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纵情山水 >

古衙古祠里的后花园

作者:文·图/杨乃运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3-23 10:09:05

  后花园首先是花园,其次才是方位,才是与居前居左居右居中相对而言的位置在后的花园。古代的大宅院,多见后花园,这宅院,无论是私家的,官府的,祠寺宫观的,王府的,还是皇宫的,花园未必有一处,但凡有花园,一般就不会少了后花园,后花园有点大宅院标配的性质。南阳的古代宅院里自然也少不了后花园。它是旅游中的一个亮点,有很多的文化蕴含其中,细心地观赏和解读定然获益良多。


 
  内乡县衙的玲珑后花园
 
  南阳之行,很是匆忙,遗存至今的古建群,只是去了内乡县衙、卧龙岗武侯祠两处,对那里的后花园说三道四,没有资格和资本,只是个人观览后的一些小感触。对内乡县衙的后花园印象比较深,觉得它在宅院的建筑结构与布局,与北京的官府、王府花园比较一致,在宅院建筑群的最后端,宅院中又没有其他花园,独艳后隅,以柔衬刚,以媚伴肃,幽谧静雅,小巧怡人,自呈风华,似是一种规范性体制类型。但在礼制严格尊卑有序的封建王朝,究竟有没有一条如何在府宅中建花园的规定,只有听专家解说了。若是没有花园必须建在府宅之后的规定,而大部分府宅只有后花园,那就是一种习俗,这种习俗如何形成的,且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则是颇有耐人寻味之处的。




 
  南阳内乡县衙的后花园在县衙宅院式建筑组群中所占比例很小,仅是三堂和东西花厅后窄窄的一个长条,在前衙后邸的整体布局中仅为后邸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所占比例也不大,到不了连通院子的东西花厅的三分之一。但是,有这个后花园和没这个后花园,差别实在太大了。衙门是非常庄肃威严的地方,体现的是官威,对实权在握的衙主县太爷来说,既有高高在上的不可一世,也会有从上或从下而来的潜在危机逼压出的战战兢兢,所有的公务性建筑,从影壁到牌坊到大门到仪门到大堂二堂三堂,都表示着职责,职责下淫威可施,但也保不齐哪儿没算计到就栽了跟头,得两面做人,对上奉迎,对下才可施威,太任性这衙门就可能是自己的坟墓;而县太爷的下属,无论是官吏还是衙役,是办公差的还是杂役奴婢,也都可借衙门显足威风,但也都小心在意着,衙门的总主子之下,一层还有一层的主子,想算计主子的,更得谨慎。至于平民百姓,进衙门就有压抑感,敢与县太爷称兄道弟的,不是脑子进了水,就是吞了豹子胆,反正是活腻味了。衙门里全是建筑,永远都是紧绷绷的感觉,庭院再多,空间形态再多样化,哪怕有的庭院很宏旷舒阔,也是会被气势逼压得喘不过气来。后花园就是政治生态环境中一个避风的港湾,一个情感荒漠中的绿岛,一个松弛紧张情绪放松精神的乐园。在封建王朝,县太爷的办公区和家宅合为一体,后花园显出家的气氛,比较人性化。它是县太爷和家眷休闲娱乐的场所,也是县太爷邀朋聚友的地方。


 
  进内乡县衙后花园,东西两侧都有通道,都有门。西面的花园门,是砖砌的棱形门,门额浮雕闲趣二字,透过门可看到一被茂竹簇围的立石,上面阴刻“菊苑”二字。菊苑看菊?非也。非菊盛开之季,在此赏菊也难,这一苑名,应与内乡古称菊谭盛产菊花有关。菊乡县太爷的后花园未必就多栽菊。我游览内乡的时候,一种球壮的橘黄色菊花遍见乡野庭院,县衙后花园里却未见此花,后花园里正盛开的花有一种花朵像串红的,一串串的像小长喇叭,但它似是藤本花卉。还有一种花是乔本植物上开的,团状,艳红艳红的,是长在一棵树上,也不可能是菊。草坪里也有花,紫红的小花朵,应是宿根生的草花吧。后花园的植物以绿色的为主,竹子最多。竹子还非一种,有青行、黄竹、紫竹。南方、北方的大户人家,凡有条件的读书人,都有在自家院里栽竹的习俗,衙门里的官员也是,求的不只是竹里一年四季的绿意,更是竹里的那种风雅。中国的竹文化根基很深,与梅、兰、菊并称四君子,与松与梅并称岁寒三友,有节,根深,生长速度快,南北冝居,暖寒不惧,可与石为伍相伴,四季常青,生命力旺盛等生态特征,在生活中的多功能性,使其成为人的高贵品格的象征,文人墨客咏竹、颂竹、画竹的作品颇多,宋代的官场上跌宕起伏的大文豪苏轼、清代当过知县的怪才郑板桥都是咏竹画竹的高手,热捧养竹。苏轼写有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名句传世;放浪形赅、自由奔放的郑板桥“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有仰面花”的对联,“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的诗句亦为人熟知。为官的在花园里栽竹养竹,是生活时尚,也是精神需求。对其中不学无木者,则属附庸风雅之必须吧!除竹而外,内乡县县衙后花园还栽有棕榈树,从植物物种上显示出此衙所处地理位置上衔南纳北的特征。




