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纵情山水 >

自驾玉龙沙湖

作者:程奥冰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1-17 11:57:07

  在这里,沙漠并非人们想象中的寂寥。无边的沙湖化作滚烫的热情,迎接着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这里沙海浩瀚、湿地美丽,与红山文化交相呼应,构成了独有的国家AAAA玉龙沙湖风景度假区。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进房间,窗外是各种野生鸟类叽叽喳喳的共鸣,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这份来自大自然的悦耳之声;中午炙热的沙海中,满载着饮食文化精髓的玉龙沙湖,带给我们的是特别的味蕾体验;夜晚,漫天繁星在天际闪烁,寂寥与狂野碰撞,凉爽与清新交融,而在这碰撞与交融之中,玉龙沙湖褪去了白日的狂野与灼烤,展示出的是别样的夜文化——时尚与音乐、快乐与人群。这就是令人难忘的玉龙沙湖。一个包含了内蒙风情的玉龙沙湖,一个让六千年前的文化与现代的文明交织迸发的玉龙沙湖。


 
  从玉龙沙湖回来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然而,旅游过程中的一些情景还时常在脑海里浮现。虽然在那里只有短短的几天,但首次自驾游的经历却让人久久难以忘怀。自驾游出行安全最重要。在此次出发之前,想到了很多突发情况的应急预案,车况、路况、旅途的天气情况等都要考虑到。上苍作美,一路顺畅。


 
  这是我第一次去沙漠。未去之前,想象中的沙漠是遥远的边界,广袤而荒凉;是无边的沙海,干燥而贫乏……有人说,如果因太过舒适而无聊,可以去沙漠里体会一种落差;如果因太过孤独而苦闷,可以去沙漠给苦闷下一个最新的注解。然而对我来说,两者都不是。我对沙漠未曾有过一点的兴趣。兴致使然是因为无意中在网上浏览旅游网站时看见一条关于玉龙沙湖的介绍,被它美丽的景色所吸引。


 
  汽车一路向北。从北京驶入内蒙后,才真正领略到岑参笔下“平沙莽莽黄入天”的肃然,了解崔融所说的“漠漠边尘飞众鸟,昏昏朔气聚群羊”的壮阔,体验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苍茫。车里依旧循环播放着陈绮贞那首《旅行的意义》,优美的曲调久久回荡在耳边。窗外是内蒙常见的草原、防护林和绵延的山丘,远处高速路消失在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上。


 
  大约5个小时后,车子从乌丹高速口下高速,来到翁牛特旗。但没进入城区,而是沿着外环路驶入313乡道。沿途随处可见介绍景区的广告牌,周围的景色也从绿色的草原逐渐向黄色的戈壁过渡。汽车驶入沙漠,天色尚早。虽然头顶是朵朵白云,但太阳还是从云朵的缝隙里挤了出来,把它的光芒洒在大地上。公路的两侧,是一段段有规律的栽培着的干芦苇,但更多的则是沙漠里特有的植物——梭梭草和红柳树。在这一望无际的茫茫沙漠里,它们那身绿色显得异常耀眼。远处一个个高低不一金黄灿烂的沙丘,是那么的平和,那么的光滑圆润。风儿在它们身上雕刻出栩栩如生的浪花,在阳光的照射下如片片鱼鳞,金光闪闪,甚是壮观。我欣赏着安静祥和的沙漠景色,难以收回贪婪的目光。随着车辆在沙漠公路上的继续深入,太阳不知何时也偷偷地躲进了云朵里。一路上随处可见的蒙古包渐渐变少,偶尔还能看到一些牧民们圈养的骆驼……于是,便知道离玉龙沙湖不远了。


 
  集装箱酒店 体验星空下的柔美
 
  来到景区停好车后已是傍晚时分。买门票过安检,门口有摆渡车运送游客到集装箱酒店。酒店的大堂和房间是分开的,所以要先乘车前往酒店大堂办理入住手续,然后再乘车才能入住集装箱酒店,其间不需花费任何费用,而且摆渡车随叫随到,十分方便。


 
  乘摆渡车也是一种快速游览玉龙沙湖景区的方式。坐在车上,周围的景色在眼前快速掠过。只见沿路两侧涂满迷彩色集装箱的屋子与远处沙漠融为一体,并不觉得突兀。集装箱散落在马路两侧,一侧在小山坡腰上,一侧临湖而建,但错落有致,都面朝着湖水和沙山。


 
  来这里之前,心里已经无数次幻想过集装箱内的样子,能奇特到哪里去?然而推开房门的一刹那,还是被它的惊艳震住了。原本幻想着集装箱内简单粗糙的床铺和内饰并未看到,眼前是完全不亚于五星酒店的构造装修!衣柜、储物等设计充满了新意;全景的落地窗,让窗外沙漠与沙湖一览无余,沙漠与湖水堪称完美的结合。推开落地玻璃窗,脚下是木板延伸搭建的阳台。阳台上有一张桌子和两把藤椅,为的是方便喝下午茶,休闲聊天,欣赏美景。阳台下是缓缓流淌的河水,河面上密布着黄绿相间的芦苇群,疏密有致的芦叶与远处金色的沙山交相辉映,构成了一幅恬静的山水画卷。


