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纵情山水 >

为霞而醉

作者:迎春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2-28 15:35:07

  有专为彩霞而出去旅游的吗?霞,朝霞、晚霞。霞的出现是有条件的,必须有太阳,必须有云,而且是太阳最接近地平线的时候。日出或日落时都是赏霞的机缘。我是被云霞深深震撼过的人,在去各地的旅游中都希望有霞相伴。虽没有专为看霞而出去旅游过,但霞赏却是我的各地掠奇掠美之旅中最大的收获之一。


 
  遭遇霞击,锥心的暖色记忆
 
  记忆里, 第一次被霞击中心魂不是去旅游,而是去山西五七干校。时间已经很早了,转眼间已过去了三十四五年。解放军总政治部的五七干校在晋南的汾阴。坐的是火车,车行的速度很慢,所有的小站几乎都要停靠,快车在汾阴是停不了车的,那站实在太小。火车有一段是傍着汾河走的,汾河很长,车身也很长,如一条青龙。我看到了悬在汾河上的落日,它也是挂在车尾的,好大好圆啊!云彩和水都被染红了,鲜红。那是个血色的黄昏。震惊,是因为头一次看到水上日落的情景吧。而后又一次遭遇晚霞,被晚霞的美色袭击是在嘉峪关万里长城第一墩。


 
  最初,嘉峪关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我还以为那是海市蜃楼。
 
  当车过了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能够看到戈壁的时候,我们也就开始听到了海市蜃楼的话题。最先谈起它的是导游。爽朗、活跃、记忆力惊人的甘肃华夏旅行社副经理王蕴,说一部电影里的海市蜃楼就是在河西走廊的大戈壁里拍的,而且时不时指着窗外说:“瞧,那就是海市蜃楼。”我的记忆出现了混淆,或者我是故意让它混淆。反正这时候应当有黄土夯成的、被岁月风雨剥蚀的、满目疮痍的古堡出现,如那部电影一样,随着古堡出现的是暴虐冷酷而又美艳惊人的女土匪头子。这真是一种奇特的、刺激人的景观。古堡出现了,在公路的右前方,苍凉、浑厚的漠色古城堡像一个平躺着的大方盒,大方盒上的古楼五彩斑斓,硕大而又壮观。它耸起在戈壁上,背衬着黑山。满车的人开始躁动,头争相右转,拉开车窗,让塞外之风和古堡的雄姿俏影尽快的一同飞掠过来。
 
 
  车在飞驰,古堡在逼近,焦渴中的激动在减淡在消失。那古堡越来越实在、明晰,你也越来越醒悟到,在城市的边缘,是不可能出现海市蜃楼的,尽管这座城市是在大戈壁上崛起的。
 
  嘉峪关!肯定是嘉峪关!
 
  嘉峪关的关楼不同于万里长城东部关城的关楼,同样雄峙于城台之上,同样壮美,它却有俏丽在里头,就如同一个莽汉和一个巾帼女杰之间的那种差别。城关也不同,城墙也不同。是由于它不在崇山峻岭中?是由于它太规整了?还是由于它的苍凉漠色?绝对的有吸引力,特别是你一路走来,不是难得,而是唯一的一座最有气势,最能称得上古堡的古堡推到了你面前。新的渴望和新的激动在胸中溢涨开来,当它渐渐地又从视界里消失时,这种情绪就更强烈了。




 
  我们是在回程中游览的嘉峪关。
 
  是先去的嘉峪关长城第一墩?长城第一墩没什么好看的,它只是个非常残破的土墩,已被岁月蹂躏得惨不忍睹。倒是墩台旁峭崖下的讨赖河震撼人心,河水蓝色,蓝得炫目耀眼。峭壁下依然是戈壁,与祁连山近在咫石,但咫尺也是距离,戈壁和河床上的土都是白色,赤白,与水色反差强烈。还有,那崖壁太陡太直,又高,形成一个视觉上的死角,不站在崖顶边缘是看不到讨赖河的,不胆战心惊地观赏蓝蓝的讨赖河,讨赖河能有这等壮美!天气不好,小雨似下非下的。当我们离开这里时,车已开出一小段儿了,车上的人突然要求停车,开门,着实把司机吓了一跳。车一刹住,众人疯狂夺门而出。是发现了什么险情在逃命?不!是西边天上的彩霞,大朵的绵厚的云层都改变了颜色,无法形容的金红灿烂,雨霁后的太阳镀染出的诡谲变幻的云色云貌,那是真正云空中的海市蜃楼。团友都是旅游界媒体人,不少是摄影家,长枪短炮地或举或架着相机抢拍,我被霞的瑰丽和团友们的疯狂同时袭击,想忘也忘不了。此后,我再也没遭遇过这样壮美奇幻的彩霞。有过类似的两次,一次是在前门,一次是在广东的惠州西湖。


