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区域合作 >

赤峰博物馆 感悟古老文化

作者:文·图/程奥冰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3-13 11:49:12

  博物馆,一定意义上是一方水土的文化缩影。一座博物馆就是一部物化的发展史。在我看来,想要最快地了解一座城市,就应该从它的博物馆开始。我们可以通过文物穿越时空,与历史对话,俯瞰历史风云,感知文化魅力。同时博物馆也是一个重要的文化休闲场所,在获得知识的同时,还可以享受一下城市难得的静谧与幽雅。赤峰博物馆就是这么一座集收藏、研究、展示为一体的多功能现代化博物馆。为更好地了解当地文化,此行赤峰的第二站,就选择了赤峰博物馆。


 
  不同的国家对中国的称呼各不相同。以前,用英语称中国为“瓷器”,阿拉伯语称中国为“隋”,俄语称中国为“契丹”。辽代,赤峰就在契丹民族的统治范围内,现在赤峰的巴林左旗就是当时的辽上京。两百多年间,契丹民族给这块富饶的土地留下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现在,他们虽然已经消逝在了民族融合的浪潮中,但在赤峰博物馆内,我们依旧可以通过他们遗留下来的文物追寻到契丹先人的足迹。






 
  位于锦山路和富河街交叉囗的赤峰博物馆离我所住的酒店不远。步行来到博物馆,眼前是一片现代仿古建筑群。蓝色的琉璃瓦顶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博物馆外是一条宽阔的中轴大道,大道的尽头是一座重檐歇山顶的现代建筑,这便是赤峰博物馆的主体。




 
  进入展厅,迎面是巨型的彩绘墙壁。墙壁上雕刻着中华第一龙,大气磅礴。抬头是一幅蓝色的星云图,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位于星图四周。提到赤峰,许多人想到的第一个词语就是“草原”,然而赤峰闻名中外的远不止此这些。在这片古老而神奇的沃土上,远古先民早在一万多年前就创造了以红山文化为代表的史前文明。那屹立的巍巍红山是赤峰的根系,浩荡的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是赤峰的血脉。故曾有诗云“日出红山后,龙兴潢水源。”闻名遐迩的红山文化、草原青铜文化、辽契丹文化、蒙元文化就诞生于赤峰潢水之滨。龙从这里腾空,凤在这里展翅,玉在这里闪耀……灿烂的红山文化曾经与中华文明的起源一起,对中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日出红山后,龙兴潢水源
 
  走进一楼的“日出红山”展厅,可以看到展厅门外一幅巨大的赤峰史前文化遗址分布图,图上不停闪烁的灯光显示着星罗棋布的遗址群,让人们对赤峰的远古文明有了更加直观的感受。大厅的正中是仿照红山岩石的样子垒砌出来的展区。在众多远古文物的衬托下,一股史前文化的浓厚气息迎面扑来。踱步来到一处红山先民生活生产的模拟场景前,看见远古的先民坐在茅草搭建的屋子前烧火做饭,周围有的在使用骨针缝补衣物,有的在烧制陶具,还有的在采摘树上的水果。他们有着详细的社会分工,也派生出等级森严的社会阶层,而这一切预示着红山先民已经远远地超越了氏族部落的文明,而走进了早期国家的雏形。散发着神秘光环的红山文化,无可阻拦地成为史前社会最辉煌的文明。






 
  日出红山展厅中最为耀眼的是一块圆形玉器,它被评为中国出土年代最早、体积最大的龙型玉器,故称之为中华第一龙。细观这墨绿色的玉龙,发现有4种动物的特征:鹿眼、蛇身、猪鼻、马鬃,蜷曲的身体刚劲有力,高高飘起的鬃毛给人强烈的动感。参观展品时发现,几乎在所有玉器上都有不同性质的穿孔。这是因为在史前社会,人们还不能用科学的思维来解释自己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只能把那些主宰世界的力量视为冥冥中上天的旨意,稀有而珍贵的天然玉石无疑是上天的恩赐,认为在玉石的身上蕴藏着神秘的通灵神性,那时候玉石是巫师使用的通天法器。在一个部落遇到重大事情的时候,比如战争、农耕等,往往只有祈求上天,得到上天的回应与指示。部落首领或者大巫师穿上缝满红山文化玉器的衣服作法,通过玉器与上天对话,一切都由上天决定。在那个还没进入王权统治的时代,掌握神权的巫师也是后世帝王的前身,他们把生命与信仰倾注在每一件玉器之中。难怪在那个只有简单工具的时代,人们会倾尽一生去雕刻一件玉器。






 
  除了红山文化外,兴隆洼文化的代表文物——石雕人像也颇具传统文化色彩。眼前的这尊石雕像是用灰色凝灰岩质石雕刻而成的。光头圆脸,以单阴刻线琢磨出双眼,鼻子扁平,两侧有磨出的凹坑,嘴用凹槽来表现,双耳突起,脖下有一道凸起圆环,代表项饰。裸体、露双乳,双手捧在隆起的腹上,孕妇状,着力表现腹部以上。这种石像通常是在一个固定的地点进行祖先和生殖崇拜时才使用,以祈求部落的繁衍和氏族的壮大。
 
