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峇峇娘惹的谜局与马来风情

作者:杨乃运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9-04-19 16:50:52

  马来西亚是个多民族、多元种族文化为特色的国家,主体民族是马来族,主要民族还有华族、印度族等,真正的土著民族是生活在西马丛林中的尼格利陀人和塞诺伊人,还有非马来的土著,如泰人、高棉人、占族等。多种族文化色彩缤纷,是马来西亚旅游的一大亮点。去马来西亚旅游,不可避免地会遭遇峇峇娘惹,这是一个与华人有关的特别族群,文化也饶有特色。








 
  峇峇娘惹的谜局
 
  去马来西亚旅游,一般都要去马六甲市。马六甲市有中国山,也叫三保山,三保山脚有三保庙、三保井,都是为纪念郑和而命名的。郑和庙很小,旅游团未必特意安排行程参观,但那片地方肯定在游程范围内,分布着好几处有文化代表性的旅游点呢。郑和庙你在不经意间会看到它,寺庙建筑的文化符号很明显,了解到是为纪念郑和所建的庙宇,且整修得那么完好。作为中国游客,会有一种亲切感、骄傲感和好奇心。由郑和下西洋、六过马六甲的历史回顾中,会听到一个中国公主远嫁到这里,与苏丹结婚,生下的孩子被称为峇峇娘惹的故事。
 
  我随旅游团在马六甲参观过峇峇娘惹家庭博物馆。在马六甲时,我还没有听到娘惹这个词,听到的是峇峇妞娘。峇峇是指男性,妞娘是指女性,华人与马来人通婚,到三代人以后在当地生的男孩就叫峇峇,在当地生的女孩就叫妞娘,也就是福建人所称的娘惹。我对此说法是深信不疑的。峇峇娘惹的家庭博物馆,从建筑风格、建筑布局到装饰和家具配置,与马来人的大不相同,深透着中国风。从里到外显示着文化的凝重,有种沉甸甸的感觉。门不大显眼,封闭性强,作为二层小楼,同样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马来人求的是与自然的和谐,是舒展,而这里彰显的则是空间切割组合的智慧,是长幼尊卑的秩序。大门上挂“祥瑞”两字的汉字匾,门有些逼仄,入内,哪哪儿都透着财大气粗。屏风、立柜、多宝阁、香案、圆桌、条案、太师椅,无不是硬木的,精雕细刻的图案花纹、沉重坚硬的质感、凝住就再也刮不去的沧桑风貌是我们熟悉的。迎门一个厅,厅里触目的是供案、供桌,供着神像也供着祖宗牌位,墙上全是先祖的旧照片,人像放得很大。厅后有楼梯曲拐着通向二楼。楼区进深很长,两个天井式的院落,楼下一层从前通到后,楼上那层也从前通到后,书房、绣楼、上辈的卧室、小辈的卧室、仆人的住房,还有餐厅、会客室之类,空间分割得宽窄相宜,张弛有度。对绣楼的规矩,主人还特意做了个说明。似乎还有一个特别的小设备,以保证女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男性不能轻易入内。导游是用调侃的语气说的,说那个东西类似于猫眼,与猫眼功能一样,样式不同,且不由住绣楼的小姐掌控。此等居室文化,说峇峇娘惹是华人后裔应是没有问题的,但此话问出来,一个娘惹满脸的不高兴,而且这个娘惹就是胖胖的地接社导游。她说峇峇娘惹不是华人,也不是马来人。这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问题有点复杂,峇峇娘惹这个词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接待的主人介绍,导游也介绍,觉得有点明白了,细想,还是糊涂。它似牵扯到马六甲的移民史,也牵扯到当事人的信仰和观念。








 
  马六甲,据说是一种树的名字。苏门答腊发生了一场战争,迫使一位名叫拜拉米苏拉的印度王子出逃,逃到一处地方,见景色甚好,就问随身大臣这里叫什么,因此时两人正站在一棵树下,大臣以为是问树的名字,就说叫马六甲。王子说马六甲这名字好,我们就在这里定国安家了,于是马六甲的第一个王朝就出现了。马来西亚人中有“先有马六甲,后有马来西亚”的说法,把一千四百多年前建立的马六甲王朝视为马来西亚历史的源头。这是历史还是传说不得而知。到公元1445年郑和率船队来到了马六甲,其后到1409年时,明永乐大帝就把一位公主让郑和带来嫁给了苏丹,苏丹与这位中国公主子子孙孙繁衍下来。郑和六过马六甲,很多土兵就留在这里了,还有商人也迁居到此,与马来人结了婚。此后,一直到公元1949年以前,都有华人因各种原因移民定居在这里,与马来族结婚,有了混血的后代。娘惹导游强调,只有皇族血统的混血后裔才是峇峇娘惹,其余的华人就是华人、马来人就是马来人。皇族血统,就是大明公主与苏丹的后裔,身份尊贵。这是否是那位娘惹导游的个人理解呢?还是她本人就有着皇族血统?
 
