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发现 >

滇缅铁路 一条从没运行过的铁路

作者:王洪伟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6-20 11:55:12

  滇缅铁路,是云南省继昆明通往越南的滇越铁路完工之后,出动30万民工,付出10万人生命又修建的另外一条铁路。它的起点为现在的昆明火车北站,经过楚雄、祥云县的清华洞,穿越哀牢山、无量山的崇山峻岭,以吊桥跨过澜沧江后进入现在的临沧市境内的云县,沿着南汀河前行由孟定的清水河出国境,终点站至缅甸的腊戍连接英缅铁路网,全线米轨在中国境内全长880公里。


 
  然而,滇缅铁路却从来没有运行过火车,是在云南省的版图上也找不到的一条铁路线。铁路的路基刚拓出准备铺轨时,日军占领缅甸后打进了滇西,民工和技术人员为了抗战的胜利,只得亲手将自己修成的铁路路基炸毁……
 
  现在,昔日的路基多数湮没于荒烟杂草中,人们也就渐渐地把这条本来可以横贯中缅边地、连接太平洋口岸的国际大通道忘却了。






 
  “如果你要探访滇缅铁路的遗址,建议你先去西段的临沧市的云县、耿马县、永德县,因为,这几个县的人民在修筑滇缅铁路时,付出的牺牲最大,也最惨烈!”这是在临沧市政府工作的朋友对我说的话,他说,“这几个县的滇缅铁路遗址,都是坐落在美丽的澜沧江畔、南汀河畔,从傣族、布朗族、佤族等聚居区穿过,从现在的风景旅游的题材观点看,西线的澜沧江百里长湖、澜沧江大峡谷、南汀河国界河,神秘的阿佤山等自然景观是全线中最美、最雄壮、最能撼动人心的,其雄伟、美丽的景色可以与阿尔卑斯山相媲美,而铁路遗址沿线的少数民族文化、风情等,却是在阿尔卑斯山地区没有的。”
 
  于是,我便将探访滇缅铁路遗址的重点放在了临沧市。在今年4月上旬,傣族的泼水节到来前夕,我又踏上了去滇西寻访滇缅铁路遗址的路程。




 
  被炸毁的铁路遗址
 
  第一次听说滇缅铁路,还是在少年时期的事了。那时,每天吃过晚饭,我们都会到距离家不远的个旧火车站玩,曾经听一个认识的老司机说,在抗日战争时期,在云南省的临沧地区修筑过一条铁路——滇缅铁路。但刚修好路基、隧道,即将铺轨的时候,日军就占领缅甸了,只好又将修好的路基炸毁了。
 
  2007年的5月,我第一次到地处滇西的临沧市采访,当坐的班车跨过澜沧江进入云县境内,看到了忙怀大转弯的第一座滇缅铁路隧道遗址时,探访遗址的念头不禁油然而生……




 
  1935年,蒋介石命令交通部次长曾养甫主持国内的铁路修筑计划,曾养甫受命后就意识到,应该修筑一条从大西南国境与国际联系的大通道,这就是滇缅铁路。曾养甫到云南视察时,他向云南省主席龙云提出自己的想法,要积极筹建滇缅铁路,得到了龙云的赞成并达成共识。龙云立即命云南省公路局承担此事,约请铁路工程师踏勘线路,写了一份详尽的《查勘滇缅西段路线报告书》,由曾养甫呈报中央政府,但深陷“西安事变”的蒋介石及国民政府根本无暇顾及。
 
  1937年8月3日,当日本侵略者向上海开始进攻,淞沪抗战爆发了,于是,他便向蒋介石提出了在云南修筑滇缅铁路的计划。面对可能将要爆发的全民抗战,蒋介石当然知道修筑滇缅铁路的重要。9月,蒋介石在南京召开最高军事会议,特意与龙云议修滇缅铁路与滇缅公路,龙云爽快地答应并承诺将在人力、物力等方面给予大力的支持。


 
  1938年5月底,滇缅铁路的路线最终确定下来。滇缅铁路分为东西两段,东段从昆明经安宁、禄丰、楚雄至祥云,西段从祥云、弥渡、云县,经孟定南汀河出境,到达缅甸滚弄,连接缅甸铁路支线的腊戍站。国内全长880公里,全线设计为米轨铁路,以便与当时已经修建好的滇越铁路接轨。
 
  1938年秋天,国民政府在昆明成立了“滇缅铁路工程局”,任命曾主持修筑杭江、浙赣、湘桂铁路的铁路巨擘杜镇远为局长兼总工程师,杜镇远延聘了一批一流的工程技术人员。当时的测绘工具简陋,只有罗盘、水准仪、气压表等,却要在深山密林中测出方位、距离、高差,绘制出万分之一的草测图。铁路施工所需的劳力,主要在沿线各县征集。


 
  1938年12月25日,滇缅铁路全线动工。铁路要开凿43条隧道,76次跨过河流。来自全国各地的几万工程技术人员和30多万云南民工,在缺乏机械化设备,经费不足、粮食困难和地形复杂等艰难的条件下,不顾山高林密、风雨烈日、瘴疠疾病、饥饿艰困等逆境,以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采取原始的火烧、人挑手挖等土方法,将在云南境内全长近900公里的铁路路基从昆明1寸、1寸地往中缅边境线上延伸、延伸……
 
