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人文之旅 >

铜墙铁壁砥洎城

作者:影子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9-01-11 14:45:31

  砥洎(音 dǐjì),“砥”是拦、挡的意思,“洎”古意指“肉汁”,也有“浸润”之意。沁河流经晋东南,从屯城到润城一段,明清时称“洎水”。 一块巨石上的城池挡住洎水,故名砥洎城。砥洎城建于石台之上,三面环洎水,洎水带着一身的灵气,满面春风地把自身的精华和灵气赋予了小城。正如“洎”的本意,营养丰富的洎水,浸润、哺育了这一带独特的秀丽山水和人文景观。










 
  三面环水 砥柱中流
 
  前往阳城的高速公路上,远远就看到建在巨石上的古城堡坐落在一汪碧水中。从润城站驶出后,一路打听砥洎城的具体位置,许多人都摇头。能看到而不得入,更是增加了对小城的神秘感觉。我们把车停在润城镇的东岳庙,正欲继续询问,刚巧碰到一位路过的中年妇女,自称叫张浦霞,一听我们说要去的地方,哈哈笑了起来,原来,她就是砥洎城的住户,而且从小生活在其中。砥洎城是润城镇的“村中城”,当地人俗称“小城”。跟随张姐,我们绕到庙的后面,一座威严古朴的城楼就出现在眼前,只见坚固的城门楼上镶嵌有一块石匾,黑底白字,上书“砥洎城”三个楷体大字,省文物保护单位和国家文物保护单位的大理石石碑分立于城墙下。眼前高大的城墙,拔“石”而起,巍然屹立,宽阔的城头上,堞口、女儿墙、炮台历历,旌旗猎猎,给人以杀机暗藏的感觉。
 
  和张姐的交谈中了解到,砥洎城建于明朝崇祯六年(1633年),修建砥洎城的主人叫杨朴,润城人,时任北京大兴县知县。崇祯五年至六年,农民起义蜂起,社会动乱,西有李自成部正准备北上攻占北京,北有河曲王家胤部南下沁水、阳城,所以当时建城的初衷是为抗击流寇和自卫。
 
  砥洎城的防御功能从城门就可见一斑。张姐告诉我们,小城建在一个近千米宽的大砥石之上,整个城为椭圆形,面积有37000平方米。有一南一北两座门,城南为旱门,城北为水门。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南城门,为小城唯一的陆地进出口,设计得也算独具匠心。城楼高约15米,城门高约5米,顶层城楼四面开窗,内悬挂一铁钟,供日常计时、遇匪患则用之报警。城门门洞并不大,门洞内,可以看到昔日用来封闭城门的石槽和石臼,门洞过道设内外两道城门。西侧有门房,外层城门前有铁闸,中层是炸药库,内存大炮、抬枪、鸟枪、火药铁沙、火箭炮、飞碟等传统武器装备。守门者只要进入门洞,将内外门一闭,就变成了一个封闭独立的体系,城外的人进不来,城内的人出不去。即使内有奸细,也无法袭击守门人,难以实现里应外合的阴谋。可以想象若遇兵荒马乱,城门一关,自成一体,坚不可破。








 
  铜墙铁壁 固若金汤
 
  砥洎城出于军事防御目的而建,同时兼顾居住使用功能。城堡内的民居与巷道与城墙一起被全部纳入整体防御体系,担负防御职责,它体现出鲜明独特的防御为本、平战结合的设计风格和建筑特点。果不其然,砥洎城竣工后,就遭遇了李自成等人率部轮番攻打。如当初预想一样,无论怎样攻打,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小城再无死伤一人,创造了冷兵器时代的奇迹。这样的奇迹一直延续到当代。张姐曾听爷爷辈的老人讲过,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即便是用机枪和大炮也轰不开砥洎城的城门。1941年春天,当时砥洎城里住着一支八路军的医疗小分队和重伤员,得知消息的日军包围了小城,打算强攻这里。砥洎城就像有魔法一样,机枪大炮这种大杀伤性武器都没能在攻城中起到任何作用,砥洎城“铜墙铁壁”之名自此也被传了出来。
 
  能够抵御枪林弹雨,这样的城墙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仔细观看了四周的外墙,砥洎城城墙高12米左右,临水的部分城墙更是高达20米,西侧临水城墙随地势而呈梯状,分为两层,两层之间有坡道连通。由于砥洎城三面环水,除了南边城墙是用青砖砌成的以外,临河的东北西三面外围都是用石灰石和鹅卵石堆砌的,和大多数的古城墙的建筑方式如出一辙,并没有什么特殊。当我把目光锁定在城墙的内侧时,发现了稀罕的地方:内城墙密密麻麻却又整整齐齐地码着一个个小圆筒,纵横排布富有肌理之美,远远望去,就像是整面的蜂窝墙。更神奇的是,我手上拿着的带吸铁石的钥匙环,刚靠近城墙就瞬间吸附上去。
 