  陶凤杯是新石器时期赵宝沟文化的代表,整体造型为一凤形,长冠,长喙,丹凤眼,杯身长圆形,矮圈足。器壁上饰交叉的几何线纹、细线纹,表示羽毛。这样的造型与中华传统的“凤”颇为相似,已将凤的特征完全显现,这在史前文物中还是首次发现,故,被誉为“中华第一凤”,与红山文化中的“中华第一龙”并称为两大国宝。






 
  青铜瓦砾皆称鉴
  乞与光明岁月磨
 
  来到位于二楼的古韵青铜展厅,便从新石器时期跨入了青铜器时期。而赤峰的青铜文化以夏家店文化最具代表性。夏家店文化又分为上、下两层文化。这两种独具特色的青铜文化,因1960年中科院考古所在松山区王家店乡夏家店村发掘而命名。依据地层学原理,两种不同性质的文化叠压在一起,把堆积在下层的早期青铜文化命名为“夏家店下层文化”,距今有4200年—3600年,相当于中原的夏王朝时期;在上面鼎盛时期的青铜文化命名为“夏家店上层文化”,距今有3000年—2500年,相当于中原的西周和春秋时期。




 
  展厅中的文物大多为青铜器,当然也有不少夏家店文化中精美的彩绘陶器和繁缛的纹饰,国家一级文物嵌贝彩绘陶鬲便是其中翘楚。泥质褐陶的材质显得庄重典雅,整个陶鬲造型协调优美、线条流畅。口沿上镶嵌四个贝壳,贝壳间镶嵌4个圆形蚌泡,显得十分高贵。器壁用红、白两色绘制勾云形图案,使得这件嵌贝彩绘陶鬲富有了古朴典雅的气质。




 
  秦权,1964年在赤峰市松山区三眼井乡文中村秦代遗址出土。内蒙古专家组于2004年6月鉴定为一级文物。这件秦权呈馒头形,为合范铸造,字迹清晰可辨。权顶正中有弓形钮,外侧有凸起的范铸痕。表面铸有扇形阳铸李斯小篆体,秦始皇二十六年诏书铸文:“廿六年,皇帝尽并兼天下诸侯,黔首大安,立号为皇帝。乃诏丞相状、绾,法度量则不壹歉疑者,皆明壹之。” 铭文中的小篆字体笔力刚劲,结构整齐,是研究秦代书法的珍贵文物。
 
  这是先人用来做什么的呢?通过导游介绍,方得知这是青铜祖柄勺,挹取酒具,属夏家店上层文化范畴。此勺由勺头和勺柄两部分组成,勺头呈圆底罐型,勺柄呈男性生殖器勃起状,是先人赋于它特殊含义的祭祀专用器具。在较原始的游牧时代,隆重的祭祀是先民们祈求上苍保佑部落人口兴旺、畜牲繁殖的意愿。这件祖柄勺是东胡民族男性生殖崇拜的典型遗物。




 
  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先民,在列国争霸中,凭借骏马利剑,攻燕伐齐,称雄北方数百年,创造了鲜明的、具有时代风格和赤峰地方特色的青铜文明。
 
  青铜箭头的种类繁多,其中三棱形箭头居多。箭头就能够穿透铠甲、直达人体。更有凶狠的倒刺,拔出来就会带出一块肉,还有放血的箭头等等。




 
  千里山川无土著 四时畋猎是生涯

 对契丹王朝与文化的初识,缘于小时候看的《天龙八部》,不得不说有时候影视剧的影响还是对我们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契丹作为中国北方一个古老的游牧民族,由鲜卑宇文部发展而来。起初游牧于赤峰市巴林左、右旗一带的罕山地区。关于契丹的族源,有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有一男子骑白马沿老哈河而上,又有一年轻女子乘小车驾青牛顺西拉沐沦河而下,两人相遇于木叶山,后结为夫妇,生有八子。八子各领一部,这就是契丹初始的八个部落。隋唐时期,契丹族逐渐强盛起来。唐朝灭亡后,中国进入五代十国时期,契丹迭剌部首领耶律阿保机于公元907年统一契丹各部,并于公元916年建立大契丹国,公元936年改国号为大辽。从此草原上多了一个纵横驰骋的民族。他们以坚韧的镔铁为族号,命名——契丹。他们在长河大漠的落日下纵马放歌,昂扬率性地探寻着自己的前进之路,而耶律阿保机也成为了当时草原上最具雄才大略的可汗。




 
  耶律阿保机为大辽时期的繁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水乳交融,和谐共生,同享着一片自由的天空。自信而包容,开明而进取,是契丹这个新兴帝国真实的写照。契丹文化是辽代文化的主体。契丹人建国不久,便在赤峰的巴林左旗建立辽上京,逐渐转入定居生活,而辽国在建筑方面深受中原的影响。


 
  在这些文物中,最能反映契丹人游牧生活的陶瓷品种当属鸡冠壶了。鸡冠壶因其壶体造型像公鸡冠而得名,辽人称其为皮囊壶、马蹬壶、马盂。契丹族四时畋猎,逐水草而居,盛水、酒、奶的容器最早是用皮囊。学会烧瓷后,烧制的壶体外形完全仿皮囊的样子,大肚子,小口,包括皮囊上的皮条、皮扣的装饰、皮线缝制的针脚,在鸡冠壶上都仿制得惟妙惟肖。到了辽中晚期后,很多契丹人转入定居生活,加之受中原器形的影响,鸡冠壶的形制才慢慢发生了些改变,腹部收窄,壶体修长,更适于室内摆放。辽还烧制了很多适合北……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