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纵情山水 >

中央大街 凝固的异国风情

作者:程奥冰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6-11 13:54:03

  哈尔滨,是一座受欧洲文化影响颇深的城市,曾被誉为“东方小巴黎”“东方莫斯科”。它坐落在中国东北部,松花江穿城而过,黑土地广袤肥沃。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文化,赋予了这座城市非凡的神采和魅力。最难忘我在哈尔滨度过的大学时光。中央大街是我和室友们周末放松休闲的绝佳去处。如今整理着有关中央大街的照片,思绪不由得回到了哈尔滨,4年前的青葱岁月仿佛又在眼前一幕幕回放……




 
  当你来到一座陌生城市的时候,也许会迫不及待地要去参观那里的广场、花园、古迹以及街道,因为它们是城市的标志,凝聚着城市的灵魂。
 
  哈尔滨的中央大街被誉为“哈尔滨第一街”,也是哈尔滨城市重要的中心标志。这条大街始建于1898年,最初叫做“中国大街”,1928年才改称为沿袭至今的“中央大街”。
 
  还记得在哈尔滨上大学时,我第一次来到中央大街的情景。大街用方块花岗岩石铺砌而成,街道两侧的欧式建筑造型特别、装饰讲究,我和同学们一次次被这异域的建筑所震撼。这些建筑或穹窿凸起、拱券高窗,或古典高雅、现代时尚。有的是起源于十五六世纪初的文艺复兴式建筑,有的是起源于十七世纪的巴洛克式建筑,还有的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新艺术运动建筑……一座座风格迥异的欧式建筑,让这条百年老街充满了浓郁的欧洲文化和异域风情。




 
  中央大街的方块花岗岩石记录着早已远去的历史沧桑。历经百年风雨的一点点剥蚀和无数先人双脚的一遍遍摩擦,花岗岩石早已变得光滑细腻,明净透亮,走在上面仿佛就是在触摸这座城市的历史,而这些非凡的历史饱含着这座城市一代代英雄儿女为争取民族独立而进行的殊死奋战和不懈的抗争,以及多种文化的交融碰撞和建筑风格的悄然演变。
 
  赏不完的欧洲艺术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当德国诗人歌德站在莱茵河畔面对斯特拉斯堡教堂的时候,一种不能抗拒的雄伟奇丽震撼了诗人的心,那是视觉与听觉的交响,那是人与自然生存空间创造力的体现。当时,歌德情不自禁地说出了这句至今仍为世人传颂的赞美建筑艺术的名言。当我翻看到我站在风光秀丽的松花江畔南岸,面对中央大街的照片时,更深刻地领悟到了歌德面对建筑艺术发出的感叹。中央大街典型的建筑格调,最能代表这座城市的建筑艺术特色。




 
  从松花江南岸的防洪纪念塔往南,沿着中央大街向前行,很快就来到了马迭尔宾馆(中央大街89号)。这是一座新艺术运动时期的建筑,1906年开业至今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马迭尔宾馆是当时中央大街上最豪华的建筑。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在马迭尔宾馆周围,许多欧式建筑都有出挑的阳台,这些阳台常常兼作建筑入口的雨棚,别有一番情趣。在建筑入口上方或其它局部装饰精巧的阳台,是欧式建筑一种习惯的做法,这样可以加强建筑物的精气神。马迭尔宾馆也不例外,它的入口上方以三连窗的形式强调二、三层的整体美感,出挑的阳台下面有两大两小四块托石,大托石向内收卷,托石的两侧是铸铁的花饰,如缠绕的丝蔓,简洁的几笔便勾勒出入口的空间,生动自然。三层的阳台更为精美,阳台栏板两侧为砖砌墙垛,一侧为盛开的花朵状曲线栏杆。阳台的上方还有穹顶,轻盈精美,带有少许德国古典穹顶的味道。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红色特工李维民在哈尔滨的第一次秘密接头地点就是在马迭尔宾馆。
 
  步入建筑内部,你会因为它的富丽堂皇而惊叹。室内墙壁装饰有优雅的壁画,柱子上的雕刻精美绝伦,清新的装饰色调以及优美的镜饰和灯饰都保存完好,带有洛可可建筑装饰风格的富丽奇巧的味道。这一切都展示了马迭尔宾馆昔日的繁华。








 
  马迭尔宾馆历经百年的风霜雨雪,至今室内设施仍保存完好,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时尚、豪华。当你走进马迭尔宾馆时,不经意就会感触到一段历史,勾起一段往事……许多历史文化名人无不到此抚今追昔,与历史对话。这座历史建筑也成了中国近代许多重要历史事件的亲历者、见证者。
 
