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水形巴西

作者:李立风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9-07 13:55:51

  水中诞生了地球上最初的生命,水边也诞生了无数人类的文化,水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可以说没有水就没有我们。而水对于巴西这个国家来说就更加的重要了,伊瓜苏瀑布、亚马逊河还有周边一座座城市,向旅游者们呈现出了“水形巴西”。




 
  黑白交汇亚马逊
 
  我们在玛瑙斯的行程先是要坐船去看黑白河交汇,这是著名的世界奇观,然后我们再换乘独木舟去亚马逊热带雨林探险。
 
  黑河名叫内格罗河,发源于哥伦比亚东部的原始森林,从热带雨林里流淌出来。日日夜夜飘落不停的落叶,把河水染成了深褐色,这条河就像越泡越酽的浓茶在流动,当地人称它为黑河。虽然名叫黑河,但用双手掬起一捧水,它仍然是清澈的。但因为含有特殊的矿物质,黑河成为最不愿意滋养生物的河,性格最孤傲高冷的河。
 
  相对黑河,人们又把亚马逊河的主流叫做白河。其实白河也并不白,这条河就像一个风流的女子,极具诱惑力。它从安第斯山一路奔流而下,不仅沿途“勾搭”走了1000多条小河,而且还带走了亚马逊高原的很多黄土,因此让自己的颜色从清澈变为了姜黄。




 
  我们十个人包了一条中型机动船,顺黑河飘荡。
 
  黑河的水很深,雨季可达100多米。河中没有鱼类,河面也没有飞鸟,船只孤独地行进在苍苍的河上,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导游告诉我们,黑河两岸的雨林深处,就是传说中的“非文明区域”,那里还生活着一些未被发现的零散部落,有一种“吃人族”,还保留着极其古老野蛮的生存方式。导游的这种讲述更增加了黑河的神秘感。
 
  船行了大约40分钟,导游告诉我们黑白河交汇的地方马上就要到了,大家立刻兴奋起来,拿着相机纷纷跑到船头瞭望。在黑河上行驶,会产生一种错觉,总觉得天空是阴沉的,其实天非常晴朗,太阳一直无遮无拦地普照着河面。我们往远处眺望,前方开始出现一条金色的亮带,就像阳光照射到的水面,那是远方的白河。随着我们的快速前进,亮带越来越宽,越来越宽……船只逐渐开到了黑白交界的地方,速度慢了下来,我们犹如走出大片的阴影,终于来到了阳光之下。
 
  按说,液体的互融程度很高,如果我们在一杯清水中倒进一些墨汁,晃一晃,墨汁很快就会与清水融合为一,不可能出现墨汁自成一体地在清水中悬浮的景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水的特性。但是黑河与白河相遇,却并不相溶。水流同样湍急,两河却并辔而行,界限清晰分明,谁都没有兼并谁的意思。就像两个携手共进的人,亲密,却始终保持着独立的个性。据说两条河就这样黑白分明地,亲密无间地并肩流淌,一直流进大西洋。导游问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凉快一些了?看着我们诧异的目光,他解释道,黑河的水温比白河高很多呢。是啊,黑色的总比白色的容易吸收热量吧。就算是水温不一样,所含物质不一样,但都是液体,又不是油与水,怎么就不能相融呢?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在黑白河的交汇处拍了很多照片,感叹不尽这大自然的奇观。当然这种现象科学终会给出答案。但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的奇与巧目前都无法解释,而老天就那么把它造出来了,让它们像谜一样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人类从诞生那天起,就在努力感知与了解这个世界,当科学无法解释某种现象时,就会用哲学来诠释,哲学无力时还有玄学与神学接着。中国古代的诸多神话,《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精卫填海》……都是对不可知事物的美好想象。我们也不妨为黑白河的相遇与并流,编纂一部故事,故事的名字或许可以叫做《大河情人》……
 
