唐古拉”,藏语意为“灵应草原神”。
 
  画面上曾见过纳木错湖,蓝天白云,洁净的湖水。在5190米高的山顶那根拉,从山口远远看到了纳木错湖,那是一幅巨大的图画,湖水位居其中,心中充满神奇和幻想。


 
  车子沿着山路盘旋下去,再贴湖边行走。到了近前,看得真切,才感受到湖的美丽,才知道什么叫蓝色。上天仿佛把一切的蓝都凝聚在这里,淡蓝、浅蓝、灰蓝、宝蓝、深蓝、黑蓝,由浅入深,蓝的色彩如此丰富,以致难以描绘或形容。如果再与天空的蓝连在一起,便是一片蓝色的世界。有一首外国名曲叫《蓝色多瑙河》,非常好听,引得对蓝色的水也感到曼妙而奇特。后来听说那里的河水并非蓝色,要在特定的时间、地点才会有那种效果,便对那条河的美打了许多折扣,甚至对蓝色的水也产生质疑。而纳木错湖恰恰相反,不论你站得高低,沿湖行走,都会看到那醉人的深浅浓淡,看到多变的面孔,仿佛仙女故意浓妆淡抹。
 
  不知是天上的倒影,还是洁净所至,湖水变幻出了如此丰富的蓝,湖面海拔很高,有4718米,如同悬在空中,各种说法,凝结成一个美丽的名称——天湖,非常形象准确,也只有这个名字才能解释这里的蓝色。藏语中,“错”是湖。


 
  在天空,确曾看到过湖水,连绵不断的雪域高原舒展开来,群山中偶然现出一点蓝色,偌大的湖水,变得很小,很像银器饰品上镶嵌的一颗蓝宝石。晴好的天气,把纳木错湖描绘为蓝与白的世界更为准确。蓝的天地中还有白色,漫天变化舞动的白云,如此透亮;水中卷起的层层雪浪花,让我想到了大海,湖水恰恰也是咸的;而位于天水之间的,还有连绵不断的雪峰,那就是念青唐古拉山,此时的主峰显不出高大,像是众多兄弟,披着终年不化的白色盔甲,环着湖水,联手护卫着这颗冰川上的宝石。
 
  蓝与白,极美妙的搭配,许多大师把这两种色彩放在一起,幻化了杰出的作品,而这两种色彩,在世界高原之上,也编织出美丽的传说。相传,纳木错是帝释天的女儿,与念青唐古拉山结为伉俪,相亲相爱。念青唐古拉山在藏北诸神灵中最具权威,拥有广大无边的北方疆域和丰富的财宝。他们有着许多美丽的故事,也被人们塑造出生动的形象:念青唐古拉头戴盔甲,右手举着马鞭,左手拿着念珠,骑白马;纳木错骑着飞龙,腾云驾雾,右手持龙头禅杖,左手拿佛镜。龙与马,一如蓝与白,极为和谐的一组雕塑,多么独特,极有张力,印象深刻,创作者一定是艺术大师。
 
  高原的气候多变,有乌云密布,也有狂风大作。前几天刚下完雪,路上有了积存,要不是大风刮出晴朗,就无法前行了。往年10月或11月,会因大雪封山而无法进入,今年算晚的了。我们在湖边尝到了风的强硬,衣服扣紧,帽子戴严,还觉透风。风也带来湖中的水汽,有些湿润,呼吸起来很舒服,减轻了高原的干燥和缺氧带来的疲惫。


 
  沿湖岸行走,两块巨石兀自立在面前,取名迎宾石,迎接远道而来的贵客,也为这两色的世界增添了一点黄色。迎宾石以前视为湖的门神。纳木错女神,掌管着藏北草原的财富。商贩外出做生意,必先来此祈求,以保生意兴隆。石前有一巨大香炉,再向前有扎西岛寺,凡去天湖朝佛敬香,莫不虔诚顶礼膜拜。湖中有三个岛屿立于碧波之中,佛教徒们传说是佛的化身。
 