  马迭尔宾馆不远处是教育书店(中央大街122号),建于1909年,原为松浦洋行。这座巴洛克建筑也是中央大街上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深红色的阁楼、孟莎式的屋顶和形体多变的半圆穹窿创造了优美的天际线。以前我一直疑惑,这座由日本淘金者办起来的洋行,为什么处处体现着欧式的风格?当地老人说,当时这一块地方由沙俄殖民者管理,规划要求这里必须为欧式建筑,日本人不敢擅动。也有学者说,因为日本明治维新后效仿西方建筑风格所至。感慨之间仰视教育书店,发现在书店入口二层屋檐处,有两个生动的人体雕塑,男的叫亚特拉斯,女的叫加里亚契德。他们是希腊神话中的擎天之神,也是教育书店的标志之一。记得第一次与同学们来中央大街时,集中的地点就定在此处。因为这两座雕塑十分惹眼,常常被人们定为相约的地点。






 
  再次让时光追溯到1909年的中央大街。那时这里的地皮被炒到了天价,因而后来修建的教育书店的格局不如先前修建的马迭尔宾馆那样舒展,只能选择因地制宜,采用比较紧凑的布局以节省投资。从书店大门进入,迎面是小巧的双层木质门廊,走上几步台阶便可进入书店内部,这种将台阶从室外移到室内的做法,是适应中央大街空间环境小而设计的。沿楼梯来到书店的二层,楼梯铁铸的栏杆如生长中的植物一般丝丝缠绕。水墨色的石阶上镶嵌着深色的三叶草花纹,显得古朴而典雅,再配上深栗色木质墙裙、精致的石膏浮雕以及优雅的灯饰,使得书店内部的古典气质愈加浓烈。如果要前往书店的三层至五层,则需要从书店外面另一侧的入口进入。无论是从建筑修建的年代,还是它本身的艺术风格来看,教育书店都堪称中央大街上的佼佼者。
 
  此外,中央大街还有很多具有鲜明艺术特色的建筑。例如:新艺术运动风格的精品商厦(中央大街104号),仿文艺复兴风格的哈尔滨市五金公司(中央大街123号),折中主义风格的黑龙江机电设备公司门市部(中央大街132号),新艺术风格的道里秋林百货商店(中央大街137号)等等……风格迥异的欧式建筑无不散发着异国他乡的艺术气息。






 
  看不够的街头风情
 
  如果你到了法国巴黎不去香榭丽舍大街你就不算到了巴黎,如果你去了哈尔滨不到中央大街就不算到了哈尔滨。中央大街是哈尔滨的魂。有了这条街,哈尔滨才会显示出国际化都市的特色。风情万种的中央大街,是一条让哈尔滨人引以为豪的大街。今天的哈尔滨人因中央大街而自豪,不仅仅是因为它饱经风霜的悲壮历史,更是因为它每天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们到这里旅游观光,尽情感受这里的时尚气息和浪漫风情。
 
  中央大街两侧一棵棵具有鲜明个性的糖槭树,在四季轮回中变幻着它的色彩和风姿。炎炎夏日,它给大街搭起了浓浓的绿荫长廊,在炎热炙烤的日子里漫步大街,你会感受到全身心的无比惬意。冬天,糖槭树的枝桠挂满了洁白的霜雪,银装素裹,晶莹剔透,在这个季节里悠然自得地观光购物,你会感受到雪国的万般情趣。哈尔滨的女孩敢穿,不论是盛夏的时髦短裙还是深冬华丽的裘皮大衣,当她们迈着轻快的步子从中央大街上走过时,满大街便荡漾起青春的活力,这活力即刻幻化成一道绚丽的街景,吸引着无数的摄影街拍爱好者,不断摁下快门捕捉这些稍纵即逝的美丽瞬间。






 
  手中的一张照片让我想起了中央大街一段已经远去的历史。这是一张我坐在洋车上比划着剪刀手势的照片。虽然现在的中央大街已经没有了拉洋车一族,但坐洋车摆pose的那个瞬间却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记忆中。改革开放初期,一群冰城“祥子”在这里做起了生意。他们扯起嗓门高喝道:“坐洋车高抬腿,镶金牙咧大嘴,坐车的你往后靠,嗨,走嘞!”于是,身穿黑褂子的汉子们,一条毛巾往肩上一搭,抬腿就拉起黄包车一路小跑。“祥子”们拉着游客从中央大街出发,经过上游街交叉口,气喘吁吁、颤颤悠悠地来到北边的防洪纪念塔下。那时的黄包车曾一度构成了哈尔滨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随着时代的不断变迁,沿街居住的人们生活内容也在逐渐发生着变化,不断增加着新鲜的事物。百年老街沉淀的是历史,保留的是记忆,流行的是新潮,张扬的是一个城市的个性。中央大街是哈尔滨都市风情的窗口,在这里,人们可以感受到城市的律动——精品外贸店绚烂的各色橱窗、饭店门前服装迥异的迎宾小姐、酒吧间的霓虹吧台、商店里不同品牌的奇异包装袋、花店外盛开的一簇簇鲜花、街头靓女们的时尚打扮、婚纱影楼、西式快餐等目不暇接。在这里,人们可以倾听到生活的节拍——石头道上来去匆匆的脚步声、音像店里循环播放的流行歌曲、时装店里大甩卖的吆喝、街拍摄影师相机传来的快门声等不绝于耳,无不让人们感慨万千、浮想联翩。






