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人文之旅 >

大理苍山 蓝色幽花朵朵开

作者:文·图/杨木华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20-04-15 15:55:00

  蓝,是一种读懂彼此内心之后的真诚交集;蓝,是一种识尽人生故事之后的思想相亲;蓝,是一种看透世界沧桑之后的纯净安宁;蓝,也是一种毕生追求却总被突破的朋友状态。若你也喜欢蓝,请跟随我的脚步,一起走入大理苍山蓝色幽花的深处……










 
  从没想到,大理苍山的秋天,会是蓝色的!
 
  如果你在今天之前问我,苍山的秋天是什么颜色,我一定说金黄;而此刻的我一定告诉你,苍山的秋天是蓝色的——而且是一种幽秘的蓝,一种妖魅的蓝,一种高雅的蓝,一种传奇的蓝。从黄到蓝的转变,缘起10月的遇见。
 
  细叶蓝钟花
  苍山最幽秘的蓝色秋花
 
  国庆长假,蛰居故乡的我,骑摩托上苍山西坡大花园拜访一朵细叶蓝钟花。秋天的大花园,没有了春天马缨花烧红一山的壮丽,喧嚣的游客消失,草木重新成为这里的主角。那些清香,把洁白的云,一朵一朵顶在头上;那些马先蒿,把艳丽的红,一朵一朵开到高处;那些獐牙菜,把浅蓝的团花,一朵一朵开成绝对的主角。而那些椭圆叶花猫,干脆玩起了变色的戏法,从初开的浅蓝到盛放的粉红,让每一丛花都不重复开过。面对遍野秋花,我快速拍摄之后依旧向前,今天的我只为追寻一种幽秘之花而来。这花几年前初秋在海拔4000米的苍山小岑峰东侧遇见过,幽蓝的花让我一眼难忘,后来多次登苍山,却再也没有遇见那幽蓝。直到去年初秋,在海拔2600米遇到似曾相识的枝叶,那是伏地延伸的紫红色细小藤蔓,大约半厘米的嫩绿椭圆叶围着枝节轮生,叶缘及藤蔓上白色绒毛密布,我认定要开那幽蓝花,可不见花苞。今年,恰好我有空,却不知那花是否开放。路过无边的秋花,我很快抵达那花的生长地。可最初的遇见,却依旧上演失望的故事,那些绿毯似的叶上,并未如约伸出幽蓝花。是的,如果开花,伸字,才是最妥帖的形容语。继续向前,在一棵映山红树下,一朵硕大的蓝钟花(半厘米不到的叶,五六厘米长的钟形花,这样的对比之下花自然异常惹眼),从绿毯上伸出来,稳稳地把喇叭状开口向天,吹响了秋蓝的集结号。果真,顺着那些藤蔓向前几步,更多的幽蓝小号,一把把伸向天空,齐声奏出苍山秋天幽秘的蓝色之歌。对着那花,我先俯拍,五瓣幽蓝的狭长瓣子,把中央的蓝色绒毛与浅白花蕊轻轻环绕,有一种温婉之美。降低视角,匍匐在地后镜头中的花竟然有预料之外的妙曼:花身并非一个色度的蓝,而是蓝得有层次有色调。花的基座是先浅蓝然后深蓝,花瓣分开处是浅蓝,弧形伸开后再次深蓝。你看你看,一朵本来用幽蓝就可以形容的花,写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其实,也不用形容,这幽蓝的苍山花,只需一眼,就入了我的心,再也无法割舍分离!细叶蓝钟花,是一种低到尘埃里的花朵,高昂的头颅,是发现不了这苍山最幽秘的蓝色秋花的。








