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图们江口 一眼望三国

作者:张永铭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7-02-16 13:20:59

哈巴罗夫斯克险遭“漏乘”
 
    8月18日,是莫斯科-平壤国际列车在俄罗斯境内运行的最后一个完整的白天。昨天通过外兴安岭无人区时,遭遇大雨,列车在中途小站停车很长时间,于是今天晚点3个小时。列车一路追点,但还是晚点1个半小时才到哈巴罗夫斯克。

\

\

 
    3年前来到这里时,发现火车站外面有家很大的超市。俄罗斯的火车站是完全开放的,站台可以随便上,候车室可以随便进出,没有安检,检票是在车门口进行。我们原计划利用在哈巴停车的1个小时,到车站外面的大超市买食物补给。因为接下来到平壤之前的两天两夜都无法再买到任何食物,朝鲜火车也不挂餐车。想到列车晚点,在哈巴有可能很快就开车,便在到哈巴罗夫斯克之前就把要买的东西列了个清单,车一停,便下车飞奔到超市,分工合作,15分钟便完成了采购,提着三大袋子吃的回到了站台。
 
    出站口有个小卖部,竟然在卖发面大包子!之前在俄罗斯布里亚特地区吃到的都是死面蒙古包子,没想到这里还有和中国包子一样的!我买了一个尝尝,熟悉的白菜肉馅,味道和中国的包子竟然都一样!

\
 
    还想在小卖部里买个冰激凌,可是到这里买食物的旅客很多,要排很长的队。忽然听到车厢处传来哨声,从小卖部出来一看,列车员都已经上车了,正在车门口招呼站台上的旅客赶紧上车。列车果然要提前开车了!我们便飞快地回到车厢,列车员连踏板都没来得及放下来,我们是扒着车厢扶手跳上去的。
 
    我们上车后不到半分钟,列车便缓缓启动了。车门还没来得及关,站在车门口,我们看到站台上至少还有十几名俄罗斯旅客没上车!他们先是发了疯一般追着车跑,随后突然就放弃,停了下来,站在站台上失望地看着列车的远去……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穿着宽松的居家服,他们行李和衣服还都在车上呢!觉得这些漏乘的旅客真可怜,他们的目的地要是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还好办,乘坐下班车到终点站拿行李就行了,要是中途站,比如乌苏里斯克就下的,拿行李都是个问题,还得先折腾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幸亏这些漏乘的旅客里没有朝鲜人,不然下一班去平壤的列车,要等到14天以后……

\
 
    夜幕降临前,列车一路赶点儿,飞驰在乌苏里江东岸的平原上,车窗外均是大片的湿地,配上晚霞,很是美好。
 
列车被分割,只剩下了一节车厢
 
    100次列车图定当地时间19日凌晨1:02到乌苏里斯克。白天列车晚点一个多小时,但一路追点,到达乌苏里斯克时竟然正点了。西伯利亚铁路上的客车有限,因此点儿排得很松。

\
 
    开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俄铁车厢在乌苏里斯克停车仅15分钟,但这节朝鲜车厢要等到凌晨3:40才开车,由一节机车单独拉往哈桑。车一到站,我便和下铺的两位朝鲜同志一起下了车。卢同志给我做出了一个吃饭的手势,并示意我们一起去。他们俩在列车到乌苏里斯克之前借我的手机,不断打电话,还问了我好几遍到乌苏里斯克的时间,看来在这里也有人要托他们捎东西。果不其然,他俩一下车,就和站台上站着的身边堆着好几个纸箱子的朝鲜人打招呼。回到2站台,100次列车马上就要开车,但列尾已经没有了绿色的朝俄联运车厢。没想到车厢这么快就被摘掉了!我问站台上的俄罗斯工作人员:“各迭可瑞亚(朝鲜车厢在哪里)?”工作人员往货场方向指了指。我顺他指引的方向远远望去,黑漆漆的货场方向果然停着一节车厢,已经500米开外了。我只好沿着铁道向车厢走去,走到跟前一看,果然是我们乘坐的那节朝鲜车。

