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德岛县

作者:杜风彦 齐林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9-05 14:36:22

遍路同行人
 
  2月1日,终于要出发了,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当天下起了小雨,和美和她小姨特意开车送我们前往第一番灵山寺。寺庙旁边就是商店,可以采购遍路用品。实际上,后面的一些知名的庙门口都有商店可以采买。




 
  第一番入庙,我们严格按照要求,每个庙堂的仪式都弄了个明白,并在本堂祈福此次路途平安。细雨未停,雨中的寺庙园林十分别致,比平时看上去又多了一丝水润。遍路上的很多寺庙都在山顶或者风景最佳处,寺庙本身就是一景。遍路,有了风景后,就不会单调。
 
  这个季节遍路的人并不多,在第一番寺庙纳经的时候,看到一个年轻人,身穿白衣,背着一个黑色背包,脖子上披着条毛巾,头顶剃得很光亮,脸上始终有着微笑。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僧人的样子,我们亲切称他为小和尚,之后发现他确实也是佛学院毕业。
 
  第一天遍路的时候,我们多次相遇,他时而在后面,时而跑到前面。在前往第三番的路上,我们在爱染院休息的时候,他正好也在,我尝试和他聊天,发现他并不会讲英文,没法深入交流。不过感觉他待人做事都比较严谨,在接受当地人接待的时候跟人微笑、聊天,让人感觉很亲切。




 
  他对道路也很熟悉,看起来应该不是第一次遍路,经常我们同一时间出发,他却总是先到。有次,我们走了一条小路,远远看到他向我们招手,才知道走错了路。
 
  他做起事来也是很认真,在寺庙里严格执行朝拜流程,鞠躬、纳札、开经文,戴上手串,一板一眼地念完整段经文。至今,我还能记起他念经的声音。
 
  那天中午,我们到达第十二番烧山寺的时候,远远就听到了朗朗的读经声,当时下着漫天大雪,寺院很静,让人感觉到读经声已经和环境融入到一起,让人顿生敬意。离那声音近了,看到雪中的他左手持佛珠,正专注地读经,完全不顾大雪落在身上。




 
  我们经常能在寺院里见到,互相微笑,打个招呼。第一天的晚上,我们赶在他前面走完了第六番;第二天一早我们到第八番的时候,他却已经提前到了。我们一同在第九番法轮寺门口的饭馆用餐。前往第十番的路是往返路,我们先他一步出发,结果走了没多远,他追上来,并远远拉开距离。当天下午,我们一路疾走,本以为能超过他,结果赶到第十一番藤井寺庙门时,他正从庙里出来。我们憋了一股劲,当天下午不到5点就上了山,走到天黑,在山上宿营,以为这样就可以落下他。结果第二天一大早,他又从我们宿营地路过。前往第十二番烧山寺的路非常艰难,他先我们一步到达,一起在纳经所休息的时候,互相聊天鼓劲。他送了我们一人一袋饼干,我们互换了纳札,加了社交软件好友。
 
  第三天以后就没再见过他。但他会发信息,告知前面的路况,给我们鼓劲加油,就这样保持联系了挺长一段时间。每次看到他放在沿路休息站的纳札,都有一种亲切感。




 
  虽然我们讲话不多,但路上,因为有了他的存在,我们想要跟他竞争、超越,这样走下来,比原计划多走了不少路。
 
  遍路道上,有这么一位要追赶的目标,也是一种难得的缘分。
 
  TIPS
 
  遍路装备 :
 
  现在遍路可以不穿遍路装,但我们还是推荐穿遍路装,这样很容易被辨识。在行走的时候就容易被理解、被接纳,比较方便问路求助,也会得到当地人的问候。同时,身着遍路装也是对遍路者身份状态的自我提醒和制约。
 