 
  乌头花
  苍山最妖魅的蓝色秋花
 
  看了细叶蓝钟花,我开始念叨苍山另一种幽蓝的秋花,那是一种妖魅的蓝色花。记得那年国庆长假我在苍山半腰遇见,可惜那天跟队登山,只用手机快速拍了几张。于是,周六我准备上苍山寻觅那幽蓝。可没料到的是,从马鹿塘驻车启程不久,我竟然遇见了另一种幽蓝之花——乌头花!乌头花是和死亡相接的妖花。多年前还不认识这花时,就听过它的厉害。乌头花,本地人叫它小黑牛,秋天采挖它的根块回来泡酒,其蕴含的乌头碱外用是舒筋活血的跌打良药,内服却凶险万分,故乡曾有人误吃丢命,临近的地域多次发生煮食猪脚炖乌头中毒丧命的事件。而我认识这花,也不过三年时间。前年登山,看到这幽蓝的妙曼之花,正想亲近时,却被向导呵止:有毒,不能碰!乌头花,原来是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幽蓝妖花!这天,从马鹿塘上山不久,我在草甸边缘遇见了两种幽蓝的乌头花。一种草本,名为保山乌头。走过的那一刻,朝阳恰好斜斜地穿过花瓣,那些蓝自然倍加纯净澄澈,仿佛未经沾染的孩童眸子,让我忍不住拜倒在那一米多高的茎杆之下拍摄。这些幽蓝花,不少是几十棵长在一处,可同长一处竟然会变色,有的偏幽蓝,有的偏紫红,还有的偏白净,与椭圆叶花猫的固定变色相比,它简直是一个戏法专家。我曾咨询过行家是否为变种,被告知说单纯的色变还不到认定变种的度。另一种是藤本的,叫马耳山乌头,在马鹿塘上段的草甸边缘,牵牵连连的藤蔓,把幽蓝挂满了枝头,且不是一株,而是沿着草甸边缘的林带,众多的藤蔓一直往树木高处疯长开花。拍了这几朵,那几朵更妙曼,拍完那几朵,更多背景纯净的幽蓝目不暇接,一串接一串的紫色魅惑迎风摇曳,亲近,不敢;离开,不甘!是的,那一刻的我,就是心有不甘却不得不继续向前——我的目标花还在更高处!乌头花有一种魔力,让我连续拍摄三年不厌倦,它是苍山最妖魅的蓝色秋花。










 
  女屡菜叶龙胆
  苍山最高雅的蓝色秋花
 
  我最喜欢的苍山秋花,非高雅的女屡菜叶龙胆莫属。高雅二字,只是对这花颜值的简单概括,可我实在想不出更妥帖的词语来描述,在见到的那一刻,我说,此花看后,再不念想苍山的其它秋花了。是的,女屡菜叶龙胆之后,我早已忘记其它秋花。这天,才到海拔3500米,路边已有这幽蓝零星出现,妻子一见挪不动脚步,开始各种拍摄,我告诉她:前边有大片幽蓝,不要耽误时间。可她依旧一次次与花缠绵。继续向上,一脚踏入蓝果杜鹃林,我看见了林下大片高雅的蓝在绽放!大声呼叫妻子后,我放下包,驻足检阅这片迎接我的高雅蓝。层层叠叠的绿叶之上,大朵大朵的蓝密集出现,在秋日寂寞的林下,铺成纯净的蓝色地毯,可我不忍踩踏,就观察挑选拍摄点,同时等待妻子的抵达。稍滞后的她很快赶上来,惊喜至极中和我一起挑了一块岩石表面的幽蓝拍摄。那些幽蓝,被我俯视拍了侧面拍,远景拍了特写拍,每一个角度,随意组合几朵花,立即成为韵味独特的蓝调图景。可更多时候,我只选择一朵或两朵花拍摄。花海无穷,我的构图只有做减法,才能突出主体的魅力。可不管如何拍摄,没有一种蓝可以超越这清澈的色泽,没有一种花可以蓝得如此畅快,没有一种词汇可以说尽眼前的独特,我只有一次次按下快门记录。是的,我只用记录,构图早已天成。拍了一阵,我才发现一些花瓣的边缘,不知被什么虫子啃出均匀的小洞,成为一种妙曼的装饰,给我们无尽的联想。拍够了,想着就此回返,可时间尚早,且不远还有一山的高雅蓝等待,于是继续向上。




















 
  蔓龙胆
  苍山最传奇的蓝色秋花
 
  向上,在那一岭幽蓝的龙胆中,竟然还有预料之外的收获。两年前在更高处遇见过一株苍山蔓龙胆,当时忙赶路就只用手机拍摄。回来确定种属之后才知道它的珍贵——植物图库中只有其名而无其图!可我的手机图质量不过关,遗憾氤氲中,有了再去拍一次的想法。想不到今天在海拔3500处就遇见了它。它恰好生长在路边的竹林下,一米多长的藤蔓上,满挂着浅蓝钟花,一朵朵仿佛一个个浅蓝的微型古铜钟,被时光之手巧妙悬挂在藤蔓之上,又如一串串蓝风铃,等待苍山的秋风吹过,齐声奏响浪漫的传奇之曲。虽然稍稍过季,可黄叶黄藤之下的微败蓝花,更有一种历经风霜后王者归来的沧桑豁达……拍完四顾,想搜寻一株刚好……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