 
  北方冬季的白天很短。收拾好东西后,窗外已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了。远处湖面和沙山笼罩在一片黑色的帷幕之中,更显得神秘莫测。门外马路两侧的路灯是节电型感应灯。没人路过时朦胧昏暗,有人路过时,瞬间变亮,但也仅仅照亮一二十歩后交下一灯接力。洗完澡坐在阳台上喝着茶,才发现客房灯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阳台外边的芦苇上,隐隐绰绰,顿感几分神秘。偶尔传来几声蛙鸣和鸟叫,觉得一阵新鲜。仰望头顶的满天繁星,猛然意识到这里真是拍摄星空的好地方呢。


 
  沙漠日出 一沙一世界中的壮观景象
 
  沙漠的夜晚狂风呼啸。凌晨五点,在一阵阵“嗖嗖”的风声中起床,耳畔却仍然是一阵阵嗡嗡声,想来是耳鸣了。打开窗帘,屋外还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为了赶在日出之前爬到观景平台欣赏日出,便准备动身出发。用座机呼叫前台的摆渡服务车,司机师傅便开车送我至沙山脚下。来之前不觉得这座沙山有多高,但站在山坡前,看那夜幕中若隐若现的观景平台,只是一个黑色的圆点。爬沙山并没有固定的线路,只能找坡度比较缓的地方往上爬,或到沙子比较少的地方攀登。其实还有一种更为简单的方式,那就是看哪里的脚印最多,顺着前者的脚印攀爬是最为简单的方式。但无论准备得多么充分,还是避免不了鞋子进沙的懊恼,这也导致我走一会儿就得停下来把鞋子里的沙子倒出去,每一回都能倒出半鞋子的沙。


 
  登上观景平台,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见东方天际遥遥现出一片晨光,心想太阳马上就会升起来了。果然,再次抬头向东望去,遥远的地平线上像一抹青灰的带子,青灰色的上方隐隐透出一线淡淡的晨光。须臾,底层的青色慢慢减退,上方的晨光渐渐增强,转眼之间,晨光开始向中间聚集,组成强劲的阵容,青灰的颜色随之开始溃退,扇形晨光主宰了东方天际。忽然,晨曦中间裂开一条缝,不,两条,三条,逐渐连成一个若即若离的钳形,犹如尚未冷却的火山,又仿佛行将出铁的炉口,似乎即刻就要从赭红的熔炉喷吐出一圈火轮。正盯着“炉口”出神,冷不防,下方地平线上蓦地浮起一点橘红,惊讶得人们不由张大了嘴巴,发出了一声惊呼。远处的太阳仿佛有只巨手自下而上托起,一点橘红仿若硕大无比的灯笼,一寸寸向上浮动。五分之一,二分之一,三分之二,不到两分钟,红彤彤的灯笼脱离了地平线——并不见下面托举的巨手,一轮红日纯粹是凭借自个儿的力量,挣脱夜的怀抱,冉冉升空。奇怪的是,一离开地面,满目金光四射,原先的橘红早不见了踪影,金灿灿的太阳直耀得人不能直视。环视四野,金色的沙漠熠熠闪烁。


 
  不稍片刻,太阳便完全升起来了。欣赏片刻,便准备动身下山。下山途中,目光所及,沙子和山脚下的楼房窗玻璃皆是金碧辉煌,整个玉龙沙湖景区沐浴在一片金色的霞光中,这便是沙漠日出。它没有苍山奇峰的陪衬,也没有碧海清波的烘托,就像一本纵览古今的大书,一支承前启后的乐曲,一幕历久弥新的壮剧,让人印象深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沙漠骆驼 驼铃声声传耳畔
 
  来玉龙沙湖,骑骆驼是必玩的一项活动。下山吃过早餐后,便匆匆前往玉龙广场准备骑乘骆驼。骑骆驼对于我来说还是第一次。在导游的帮助下,爬上骆驼毛茸茸的脊背,在无垠的沙漠里晃晃悠悠前行。


 
  驼队前行了半个小时后,来到了沙丘的脊背上,仿佛在追逐着天上的太阳。远处玉龙沙湖,黄沙漫漫,坦荡无垠,在粗犷中张扬着雄浑的野性。有时候我也挺佩服自己,刚开始为了拍片取景,每次都走在队伍的最后,拍几张驼队的照片,再骑上骆驼追赶大部队。如此反复,体能消耗巨大。后来紧跟领队走在最前面。因为队伍拉距大的时候会以公里为单位,当拉距更大的时候前面的人会原地休息调整等待后面的人,而走在最后的人永远没有休息的机会。