  遍路的主要装备有纳经帐、金刚杖、白衣、斗笠等。金刚杖象征着空海大师。以前,如果有遍路者不慎死于途中,金刚杖就是他们的墓碑。金刚杖上部切痕是象征佛塔的五轮,有供养佛塔的意思,下面有“南无大师遍照金刚” “同行二人”字样。四个柱代表四国的发心、修行、菩提、涅槃四大道场。金刚杖可以作为登山杖使用,也可以用来驱蛇,不过,遍路者在经过桥的时候,不要使用金刚杖触地,因为有空海大师曾经在桥下休息的传说。






 
  斗笠主要用来防晒和防雨。古时候,如果遍路者不慎在途中遇难,路人会以斗笠覆盖,有代替入棺的意义。斗笠上有六行字,分别是 :迷故三界城、悟故十方空、本来无东西、何处有南北四句偈语以及同行二人和代表空海大师的梵字。白衣一般后面会写有“南无大师遍照金刚”字样,有短袖和长袖两种样式。
 
  另外,遍路者需携带纳札和纳经账。可在纳札上填写自己的姓名、住址及所求愿望。在寺庙的本堂、大师堂参拜时,投入堂前的纳札箱中。古代,遍路者如果失踪,家人可在寺院的纳经箱里找到遍路者的纳札,这样可以确定失踪的最近地点,方便寻找。纳札在受到接待或者与同行遍路者交流时,也可当做名片来交换。因自古以来,当地人认为,收集纳札可避免灾祸。




 
  纳经账可以让遍路者在各个寺庙收集寺庙的御朱印和墨书,作为遍路的证明。
 
  遍路装备可以在各个寺院的纳经所或者遍路商店买到。
 
我们住的那些地方
 
  从第二番到第三番金泉寺,是一段乡间小路,大约3千米左右。细雨蒙蒙,我们欣赏着乡村的风景,前往金泉寺。路边的每家房屋都有精致的园林小景,房前还有一些土地,观赏沿路的景致算是消散了细雨带来的烦恼,也不觉得累。
 
  我们做了一些功课,知道第六番安乐寺有宿坊,而且还有免费的住宿。这个免费的住宿往往只能住一两个人,如果前面有人住下,我们就没法住了,当时也是为了免费的住宿,一路小跑。




 
  纳经完毕,我们询问纳经所的阿姨,寺院可有住宿的地方?她们热情地往门口一指,就在门口,而且Free(免费)!我们出门寻找,看到宿坊,进去询问后才被告知,免费的住宿地,也就是通夜堂在门口的钟楼上。地并不大,有几块纸壳,几块泡沫塑料板,还有一个不太能用的帐篷及毛毯。当晚有些冷,我们把纸壳铺在帐篷下面,钟楼空间不大,一个帐篷刚好撑下。
 
  第二天,我们从安乐寺走到了第十一番藤井寺,在前往第十二番烧山寺的路上,天黑了,只走到了长户庵。奈何长户庵只是一个封闭的寺庙,并不能在里面住。寻了一圈,觉得树下可能比较好一些,晚上即使再下雪,树枝也能遮挡。我们把地上的积雪扫掉,清理完石块,当晚就住在长户庵旁边的一棵树下。
 
  晚上的风刮了一夜。半夜醒来,我在想,真不可思议,我竟然到这里来遍路了。有时候会做梦,梦到路上曾经的记忆;现在,我却在野外,梦到回到了家乡。梦里的人生,也仍旧是围城。




 
  晚上睡得并不好,因为冷的缘故,从平躺改成侧卧,这样可以减少和地面的接触面积,把睡袋的缝隙挤了又挤,仍旧感觉还是有冷风进入。
 
  除了睡在野外,我们有时候也睡在遍路小屋,有次还遇到了大雪,晚上做梦都是冰冷冰冷的。
 
  那天下午,我们到达遍路小屋的时候,天已渐晚,阴云密布,一层层乌云正从远方赶来,看来要下大雪的节奏。小屋的旁边有座桥,桥下也有个小屋,但那个小屋也不挡风,而且待在桥下的感觉并不太舒服,我们还是决定住在遍路小屋。
 
