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欧登塞 循着安徒生的足迹

作者:任紫玉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9-10-24 15:58:26

  欧登塞,安徒生的故乡,丹麦第二大岛菲英岛上的古老城市。老城中心的彩色木屋像是童话中的糖果屋,每一个彩色的窗户上都摆放着不同的鲜花。街道上仍是传统丹麦风格的低矮木制建筑,有两条街区至今完好地保持着安徒生时代的风貌。有着450多年历史的伊埃斯科城堡,是欧洲保存最好的文艺复兴风格的水上城堡;布罗霍姆城堡亦承载了丹麦皇室和大家族的故事,见证了丹麦历史画卷的一部分。












 
  童话照进现实
 
  当日出撒下温暖,花儿缓缓绽放,美人鱼唱起动听的歌,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公主和王子幸福生活在一起……在童话大师安徒生笔下的故事中,难题总会获得意外而神奇的解决办法,故事中主角乐观又坚定的信念也感染着人们。构建了童话世界的安徒生,他的故乡也正如其笔下描绘的世界一般美好。
 
  我自觉很幸运,在最美的夏天,第一次丹麦之行就是安徒生的故乡——欧登塞,它是位于丹麦第二大岛菲英岛上的古老城市。这次把悠长的假期都安排在欧登塞慢行,准备在这里循着安徒生的足迹回到19世纪,让童话照进现实。我甚至提前又读了很多安徒生童话,为这次主题之行做了充分准备。
 
  1805年4月2日,安徒生在古朴典雅的北欧小城欧登塞出生。如今的欧登塞俨然就是一个童话小镇,街道上是传统丹麦风格的低矮木制建筑,城镇中还有两条街区至今完好地保持着安徒生时代的风貌,安徒生故居就在其中。
 
  住在市中心的好处是步行就能浏览街区美景,10分钟以内就可以走到安徒生故居和博物馆。一幢黄房子安静地待在街角,安徒生在这里出生并成长。走进黄色房子,房间并不大且天花板低矮,窗边摆放着他那鞋匠父亲的工作台,墙角则是他睡过的床榻。从这里深深感受到,安徒生家确实是贫穷的,却在这艰苦的环境中诞生了世界上伟大的儿童文学作家。
 
  他的一生自卑且贫穷,终身未娶也没有子嗣,他在临终前曾经说过:“我为自己的童话付出了巨大的、甚至可以说是无可估量的代价。为了童话,我拒绝了自己的幸福,并且错过了这样的一段时间。那时,尽管想象是怎样有力、如何光辉,它还是应该让位给现实的。”
 
  从故居沿着地面上刻着的“大脚印”,循迹到安徒生博物馆。这里存放着安徒生的手稿和他儿时的剪纸作品,顺着时间长廊看过去,不难看到他早期的童话充满绮丽的幻想、乐观的精神,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他向往着童话中的生活,同时把欧登塞的一草一木、一呼一吸,把这座城对他的影响写进了童话故事中。
 
  不得不说,欧登塞的美丽和迷人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便已让人心生爱慕。傍晚,禁不住夕阳和凉爽天气的诱惑,我走出去漫步。老城中心的彩色木屋像是童话中的糖果屋,并无过于高大的建筑,每一个彩色的窗户上都摆放着不同的鲜花。












 
  走进街边的家族古董商店Krambode,它有着300年历史。可以淘出些有趣的铁皮勺子、颇些年头的瓷盘子,很多东西已经不再生产,于是这里就保留了百年前本地人的生活方式,直接而鲜活地呈现在眼前。店主是一位高大的北欧男人,和他80岁的奶奶一起在商店中经营忙碌着。看到我们到来,很高兴地和我们闲聊起来,还会摆出各种深沉的Pose与我们合影,这是我来到欧登塞后遇到的第一个如此热情的丹麦人。
 
  穿过成片的老房子,走到河边,蜿蜒的欧登塞河穿过老城,河畔绿茵茵的草坪上有一群年轻人在夕阳中野餐和跳舞。母鸭子带着毛茸茸的小家伙们在河边练习划水。时间之神特别眷顾这里,把美好的事物在时间线上无限延长。
 
  翌日,约好的巴士就在酒店门口准时等待,身着白色衬衫的司机幽默且有礼貌。乘车走出欧登塞市区去往城外,其实不过15分钟的车程,街道旁的景色已开始更加充满田园风光。今天的目的地是菲英村,也是另一个和安徒生密不可分的地方。菲英村像是一座活着的露天博物馆,它以18、19世纪的乡村建筑为原型,再现了安徒生时代的田园生活。农庄中的牛、马、羊壮硕且自由,铁匠的隔壁是农夫,鲜红色的小房子围出了半圆形的马场,墙角外堆放着木柴。
 
  当地的志愿者们穿着传统服装扮演村民,在乡村中劳作,挤牛奶、织麻布。可爱俏皮的姑娘穿着大大的木鞋、头系格子围巾,拎着木桶在村子里欢快地跑来跑去。她和我聊天,说这大大的木鞋穿起来极为不舒服也不方便,倒是印证了安徒生时期农户们生活的真实状况。这一切也将19世纪的丹麦乡村生活进行了复刻,农庄中的乡村生活也成为了安徒生童话故事的素材和灵感来源。
 