  被遗忘的铁路
 
  我们沿着214国道进入云县的忙怀乡辖区内沿着澜沧江边缓慢地行驶,当车子来到近2571公里里程碑处转过一个大弯时,一个在公路边的废弃隧道便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旁边一块书写着“滇缅铁路遗址,忙怀大转弯隧道”字样的指示牌,这里便是有名的忙怀大转弯隧道滇缅铁路遗址。
 
  对于这个隧道,我并不陌生。早在2005年我第一次来临沧市采访沧源佤族自治县的佤族文化,我看到了公路边伫立着的这一块牌子上的字样,旁边是一个黑黑的洞口,周围已经长满了荒草,那就是忙怀大转弯隧道。而现在的忙怀大转弯遗址,隧道已被山体掩埋,只有细看才可以看出当年的痕迹。


 
  出云县县城后,便沿着214国道向距离县城15公里的分水岭驶去,穿过了红土坡隧道,往前300多米就是闻名遐迩的分水岭。
 
  分水岭的头道水,位于云县爱华镇头道水黑马塘村214国道公路边。而214国道的祥(云)临(沧)公路这一段的部分公路,就是当年的滇缅铁路的路基。当地人告诉我:要了解云县的滇缅铁路修筑情况,应该到分水岭的头道水的滇缅铁路遗址园看看,可以通过雕塑、铁轨等很详细地了解当年西段的临沧市的各族人民参与修筑滇缅铁路的英雄、悲壮事迹。而头道水发源于箐头村,一直向南流进了南汀河。民国以前的马帮年代,从长坡岭出发,到羊头岩得绕过这条弯曲的小河48次,故而这条河又被称为48道河,头道水所在地为第一道 ,因而称头道水。这里的位置非常的险要,是当年马帮走夷方的必经之地,明、清两朝曾在此设关卡,称永镇雄关。分水岭,则是临沧市境内怒江水系南汀河流域和澜沧江水系罗扎河流域交界分水处。因此,地处滇缅铁路的路基上的遗址纪念园,不但可以瞻仰滇缅铁路修建的悲壮历史文化,还是一个能体验、欣赏特色自然地理资源那“一脚踏两洋”特色地理奇观的旅游景区。


 
  “一脚踏两洋”的景观?一听到这,我不禁感到非常的惊奇,原来,分水岭是一水分两大洋(印度洋、太平洋)的奇特地方,在这落下的一滴雨,如果往北则流进了南河、罗扎河、澜沧江,从西双版纳出境后称为湄公河,流经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最终在越南的九龙江注入太平洋;如果往南则流进头道水、南汀河、怒江(境外称萨尔温江),流经缅甸,最终在阿达曼海注入印度洋。
 
  走进滇缅铁路遗址园,那些栩栩如生的雕塑、景观便一一呈现在眼前,主要有几个方面内容。一是滇缅铁路遗址浮雕;二是“两洋分水”景观动感标志性设施;三是歌颂滇缅铁路建设壮举的主题歌石刻碑,上面刻着相关历史资料和文字图片。当我在一个美丽的傣族姑娘的塑像前停住脚步时,随行的当地人告诉我:这个傣族姑娘名叫玉妹,家住在勐撒坝,她的丈夫在新婚的第二天就被征去修铁路了,却再也没有回来。于是,她便沿着修好的滇缅铁路路基去找,边走边叫着丈夫的名字。后来,在一处工地上她遇到了一个同村的乡亲,那个人告诉她:她的丈夫到工地的第二天就被石头砸死了,遗体就埋在灰尘弥漫的路基下面,玉妹从此开始了自己孤单地生活的日子。当这个遗址园开始修建时,在开工的仪式那天,有人看到了90多岁的玉妹老人悄悄地站在人群中……


 
  看着这些刚毅又严肃的浮雕。他们当中,有青壮年,有两鬓斑驳、皱纹爬上脸颊的老人,特别是一个前胸背着刚出生的婴儿,背上又背着沉重的背箩在工地上参加修路的年轻母亲的塑像吸引了我。他们,是被征召来参与铁路修建的傣族、佤族等少数民族同胞,他们用自己的实实在在的行动,超出常人想象的毅力,在西南边疆,为抗战做出自己的贡献。
 
  离开了遗址园,我们又沿着214国道寻找而去,当来到一个名叫太平关的悬崖峭壁前时,当地人指着公路下面的一条便道说:那就是滇缅铁路的老路基。我定神看去,只见在奔腾不息的罗闸河旁边,一条宽敞、平坦和有着一些曲线,能行驶一辆大货车的土路在一直往前延伸。河边的悬崖绝壁下,一个饱经沧桑的隧道口呈现在视野里,原来,这里就是云县有名的太平关隧道。我抬头仰望上去,隧道口悬挂在一道险峻、苍桑的悬崖下面,远远地看上去,那悬崖就好似一个……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