  小屋有两个门,一个门朝着西北,风直接灌进来,整个屋子就冷得要命,要想住小屋,首先得把这个门堵住才行。我们在桥下找了榻榻米和木板,扛上来后,挡上门,果然风小了很多。此时,天空更阴暗了,已经开始飘雪。我们顶着雪把另外一个门也堵上,并用捡到的帐篷外帐把顶部封上,屋内暖和了很多。不过,小屋旁边就是公路,车来车往,汽车轰鸣。




 
  齐林的地垫丢了,只能挤我的地垫。我们晚上7点左右就休息了,真冷啊,到了凌晨2点,我用了两个睡袋竟然也被冻醒了。睡不着,摸了摸睡袋下面,凉凉的好像是冰。只能闭着眼睛,不去想冷的事情,在半睡半醒中迷糊,这样一直折腾到5点。起来看了一眼,外面仍然是大雪,就继续睡了。一直到8点,雪停了,我们才得以出发。
 
  睡在遍路小屋有问题,宿营在其他地方,也会有问题。比如,有一次宿营,我们就听了一夜的儿歌。那天晚上,我们宿营在城市,最终在旅游中心外面的走廊上搭了帐篷。走廊的尽头是一个洗手间,洗手间的外面有自来水池,帐篷旁边也有插座可以充电。唯一不好的是,这个洗手间比较有特色,装有音响,当有人进洗手间的时候,门口的感应器就会启动,随后会自动播放一首儿歌。人走进走出,就是两首歌,并且歌会播放完。开始我们还觉得挺有意思,但等要睡觉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个问题。这个公共洗手间在大道附近,来的人挺多。那天,我俩听了一个晚上的日本儿歌,连做梦都自带儿歌的背景音乐。




 
  TIPS
 
  宿坊:是指位于寺院内的住宿设施,起初只是提供给僧侣住宿或净化参拜者心灵的场所。为了体现寺院文化,也逐渐增设和开放了提供给普通游客的住宿场所。在宿坊内可以写经、坐禅、读经、修行,聆听寺院僧人的教诲和人生哲理,另外寺院也提供餐食。宿坊一般晚9点熄灯,早6点起床早课。
 
  宿营:又称夜宿,指的是自行携带帐篷和睡袋在野外住宿。如果在公共空间以外宿营,需要征得当地人同意。道路休息站一般上午9点到下午5点,会有贩卖当地特产、当地风土人情相关物品。洗手间和休息区是24小时可使用的。
 
  一般来讲,可以晚上8点之后,当地人不太会出来活动的时候宿营,早晨6点人们出来活动前收拾好,这样不会打扰当地人的生活。
 
  在日本法律上,除了露营场所以外的地方,都不可宿营。我们一路大部分时间都是搭帐篷住宿。宿营地有很多,但多在道路休息站、市役所、野外空地、沙滩、公园、巴士站、寺庙停车场、遍路小屋等。




 
往烧山寺,最难走的一段路
 
  早晨,外面冷,真的不愿意起床。但使命使然,又必须要早起才行。每天起床之后,收拾好行李,简单吃点东西,就匆忙上路了。遍路遍路,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走在乡村,走在田间,走在山上,走在森林里。我们所走的遍路道,有很多都是千年来延续至今,有些路段,真的是相当艰难。
 
  据说,从第十一番藤井寺到第十二番烧山寺的山路是四国遍路道中的最险处了,也是我们走的最难的一段路,山路共长13千米。从长户庵出来后,山上的积雪越来越多,早晨还有些冷。路上有两行清晰的脚印,有一行比较新,是小和尚的。在山上的开阔处,景色很美,有宽广的视野,远望能看到整个城市和城市远方山上的云层。
 
  这段路多是山路,上上下下,曲折盘旋。下坡到柳水庵之后,走上了大路,不过只是穿过大路,后面还是一段长长的缓上坡。开始的时候,雪还不多,再前行,路上全被积雪覆盖,山路很滑,稍有不慎,就会滑下山坡。谨慎小心地走向山顶,感觉前面一段路就是山脊了,但又总不是。几个上坡后,到达一段长长的台阶,看样子,这段路的上坡应该到此为止了吧。爬过台阶后,才发现,这里还并不是寺院的入口。