 
  内乡县衙后花园用卵石铺设出园中通道,偏西的位置有一道脊曲多窗开大月亮门的粉墙,颇有江南园林特色。月亮门內不远处有一飞檐红柱小亭,墙根房角荆丛藤架下、通道两侧草坪中布各种观赏石,偏东垒假山,假山前环曲池筑小桥,袖珍型,使有限的小空间里呈现出园林元素的多样性和景观的丰富性。北园墙外有观音堂,观音堂十字脊顶,楼上叠楼,雕檐彩画拔墙而耸,扩展拓宽了园林审美空间,借景效果极佳。这是座苦心精心营造出来的曲径通幽、花木葱茏、亭林互映、山水相依、小巧玲珑别有韵致的后花园,游客在里面走一走,歇歇脚,感受一下其中的趣味,畅想一下消失在过往云烟中的县太爷生活,是很惬意的事。
 
  内乡县衙后花园我前后逛了两遍。说实在的,我不相信内乡县衙曾有皇帝任命的县太爷时后花园就是这个样子,遗存下来的有可能有假山,有几块观赏石,基本就是一块地儿而已。现有的这座园林应是县衙修复时的新貌、新作品。会寻找和参阅很多文献资料,力争与历史原貌无异,但做到原汁原味地修复很难。它应是当代园林艺术家的复古之作,满溢着当代园艺家们的心血。翻阅古典园林史,盛名之下的很多古典园林大多经过几代园林艺术家操刀易容,与初始时的园林风貌大相径庭,何况这一小小的县衙后花园!赏罢内乡县衙后花园,再回过头看过去的知县和其眷属们居住的地方就更有意思了,它们本是一个整体,都属衙邸部分。东花厅在三省堂之东,西花厅在三省堂之西,三者成一条直线列于后花园之前。三省堂还属于知县的办公地,东花厅为知县和家眷们的饮食起居地,西花厅则为知县子女们的居住地。东花厅正房内现陈列着知县与县丞、主簿商议政事,丫环帮夫人梳妆,知县阅卷三组蜡像。西花厅现陈师爷教公子读书和小姐抚琴两组蜡像。是死物,但多少有了点旧时代的人气儿。东花厅院的那间灶房,虽只是物:一间被茂竹掩映的小屋子和屋子里的灶厨灶貝,但旧时的人气却显得更足。知县和家人也得过日子不是!




 
  卧龙岗上的花园组群
 
  先去过襄阳的隆中武侯祠,知道了襄阳武侯祠与南阳卧龙岗武侯祠争议颇凶,谁是真谁是伪的口舌之战从古延续至今,觉得很有意思,于是想到南阳卧龙岗看看武侯祠的愿望就特别强烈。
 
  机会终于来了。
 
  游南阳卧龙岗武侯祠大拜殿时,听到一位导游特意指了一副楹联,告之两地争议事。联曰:“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名高天下,何必辨襄阳南阳”。此联的作者是清道光年间正在任上的南阳知府顾嘉蘅。此公是湖北人,却是在南阳做南阳最大的官儿,两头都不好得罪,在争议问题上抺了下稀泥,这稀泥抹得备受称赞,成为传世妙联佳句。两地争的是什么呢?争的并非是武侯祠谁真谁假,建祠是为了纪念,纪念性的祠庙哪不可以建?有心建有能力建就行,没有真假可言。争的其实是诸葛亮在哪儿被刘备领着关羽张飞三顾茅庐给顾出去的,也就是诸葛亮被顾时的居住地躬耕地在哪儿,那是只能有一处不可能有多处的。历史上始终扯不清这桩公案,是因为襄阳古代也曾属过南阳,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南阳时可能说的是大范围的南阳也可能说的是小范围的南阳,他太过珍惜字句。而湖北河南两地始建武侯祠的时间都在晋代。这种扯皮的事历史上很多,如司马迁的桥山说就扯出了好几处黄帝陵轩辕庙,各地都说自已的那座有黄帝陵的山才是司马迁说的那桥山。




 
  南阳武侯祠既然是在诸葛亮躬耕地、刘关张三顾茅庐处建的纪念祠,花园是少不了的。走进了卧龙岗武侯祠就走进了一座大花园,花园里又套花园,鲜花争艳,草木蓊郁,古柯虬劲。细分大花园里的座座花园,今天的南阳市卧龙岗武侯祠至少有这样几处:入大门后的中轴线两侧,南为躬耕地遗址,北为卧龙潭。武侯祠山门内大拜殿后诸葛草庐那个庭院是古典花园式的,古树、池塘、小桥、假山,园林要素样样皆备。南侧,从半月台下老龙洞进去,又一座花园。武侯祠两侧,南为道院北为三顾祠。这一组建筑是个整体。从此处向北,有汉文化苑,汉文化苑下院绝对是个大花园,上院的庭院里也养花种草的。再往北,有八卦广场,八卦广场是被林园包围起来的,其西的那一大片景林中是观赏性植物的王国。


 
  我在卧龙岗景区游逛时,在汉文化苑北的那片林子的边角看到了一块竖立着的说明牌,上写:“诸葛躬耕园。相传此处为诸葛亮当年躬耕之地,现已打造为一处园林景观,内植红梅、毛杜鹃、南天竹、八角金盘、洒金珊瑚等名贵花木。”从此说明牌上的说明,我认定了这片景观林就是卧龙岗武侯祠管理方认定的诸葛亮躬耕地,即便是从传说上认定的,那也是一种认定,而且是管理方官方的认定。景观林的树都不粗,说明移栽来的年头不长。树干几乎棵棵笔挺,俊拔秀美。树间间距不小,说明给树的成长留足了空间。树多林就密,密林中又遍是疏朗的空间,这片林就格外地让人感觉着舒服。林间还有红柱小亭,红柱在绿围翠裹中的那一抹亮色,虽是点缀,却是诗意性的。万绿丛中一点红嘛!林地上的矮棵植物是花卉还是草药?……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