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区域合作 >

龙门山水的谜局与魅惑

作者:杨乃运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6-05 17:45:46

  龙门石窟是我每次到洛阳必游的景区,是因为它是洛阳第一景,在洛阳八景中居首,又离洛阳城很近,交通方便,来去自如的缘故吧。其实,我没关心过它在洛阳风景中的排名和座次,它的来去自如也是我这次到洛阳才有的深刻体验。我发现洛阳城变大了,变繁华了,现代化的特征变得鲜明浓烈了,变得时尚了,公交车多了,街道宽阔了,花园化了,城市、郊区已分不清了,感觉龙门石窟就在市区里,它的山、它的水也因此变得格外的珍贵了。城区的自然山水在哪座城市里都珍贵。龙门石窟诱引我的是我从未读懂过它,在那蜂巢式的山梁上全是难以解读又渴望知道的秘密,尤其是文化的、经济的和政治的。这次来,它的山水又成了一道谜。


 
  伊水新貌
 
  我第一次到龙门石窟,是自己问着道儿过去的,没觉得费什么劲儿,怎么坐的公交车也忘记了。进的是西山石窟的南门,就奔着山上的石窟和造像,从南向北一路游过去。那时我对龙门石窟还没有特别的印象,只知道它有名,石窟造像艺术在我国文化史上占着重要地位。我当然注意到了伊水,这条大河给我的印象很深,它宽阔,水也清亮,西山这面是山,对面也是山,水在两山的夹峙中静静地流,景色是秀丽的,比我刚刚去过没多长时间的敦煌莫高窟多了一种温润、一种清爽、一种秀媚。莫高窟前也有河床,却是干涸的,沙和土的苍凉里有着悲壮的色彩,易与彪悍和苍古做联想,那是自然界中的铁血男儿,相比之下龙门石窟就是淑女态了。还有一个感慨,就是龙门石窟的造像太暴露,洞窟浅,小洞多,山崖表面壁龛多。就这点说,龙门石窟的造像就比莫高窟的凄惨多了,太容易被大自然欺负,无遮无拦风剥雨蚀下的悲凉远胜于莫高窟造像,相比之下,伊水受到自然的偏爱感觉就特别强烈了。伊水像一个无拘无束的野姑娘,放任地在两山之间漂流,山上俯视着伊水的蜂窝洞龛就像千百只艳羡的眼睛。
 
  很遗憾那次的龙门石窟之行。我是带了相机的,却不懂摄影,又用的是彩色胶卷,底片不善保存,记忆又和底片一样易失。不过,游过石窟区后的伊水之畔的行旅则很难从记忆中剔除。那是上世纪90年代的末期,来到北边的伊河大桥就出了景区管理范围了。伊水河边是开放的自由市场,洛阳的各种小吃、小工艺品、小旅游纪念品摊成行成列,最显眼的是唐三彩摊儿,大大小小的唐三彩工艺品是马、是骆驼、是仕女、是乐伎都那么耀眼,游客也多,热热闹闹五彩缤纷的一个大集。我爱逛集,爱看那份热闹,也买了不少东西。这次来龙门石窟,一切都不一样了,它变得有点让我不敢相认。






 
  两次游龙门石窟,都是从伊水西岸进出,开放的石窟景区也只有西山石窟吧?我未到过伊河大桥到东面,不知东岸还会有什么景点。没人建议过到对岸去看看。这次来,却是从东岸下的车,车站在很大的一片停车场里,那个停车场除了电瓶车和公交车站,别的车是不许停靠使用的。停车场干净整洁,四周有综合服务设施,小超市、面馆、龙门旅游直营店、电瓶车售票处之类。我没考虑乘坐电瓶车,只想好好看看伊河。抬步一走,才知道电瓶车对来龙门石窟景区旅游的游客有多重要了,到对面的景区售票口买上门票进景区可是相当不近的一段距离,走要走好一会儿呢。不过风景不错,河东边没有凌乱的建筑,是很宽阔的林带,跨河大桥桥头,宽展的柏油路中心有人为设计出的云杉小岛,桥头南临河的森林公园里建了观景亭。桥头面对的是东山,东山植被茂密,景色秀丽,与千疮百孔的西山大不相同。伊河已全然没了野性,没了原始的土腥味,是精心梳妆打扮出来的,走过长长的大桥,在西桥头,我看到我赶过大集的那条河岸,地面全部铺了整齐的地砖,原有的树木还在,已是尊贵的贵妇一样的颜容了,绿化带加宽延长了,开辟出花园,建筑单一了,也上品位了,纯纯的仿古建筑,而且成了景区的一部分,不持门票已走不到这个地方。桥长是因为水阔水宽,伊水在这里不再是大河的感觉,而是湖的感觉,西山变得渺小低矮。站在桥中间向南望,望到两山夹一水气吞山河的大气势,伊阙、龙门这两个词想避也避不开了。