 
  我喜欢在周末来拍中央大街上来往的行人,他们使大街充满了活力,能感受到轻松而又超然的气息。大街夜色的亮点之最,要数街两侧的橱窗。在沿街橱窗的招贴画上,你看到最多的词汇是“时尚”“品位”。陈列出来的形形色色的商品,始终引领着消费潮流。橱窗里展示的商品是信息表,它告知你哪些是国际的新流行;橱窗里展示的商品是温度计,它预报着什么样式已落伍。橱窗是时尚的领航者,它刺激人们的消费观念。
 
  夜晚,中央大街上的橱窗永远在变幻新颖的魔力。在巴黎街头,常会看到活人雕塑,他静立在你面前纹丝不动,但只要你在他身边放上几文钱,他便会立即向你致谢。而在中央大街夜晚的橱窗里你会看到另一种真人秀,那是真人模特的时装表演。她们身着名贵的服饰,静立或静坐在橱窗模特中间,以真乱假;每隔十几分钟就会变换一种姿态,吸引街上的行人驻足回眸。致使橱窗前人头攒动,你拥我挤要看个究竟。一拨人刚刚离去一拨人又来到这里。这是商铺与品牌的宣传,是一种商家与消费者的互动,是中央大街夜色中的风景画。






 
  如果说橱窗真人秀是以静取动,那橱窗里的歌手就是以动换静了,那静是某种精神的追求。晚风徐徐,脚步轻轻,空气里飘荡着悠扬的乐曲。那歌声远远地从一家橱窗内传来,乐手们正陶醉在器乐演奏之中。女孩儿用轻柔的手指在钢琴上弹出流水一般的音响,一位男子手持萨克斯在橱窗里扭动着身躯,他在吉他手、鼓手配合下深情地吹奏着肯尼·基的《回家》。那曲调让行人心动神迷。那是游子奔波在路上充满凄迷的情调,走在石头道上挥洒着怀旧的情绪。
 
  任何一个对音乐有感受力的哈尔滨人都心知肚明,这种橱窗歌手只是一种招牌,它用音乐的载体进行商家宣传。你可以把它看作一种文化的做秀,而商家却美其名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尽管如此,游人对橱窗里的音乐表演仍然津津乐道,情不自禁地在橱窗前止步静立、凝神观望。






 
  夜晚的中央大街,商家橱窗真的堪称精彩的画卷。这让狂热的少男少女们喜出望外,常常在时尚的橱窗前流连忘返。不知道他们是否了解面前这一幢幢老建筑的历史?不知道他们是否了解这条大街过去的故事?他们手里拿着时尚类的杂志,看似追求着时尚和品位,却不知是否读过萧红的《商市街》。昔日萧红讲述的故事就是这条大街曾经的沧桑历史!
 
  尝不尽的美味佳肴
 
  这是一张我们排着长队买马迭尔冰棍的照片。在哈尔滨,每当炎炎夏日来临之际,人们就会涌向中央大街冷点摊的露天位置,在遮阳伞下喝啤酒、吃马迭尔冰棍,体验着现代化都市生活的激情与温馨。




 
  中央大街的马迭尔冰棍有悠久的发展史,堪称冰棍中的一绝。1906年创建马迭尔宾馆的法国商人生产出哈尔滨第一桶雪糕,他将装有冰糕混合原料的罐子放在一个桶内,罐子和桶之间放着冰块和粗盐,罐子上盖着毛毯来隔热。而他必须用手晃动2个小时,中间还要停下来刮掉罐壁上的雪糕。这样,一桶耗时费力、工艺复杂的马迭尔冰糕才能制作完成。那时,只有达官贵人才能享用到马迭尔冰糕。后来,在冰糕的基础上又派生出了冰棍,与冰糕一样颇受人们青睐。今天,老哈尔滨人依然对马迭尔的冰棍充满迷恋,以至把这种爱好传给了青年人。少男少女们不辞远道来到中央大街,目的之一就是到马迭尔冷饮店吃一根马迭尔的冰棍。
 
  哈尔滨人酷爱喝哈尔滨啤酒,就像青岛人爱喝青岛啤酒一样。1900年,哈尔滨就有了中国第一家啤酒厂。不论春夏秋冬,不分男女老少,这里的人们个个都戏称是“酒仙”。我的室友特爱喝啤酒,几乎顿顿都来一瓶,夏天我们喜欢来中央大街的休闲区开怀畅饮。休闲区分为上下两层,桌子为清一色的长条桌,可以容纳多人同时畅饮。休闲区里面摆放着一只只啤酒大木桶,各种风味的啤酒任由来宾选择。每人捧着一大扎冒着泡沫的啤酒豪饮,场面蔚为壮观。哈尔滨人喝啤酒讲究“干”,亲朋好友相聚,端起酒杯……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