 
  在前门遭遇美霞袭击的那次比较从容。那年,我已玩相机了,恰好又随身带着。是下班之后,下了车,走到十字路口,正准备去换乘快速公交车的时候。
 
  火烧云,火烧云布满了整个西部天空,还把前门城楼紧紧罩住。是小学还是中学课本上学过一篇火烧云的文章。语文课本上的《火烧云》是文字的华美,而眼前的火烧云则是文字写不来的实景。有看火山爆发岩浆奔流时的感觉,是厚重的灼热的金红的主色调与紫红浅蓝深蓝等等之色的交融中的无声变奏,比岩浆流速慢得多,我看了好长时间它才深暗下去,它使前门城楼和箭楼有了更强的历史厚重感,它们在历史文化的酱缸里浸泡和腌制过并仍在被浸泡腌制着。




 
  在惠州西湖遭遇的也是火烧云吧?它比较纯净,大面积的玫瑰红。西湖是在惠州市区,我们的车是行驶在惠州街道上,目的地是惠州西湖宾馆。惠州城市上空是完全被云霞笼罩的,已是华灯初上时,街道的灿亮与玫瑰红的天空融为一体,街道房舍楼宇如同在玫瑰红的幕帐中,奇幻的童话世界一般。天空的玫瑰红是带着湿气的,似能感到云上和城市里细微的水滴的飘浮,而车行的前方,湿色的玫瑰红中则耸起巨大的云团,云团是被玫瑰红浸润的墨色云团,其中的一块云团则像一只怪兽,哦,狗熊哎!没有比这再大的狗熊了,前面半个天空都是它的身躯,腿粗而短,肥厚的双掌环在胸前。霞云的杀伤力、震撼力是可以想见的,我很想让司机停下来。司机是当地人,对这情景已司空见惯了,我在万端的急切中实在忍无可忍,拉开车窗抢拍了两个镜头,可那已是火烧云尾声中的画面,颜色已淡了下去。




 
  游历中最壮丽的炫色的晚霞是在江西三清山遭遇的。三清山不临海,却有西海岸、东海岸,不上三清山很难知道。海,指的是云海;而岸,指的是悬在危崖上的栈道。
 
  西海岸长达3600米,架在海拔1600米的崖壁上,悬空凌云。它宽2米,是高空缠山的云带,又是观景赏景的条台,云雾起时,云海涌浪,琼岛凌波是想躲也躲不开的景。云不在山中时,叠山崇岭千沟万壑尽在脚下,俯视、远眺,峰峰岭岭的真面目赤裸展陈,坦荡无虞,那是大气魄大景观的立体画卷,视野开阔,且随岸随步推陈出新,万种神姿多态变化尽在眸中。人在画中行,人为画中人,人是画中画。走在西海岸畔,走在峰群琼岛奇峡秀壑的大画境中,让你觉得,想象力再丰富技法再高超的山水画大师,在它面前也显得平庸、乏智。我和同伴走完了西海岸,逛罢三清观,又折回了西海岸,那已是日落时。赶早不如赶巧,西海落霞送过来,你能好意思不蹭这一票细细观赏这落霞表演吗?望着西天的叠叠群峰,不动位,半个多小时内,落日和晚霞魔术大师似的不知变换了多少奇魄之景给我们看。日月同辉的异象,落霞宏浩的辉煌都一一上演了,到了霞光尽收为灰为墨后,本该终场,却突然地,云海又开始燃烧起来。先是远天的一角一个云团烧红,烧成火团,火色渐次放大,向两边分扯,扯出两条斜纵铺展的霞幔,逆向地朝着我们站立的方向铺,铺到我们头顶上时,天空的云又向一起聚合,聚合成一片红沙滩,一片酱赤的湖,天际,酱赤之湖中游弋着蛋青色的孤岛,重彩中一抹空灵淡雅的留白似的。滩、湖是被残阳镀染了的云状,这云便是俗称的火烧云吧?云吸红成霞,吸得贪婪了,便憋青了脸,脸朝墨黑肿胀,直到把霞彩胀缩成远天一条奇峦的赤带,大山和云都随之苍黑了,远远近近的峰岭成了剪影。至此,知道平生头一次在高海拔处鉴赏到的这出气象华彩大戏的大幕已落,落到了边际。怏怏地向回走,刚移动了几步,移到栈道旁一片老松挺耸的地方,又意外地见一道辉煌从残留的赤霞喷放,与松构成异景。惊艳!惊艳的同时也深感到太阳的留恋与深情。它借峰峦的层叠错落几度挥光绽华,让你心中牢牢铭刻。
 
