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斯洛文尼亚 名字里都写着LOVE

作者:黎瑾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6-11 12:12:05

  “不如我们去斯洛文尼亚逛两天吧 !”我指着地图上这个东南欧的小国说到,它从来没有出现在我们的旅行计划里,但那一刻它的名字吸引了我——Slovenia,第二到第五个字母是“Love”(爱)。




 
  今年,斯洛文尼亚的西部地区被美国《国家地理》评为“全球最浪漫旅游目的地之一”。在此之前,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这个1991年才宣布独立的国家,但对我们而言,在这片地区的短暂旅程是那个波折不断的初夏最浪漫的惊喜。
 
  沿着地下河潜入地心
 
  我们穿过意大利北部,把车开进了斯洛文尼亚西部的小村Divača。民宿里住着许多为了世界自然遗产斯科契扬溶洞(Škocjan Caves)而来的旅行者。从村子到溶洞是一段令人愉悦的15分钟林中小径徒步,5月的山林葱茏翠绿,草丛里时不时有颜色鲜艳的昆虫吸引我们的注意力。道路的尽头有一处观景台,从这里可以俯瞰巨大天坑,地下河水流淙淙,形成雪白的瀑布。
 
  这个分支极多的洞穴通道系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溶洞群,也是最大、最长的溶洞之一。因其所在的地区叫做喀斯特地区(Karst Plateau),“喀斯特”从此成为了指代此类地形地貌的专有名词。




 
  游客中心提供三条不同路线的导览游,我们索性全都参加了。向导带领游人沿着地下河进入洞穴,气温骤降,四周只剩下潮湿与黑暗,越是向下越是阴冷,只有水流奔腾的声音。
 
  河水湍急,雷卡河(Reka River)的地下峡谷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已知规模最大的地下峡谷。我们摸黑走过河上摇摇晃晃的铁桥,又摸索着铁链贴着山腹光滑的内壁顺着河流前行,偶尔于高处照射进来的微弱光芒中看见一处喧嚣的瀑布。这如同一场地心历险,微弱的灯光照亮四周光怪陆离的钟乳石和石笋,如水如雪的石灰岩在漫长的地球史中幻化为各种造型。地底的空间漫长、宽敞得超乎想象,宏伟的大厅生长着巨型石笋,当穿越一系列瀑布和壮丽的钙化池来到这里时,我们仿佛走进了地下王国隐秘的宫殿。




 
  那些树木的清香、清澈的地下湖泊摇曳的水光、一不小心就会跌落的狭窄步道、轰隆隆的水声,在我脑海里形成一片幽暗的风景。我曾在写“亚欧接吻指南”时将斯科契扬溶洞列入其中——此时应该主动掉队一段距离,来一个黑暗之吻,既惊险刺激,又足够私密。
 
  夜灯照亮有猫的古村
 
  民宿的老板娘热情又周到,在笔记本写下许多这片地区有趣的好地方,帮我们规划好行程,甚至仔细到了该在哪里停车。于是我们听从她的嘱咐,在黄昏时分来到了Štanjel。
 
  还在远处我们就看见了这个古老村庄,白墙红顶的小房子密集错落地堆在一座山包高处,接近它的乡村公路也变成了曲折迂回的盘山道。开到能望见城墙入口的一个坡道下方时,便到了停车场。




 
  至今依然坚固的石头城墙自15世纪时便存在了,是村庄抵御奥斯曼土耳其人入侵的屏障。我们信步走进村内,两棵奇形怪状的树组成了一道敞开的大门。鲜花点缀着石头小屋的露台,灌木贴着石墙生长,这里一片寂静,人类仿佛消失了般踪影全无。石子路上漫出了青草,橙红、粉白的花朵于初夏凉爽的傍晚开得正好。但是没有人,每一栋房子都大门紧闭,红色拖拉机孤零零地停着,教堂的钟楼也孤零零地高耸着。听不见人声,也听不见时间流逝的声音。偶尔几扇透出暖光的窗和几只趴在高处窗台的猫,算是有点生气。在黄昏时刻,这座古老的村子显得如此孤寂,又如此温柔。
 
  村庄非常小,很快我们就走完了一圈,路过古老的城堡和绿森森的树林,最后被小窗外一盆小花吸引,驻足观看了很久,直到夜晚来临。
 
  格子状的“天空之镜”
 
  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边境上的瑟切乌列海盐场(Sečoveljske soline)其实算不上美丽,覆盖着草丛的田垄将这片地中海最北端的盐田分成了一个个巨大的方格子。不过,既然是盐田,总有些镜子般的效果,在暴晒的艳阳天,将水天映成了一色。




 
  我们沿着木栈道从巨大的盐田中穿过,四周都是平坦的浅蓝色水面,几只洁白的海鸟在水中嬉戏。这里已经十分靠近海岸,自14世纪起,斯洛文尼亚人就开始把海水引入蒸发池,进行蒸发、结晶,并利用海藻、石膏、碳酸盐等天然材料分开海泥与海盐。
 
  栈道尽头处的博物馆展示了中世纪传统的产盐方式,以及传统的盐工住房。700年过去了,如今的人们依然采用这种传统方式进行生产。由此得到的海盐富含更多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口感与工业加工的盐有微妙的区别,是非常受欢迎的旅行纪念品。




 
  非工业化的生产方式也很好地保育了这片地区的自然环境,盐场也是重要的湿地和水鸟繁殖地。水草在岸边招摇,盐工正在修整田垄,而海鸥就在天空与水中盘旋,一个个方格子里模模糊糊地印出它们的身影。最妙的是,来这个不美丽的盐田的人非常少,许多人都是买好几袋盐便离开,我们得以独享这片广阔、澄澈的水与天。
 
  “小威尼斯”皮兰
 
  从盐田往北沿海岸前行不远,便是海角上的皮兰(Piran)。作家冯骥才形容皮兰是“大地鲜亮的舌尖,伸进大海,舔弄着无穷而清凉的碧涛。”




 
  这座漂亮的中世纪小城大概是斯洛文尼亚最有名的的海滨度假胜地,它与意大利的威尼斯隔着亚得里亚海相望,同样湛蓝的波涛、同样的红顶小楼房、同样古老的城镇,皮兰因此获得……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