  湖水有了佛的意味,传为密宗本尊胜乐金刚的道场。很早以前,藏传佛教的高僧,曾到湖上修习密宗要法,并创立在藏历羊年设坛大兴法会,此时转湖念经一次,胜过平时,其福无量。叫天湖更加神圣,纳木错湖是善男信女必去的圣地,从古到今香客不断,僧俗信徒不惜长途跋涉,前往转湖。虽已进入初冬,去往天湖的路上,还有朝圣的信徒在长头叩首,有去有归。
 
  湖中五个半岛,从不同的方位凸入水域,扎西半岛最大,又是低缓的丘陵。岛上林立着众多石柱石峰,如象鼻,似人形,像松柏,千姿百态。岛上还分布着许多幽静的岩洞,有的洞口呈圆形而浅短,有的溶洞似地道而狭长,有的岩洞塌陷而形成自然的天窗,有的洞里布满了钟乳石。洞各有名,诸如量身洞、阴阳洞、合掌洞,亦各有意,如善恶洞,藏传佛教认为,做善事恶事,上天一定知道,无论胖瘦高矮,只要行得正走得直,就能从此洞中穿过,反之就当反省。钻善恶洞是佛祖在提示,警钟长鸣。


 
  纳木错湖是经喜马拉雅山运动凹陷,形成巨大盆地,后因西藏高原气候逐渐干燥,面积大为缩减,湖水退缩,周围留下数道岸线,最高一道距湖面约80多米。湖滨依旧有广阔的草原,环湖四周,水草丰美,是天然的牧场。每当夏初,成群的野鸭飞来栖息,繁衍后代。湖泊周围常有狗熊、野牦牛、野驴、野牛、山羊、岩羊、狐狸、獐子、野兔等野生动物栖居。湖中盛产高原细鳞鱼和无鳞鱼。湖区还产虫草、贝母、雪莲等名贵药材。
 
  美丽的地方容易激发灵感,也就有了那些神奇的传说。无需考证,身在美景之中,深感造化之绝妙,山与水相依相连:冰雪消融,滋润湖水;湖水又像母亲,养育了湖畔的草场。触动心灵的还是辽阔天地,藏北那人迹罕至的雄浑,还有那蓝色湖水,荡涤灵魂,使天籁之地孕育出了历史,留下了更为美妙的人文空间。
 
  美哉日喀则
 
  40多年前听过一首歌,我的家乡日喀则,歌词记不住了,脑海中,那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地名有“日”,想象中,总与阳光灿烂连在一起。
 
  日喀则是藏语,意译小有不同:最好的庄园、水土肥美的庄园、最如意美好的庄园,不论哪种翻译都与太阳无直接关系。而间接,这里的日照确实非常充足,与拉萨一样,有“日光城”的称号。因地处河谷,农业发达,有西藏粮仓之誉,不仅种青稞,现在种出了土豆等作物,还因日照时间长、温差大,培育出的苹果特别甜脆。


 
  日喀则是一座古老的城市,距今有五六百年历史,是历代班禅驻锡之地。扎什伦布寺最具盛名,当年后藏的政教中心,明正统十二年(1447年)兴建。之后,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加以扩建,与拉萨的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合称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四大寺”。寺周筑有宫墙,沿尼玛日山蜿蜒迤逦。殿宇背山面阳,因着山势,依次递接,疏密有致,以致进入殿堂也要上很陡的几层台阶。旁有扶手,木面扶磨得光亮。
 
  扎什伦布寺最宏伟的建筑是大弥勒殿和历世班禅灵塔殿。大弥勒殿位于寺院西侧,殿高30米,供奉九世班禅曲吉尼玛主持铸造的弥勒坐像。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铜佛坐像,总高26.28米,共享黄铜115700公斤,黄金670公斤,仅镶嵌佛像两眉,就用了大小钻石珍珠等1400多颗。瞻仰巨像,心生肃穆,顺时针在铜像下走一圈,周围垂下佛像的铜衣,真是巨大,堪称杰作。
 
  措钦大殿是寺中最早建筑。殿中有释迦牟尼像,两边有根敦主与四世班禅立像。殿前有五六百平方米的讲经场,班禅向全寺僧众讲经,僧人也可在此辩经。周围有宗喀巴师徒和80位高僧塑像等。殿内绘着精致的壁画,梁柱上挂满卷轴画,其中一至九世班禅生平卷轴画及十八罗汉图等,是全寺最出色的艺术……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