  接下来我们要换小船去白河深处的雨林游历。白河上有许多独木舟,只能乘坐一两个人,我对这种小船非常感兴趣。当年我在拍摄《最后的罗布人》时,深入考察过罗布人的生活。100多年前,他们在罗布泊以渔猎为生,渔民将整棵的胡杨木锯开掏空做成独木舟,罗布人把这小船叫做“卡盆子”。有意思的是,这种“卡盆子”竟与北非尼罗河上的独木舟有异曲同工之妙。亚马逊河上的小船在独木舟的基础上有所改进,不那么原始了,但也很好玩。河上有很多这样的小舟,划船的多是年轻人,坐在船头,手撑单桨,显得很悠哉。他们在大船停靠的地方招揽生意,带一两个客人去他们的水上木屋吃饭,然后再进雨林。




 
  我们人多,独木舟载不下,只能乘一条带遮阳棚的船,恰好坐下我们这十来个人。船夫嘱咐我们,进入白河里有很凶猛的鳄鱼和蟒蛇,其中有一种食人鱼也很厉害,带伤的人掉进河里,血腥味会吸引来大批食人鱼,瞬间就会被它们啃成白骨!哇,还挺瘆得慌!我们立刻下意识地往船里边挪靠……
 
  在白河上,隔不远就会见到一座浮岛,浮岛有大有小,小的岛上只有一两间低矮的木屋,大的可以有数间房子,甚至小楼。这应该就是渔民们的水上之家了。奇特的是浮岛的建造方法。亚马逊盛产杉木,杉木细密耐磨防水,又抗腐蚀。当地渔民把高大笔直的杉木伐倒,纵横交错地钉扎在一起成为浮岛的“地基”,然后在上面铺上厚厚的杉木板做成地板,再把各种木板木块榫卯结合,像搭积木一样地建成房子,并让房子与地板结实地连成一体,一座浮岛上的家就完成了。
 
  亚马逊河在雨季与旱季水位落差很大,涨落差距高达十七八米。水上渔家也随着水位的升降浮动,或“水涨船高”,或“水降船低”,无论水涨水落,日子可以“岿然不动”。每座浮岛边都会停靠着一两只小独木舟,这是渔家的交通工具。


 
  前面有一座较大的浮岛,导游告诉我们这是水上小学,而停靠在浮岛边的船比较特别,是一条黄颜色的带篷船。导游说那是专门沿途接送渔家孩子上下学用的,原来这是亚马逊河上特有的“校船”呀。
 
  很快,我们的船只靠近了一座浮岛,这岛应该是个水上客栈。登上浮岛的感觉就像登上了船甲板,随着浪来浪去,有着一级地震级别的晃动。这岛建得还真讲究,一层是个有顶无墙的大敞厅,码放着八张大长条桌子,这是白河,千万不要把手脚放进河水中,招待游客吃饭的地方。走两步就是大厨房,锅碗盆灶都挺干净。步上宽展的木楼梯,二层竟隔出四五间小屋子,室内床具用具一应俱全,而且还有卫生间。每间屋都有一个小小的阳台,阳台上居然拴着个吊床……这情景立刻启动了大家的小资情怀,男男女女纷纷歪在吊床上摆Pose拍照,有半眯着眼的,有假装慵懒的,有诚心撅臀的,还有掌握不好平衡翻了个儿的……嘻嘻哈哈人们乐成一片。
 
  这本身就是浮岛,木屋有些悠悠,吊床又轻轻晃动,我仰望着天空,眺望着大河与岸边的雨林,真有点“今夕不知是何年”了。我们要不是时间紧,真应该在这里住上几天——白天划小舟,穿雨林,吃河鲈,钓食人鱼;晚上看星星,听猿啼,聊原始部落;然后齐齐躺在吊床上摇啊摇地做咱的中国梦……