 
  后面的路,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下坡只是下到一半,后面还是要继续上坡,2千米多的山路把我们累得够呛。出了村庄就开始上坡,先是看到清澈的溪水,过一道桥,接着就是一直爬坡。这条路不仅曲折,而且很陡,简直是直上直下。最后1千米的爬坡,齐林走不动了,我们的水已经喝光,空着肚子从早晨爬了几千米的山路,到现在都没东西可吃。
 
  我一直在前,走到烧山寺参道的时候,也感觉有些站不稳了,当时又冷又饿,漫天飘起了雪。我站着休息了一会,远远看到齐林歪歪斜斜地走过来,边走边抓路边的雪吃,这个时候他已经没太多力气了,连蹲下都困难,抓雪的手都有些抖。
 
  参道约600米,要走一段时间,不过已经很缓了,如不再爬坡,体力还能支撑。沿路有很多佛像,在漫天的白雪背景中,更显得庄严肃穆,有些佛像被雪覆盖了部分,别有一番景致。不过我们当时连按快门的力气和想法都没有了,只能一口气往山上走。




 
  烧山寺位于深山海拔938米,是一处修行灵场,乃有名的难行之所。传说当地岩窟中住有一条很大的毒蛇,吐出的火危害附近一带的农作物和人畜。弘仁六年(815年),空海大师巡拜至此,在一棵杉树下休息,梦中见到如来佛,醒来后发现魔蛇将全山幻化成一片火海。大师于是先到垢取川净身,然后一边结法轮印,一边念真言登山,火势逐渐减弱,到达九合目时(合目是日语对山的某高度的称呼),魔蛇从岩窟中飞出来,此时虚空藏菩萨出现,与大师合力将魔蛇封锁在岩窟里。寺内供奉有空海大师设计的三面大黑天像,本尊木雕彩色三面大黑天在江户时代完成,高约28厘米,属真言秘传法门,每60年开放供人参观一次,所以平时只能见到三面大黑天手绘图。
 
  我们到了烧山寺后,纳经所内有火炉可以烤干衣服,在寺院的自助贩卖机买了几瓶饮料,吃了些饼干,休息了两个多小时体力和精力才缓过来。纳经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这座寺庙,每个人只能纳经一次,不能替别人纳经,而且寺庙的御影也是彩色的。
 
  在寺庙的纳经所,坐在火炉边看外面的漫天大雪,真不想继续走,但我们还很饿,这里又不能住宿,后面的路还需要继续。下山后,经过几座有故事的建筑,三郎庵就是其中一座。




 
  卫门三郎曾是一位贪婪吝啬、为富不仁的富翁。有一天,他的家中来了一位化缘的行脚僧,卫门三郎不但不给僧人任何食物,还对僧人拳脚相加,恶语相向,僧人却也并未恼怒,只是转身默默离开。
 
  可事隔不久,卫门三郎的八个儿子,竟相继病逝,哀痛不已的卫门三郎方才醒觉:自己之前的恶劣行为,怕是伤害了圣人,所以得此报应。于是,卫门三郎决定出门寻找这位行脚僧人,并真诚地向他忏悔。
 
  卫门三郎巡游四国20余次,一一参访各所寺院,都没能再次遇见当日的行脚僧,于是他决定反方向巡游,看能否遇上那位神秘的僧人。终于,长期的风餐露宿使得卫门三郎筋疲力尽,在烧山寺附近倒下,就在他意识模糊之际,空海大师出现了,原来他就是当日的那位行脚僧。大师不仅原谅了卫门三郎过去的恶行,还接受了他的皈依,帮助弥留之际的三郎超度,预言他来生将会转世为重情义之人。




 
  次年,伊予国领主河野息利的长子出生,婴儿左手……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