  峇峇娘惹文化体现在多方面,美食是其中的重要一方面,家庭博物馆的女主人亲自做了各式小点心让游客品尝。
 
  花式的民居和家园
 
  马来人的房子随处可见,车只要在公路上走,你就不可能拒绝它们的造访,并抑制不住地对它们发生浓厚的兴趣。那是一种吊脚屋,样子和规模极像别墅,支撑屋子的柱子距离地面至少一米多,使屋子有了一种浪漫,有人用浮脚屋、浮脚楼来称呼它,这浮字颇耐咀嚼,那是一种感觉,感觉里已溢满了联想,花木环境的烘托会使浮的联想更丰盈、更有诗意。屋顶横向、竖向的长坡面、短坡面、尖三角檐、大三角檐的多样组合使浮的诗情画意更为浓厚。脚柱上的单层大屋显示了马来人在空间利用上的奢侈,本是高贵的架构,对建筑材料的漫不经心却大煞风景,褪色的木板房还好说,生了锈的铁皮屋顶房看上去像苍老的村妪。不过提供给我们欣赏的那个村落里的吊脚楼却是地地道道的艳妆贵妇,新彩的橘黄色的大屋被鲜花簇围着,那花树花灌丛上各种形姿的花开得姹紫嫣红,不由你不惊叹热带雨林气候下恒定的气温所赋予的自然生态美的创造力,一年四季花枝招展,一年四季热烈缤纷,色彩的富足里没有单调的空间。室内,起居室和客厅错落出一种韵律节奏,客厅设置的木梯和梯栏为高脚屋平添了生动的韵律,陈设在厅内的民间工艺品透出的不是古老,而是香艳,它们和围屋而蓬勃而生机盎然的花木一样让你坚信马来人是花一样的民族,马来西亚是花一样的国度,高脚屋的村庄是花一样的村庄。








 
  马来西亚的高脚屋或叫浮脚屋的建筑一般分布在城市郊区和乡村、丛林地带,沿河、沿海、沿公路,属于传统民居,自古相袭,造此种屋的不只属于马来人,还有塞诺伊人、塞芒人、海达雅克人等。早期的形制和我们现在看到的并不太一样,各族之间也有差别,甚至差别很大,一种长屋我们就没有看到,据说长屋有的长达几十米,有的还会长达200米左右,中间开通道,两边是住户。
 
  高脚屋就地取材的居多,梯子是上屋进屋的唯一通道,据说可以拆御,是为了方便,也是为了安全?梯子的随意性可以理解,但有人告诉我说撑屋的柱子也可以拆御就不理解了。说那柱子并不埋进打好地基的土层里,而是放在明面的础基上或混凝土上。柱子将屋与地隔离开那么高的空间距离,是为了防潮防湿防虫。建造者十分注意民居的通风性与耐热性,窗户开得特别大,有的还会让屋顶与墙身稍稍离开。
 
  我没有记让我们参观的样板浮脚屋和浮脚屋的村庄叫什么名字,吉打州瓜镇的玛苏里墓也是高脚屋高脚楼比较集中的地方,那里的高脚建筑与马六甲的高脚建筑不同的是它比较原始,比较古朴,更能体现早期民居生态。








 
  焦米乡 玛苏里墓
 
  吉打是个州,与相邻的玻璃市州素有“马来西亚米乡”之称,青葱稻田一望无际,但对赴瓜镇的旅游者来说,印象深刻的不是黄黄的稻穗、白白的稻米,而是焦米。乘马来西亚国内航班抵达吉打州,转乘旅游大巴车。车从机场出来,把我们拉到瓜镇的一个旅游商贸区,商贸区的房子一般化,横七竖八的招牌却五光十色的分外耀眼,卖食品、卖饮料的小店比比皆是,小广场的一头还有一溜旅游商品屋。地陪当然不再是丁加奴州的华仔了,而是老成持重的一位中年人。他说带我们去焦米乡。一说乡,以为又要赶路,殊不知就是往商贸大棚里钻,大棚里热闹得像北京前门早先的珠宝街、廊房二条三条,出租摊位铺面的那种,经营布匹、衣服、鞋帽、箱包、工艺品之类的小铺面成行成列,看似规整,架不住密度大、游人多,进去就像陷入了八卦阵。透出缝来了,穿过缝去离开了商贸区,看到了一个院子,院子右角有果树,正对面是座漂亮的吊脚楼。这座吊脚楼样式古典,样貌全新,建筑材料上品级,楼梯想随便拆御也拆御不了,里面用的什么材料看不出来,外层包……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