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人物 >

一人一世界 人物画家王良民的艺术人生

作者:李磊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7-04-26 14:26:52

    我来到位于通州区宋庄镇小堡北街的王良民工作室,他正在创意作画《同学》,这幅画是他为了参加春季画展而精心准备的。画作表现了同学5人来参观一个画展的瞬间。5位年轻人来到一幅画作前,从每个人的神态与动作中反映出不同的人物性格与心理活动。5位主要人物中最突出的位置是一个女孩,正拿着手机以画作为背景进行自拍。从衣着可以看出她时尚而又亲近自然的品位,白色纯棉织物的长款上衣,下摆上的花鸟图案清晰可见,胸前的单肩包实用而不奢华,从她肩上两条向后延展的肩带可以看出,她的背后还有一个双肩背包,那里也可能装着她出外写生的工具或户外运动的装备。她的微笑发自内心,透出对背后面画作的喜爱之情。其他四位男同学,又都在画作中出演着不同的角色,最右侧的那位已经把袖子挽到了手肘之上,好像也想撸起袖子大干一番,创作一幅出类拔萃的艺术作品献给心仪的女孩;女孩后面的那位男生白色的衬衫,还打着领带,手里拎着一个HUAWEI的手提袋手臂向前,他的目光不在画作之上而是在他前面的女孩身上,他一定是想把手提袋中的新手机送给她;他左侧的男生正在开怀大笑,好像是在对旁边同学真心直白的嘲笑,但下垂的帽檐遮住了他的双眼,谁也看不出他的目光,也许他对前面的女生也心有好感只是难以启齿表达,只是把那份嫉妒化为了大笑;最右边的男生好像没有被周围的一切所动,正拿着单反照相记录下画展的每一个局部,生怕有所遗漏,其实他的心也在那充满情感色彩的一幕中,但他只是选择了退避,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在画展之中。王良民手持毛笔立于画前,他时而目光凝重,时而又喜上眉梢,仿佛他就在画展的现场,看着发生在5位年轻人身边的一幕一幕,看透了他们每个人的心灵。




 
    王良民,安徽人,又名王良明,字一梵,号湛公。王良民出身于书画世家,其父为安徽著名西洋人物画家,深得俄罗斯油画艺术精髓,专攻人物。其兄也是国家一级画家。他的家庭有如历史上的三曹与三苏。而王良民凭着他对中国画与中国人物画的理解,创立出属于自己的写意人物绘画风格。王良民写意人物画在画界最为著名的就是他的系统仕女图了。






 
    仕女图是我国一种独有的人物绘画形式,其中最为久远的是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还有唐代周昉的《簪花仕女图》,1984年我国还专门为这幅图设计出了邮票。但这些画作多为工笔作品,没有写意画的简约与洒脱,而国画中的写意作品多为山水,写意人物则多用来表现诗人、僧侣、战将等男性人物。王良民正是把国画的写意风格与仕女图表现力恰到好处地结合在了一起,开创出自己的绘画风格。
 
    简单的双勾画出女人的曲线美,有深浅不一的墨色让美女们发如云鬓,轻快的线条让衣服充满质感,衣间显露出的红红的一点抹胸让美人性感十足。那含情脉脉的眼,那巧如悬胆的鼻,那红若丹朱的唇,都出于他的了了数笔之间。虽然用笔简练,但笔笔间都反映出相当深厚的功力,他对每个画中人物的掌控是一般画家不能企及的。虽说是仕女可能千人一面,但在王良民的画中每一个仕女表情、体态、动作都有不同,可谓是一人一世界。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桃花绽放,屋中的仕女们正思量着一起出外欣赏那春天的美丽。脸上洋溢着不可掩饰的喜悦。她们弹琴的已无意拨动琴弦,吹箫的已将箫管拿离口边,看书的已把书籍投于地面,还有人已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笑出声来,意识到这有失端庄,赶忙用扇子遮住自己的面庞。她们的春心已蠢蠢欲动,恨不能马上飞到屋外。这一美好的瞬间都记录在王良民的《春暖桃花季》之中。
 
    画中后面的两位仕女正以前面的三位姐妹为模作画,两位仕女一位已在凝注笔端准备下笔,另一位则还在仔细地观察,生怕错过每个细节。而前面的三位仕女神情太自然,一点也没有摆出造型的僵硬之感,好像并不知道有人在为她们作画似的。也许那两位仕女画的根本就不是前面的三位姐妹,而画的是正在作画的画家。画中人画作画人,作画人画画中人,一个如同庄周梦蝶一般美丽的故事就蕴含在《画中人》这幅作品之中。
 
    《风静荷香》也是这么一幅传神的作品,香气是靠视觉无法感知的,而王良民就是想用他的笔让赏画之人可以从里面闻到那悠长的荷香。画中间的一盆荷花并没有群芳吐艳,但是那份清香已吸引来了很多窈窕淑女。其中一位静静地坐在荷花盆边,细心体味;另一位则微微抬着头陶醉其中;还有一位端着桃子从旁边路过也被那份清香所陶醉,停下脚步,慢慢品味。欣赏此画,观画者似乎也可以感受到来自画中的“清香”。

\
 
    《琴馨》则是一幅表达声音的画作,同《风静荷香》有异曲同工之妙。抚琴是古代最高雅的艺术享受之一,抚琴者净身沐浴后方可抚琴,抚琴是对自己人生观的一种表达,意在寻觅知音产生人生共鸣。此画中抚琴者的头微微低垂,可看出几分伤感,用琴音叙说着仕女们长居深闺独守空房的凄凉。古人云:“画人难画手”。抚琴之人的手是最为难看的,而画中的这一双玉手置于琴上,似灵波又似玉笔,仿佛从画中真可以听到悠悠之声。听琴者皆为知音,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同感,琴音之后不觉间都已愁上眉梢。观画者看到这里一定也会竖起双耳,听着那画中流出的弦音。
 
    夏季与秋季如何在没有外景与衣着变化的情况下从画作中表现出来,这为很多艺术家出了一个难题,但是王良民的《消夏图》与《秋韵》两幅作品很好地将难题解出。《消夏图》中仕女有的仰头看着屋外的骄阳神情无奈,有的手持团扇轻轻摇曳,有的躲在墙后荫凉之处,有的坐在桌边细细品茗,棋盘之边已经无人对弈,炎热的夏天让人无法专心下棋。这幅画让观者的内心感受到了夏天的那股子热气。而《秋韵》则是另外一种景象,屋中的仕女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她们还在高兴地进行一项工作——风筝制作。有的风筝已经做好,仕女正在穿线,有的还在裱糊,桌子上摆满了制作材料与样式书籍,这时虽然风筝还没有起飞,但仕女们的心已飞出窗外,大家都想趁着这秋高气爽的好天气走出门去,投入自然放松身心,沉浸于花园郊野的清凉之中。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