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区域合作 >

东山石窟圣境不只是传说

作者:杨乃运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2-28 14:57:07

  两次在洛阳游龙门石窟,都没有听人说起过东山石窟,及至我在网上看到洛阳还有个东山石窟的时候,竟有一种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的那种兴奋,以为它会距龙门石窟很远很远,即便到了洛阳也很难找到它,更别说有幸游历了。出人意料,它就在龙门石窟的对面,隔着伊河,过桥就是。听到一个传说,古时东山石窟比龙门石窟(西山西窟)规模还要大,曾有西山一山,不如东山一湾的说法。游之,看到它确是被漫长的岁月磨蚀成废墟,但岁月却未能剥尽它的芳华,圣境依然是圣境,而且就在那一湾内外固守。






 
  擂鼓台与擂鼓台三洞
 
  从龙门石窟南门出来,过伊河大桥,石窟群密布在东山山湾内外的景象已呈现在眼前。走到东山脚下,右侧一条石砌登山踏道诱惑着我。踏道上端一座门楼,门楼上有大万伍佛涂金字样,不知何意。进门楼后是一个院落,左手是台地,台地上下贴崖皆有洞窟,上台地还有扶梯,是钢铁的,院中一座博物馆式的建筑与之相连,台地顶端与博物馆顶差不多平齐。这格局像一道选择题,想了一下路线该怎么走好,很快决定了先进博物馆。在不大的博物馆里越看越觉得路线是选择对了,对此地脑子里不再是空白。此处台地名叫擂鼓台。2008年,龙门石窟研究院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院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对擂鼓台前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总发掘面积600余平方米,出土各类文物1900件。展厅里展出的这次考古发掘成果有出土的石刻造像、瓦当、建筑构件、经幢、碑刻、石座灯、钱币、首饰、生活用具等,件数不多,仅是出土的很小一部分,但对我认识沧桑岁月的残酷份量已足够了,逆时光里的影象也丰富起来。明清之前的地面建筑有残留的已皆在地层中,瓦当年代最久的是汉朝的,其余以唐宋为主,地层堆积之深、包含物之复杂、出土文物数量之多,考古报告称,都超出了发掘前的预想。展厅钢化玻璃下,我们能看到曾埋在地层中的石作踏道、石作护坡、石作阶基、房基。唐至北宋时期的踏道、窟外崖面残存梁孔和地面保存的柱础槽、出土的游记题刻等透露出的地面建筑信息和社会文化风貌令人振奋。看到有文字介绍说,擂鼓台前曾有的大周建筑有可能是武则天敕令修建的香山寺的一部分,对我简直就是一种鼓舞,唐代的香山寺面积得有多大?走到东山之南就已经走到唐代香山寺了。整个东山都叫香山吧,香山以生长香葛而得名,香葛为何到现在我也弄不清楚,是开蓝紫色花的葛藤吗?遍生于此山,又有香气、生命力强盛应是它的主要特征。出土的游记碑刻表明这里曾是唐宋旅游的胜地,那该是多么繁华而绮丽的景象啊!现今这里游客如织,不是唐之盛况的回归而是一种超越。唐代建筑遗迹虽在土层里,但证明传说曾经是真实的存在,千年时空的距离骤然间缩小,与历史的心灵对话通道豁然打开,梦回唐朝的脚步在缥缈的时光云雾中也坚实起来。旅游是不能缺乏想象的。由遗迹遗物促发的想象填补上的空白处重又变得丰满而多姿多彩。






