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朝鲜两日“自由行”

作者:张永铭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7-02-16 13:36:29

有惊无险的入境
 
    仅有一节车厢的国际列车停靠在豆满江火车站正对绿色站房的位置。几名背着枪的朝鲜士兵从站房到车站一字排开,过道里站着的过境俄罗斯人都下车了,往站房方向走去,他们只到豆满江,入境手续在火车站入境大厅里办理。

\
 
    我们和所有到平壤的旅客都不能下车。先是俩朝鲜士兵上车巡视了一番,逐一查看了所有旅客的护照,最后来到我们包厢,看到我们几个中国人十分吃惊,简单地查看了一下护照,便赶紧下车——看来他们是请示上级去了,因为他们对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到访也不知如何应对,或许是从来没遇到过的事情。

\
 
    很快便上来了一位年轻的朝鲜边检军官,上车后径直往我们所在的包厢走来。“阿尼哈赛哟!”尽管我知道朝鲜语和韩语有挺大的区别,但还是十分礼貌地向边检小哥说了这句问候,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用中文回复我们“你好!”边检小哥会说简单的英语,他看了我们的护照和签证,问我们去哪里,干什么的,我说我们是游客,并一一指着签证上相应的目的地(平壤)和访问目的(观光旅游)给他看,同时又拿出事先打印好的“朝鲜之声”官网关于游客来朝鲜可以乘坐莫斯科到平壤的国际列车的页面。他没有过多地问其他问题,只是收走了我们的护照,但同时也收走了其他朝鲜旅客的护照。
 
    很快列车又开动了,只是这次,是往远离平壤的国境线方向走。调机把我们拉到了豆满江站的货场里,一辆白色商务车紧跟着我们的车厢,也停在了卸货站台上,从上面走下来很多边检和海关人员。边检小哥让我们带着护照走到了列车最头上的一个包厢,包厢桌子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他示意我们并排坐在他对面的铺位上。他打开电脑,用电脑的摄像头拍下了我的护照和签证,他看我护照上的英文名,又问了一遍我叫什么,然后按照发音在纸上写下了三个朝鲜字,随后输入了电脑。又问我工作单位,所在的城市,我一一回答,他也一一输入了电脑。终于,他从电脑包里掏出了一枚印章——这肯定是豆满江口岸的入境章了!又检查了一遍护照和签证,然后“咔嚓”一声,豆满江口岸的入境章被盖在我的朝鲜签证上。终于在豆满江成功入境了! 接下来,按照同样的流程,其他人的护照也盖上了豆满江口岸的入境章,这意味着我们在法理上成功入境了朝鲜。

\
 
滞留豆满江
 
    入境手续办理完毕,我们可以下车活动了。所有的朝鲜旅客都下车,然后穿过货场,往豆满江镇里陆续走去了。我们漫无目的地坐在货场站台上,暂时还不知道先干些什么。
 
    下车后才看到,这节车厢原来恰好停在了换轮作业的千斤顶上。朝鲜也采用1435mm的标准轨距,和俄罗斯1520mm的宽轨不一样,在豆满江要进行换轮作业才能继续旅行。豆满江站进行换轮作业的千斤顶只有两部,不像中国二连和俄罗斯的后贝加尔,专门有国际列车换轮库。朝俄联运车厢一直有朝鲜民兵把守着,民兵也背着枪,只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子弹。

\
 
    列车长用零星的中文连比划着告诉我们,豆满江到平壤的火车今天停运,要到明天(20号)下午4点才开,到平壤最快也要21日晚上11点。后来我们才知道,是由于罗先地区的洪涝灾害导致列车停运。列车长指了指豆满江镇子的方向,同时做出了一个吃饭的手势,告诉我们可以去吃饭,然后他们几个便往镇子方向走去。
 
    此时,我们完全自由了,没有任何人管我们,没有任何人限制我们。在边境,能有如此的自由,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以使用人民币的豆满江镇
 
    豆满江虽是口岸,但只是罗先特区的一个小镇子而已,只有一条土路,镇子里所有的设施都分列在土路的两边,看上去就跟中国七八十年代的乡镇或小县城差不多。路边有一家商店,商店旁边是卫生院,这是回来以后看招牌翻译才知道的。商店里面的布置和几十年前中国村镇上的供销社几乎完全一样,宽宽的柜台后边摆放着各种商品。这家商店主要出售食品,面包、糖果大多数都是中国产的。

