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铁道蜿蜒在朝鲜东海岸

作者:张永铭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7-02-16 14:07:08

晚点23小时终于开车
 
    豆满江几乎所有的角落我们都逛遍了,吃完午饭竟一时没地方去,便回到了火车站的候车室,在长椅上懒洋洋地休息。售票窗口旁的公告栏上,已经用粉笔写好了列车的发车时刻,去平壤的9004次,16:00开车。不知为何比8次列车图定开车时间提前了45分钟,车次也改了,看来真是临时加车。

\
 
    陆陆续续来了一些旅客,候车室逐渐热闹起来。这些旅客看到醋鱼的笔记本,也都过来围观,在我们周围围成一个半圆形,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看。我觉得这画面很有趣,便打开手机记录下来,这算是在豆满江的两天里最有意义的一张人物照片了。

\

\

 
    候车室去站台的门还没打开,我们只好从火车站外面走过去。刚走到出站口大门,便看到一辆朝鲜涂装的东风4机车拉着一节绿色的车厢缓缓朝站台方向开过来,走到跟前,才发现这正是我们乘坐的车厢,即将挂到国内车厢尾部。真的要开车了!我们在豆满江已经整整等了30个小时!

\
 
    列车前部的朝鲜国内段车厢几乎上满了旅客,除了最头上的一节卧铺车厢外,其余全是硬座。车厢里的座位是木质的椅子,每节车厢里也悬挂着两位领袖的相片。
 
    列车终于开动了,比图定时间晚点23个小时,只能祈求路上不再晚点,在21日晚上按计划到达平壤——谁知后来的经历证明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
 
平罗线 朝鲜东海岸铁路动脉
 
    莫斯科到平壤的国际列车在朝鲜境内总的运行里程约850公里,从豆满江出发,先经由豆满江支线,从洪仪里车站接入咸北线到罗津,而后一直经由平罗线运行。平罗线从罗津到平壤,是朝鲜贯穿中部和东北部地区的铁路干线。罗津到高原间的线路,几乎是沿着朝鲜东部的海岸线,依次经过罗津、清津、明川、吉州、金策、端川、咸兴、高原等站,从高原站折向正西,横穿朝鲜中部山区,经由顺川、平城抵达平壤。平罗线沿海区段修建于日本殖民地时期,贯穿中部的区段修建于二战之后,20世纪60年代,平罗线完成电气化改造。朝鲜铁路几乎所有线路都是电气化的,但由于朝鲜电力供应严重不足,因而导致列车往往严重晚点。

\
 
    20号黎明时分,列车经停金策车站。从列尾看朝鲜铁路的接车作业很有意思,站台上一排女站务员一字排开,面向列车前进的方向立正,列尾经过一名列车员,便有力地吹一声短哨儿,然后接着把哨子吐出来,让它自然垂在胸前。
 
\

\

 
    天逐渐亮起来,相机的iso也逐渐由6400很快地调低,3200,2500,1600,800……太阳终于出来了,照在清晨的海面上,逆光望去波光粼粼,顺光望去碧波万顷。海岸线和铁道线之间,有时是绵延的丘陵,有时又是翠绿农田中一片片白墙灰瓦歇山顶的朝鲜族村落。平罗线沿途的景色比新义州-平壤一路要美丽得多,不光因为大部分路段靠海边行驶,更重要的是,这个区间没有开放旅游,没有经过刻意的美化,可以看到朝鲜最真实的一面。
 
    列车一直开行得很慢很慢,时速最多不超过60公里,列车通过轨缝的“咯噔”声音也是缓慢发出的。大部分车站调度使用的还是臂板式信号机,这种信号机在中国国内几乎绝迹。它是靠机械控制,信号灯的臂板和控制中心的把手之间,靠几百米长的铁丝配以滑轮连接。有的道岔或信号灯旁会立有一座石碑,上面镌刻着勋章一样的东西,这些是曾经受过朝鲜铁路部门嘉奖的道班。

\
 
    朝鲜列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在运行过程中,车厢门一般不锁闭,完全敞开着,列车运行时,乘客可以随意地或站或坐在车门口吹风,列车员也不管!下午天气炎热的时候,列车长还专门请我和醋鱼坐在车门口吹风!
 
    朝鲜铁路火车站站房的样式基本一样,建筑一般为白色,站房顶部挂着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照片,两边悬挂着巨幅标语。标语都以感叹号结尾,就连山间小站也少不了这样的布置。标语凡是写到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三位领袖的名字时,字体明显比其他字要大一号,这是朝鲜特有的规矩。铁路旁的公路大多是土路,路上偶有汽车驶过,会扬起一大片尘烟,很久才会散去。朝鲜普通老百姓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车,列车经过平交道口时,会看到很多骑自行车的人停在道口外;也有驾驶牛车的农民,车轮还是传统的木质轱辘,而不是现在带轮胎的轮子。

\
 
晚点越来越严重
 
    列车在下午4点左右抵达沿线最大的城市,朝鲜咸镜南道的首府——咸兴。此时列车已经晚点3个小时。咸兴站也是列车在朝鲜境内运行时途经的最大车站,站房正在维修。站台上的永生塔也比其他火车站高得多,永生塔旁边还有金日成主席、金正日领导者和抗日女英雄金正淑女士(金日成妻子,金正日母亲)的文章碑。

\
 
    列车在咸兴要停车很长时间,所有朝鲜旅客都下车休息了,我们几个外国人也破天荒地第一次被允许在朝鲜境内的车站下车(之前各站向列车长请求了好几次都没有被允许),我也双脚第一次接触到了朝鲜完全没有对外开放的、非旅游区的土地,即使昨天和前天的豆满江,也是位于罗先特区的相对开放地带。
 
    咸兴站开车不久,列车再一次在一个无名小站临时停车。列车严重的晚点就是由于这种莫名其妙的临时停车造成的,每一次都不知道停多久。看到前面国内车厢的军人都下车了,我们再一次征得列车长的同意下车休息。这次没有站台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了,这里只是一个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小站,连站台都没有,我们只得坐在铁道上漫无目的地发呆。

\

\

\

 
    高原站开出后,列车由向南折向正西运行,逐渐远离了海岸线,进入山区,列车一直在峡谷里运行,隧道不断,每一座隧道口都有持枪女民兵把守。列车刚出一个隧道,便临时停车了。前面又有军人从车上下来——沿着铁路线有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溪,这些昨天下午自豆满江发车就没有洗漱的军人(整列车只有我们乘坐的国际联运车厢有水,国内车厢没水),都拿着毛巾去小溪边洗漱了。我和醋鱼也跳下车,列车员示意我们不要走远,列车随时会开车。我刚刚把双脚放入小溪中时,前方车站里传来长长的一声哨子,列车随即启动了!我和醋鱼赶紧扒着车门处的栏杆跳上车去。尽管此时列车速度很慢很慢,但总归在移动,于是我俩便有了人生中第一次扒火车的经历。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