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区域合作 >

巴塘草原的篝火

作者:圈廷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1-18 13:23:51

  天快亮的时候,早起的人发现宾馆里停水了。后来起床的人越来越多,开门四处打听停水的事情。当得知整个玛多县城都停水了,大家不再问停水的缘由。
 
  屋外还下着雨,透过宾馆的窗户往外望去,对面新修建的广场湿漉漉的,阒无一人。“唉,还下雨!晚上玉树巴塘草原的活动怎么搞?”玉树州旅游局北京来挂职的副局长闻阳忧虑地盯着窗外叹气,“还有几百公里,没准抵达玉树的时候天就放晴了。高原的天气,永远不知道10里之外是什么样子。”望着窗外一直不停的雨自我安慰地说道。


 
  头天晚上入住时,通知早饭在宾馆旁边的一个小川菜饭馆里。此时,有人已经去问过早饭的事情了,餐厅的老板也许习惯了县城经常停水,说头天晚上就接好了水,早餐正在做。


 
  当城市里的建筑越来越高的时候,玛多的建筑也不甘落后。这个临街的宾馆也一口气修到了四楼。一个北京来的客人,提着一个箱子,一脸痛苦的样子从四楼下到大厅,重重地坐在凳子上大口喘气。又是高原反应,一个玉树州派来的急救车上的医生连忙上前询问。看着年轻女人痛苦的样子,带她到外面的急救车上去吸了好一阵子氧气才见好转。急救车头天晚上忙到半夜才休息,因为有几个人都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高原反应。


 
  其他的人坐在大厅里纷纷谈论着头天晚上睡觉的感觉,即便是没有高原反应的人,一晚也没有睡踏实。如果在玛多能够睡得那么踏实,那也就不是玛多了,人们对玛多的敬畏之心也会荡然无存了。玛多是哪里?玛多是黄河开始出发的地方,玛多是扎陵湖、鄂陵湖的家乡。大家吃过简单的早餐,又出发了。玛多还在下着雨!在高速路口上所有的车都汇合了。几十台车呼啦一下子拥堵在高速路口的入口处,本来很冷清的收费站一下子显得热闹起来。


 
  通往玉树的高速公路刚刚开通,路上的车还十分稀少,尤其清早,路上几乎没有车。这几十台车在高速公路上成了一道风景。长长的一个车队,转弯的时候,我透过车窗前后望了一下,显得十分壮观。平常很少加入这种雄壮的队伍,今儿一下子融入这么大的车队。


 
  车轮在崭新的高速公路上飞奔,碾压过少许的积水,水花向四周溅起。草原上雾蒙蒙的,远处什么也看不见。太可惜了!星宿海看不到了!驾车的师傅来自西宁,惋惜北京来的客人看不到星宿海。“唉!这个天气!”车里的闻阳副局长望了望车窗外,又担心起晚上的活动来。


 
  巴塘草原是玉树的一张名片。只要有贵宾来,都要安排到巴塘草原开一场篝火晚会。生于北京、长于北京的闻阳来玉树一年多了。对巴塘草原的篝火早就深深印入脑海,能给远道而来的乡亲们享受一次草原人的盛会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天会晴的!高原的天气谁也说不上!


 
  车轮在飞旋,车队的队形也拉的越来越开!刚开始那个雄壮的队伍已经散乱得不成样子了。马力好的车往前飞奔而去。这次从北京自驾来,年龄最大的超过70岁了。硬朗的身板,端坐在车里,带着老伴一路西行,上高原来到三江源也许是暮年里常想的事情。在牛头碑拍照的时候,几个老哥们相互挤在一起,努力地用手机自拍一个合影。看他们吃力的样子,我主动帮他们拍了几张合影!