\

\

 
    列车长说的饭馆就在火车站站房的对面,离刚才那家商店不到200米,也是豆满江镇子上唯一的一家饭馆。饭馆里面的装饰和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饭店也差不多,天花板上有塑料拉花,屏风是木质的,桌子上都铺着带花纹的塑料桌布。有两位女性服务员,穿着很朴素,但妆很浓。
 
    服务员拿来了菜单,菜单上竟然每个菜都有中文菜名和人民币价格!豆满江属于罗先经济特区管辖,而罗先素有“朝鲜的深圳”之称,看来这里确实挺开放的,估计有不少来罗先特区做生意的中国人。这里的菜价很便宜,我们要了一个海鲜火锅和四份泡菜拌饭。海鲜火锅可以说是罗先的特色菜了,泡菜炒饭很好吃,还加上了五花肉丁。
 
    服务员能听懂简单的中文,我们问她来这里吃饭的中国人多不多,她说几乎没有;那么菜单配上中文和人民币价,也应该是罗先地区的惯例了。吃完饭我们想用没有花完的卢布结账,服务员同意了,按照和人民币1:10的汇率,收了900卢布。这是我们第一次独立在朝鲜饭馆的消费。

\
 
    走出饭馆,我们漫无目的地逛着,先走到对面的火车站站房,站房面向街道的一侧也悬挂着巨幅领袖画像,候车室里也挂着领袖画像。这个时间段没有车,宽阔的候车室里空无一人。候车室两侧墙边摆放着两排木质长椅,墙上悬挂着时刻表和票价表。每天这里仅有两班图定客车。候车室中央有阅报栏,里面悬挂着最新的《劳动新闻》报纸,头版头条便是金正恩在抗战胜利日参谒锦绣山太阳宫的照片。
 
    火车站对面是一个小广场,应该是豆满江镇上举行集会的地方,广场一侧正对站房的位置是朝鲜随处可见的巨幅油画,描绘的是金日成主席年轻时在风雪中指挥战斗的场景;广场左侧是我们吃饭的饭馆,右侧是豆满江的剧院和礼堂。礼堂门开着,我们走了进去,门厅墙壁上悬挂着宣传画和关于朝鲜军事成就的展板,门厅中央摆放着一张乒乓球台,两位朝鲜人正在打乒乓球。
 
豆满江的“烛光晚餐”
 
    已经下午4点多了。因为朝鲜有不允许外国人在没有导游陪同时私自活动的规定,我们当时都坚定地认为列车长只是允许我们出来吃饭,并没有允许我们在镇子里闲逛,如果我们在外面时间太久或许会有麻烦,便往回走。车厢所在的货场离站房有点远,大概1公里的样子。等我们走回车厢,车厢正在进行换轮作业,千斤顶把车厢顶得很高,下面的车轮已经更换为准轨轮对。车长他们还没回来,除了换轮工作人员,只有站岗的民兵,没有一位列车员和旅客。
 
    只好继续漫无目的地闲逛。我们爬上火车站的小广场外的沙丘,在这里可以看到豆满江镇的全景,还能清楚地看到中国防川和朝俄铁路图们江大桥。豆满江真的很小,除了那条土路两边有几座楼外,都是朝鲜族传统的平房。我们沿一条小路走进了村子。朝鲜的农村很干净,房屋也都建得很整齐,统一的白墙灰瓦大屋顶,每隔几排房屋,便有一个精心布置的小花园,花园里有水泥砌成的桌子板凳,还有一面工分墙。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差不多该吃晚饭了,我们便进了饭馆。那天豆满江全城停电,服务员在我们点完菜后拿来一根蜡烛,从蜡烛的燃烧程度看,这里停电是常有的事。我们要了最想吃的朝鲜特色菜——辣白菜炒五花肉,菜量很大。
 