  张姐看我疑惑,笑着说出原委。砥洎城的城墙如此富有特色,完全归功于润城镇冶铁业的发达。垒墙的东西叫坩埚,是炼铁时装铁水用的,把铁水倒出去后,它也就完成使命。坩埚防腐防水,丢了可惜,于是老百姓就用此当了建筑材料,不仅可以防火烧,而且中空的结构冬暖夏凉,硬度更是坚如磐石,既坚固耐久,又废物利用。“铜墙铁壁”,过去我一直以为是形容坚不可摧的词,没想到世上还真有这样的建筑,用铁疙瘩垒筑成固若金汤的城墙。








 
  九宫八卦 布局严谨
 
  走进砥洎城,和外面气派的城墙截然相反,率先看到的不是高大的门楼,而是狭窄的巷道。除了沁河天然屏障和号称“铜墙铁壁”的城墙防御,第三道防御线就是城内的“九宫八卦”布局了。砥洎城按八卦设计,看似杂乱无章,事实上构成了一个完善的内部防御体系。城内通道错综排布,自然形成十大街坊,小巷纵横交错,皆呈丁字形或口袋状,严肃方正、井井有条,呈示着理性的色彩;城内主要巷口都设有巷门,大的建筑中建有望楼,街坊之间架设过街楼相通。四通八达的小街小巷,俨然是一座巨大的迷宫。可以想象,如果敌人攻破城墙,定是危险重重,杀机四伏,既无良好视线,亦无通达交通,更得不到相应救助,一旦走入“死巷”,便无生还希望。而城内居民则可以通过院落间的过道与街坊间的过街楼方便地转移或反击,灵活自如,胜券在握。
 
  拐过几个街口,眼前出现了另一幅画面:高高的阁楼,重重的宅院,让人感觉仿佛走进了几百年前的深宅大院,还有随处可见的精美雕刻,虽然很多地方的彩漆因为年代久远已经脱落,但不难看出曾经的华丽。院落多为单进式二进院,也有不少三进院,都是传统的木结构,布局严谨,整体和谐,宁静优雅。与北京的四合院、山西晋商大院等北方民居相比,建筑工艺上大的突破,就是街巷上面的“过街楼”。 “过街楼”独特之处在于相互连接每一个小院,又通过小院连接每一个家庭,把空间连成了通道,突破了四合院单一的特点,既独立,又相连。既可互通信息、秘密往来,又可俯视街景、视战事情况而迅速转移。这样的和平生活与战争状态相结合的民房建筑,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关住城门成一统,攻守皆备,自给自足,是砥洎城独特的文化特色,也是中国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碰撞的产物。地处北国的农村,深受战争之苦,游牧文化养育出来的西北大漠精兵,为扩展生存空间,一次又一次入侵,迫使战乱地区的人民“高筑墙,广积粮”。像砥洎城这样的城堡里,配备了完整的生活设施,粮食、饮水样样不缺,游艺、祭祖也不出城,就连城墙脚下的藏兵洞都有用来自给自足的石磨,即便城外炮声隆隆,城里也可其乐融融。








 
  人才辈出 灿若星辰
 
  漫步在蜿蜒曲折的街坊,有一种时空穿越、时光倒流的感觉,脚踩青砖,真是一步一个故事。满眼奇特而精美的建筑,骄傲地向世人彰显着悠久的历史和深远的文化。“郭峪三庄上下伏,举人秀才两千五。如若不够,小城寨上补。” 张姐说,当地流传的古话是指附近的郭峪古城、皇城相府英才济济,就连砥洎小城也是“一门三进士”。砥洎城虽为杨氏所建,但修成后没多久,就易手当地大户张氏,从此张家子孙世代安居小城。城虽小,却是人才辈出,灿若星辰,其中官做得最大的是张椿,曾任陕西巡抚,官至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学术成就最高的是有“北方之学者”美称的清代数学家张敦仁;还有“满汉全席”的主要研制者郭璋等,均为后世留下了佳话。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小小的砥洎城虽然从外城到内城,俨然一副军事古堡的样子,但也确是文化富庶之地。我们跟随着张姐的脚步,在一座座古旧的院落寻找当年的文化痕迹,基本每一户门额前都有“敦伦居”“有恒居”“人和居”等字样,很有点文雅的底蕴。印象深刻的当属一处“鸿胪第”。鸿胪者,有两种解释,一是古代太学设有鸿胪科,二是古代设有职掌朝祭礼仪的鸿胪寺。这个院落不论因何悬挂如此匾额,都说明其祖先曾有过一段光照门楣令后代骄傲的历史。
 
  在张姐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张敦仁故居。这是藏在小巷深处的一个院子,规模并不大,主体建筑为三层阁楼式民居,顶层一侧还建有……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