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人文之旅 >

莲宝叶则 雪域高原的梦幻城堡

作者:马恒健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9-11-13 16:03:00

  银妆素裹的神山,令人遐思无限;蓝如天眼的圣湖,令人赏心悦目;天似穹庐的草原,令人心驰神往……这些川西高原标志性的人文地理景观,以它们独特而神奇的魅力,年复一年地吸引着国内外众多的游客。然而,大自然的造化,偶尔会在人们司空见惯之处,留下人们意想不到的惊世之作,令人在新奇、讶异之余,再次对它膜拜不已。
 
  横空出世的巴颜喀拉山脉,在四川阿坝县西北方向停下扩张的步伐,一改其雄浑却缓坦的高原形象,造就了众多千姿百态、巨石嶙峋的山峰,如一座座天神占据的石头城堡,似一座座奇峰异石的艺术圣殿。这里,汉族人称之为玉石之峰,藏族人尊为莲宝叶则。它正在进一步开发,目前仍只是少数自驾车友和背包行者的探奇目的地。








 
  雪域精灵出没的天界
 
  川西甘孜阿坝的腹地和西面的边缘地带,冬季大雪封山,冰霜覆路;夏季山洪频发,塌方断道,除了狂热的摄影爱好者外,一般游客不会在这两个时节前往。我便是在冰雪开始消融、山洪尚未来临的5月,前往阿坝州最西北的阿坝县,再前往阿坝县最西北的莲宝叶则的。
 
  抵达阿坝县城当晚,海拔3290米的高度便将一位同行的朋友击倒。所幸我们投宿的一家名为阿坝藏风酒店的老板,迅速骑上摩托去买药。这位淳朴耿直的藏族汉子对症下药,还坚决不收药钱,所以没有影响第二天游览莲宝叶则的行程,并且让我们对本已饶有兴致的阿坝山山水水又增添了好感。
 
  出阿坝县城沿通往青海久治的302省道行约10公里,道路左边一条笔直的柏油路出现我的眼前,这便是刚刚竣工的通往莲宝叶则的专用公路。沿着傍阿曲河的这条公路西行,过安斗乡后不久向北进入龙尕沟后,公路两边山体表面逐渐由泥土过渡到石头,山色逐渐由黄褐色过渡到灰黑色。继续向前,连绵的灰黑色山体上,散布着如铁锈般红里泛黄的斑痕,除了山麓有稀疏的草丛和灌木,整个的山体绝无绿色植物的踪迹。继续深入,用碎石堆垒而成、没有丝毫生命气息的嶙峋山体,在蓝色的天幕下极不协调地突兀而立,仿佛是传说中盘古刚刚开出的浑沌天地,犹如是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首次登上的死寂月球。
 
  难怪有人说,这是一方只有鹰眼扫视过的洪荒之地,是雪域精灵出没的天界。








 
  格萨尔王的石头城堡
 
  进入莲宝叶则景区刚开发的扎尕尔沟不久,道路右侧的一处坡地之上,一块牧区帐篷般大的巨石,突兀地搁在坡地边缘。巨石的周围圈以木护栏,周身镌刻着五颜六色的经文。这块显然不属于这处坡地的巨石,当地人称“飞来石”。
 
  据了解,莲宝叶则在漫长的地质变化过程中,山坡上的岩块在重力作用下滚落到冰川上,通过冰川的消融而移动。因此,是冰川作用与风化作用的齐心协力,形成这一人力不可为的大自然奇观。
 
  过飞来石两三公里,便到了公路的尽头。不知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还是游山之路难以开凿,一条木栈道在离泊车处约300米的地方向峡谷深处伸延。由于此处海拔为4300米,栈道半环山腰缓缓而上,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游人高反症状的发生。
 
  长达两公里多的栈道终点,是位于一个“U”型山谷的扎尕尔海子。在抵达海子之前,缓行于栈道之上放眼四望,仿佛置身于露天的无边际的石山艺术博物馆。由于这片广袤的山地曾经是格萨尔王征战的古战场遗址,到处传扬着格萨尔王的英雄故事,因此当地藏族同胞称之为石头城。有几座山峰,我们不假思索便可想象是高不可攀的空中古堡,而簇拥着它们的稍稍矮小的山峰,令人联想到万里长城的烽燧和炮台。万籁无声,一种前所未有的苍凉寂寥之感,在我们心中蔓延。






 
  不过,这石头城其余的“城楼”和断续的“城垣”,令人更容易和与军事无关的生活场景、飞禽走兽联系起来,且形象逼真、栩栩如生。如“观音打坐”“众生朝佛”“神医采药”“姑娘梳妆”“金龟朝日”“大象戏水”等。如果思路再拓展开来,一座尖峰之顶的顽石,犹如硕大无朋的交通电子眼。
 
  莲宝叶则与闻名遐迩的云南石林、四川兴文石林相比,虽然同样令人浮想联翩,但是,它们之间最大的……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