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彩色的里约

作者:顽童有点儿老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4-23 13:22:30

  在里约申奥短片中,镜头从天空掠过,面包山、世界新七大奇迹的基督像……高710米的基督像在空中缓缓地张开双臂,温柔地俯视着这座神奇又矛盾满满的城市!


 
  罗纳尔多、贝利……这些闪闪发光的名字让全世界对一个词充满了好奇心——FAVELA贫民窟。
 
  相比浑然天成的山景水色,里约热内卢的人文景观也毫不逊色,“天梯教堂”便是一处。它是里约热内卢的地标建筑,造型近似一座现代金字塔,风格迥异于其他欧式的古老教堂,与传统风格的天主教教堂相距甚远。远远看上去它的确很像通往天堂的魔梯。




 
  游遍里约,还有两处人文景点我甚是喜欢。一处是洁白无瑕的双层拱桥——拉帕拱桥(Lapa Arch bridge),另一处则是小山坡上的彩色阶梯——塞拉昂阶梯(Selaron Steps)。两处景点距离不远,前者从水平方向给人们带来几何线条的美,后者则从竖直的角度给人带来视觉上的冲击。一横一竖,相得益彰,但彼此又不相见,而是以自己的魅力和各自的方式,将曾经是巴西贵族聚集地的圣特蕾莎区与市区相连接。
 
  这几处建筑都代表了里约,也彰显了巴西人的精神所在。




 
  小蜜蜂在里约的蓝天上飞翔
 
  里约旧城中的拉帕区(Lapa),有座三百多年历史的拉帕拱桥,它如同虹桥般将两座山坡相连接,其造型极像古罗马时代的引水渠。是的,18世纪的葡萄牙殖民者起初建造拱桥目的就是引水上山。它原是引水渠,用它把山下水源提升输送到山上的富贵人家。当时殖民者强迫黑奴使用简单的工具,搬运巨石修建水渠,许多奴隶为此付出了生命。换言之,拉帕拱桥是用非洲奴隶血泪和生命堆积起来的作品。星移斗转,引水渠渐渐被新的城市供水系统所取代。后来这座建筑不仅没有被拆除,反被改建成城市有轨电车运行的桥梁,至今每天白天都有一辆古老的蛋黄色有轨电车晃晃悠悠地往返行驶在近20米高的拱桥上,抬头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大蜜蜂飞翔在蓝天白云里,给里约城市增色不少。这条交通线将山上圣特雷莎区、拉帕区,与山下市中心相连。圣特雷莎区,这片颇具波西米亚风情的街区,现在成了艺术青年和文艺作家的大本营。


 
  奇思妙想的阶梯
 
  穿过狭小的街巷,在一条不起眼的陡峭山坡上,隐藏着有一条奇思妙想的阶梯——塞拉昂阶梯。这是全球最美阶梯之一,也是里约的名片,每年都有数以百万计的游客慕名参观。
 
  它是智利艺术家乔治·塞拉昂(Jorge Selarón ,1947-2013年)花费数十年时间,从60多个国家和地区收集整理来的瓷砖陶片粘贴而成的力作。有来自美洲的、欧洲的、亚洲的、大洋洲的,还有来自非洲的。花花绿绿的瓷砖碎片,贴满了全部200多级台阶和两侧的墙壁。各种族、各民族、各种不同特色的凝聚,令人叹为观止。既有当今裸体选妃著称的斯威士兰国王头像,也有反映各国普通民众生活场景的图案,还有很多带有中国元素的瓷片,上海陆家嘴、中国“龙”都出现在这里。创作者甚至熟悉中国文化,将带有“福”字的红灯笼倒过来粘在墙上。全长125米,共215级台阶,无处不被装点得五彩缤纷,来到这里就如同进入散发艺术气息的画廊。美国国家地理频道、《花花公子》杂志,著名摇滚乐队U2的《Walk On》MV都曾在此取景、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y Dogg)的音乐视频也曾光顾这里。




 
  二百多级台阶,每一级都有不同的风貌,形成了无限延展的碎片艺术,最终形成了里约一道绚丽的风景线,成为城市文化旅游的必经之地。
 
  与这些瓷砖的合影,已经成为游客们的首选。更多的人则是驻足观看瓷砖上的绘画,揣摩其背后的故事和含义,其中最著名的一组绘画瓷片是几百片“怀孕的非洲女人”,它们是塞拉昂本人亲手绘制的,创造含义十分难解。作者只是淡淡地留给后人一句“It is a personal problem from my past”(这是我过去的个人问题),或许只有塞拉昂本人才明白其背后的内容吧。


 
  塞拉昂阶梯的瓷砖艺术让整条小巷焕然一新,尤其是采用大红底色,鲜艳明亮。不仅给周边环境相对贫困的拉帕区带来商机,也让里约更加光鲜亮丽。他的创意让人们更多地了解里约的多彩和包容。为了使作品更加鲜活、更有生命力,无论风吹日晒,塞拉昂的设计和装饰工作从未停止过。二十多年间,他一直坚持维护和更换阶梯的装饰。
 
  在山下的阶梯入口附近,有家建于1894年的哥伦布餐厅,坐进去环顾四周装饰,慢慢品尝一杯咖啡,就仿佛穿越回到百年前的欧洲。


 
  阶梯背后的眼泪
 
  说起美丽的塞拉昂阶梯,背后有着一段传奇和令人心酸的故事。这组阶梯原本是里约LAPA区贫苦人家上下山的一条山路,是什么让这条普通水泥台阶摇身一变,成为里约的地标建筑之一呢?
 
  这就不得不说塞拉昂阶梯背后那位喜欢戴红帽子的大胡子男人。


 
  1983年,走过世界上50多个国家后,两手空空已过不惑之年的乔治·塞拉昂来到里约,租住在现在的阶梯附近,靠卖画生存。当年的阶梯是光秃秃的灰色水泥,甚至破损不堪。谁也说不清塞拉昂是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始在这普通的阶梯上贴彩色瓷砖的。他后来回忆说,只有里约能让他完成这样一件艺术品。
 
  绘画艺术出身的他,开始只是自己绘制一些砖瓦片粘上去,有时候也会跑……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Email:service@52dzb.com 京ICP备09034652号-1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