    一路摸黑溜达着走回我们的车厢。尽管全城没有电,但是有几个地方的电力是必须保证供应的:领袖像、领袖巨幅油画和永生塔。这些建筑物也是在朝鲜从平壤到乡村任何一个地方都必须有的标配。永生塔表达着朝鲜人民对两位已故领袖的热爱和无比怀念,全国各地任何一座永生塔上都写着同样的话:伟大的领袖金日成主席和伟大的领导者金正日同志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国际联运车厢在换完轮后竟然没有拉到其他地方,依然停在换轮架的千斤顶上,看来我们今晚要睡在换轮架上了,这对一个铁路迷来说,能在换轮架上睡觉,人生又完整了一次。列车周围没有任何灯光,但这还不算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依然能看到有民兵背着枪在车厢周围站岗。列车长和列车员已经回来了,见到我们便首先问有没有吃饭。朝鲜人打招呼也爱问“吃了么”?和中国人的传统一模一样。
 
    车厢里面闷热无比,没有一个人在里面,大家全在站台上乘凉。列车员们坐在铁轨上抽烟喝酒,还从附近找来了一大捆艾草点着了来驱蚊。我们几个也懒洋洋地坐在站台上,回想今天的成功入境和信息量极其大的豆满江自由行,成就感满满的;又看到周围热心的朝鲜同志和站岗的朝鲜民兵,安全感满满的;品尝了地道可口的朝鲜菜,幸福感也满满的。我们甚至感谢列车晚点24小时了,要不是今天列车停运,这些经历都不可能有。
 
会说中文的朝鲜妹子
 
    这里离海边不过十几公里,是典型的海洋性气候。早晨起来,车厢外面既凉爽又湿润。如此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情更加舒畅。
 
    早餐后,我们来到候车室,候车室里的小卖部开着。我走进去,想找个人问问售票窗口几点开,我想买几张朝鲜的火车票留作纪念。小卖部里有位大妈,她知道我是中国人时,便径直走进里屋,把她女儿叫了出来。
 
    这妹子今年20周岁,在罗先的一所学校里学过中文,现在帮着打理这家小卖部。妹子很热情,想和我们一起练练汉语口语。她拿出一本上学时的汉语教科书,平壤外国语大学汉语教研室主编的。这本教材的很多文章都很深奥,有课文讲的是“孔夫子搬家净是输(书)”这句歇后语的来历……我让妹子照着课文念了一段,她那流利的中文令我都佩服!妹子很爱学习,上学时学过中文,现在还专门借来了教材,自学英语和俄语。我顿时感觉到这妹子只在豆满江这个小卖部当售货员太屈才了,便强烈建议她去罗先寻找更多的工作机会,因为她的中文比去年在罗先接待我们的朝鲜导游说得还好。
 
豆满江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上午我们继续在镇子里闲逛,镇子里唯一的一条土路一直向西延伸,过一个坡道后变得更加宽阔,土路两侧村子的规模比我们昨天去的村子要大得多。
 
    路边有着醒目的标语牌,标语牌旁边有一家商店,这家是以日用百货为主的综合商店,柜台上摆放着成匹的布料,里面货架上有小孩用的游泳圈、秋衣秋裤和各种文化用品等。去过朝鲜的中年人都说这是一次回忆青春的旅行,我们也感同身受,所以我很爱逛朝鲜的商店,里面看到的都是我们小时候的回忆。就连柜台上的秤,我们都20多年没见过了。
 
    豆满江边防检查站的斜对面,剧院的旁边,有两家店铺开着,但招牌我们看不懂。走进去才发现,一家是纪念品商店,另外一家是邮局。邮局里柜台上摆放着一部电话,这是在豆满江看到的第二部电话,火车站的小卖部里也有一部。看来当地人打电话还要专门跑邮局,持有手机的人毕竟是少数。既然到了邮局,干脆买几张朝鲜邮票留作纪念吧。联想到朝鲜语“车票”的发音和汉语类似,那么“邮票”应该也类似了,我大胆地向邮局工作人员用中文说了“邮票”两个字,她果然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拿出一大张没有经过剪裁的,问我们要几张。我看了看价格,每张邮票仅300朝元,合人民币不到一元钱,于是我一口气便要了10张。
 
    豆满江的所有公共设施都已被我们转遍。镇子虽小却五脏俱全,一条主路上,分列着火车站、汽车站、食品店、学校、饭馆、广场、剧院、邮局、纪念品商店、日用品商店各一家,每一处地方都是朝鲜极其普通的公共设施,在每一处公共设施都能看到真实的朝鲜和朝鲜人的日常生活。在豆满江小镇两天的自由行真是太充实、太完美、太有意义了。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