\
 
    两位朝鲜旅客正蹲在铁路边抽烟。这些天观察朝鲜男人的生活习惯,发现他们除了烟不离口外,还有个特点,就是休息时总爱蹲在地上。列车中途停站时,经常可以看到朝鲜车厢门口,一排朝鲜人蹲在站台上,甚至有时候一蹲十几分钟。
 
    一节调机挂在朝鲜车厢前面,列车员示意我和两位蹲着的朝鲜旅客赶紧上车。我们刚上车,调机便启动了,但还没出站便停了,接着退回了1站台,将原来停在1站台上的另一节朝鲜车挂在了我们车厢后面,然后这两节车厢和调机就停在了1站台。

\
 
    几分钟后,2站台从海参崴方向开过来一列客车。客车停后,我再次下车。这列客车的水牌上画着一只海鸥,我马上知道这便是符拉迪沃斯托克开往莫斯科的“海鸥号”99次列车,和100次一起,为对开列车。
 
    调机拉着两节朝鲜车厢又开车了,变更道岔后,将两节车厢推到2站台,挂在99次列车的尾部。我顿时明白了,停靠在1站台上的朝鲜车厢,是平壤到莫斯科的国际联运车厢!原来两节莫斯科-平壤国际联运车厢本来就计划在乌苏里斯克站会车的,这种稀罕的场面都被我看到了!
 
    两节车厢挂在99次列车尾部后,调机将我们所在的最后一节车厢拆下。99次列车开走之后,调机将拉着我们的车厢去哈桑,连道岔都不用搬。俄铁的调度,真是天衣无缝。

\
 
    平壤-莫斯科国际联运车厢挂好之后没多久,99次列车也开车了,很快消失在夜幕中。乌苏里斯克站台上,只剩下我们孤零零的去平壤的一节车厢,还有为它提供动力的调机。到豆满江之前,这节车厢要独自旅行,独自跨越图们江口。
 
    早晨起来,过道里站着两位俄罗斯中年夫妇,看来是无座的旅客。没想到国际列车也卖无座票啊。我用极其有限的俄语和他们交流,得知他们从符拉迪沃斯托克过来,准备去哈桑。敢情他们从哈桑开车后就站着,一直到天亮。其实列车长即便想卖给他们铺位也做不到了,因为没有睡人的铺位,全部“睡满了”去朝鲜的货物。

\
 
    列车沿着海岸线开行,窗外清晨的云雾缭绕,宛若仙境一般。我走到列尾,车窗外面又重新可以看到远去的铁道;走到列首,车门外面就是俄罗斯调机。国际列车在这一段,只有一节火车头拉着一节车厢。
 
    西伯利亚铁路到哈桑的支线线路,质量很差,全部是老化的木质轨枕,而且还长短不一。列车开得很慢,看刚刚出现的公里标,从哈桑到这里4个多小时,才开了130公里。但窗外的景色真美,这里的森林和草原,既有海边的宁静,也有西伯利亚的狂野。

\
 
    列车在到达哈桑之前,还会停靠一个小站,名为“格沃兹迭沃(Гвоздево)”。看到有朝鲜旅客下车,我们也跟着来到站台上。小站布置得很精致,只有一间小房子的站房外面还有一个银色的军人雕塑。从站台上看我们的“小火车”,一节火车头拉着一节车厢实在是可爱。
 
    天逐渐放晴了,列车也来到了戒备森严的边境站——哈桑(Хасан)站。站台上的指示牌,前方标有“КНД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俄文缩写,同DPRK),后方标有“МОСКВА 9412 km”。

\
 
哈桑口岸,手机有了中国移动信号
 
    “鸡鸣闻三国,犬吠惊三疆,花开香四邻,笑语传三邦。”说的就是图们江口。8月12号出发,从莫斯科来到9400公里之外的图们江口,已经在火车上度过了七天八夜。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