 
  白日做梦,终究是一枕黄粱,还是抓紧时间玩吧。说实在的,真正的热带雨林是不好进的,看着郁郁葱葱的林子,那里可潜伏着很多毒虫与猛兽,如诗如画的湿地,那是人家大蜥蜴和鳄鱼的天堂,还有一种更可怕的森蚺,也就是比蟒蛇更粗壮的蛇……就我们这一身短打扮进雨林,还不等于直接给野生动物上菜去了……
 
  在这座浮岛靠岸的一面,主人修了一架吊桥似的木栈道,从河上一直延伸进雨林的边缘。导游嘱咐我们,顺着这桥往里走,不要过多停留,也不要左右攀援,并小心猴子什么的袭击……我们走上颤颤巍巍的吊桥,两边都是处于原始状态的树木。也许是为了争取更多的阳光和水土,乔木遒劲多姿,灌木占地为王,爬藤百般纠缠,花草见缝插针,粗绳一般的野藤从树上垂下来,又肆意地爬上桥栏……热带雨林中一切都没有章法,却又都遵循着“适者生存”的法则。这让我想到一个词语——“野蛮生长”。林子中还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叫,清脆、尖利,哨得跟家养的鸟儿绝不一样。
 
  没走多远,忽然听见有人大叫:“猴来了!”这一来不要紧,只听见树叶唰啦啦一阵响,不得了,从四面八方有好多只猴子疾速地往这边迂回。我是第一次看见自然界的猴群集体行动,只见树梢摇动,此起彼落,大猴小猴们在各树之间辗转腾挪,迅速又轻盈。那猴起跳时你不由自主地揪着心,它却腾空一个大跃,准确无误地落在另一棵树枝上。众猴们无声而快捷地聚拢而来,竟无一失误,比马戏团的表演可精彩多了。这时有人告诫大家:“快走,别招那些猴……”我也认同猴子们饿极了一点不比野狗的能力差!大家赶紧小心地往回撤。


 
  我们到底没经验,这样的事第二天又发生了一件。大家在植物林里游逛,惊艳着热带花草的绮丽,纷纷选景拍照。有人站在一棵树洞里照相——枯树、艳服、绿植,好看得很。两人过后,第三个人也效仿着站进树洞。但她姿势还没摆好,便立刻炸了窝似的叫唤起来。原来树洞里有个蚂蚁窝,前两位没踩漏,到了第三个人,一脚把人家的家踩塌了,于是一整窝疯蚂蚁群起而攻之。她正好还没穿袜子,脚面都露着,瞬间那疯蚂蚁爬了一脚。尽管连扑带打,她的脚到底还是被叮咬了几个大包。亚马逊的蚂蚁多厉害呀,那份蛰疼简直没法忍受!这几个包肿痛了很多天……我们终于知道热带雨林的厉害了。
 
  虽然被亚马逊的动物欺负,可我们也有了“报仇”的机会。从吊桥回到浮岛,当地渔民带着我们在岸边钓食人鱼。我们用剁碎的牛肉当鱼饵,把钓竿甩到河里,静静地等两三分钟,食人鱼就上钩了。
 
  其实食人鱼个儿不大,也就三两重,形态如燕鱼,颜色橘红,非常漂亮。要是不吃肉,完全可以当观赏鱼来养。但是它的牙齿向外龇着,非常锋利,又好那口肉,漂亮也不中用啊。食人鱼其实很傻,我们站在一个地方不动,它们可以争先恐后地连续上钩,于是,“我钓上来了”“我又钓一条”……的欢笑声接连不断。钓归钓,我们不大敢摘钩,怕被穷途末路的食人鱼咬一口。于是,船老板就忙活在各位喜有收获的人们之间帮着摘钩。跟着船老板忙活的还有摄影师们,因为钓上鱼的人都要求照相,我们照相都相当有经验了,尽量把鱼往镜头前送,显鱼大,人尽量往后闪,显脸小,那效果——没治了。每人照一张还不够,起码三张以上。因为跟大家合影的是食人鱼,还是亚马逊河里的食人鱼!