 
  草原上的烟雾时而笼罩,时而飘走。阴沉沉的天,黑乌乌地把天边压得很低很低。“哎呀!这要是一直下雨怎么办呀?晚上巴塘草原的篝火还点吗?”车轮在雨中滚动着,闻阳电话的电波在空中来回传播。
 
  二十多辆自驾车从北京的鸟巢出发,经过4天就到了玉树的草原。这里是唐蕃古道,当年文成公主历经三年才从长安抵达了拉萨。沿途文成公主留下的事迹让这里的人们世代传颂,成了一代一代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这前半天大家还在鄂陵湖边上迎亲滩拍照留念,讲述文成公主途经那里的故事,下午就可抵达玉树巴塘草原修建的文成公主庙。


 
  巴塘,一个承载了许许多多故事和传说的草原,从文成公主绝尘而去后,又有后人在草原上不断演绎民族之间的深情厚谊。2010年玉树地震,一座美丽宁静的高原小城,被大自然瞬间推入了灾难的深渊,那个昔日悠闲、充满活力的小城仿佛成了人间炼狱。在传说中英勇无敌的格萨尔王虽然还骑在战马上时刻要出征的样子,可雕塑的战马和歪斜的房屋一样时时刻刻有倒塌的危险。居住在山洼里的人们仰望山坡上的佛殿,佛殿的墙体开裂,佛塔倒掉。在人们的希望开始幻灭的时候,玉树,一个曾经陌生的名字瞬间通过电波传遍了大江南北,世界各地。玉树人民需要帮助!前往玉树的路瞬间被挤得水泄不通。


 
  说起这次活动,北京自驾车的组织者一再压缩人员,最后再怎么缩减,也无法缩减了。人们对玉树的期待和向往是那么的迫切和心急。车轮在滚动,“通天河!通天河过了吗?”“早就过了!”飞驰的汽车穿过一座长长的隧道时,师傅说出一句让我吃惊的话。那怎么没看到通天河呢?
 
  宽阔的高速公路一直沿着山谷顺势而下。车里的步话机又响了起来,走散的车队又重新组合起来。在玉树高速公路的出口,迎接客人的队伍手捧哈达、高举青稞酒。敬酒的歌声立刻让激动的客人安静下来。
 
  “咔嚓,咔嚓,咔嚓!”相机的快门声立刻响成一片。“哇!太漂亮了!”玉树的姑娘小伙,太漂亮了。身着节日的盛装,献哈达,敬美酒。


 
  天空里最后的一片乌云褪去,高原的太阳光温暖地洒在远道而来的客人身上。新奇的人们在接受了这藏区里最好的欢迎礼物的时候,不停地用手抚摸着脖子上垂下来的哈达的边角,激动地说:“第一次有人给我献哈达,我要把这条哈达带回家里珍藏起来。”一份高原人民很普通的见面礼立刻成了很多人心中的珍贵礼物。


 
  下午的行程安排的十分紧凑,吃完午饭,就马不停地的开始去参观玉树地震遗址,那栋曾经屹立在结古街头的高大楼房,在自然灾害发生时,突然深陷地下,三层楼房顷刻间几乎就成了一座平层的房屋。如果没有人详细介绍,谁也不会在意那栋房子曾经的辉煌。7年前的一个早晨,很多人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还有很多人没有起床,地震发生了。这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将这个小镇变得混乱、无序。很多人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那时唯一和外界能够快速有效的连接就是巴塘草原的机场。


 
  巴塘草原,一个玉树人心中最神圣的地方,在人们都不知所措的时候,它默默地给玉树遭受灾难的人们带来了希望。当银灰色的神鹰降落在巴塘草原的时候,人们一下子有了主心骨。参观完地震遗址,车队驶向了结古镇旁边的当代山观景台。“哦,好漂亮啊!这是地震过的玉树吗?”人们吃惊地望着山脚下震后重建的玉树新城,惊叹地问道。是啊,那场地震中,整个城区几乎都坍塌完了!玉树州旅游局的导游卓玛给大家介绍玉树的新貌。身着一袭藏族时装的卓玛,腰里垂着一个金质的火链,上面镶嵌着上等红珊瑚,腼腆地笑着介绍,并和远道而来的客人合影留念。


 
  “卓玛,去北京吧!”有人开始热情地邀请卓玛!“不,我阿妈在这里,我哪儿也不去!”“哦,你家就在这里啊!”“是,我家就在巴塘草原的上面。”“巴塘草原,巴塘草原今晚有个篝火晚会吗?”有客人很期待地问道。“是啊!尊贵的客人来了巴塘草原要点篝火!”
 
  车队从三江源纪念碑径直驶往巴塘草原,返回的路上……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