  每年夏天,欧登塞会举办安徒生文化艺术节以纪念这位童话大师。以安徒生为主题的各类庆祝活动包括传统戏剧表演、童话剧演出、安徒生讲座、音乐会、艺术展充满街头巷尾,将整个欧登塞变成真正的童话之城。












 
  城堡中的童话正在上演
 
  欧洲的城堡中总有一些古老的故事流传着,欧登塞的伊埃斯科城堡被称为欧洲最美的50个地方之一,自然不是浪得虚名。它是欧洲保存最好的文艺复兴风格的水上城堡,从城堡尖顶、骑士门厅和遍布城堡的雕像便可见一斑。
 
  伊埃斯科城堡也被称为橡树林城堡,因整座城堡以橡树为地基,且动用了整片橡树林才得以建造完成。它曾由国王的副官建造完成,许多大家族都曾在此居住,不得不说在伊埃斯科城堡450多年的历史中,承载了丹麦皇室和大家族的故事。
 
  听园中讲解说,如今伊埃斯科城堡的主人是Ahlefeldt伯爵,伯爵刚刚迎娶了一位公主,现实版的浪漫故事就在城堡中发生着。主城堡中展示着伯爵在非洲狩猎的动物标本和藏品,数量惊人,而伯爵个人收藏的古董车、哈雷则单独有一座博物馆。我用了大半天的时间也只是粗略浏览,如果有时间不如在伊埃斯科城堡多做停留,也许还会与伯爵和他的家人不期而遇。
 
  在菲英岛另有一座与丹麦皇室有密切关系的城堡,即布罗霍姆城堡。它亦见证了丹麦历史画卷的一部分,昔日的丹麦国王克里斯托弗二世、女王玛格丽特二世,皆与古堡的历代主人渊源颇深、往来甚密。
 
  在布罗霍姆城堡中,主人非常难得地开辟了一些房间作为客房,可以真正了解到住进城堡的感受,休息室和会客厅都保留着斯格尔家族在此居住时的陈设。我有幸在此留宿一晚,推开窗就能看到城堡的尖顶塔楼和弧形大门。走出去散步,仔细看看这座城堡,被湖水围绕着的布罗霍姆城堡虽并不如伊埃斯科城堡规模庞大,但安静且具有历史感。当日落后,庭院四角点起了汽油灯,火光跳跃,古老的城堡越发神秘。
 
  与充满皇室传说的伊埃斯科城堡以及古老的布罗霍姆城堡不同的是斯歌德姆庄园,它更像是失落的童话世界。
 
  斯歌德姆庄园位于菲英岛南部,享有优美的丹麦田园风光,非常具有丹麦人“向往的生活”之代表性。它是一座有着500多年悠久历史的农场,拉斯、希瑞和三个孩子住在一座三层的城堡中。开门迎接我们的就是女主人希瑞,她穿了一件桃红色的连衣裙,带着巨大的贝壳项链,显得很隆重。城堡就坐落在草坪的正中央,当我步行穿越一条开满粉红色高山杜鹃的幽静密道后,来到了一座湖边。湖水中正是城堡和草坪的倒影,天鹅在湖中游曳,童话中常常描述到的场景便一瞬出现在眼前。














 
  在城堡的地下一层是一间超过200年历史的烘培作坊,亲手体验制作丹麦黄油曲奇是融入本地人生活的最好方式。在女主人的带领下,从来没做过烘焙的我,也试着用黄油、面粉和白砂糖做出了曲奇,如果忽略掉曲奇的外貌,似乎是不错的。而男主人更得意于另一种体验:开着拖拉机在田野里尝试自己耕种。于是一群人坐上了拖拉机,在起伏的田野上颠簸,被拉到了森林中。在篝火堆上烘烤丹麦最传统的火烤面包,体验了道地的丹麦农场生活。
 
  北欧人十分注重人与自然的协调,在北欧神话中相信当万物消亡,新的生命将再次形成,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循环的,表达了北欧人对大自然以及生命循环的认知。当黄油曲奇在烤箱中慢慢膨胀,香味飘进鼻腔;又或是在森林中篝火堆上的棉花糖渐渐微焦,篝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像施了魔法般把穿在树枝上的面团变成了焦香的面包……这些都用最生动的方式阐释了丹麦人对于田园生活的热爱与执着,回归自然的质朴,也正是追求至简的北欧人所喜爱的生活方式。
 
  花园与田野,简单即美好
 
  在简单的生活背后,往往蕴藏着生命轨迹的丰厚底蕴。丹麦处处是田园牧歌般的生活,鲜花、海岸、彩色的房子和新鲜的草莓茶组成简单的美好。
 
  丹麦人对于鲜花的喜爱在全世界名列前茅,鲜花也是他们最喜欢的礼物。在菲英岛,花园和鲜花亦是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丹麦的夏天非常美,当夏天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到这个国家的时候,丹麦人就像瞬间从冬眠中醒来,去寻找阳光与鲜花之地。
 
  欧登塞所在的菲英岛被称为丹麦花园,坐拥无敌海景,自然风光旖旎如画。其中最为著名的伊埃斯科城堡的花园是欧洲最美的古迹花园之一,许多树木和灌木已经有几个世纪的历史,并且是独一无二的。中央玫瑰园、大丽花花园、英国花园……而最为美妙的则是……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