 
  擂鼓台因武则天巡幸香山寺在此置擂鼓司而得名。台上依崖并列着开凿了三座石窟,石块垒砌的石屋分割出它们,是一种保护也是凝固下来的历史,石屋的苍凉中隐藏着与石窟一样的神秘。出小展览馆登台游览南窟最近便,也不必走回头路。南洞是唐天授年间或再前些时开凿的佛洞,洞窟呈方形,中筑方坛,据说其上有身披袈纱的大日如来结跏趺坐于须弥座上,头为螺髻,戴花冠,颈挂项饰,着臂钏。但在我的记忆里在南洞我并没有看到方坛上的大佛,洞内四壁和窟顶所雕布的造像因为密、因为小、因为间隔远而看不大清,解说牌上说现存700余尊,皆结咖趺坐于莲座上,横向成排,上下交错对应,头戴高宝冠,覆云肩,施禅定印、降魔印或转法轮印,大衣通肩或袒右披覆,有的外加半臂衫,身佩璎珞、项饰和臂钏等物,兼有佛和菩萨的特征,这种造像及布局在中国石窟中十分罕见。中洞的造像题材为礼忏灭罪的“一万五千佛”,这就是院门门额上金字的由来?以正壁高坛上善跏趺坐弥勒佛像为主尊,洞窟四壁底部逆时针雕刻二十五身传法比丘和《佛说阿弥陀经》《金刚般若波罗密经》等佛经;其上方壁面及洞窟外壁遍刻十方“一切(诸)佛”。这是窟前立的解说牌说的。查找相关信息,一万五千佛指的是密刻四壁上的开凿于唐天授年间(公元690-694年)的小坐佛。因小坐佛,擂鼓台中洞又称大万五佛像龛。洞内中央坛基上的造像是毗卢遮那(大日如来佛),后壁摩崖上雕刻的弥勒佛双足踏莲花,背后映出佛光,头像早年被盗,据说现收藏于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弥勒两侧二胁菩萨是唐代典型的颇具代表性的作品,左手拈花而微扬,右臂轻松下垂,面庞丰盈,左偏,身躯右斜,对称而富有动感,是取自现实中的贵夫人形象。窟顶是莲花藻井,围绕着化佛、童子、宝塔、舍利鸟、宝幢以及琵琶、长鼓、钹、筝、笛等乐器。经卷在前壁南侧下部,是武周时期刻的,共四部。亲眼看到的,正壁的弥勒是坐像,有头,头后有光轮,与我们熟悉的弥勒形象大不相同,双脚所踏看不出是什么,胁侍菩萨完全对称,各踏在一朵莲花上,南侧的菩萨抬的是右手,北侧的菩萨抬的是左手,细节上似还有不一样处,但因雕刻有损毁,无法一一比照。小佛密密麻麻,排列有序,但损毁情况严重。洞渗水?白色的水蚀痕迹如丝网垂挂于岩壁上。洞正中已无高坛,也没有佛,顶部藻井在外面很难辨识。北洞有保护性的竖栅门遮挡,透栅门缝能看到洞内残损严重的造像和壁龛。这是唐代早期密宗造像洞窟之一,三壁各造一座佛,以正壁宝冠佛为主尊,三佛之外壁面雕小型菩萨像,前壁两侧各开一大龛,内造等身的四臂十一面和八臂密宗菩萨形象。窟门外浮雕的比丘形象深目高鼻,系域外比丘。






 
  万佛沟,残缺美的山湾圣境
 
  我喜欢东山南侧的山湾。这里被称为万佛沟。从擂鼓台下来,我误打误撞地沿着崖边的路向东走,才发现这么走竟是唯一正确的游览路线。左面,也就是北面是深谷,深谷之西向着公路和伊河的方向大敞着口,贴谷的北侧山腰依山势起伏错落着成群的窟洞壁龛。在谷南侧,依崖沿路向东,有座高桥,只有这座高桥跨谷通到对面的山崖。东山是石灰岩质,右手边出现大面积的石岩板层结构,有立崖也有斜坡儿,这一片是凿不了洞窟的,层积岩的层面非常明显,结构松散。虽凿不了洞窟却也是一道景,在谷对面洞窟遍山腰的山梁比照下独具风韵,崖坡斜倾着平整宏旷,长长的,宽宽的。桥要高出路面,有踏道通上去。站在桥上,面西而望,伊河、西龙门石窟的一部分皆收纳于眼底,与东龙门石窟合体形成一道大山湾,西与北面的洞窟山如同峰巢遍体,泛着乳白色光芒,这石灰岩山在谷底茂林的拥簇中就如绿色云中的圣山,那是非常壮阔而奇特的一幅画。我敬佩大自然,也敬佩古人,是大自然和古人共同营造了这里的魅力圣境、气势磅礴的巨轴画卷。擂鼓台这面的景色也在眼帘中,非鱼眼儿相机镜头是无法全部收纳的。未注意南侧山道的走向,北侧山道似非一层,向东随山而拐。看到过东山古道的指示牌,却不知这古道究竟是指东山沿西麓一线南北伸展的古道,还是指沿沟谷向东深入到山中的古道,继续向东还能走多远,能不能走得通。古道让人想入非非。它在山湾的壮丽中又平添了一道神秘,这神秘加上洞窟的神秘色彩就更浓重。




 
  擂鼓台一侧,除了擂鼓台三洞还有唐代的党晔洞。此洞以窟门上方唐大历七年(公元772年)党晔等人的游记而命名。党晔在唐代是何人物?经查……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