 
  雨林之城玛瑙斯
 
  亚马逊河全长6751千米,其中一大半在巴西境内。亚马逊河河面宽广,支流众多,它的流域和流量均占世界第一,水量占世界淡水总量的20%。由这条大河冲击形成的亚马逊平原达到705万平方千米,大部分也在巴西境内。亚马逊流域适合植物生长,这里有浩瀚的森林,优质的木材,被称为“地球之肺”。
 
  玛瑙斯就生成于这片热带雨林之中。玛瑙斯是巴西北部的城市,也是亚马逊州的首府。它有300年历史了,是由葡萄牙人建造的。这座城市的面积比香港大一些,人口170万,密度很大。它位于“亚马逊心脏”,被称为“森林之城”。身处热带雨林的玛瑙斯,常年湿热,全年的降雨量可达到2600毫米。我们到这里的时候是10月下旬,玛瑙斯还处在旱季的“凉爽”时节,但我们天天都是热汗淋漓。从有冷气的屋里出来,眼镜立刻蒸腾出一片雾霭。
 
  这座小城还在发展中,市容比较陈旧,即使在市中心,也没有什么现代化的建筑。据说,玛瑙斯是巴西的电子工业中心,一些国际大公司,比如“诺基亚”“西门子”在这里都有制造工厂,玛瑙斯的平民就业应该还是不错的。


 
  早晨,我们去农贸市场转了转,市场建在一个大仓库中,大仓库很有年头了,算是所谓的古建筑。小贩们挑着担子来这里摆地摊,生鲜鱼肉都有。市场里也分区域,鲜货与百货分开。“靠山吃山,靠河吃河”,货摊上的鱼类很丰富,也很新鲜。蔬菜、水果五颜六色,琳琅满目。老百姓的日常所需都能在这样的大市场里得到满足。至于街上一些名牌店铺,虽然门面很小,还是很少有人问津,玛瑙斯的生活水平还是很低的。
 
  离市场不远有一个印第安人博物馆,实际上只是在一个小楼的二层,设了几间展室,有少量出土的印第安人器皿,再就是一些图片,以及再现他们当年生活情景的泥塑。这些展品不足以反映印第安人的历史及风俗,但却让我们知道,在这潮湿闷热的热带雨林里也有印第安人生活的印迹。
 
  在这样一个比较偏远落后的城市中,不小心却露出了它曾经辉煌的一面。市中心有个百年歌剧院,是121年前仿照巴黎歌剧院建造的,它至今仍然不失为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剧院。
 
  这是一座典型的欧式建筑,剧院的正面饰以白色浮雕,巨大的廊柱勾勒出建筑的气势。玛瑙斯人为了这座歌剧院可说是穷尽了金钱,除了以巴西硬木做地板,其它一切均从欧洲进口。大理石柱来自意大利,雕花铁栏出自西班牙,水晶灯则是如假包换的法国制造。




 
  进入剧场内更令人瞠目。座位只有685个,但分为四层,整个观众席是圆形的。座椅是木制的,宽敞舒服,靠背全用紫红色金丝绒包裹,典雅高贵。下面竟还设有放置冰块的地下层,天热时从空隙可以飘出冷气。当时有钱人是坐楼上包厢的,三层楼包厢共90个,每个包厢设5个座位,与旁边的包厢隔开,有独立的门出入,尤以二楼中间的包厢最为高贵。现在这个歌剧院仍然在使用,但演出时,多数包厢还为当年的出资人保留着,并不对外售票。
 
  在观众席抬头望去,圆顶天花板上是巨幅的壁画。由中心到四角,斜分为四个三角形,画着四幅画,分别代表着歌剧、舞蹈、音乐及悲剧。最奇特的是,将这四个区域隔开的图案,竟是巴黎埃菲尔铁塔从下往上看时的四条腿。天花板中间垂下的巨型水晶灯是可以升降的,以便清洗。舞台因为遮着看不出……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