  很快,月光接替了日光铺洒在悬空栈道上。比较日光的热烈,它的含情脉脉让人忧伤。
 
  追逐日出,被揉搓的情感

  人对大自然特色之美的钟情与欣赏是一种天性,彩霞吸引人,很多有条件的旅游景区便把观日赏霞作为自己的招牌项目、拳头产品。而此项旅游产品中以观赏日出为多。


 
  观日出,不是被动地遭遇,而是主动地追逐。我上过泰山,在泰山观日出是一种荣耀。泰山是自秦始皇始多代帝王封褝祭祀的地方。泰山为五岳之尊,泰山观日享誉天下。在泰山观日的头晚我和泰安的成鲁兄上到了天街并住了下来。那是冬季。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早早起来,穿上大衣把全身套成了大肥熊。从酒店上得天街,从天街向上望一眼,看到朗朗的圆月,再向下看一眼,则是盆地中泰安市的万家灯火。月在上,像触手可摘,灯火在下,炽烁遥遥眩海无极。脚就走不动,想停下来拍张照片。成鲁急催快走,说没十几分钟了,慢了就看不到日出了!此等壮丽美景不能细细欣赏,连驻足多看两眼都不成,心里就恨,为什么自己不起得更早。成鲁步健,我也不敢慢,可天街不知怎的一下子变长了,孔子庙、碧霞祠也变得更高了,高得让人望而生畏。成鲁有经验,择近道带我走的是孔子庙前的登山道,那道一级一级老也走不到顶,他连搀带推的好不容易把我这喘声如雷的大肥熊鼓捣到阶顶,可前面又出现一层高台,真是台外有台,阶外有阶呀!昨晚来时怎么就没觉得呢?终于,临近6点40分时赶到了观日峰,太阳刚好是要出未出的时刻。饱览了日出的整个过程,太阳离得太远也太小,云霞不是想象的那么壮丽绚烂,但心里还是很满足的,这毕竟是泰山日出哦!何况看完日出转身漫步在玉皇顶又看到了日月同辉的景象呢。圆月依在中天,东边是日,西边是月,一个娇红,一个莹白,日月均圆圆地同为己容,世上能在玉皇顶上拥有此等幸福的能有几多人?




 
  遭遇的美霞美日都是刻骨铭心的,主动去追寻的大多会不尽人意,这算是我的经验。去丹霞山看日出,住在景区内的宾馆里,宾馆算是守着缆车站吧,几分钟的路程。头晚天色还好,早起就细雨霏霏,又不甘心,摸黑儿淋着细雨等缆车开。日出是有时刻表的,最早的一班缆车留足了到观日点的时间,不到点儿工作人员不会来上班开缆车。等候中雨停了,以为有了希望,可最终看到的却是一片雾海和雾海中山岩的迷蒙暗影。看不到日出朝霞未必就没有收获,常常有意外惊喜的。我忘不了尼泊尔观日之旅。为观日出,我们那个由多家媒体组成的旅游团出得加德满都在一座山梁上的宾馆住了一宿。那山是山上之山山中之山,上下左右东西南北全是山景。北边到东边,往稍远一点望是青山翠嶂,再往远一点望则是绵绵云雾峥嵘雪峰,那是珠穆朗玛峰的方向。视线里,喜马拉雅山上的这几座雪峰都在六七千米以上。山梁上宾馆客房的门一律朝西,通阳台的门和阳台一律在东,这是为看日出预备的。阳台大,像个小院。这阳台本身就是景儿,三层阳台,一层错出一层来,石墙灰瓦的三溜,还弯出个弧线,冷不丁看,像弯道上正扭着腰奔驰的火车。阳台下面是个大山谷,谷是我们脚下的这山大虾米一样弯身子弯出来的,虾米上是一层一层的梯田和绿树,梯田里开着一片片黄灿灿的油菜花,一种春的气息在北京的隆冬季节弥荡在尼泊尔海拔二千多米的山坡上。谷的东面留下个挺大的谷口,存心为向看日出的人……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