 
  千古胜景
 
  “此非龙门耶?自古何不建都于此?”发此感慨的是隋炀帝。隋炀帝杨广于仁寿四年十一月,也就是公元604年,在刚刚登上皇位不久,便在千乘万骑的护卫簇拥中,浩浩荡荡地从长安来到洛阳,考察在洛阳建东都的事。他相中了“天地之所合,阴阳之所合,控以三合,固以四塞,水陆通,贡赋等”的洛阳这块宝地。他当天子前便常到此地。登邙山,望伊阙,古人的这个记述很含混,是登上邙山望伊阙,还是说登邙山望伊水分别是两个过程?在邙山上能否望得到伊阙,我不知道,杨广对洛阳的地形地貌是很清楚的,邙山在北,伊阙在南,伊阙两山夹一水,天然的一道门户,伊阙里就像一座城,何况自东周始这里就一再为历代京城。龙门之称,看似始于隋炀帝,实则在东汉时就有了,傅毅云:“因龙门以畅化,开伊阙以达聪。”伊,伊水。阙,城门。伊阙是龙门的古称,都是一种形容。伊阙之称太典雅了,有吊书袋子的味道,龙门之称谁都喜欢,容易在人们的心里扎根,也易生出诸多传说。


 
  站在伊水大桥上,望龙门,既望出了龙门的宽度,也望出了龙门的长度。而且,一望便知这里必是历代乐赏乐游之地。唐代,韦应物有《龙门游眺》诗,曰:“凿山导伊流,中断若天辟。都门遥相望,佳气生朝夕。素怀出尘意,适有携手客。精舍绕层阿,千龛邻峭壁。缘云路犹缅,憩涧钟已寂。花树发烟华,淙流散失脉。长啸招远风,临谭漱金碧。日落望都城,人间何役役。”时隔一千二百多年,他看到的景象,不推敲细节,只从粗线条上说,和我们今天看到的景象差不多。他说龙门是人凿的,不知有何依据。或许就是指大禹凿龙门?认定东西两山原为一体,凿开了,中断若天辟,伊水流过来,才有了“都门遥相望,佳气生朝夕”的龙门胜景?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都是写过龙门景色的。李白秋夜在香山寺住过,有“水寒夕波急,木落秋山空。望极九霄迥,赏幽万壑通”句。杜甫的《龙门》诗写道:“龙门横野断,驿树出城来。气色皇居近,金银佛寺开。”白居易题《龙门堰西涧》:“东岸菊丛西岸柳,柳荫烟合菊花开。一条秋水琉璃色,阔狭才容小舫回。”各有各的视角,各有各的感受,但没有超出我们今天在龙门游的体验范围。有点儿奇怪是吗?如果您买到了龙门石窟风景区的门票,按门票的导引走完全景区,您就不会有任何疑问了。龙门石窟景区的门票是通票,包含着四个景区:西山龙门石窟、东山龙门石窟、香山寺、白居易纪念园。游览四个景区是单行线,从西山龙门石窟始,游罢西山,出西山石窟南门,过南面的伊河大桥,到东山,也叫香山,相继游东山石窟、香山寺、白居易纪念园(俗称白园),一路走下来,会发现,唐代著名诗人诗中描绘的美景一样不缺,而且比从诗中感受到的更好。


 
  中国的古诗太粗线条了,给读者留下了太多太多自由想象的空间、二次创作的空间,只要大格局不变,细节的意韵、情怀的寄托,那都是读者自己的天地。明代吕维祺的《龙门山色》没有超越唐人。他写道:“劈破层峦一水来,俨然双阙向城开。千龛佛像唐雕凿,万世神功禹削裁。南卷窗帘含远翠,东分岳黛入深怀。”1961年,郭沫若游罢龙门后所写的诗:“满山松影今图画,两岸泉声放管弦。伊水南来康节里,香山西峙乐天阡。”虽提到了龙门新景,但也没有超脱写意与白描手法的空间预留对读者想象力的依赖。诗都太骨感,丰满的是实景,是龙门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区规划设计者、古建和园林工作者的传承与保护系统工程中的还原与再创造。那是实打实的自然与人文美景雕塑,它不可能虚拟。游人只有惊艳,只有……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