 
  曾听说,看到沙漠如同看到大海,这话一点也不假。坐在驼峰上远远望去,沙湖远处的勃隆克沙漠如同一片金色的汪洋泛着滚滚的波涛,铺展开来,无边无界。近观,一个个沙丘和一个个低谷连绵起伏,在耀眼的阳光下,闪出鲜亮的光芒。细沙被小风吹得起了一道道皱褶,像湖面的波纹,一环环漫延开去,骆驼们踩着这样的小波纹,像踩在柔软而舒适的地毯上,身后留下一行行脚印。那脚印在说:我曾来过。行走在沙丘的脊梁上,可以鸟瞰远方,时而停下来拍照,趁机坐下来,或者干脆躺下,都是一种怡然自得的快乐。金晃晃的沙世界,让人觉得宛若隔世,置身于其中,只会让人觉得自己渺小、卑微、无法抗拒。上帝之手使得沙漠如此壮观,一路上除了惊叹还是惊叹。有时会在瞬间生发出一些无可名状的想法:这里没有水,没有植物,有的只是漫无边际的沙子,如果有人迷路在这里,要怎样生存呢?如果沙漠发了脾气,刮一场沙尘暴,我们会不会被卷走?沙湖会不会被吞噬?想到这时开始心生敬畏。巧的是,当天的沙漠仿佛知道我们来一次很不容易似的,以它温存的一面善待了我们这些远道的客人。


 
  行走在沙漠里的我们并不孤独。你看远处的胡杨因其超顽强的生命力,印证着“活着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地千年不腐”这句赞美的语言。向导说沙漠里还有一种叫百岁兰的植物,它一生只生长两片叶子,但每一片叶子都可以活到百余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在这无边的沙海中,还点缀着一丛丛树木,那是沙柳。一丛丛沙柳,给原本沉寂的沙海注入了生命的活力。为了能在缺水的沙漠中生存,沙柳凭借自己顽强的毅力,把根深深地扎在沙土之中,长达几十米,一直伸向有水源的地方。在这里,生命一旦产生,便很难消亡。正是因为艰苦的环境,才养育了伟大而顽强的生命。


 
  攀登神女峰  一览沙湖美景
 
  中午是沙漠光线最强的时候,不适合继续待在沙漠,便回宾馆小憩一会儿。等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再去爬玉龙沙湖最高峰——神女峰。爬神女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如果不是拉着木桩上的麻绳一点点向上爬,几乎是爬不上去的。爬啊爬啊,爬累了就四肢并用以节省体力。沙山上的沙子外软内硬,软到踩一脚下去就被上面的沙子淹没,把沙子挖开下面是深色的湿沙子,凉凉的异常舒服;质地也比较硬,基本可以承受身体的重量。但是,一边挖一边爬特别麻烦,便果断放弃了这个办法。








 
  还有个办法,爬累了就脱去鞋袜。赤着脚走在细小的沙粒上,脚下软软的,暖暖的。每走一步都要考验你的耐心和体力。连绵的沙山上点缀着几抹翠绿,在沙地中,不规则地伫立着造型各异的石头。这里的石头是圆形的,棱角已然被岁月风沙磨去。它们静静地伫立在沙漠中,或躺或立,形成沙漠中独特的风景,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见证着这片土地沧海桑田的变迁。






 
  爬上神女峰那高高的岩臼,抬头看,蓝天白云交相辉映;俯瞰山下的玉龙沙湖,盈盈碧水间绿草丛生。沙漠中的绿洲就这样突兀又和谐地生长着,让人眼前一亮。在漫漫黄沙的包裹中,沙湖是个优雅的存在。沙中有湖,湖中有岛,岛上有草,草中有鸟。俯瞰整个沙湖,就像一位美丽的少女在安静地沉睡,梦里有翠绿的小草,有清澈的湖水,有漂亮的飞鸟,有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就这样沉睡着,梦里还有她青青的草原。






 
  行走在沙山上,偶尔还会看到沙地摩托,犹如沙漠中的青春少年,任性而奔放地驰骋在山峦之上;偶尔也会看到有驼队,呈一字型排列,骆驼迈着悠闲的步子,犹如沙漠中的王者巡视着领地。那骑在骆驼上的骑手,有的潇洒,有的拘谨,有的心旷神怡地极目远眺,有的边走边搞着各种自拍,怡然自得。这边或艰难或悠闲地体验着沙地风光,那边则快乐又刺激地坐着滑板开始划沙了。








 
  远处一片漫漫黄沙映入我的眼帘,更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丘,由清一色的黄沙堆砌而成。这里是黄沙的世界,黄沙的海洋,绵绵的黄沙与……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