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世界之旅 >

春天 我与荷兰有个约会

作者:凌音  编辑:  来源:旅游杂志社   时间:2018-04-18 16:59:13

  我把踏春之旅锁定荷兰,因为那里有五彩缤纷的郁金香花田,堤坝旁迎风飞扬的古风车,状如车轮的奶酪与古朴可爱的木鞋……濒临大西洋北海的荷兰,每当郁金香盛开之季,正是荷兰全国共襄盛举“国王节”之时。那么 , 就请你跟随我的步伐,畅游荷兰。


 
  阿姆斯特丹:国王节
 
  4月27日“国王节”当天,荷兰全国沉浸在一片橙色的欢乐海洋中。因荷兰王室来自“奥兰治(ORANGE)家族”,故橙色为荷兰国色。我特意穿戴上与荷兰人相仿的橙色外套与橙色帽子,伴随着热闹的人潮,来到了阿姆斯特丹的城市发源地——水坝广场(Dam)。
 
  荷兰真正的国名叫“尼德兰(Netherlands)”,意为“低地”,因为其四分之一的国土面积低于海平面,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这个国家与海洋结缘。10世纪后期,人们开垦位于阿姆斯特河(Amstel)河口的沼泽地,接下来河流两岸发展形成小城镇,并最终由一座大型水坝(Dam)联合起来。当地居民将两个主要元素Amstel和Dam结合,为首都阿姆斯特丹命名(Amsteldam),城市核心自然是水坝广场。此刻,我眼前的水坝广场如同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中心广场,四周由恢宏的建筑群组成。特别是古典宏伟的王宫与为纪念二次大战期间受纳粹迫害的牺牲者设立的人民纪念碑,最为惹眼。广场一隅正在上演大型庆祝活动,台上的表演者疯狂地高歌劲舞,台下的人们和着强烈的节奏欢呼雀跃。天空中的海鸟仿佛也受到了狂热的蛊惑,呼啦啦肆意翱翔。










 
  随着人潮涌入广场周边的街巷,我发现摩肩接踵的大街小巷才是感受“国王节”最接地气的地方。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醒目耀眼的橙色,犹如热烈的火焰点燃着疯狂与沸腾的激情;街头现场音乐会发出的强烈声效仿佛要穿透我的耳膜,令我的心脏砰砰砰地狂跳;想让肢体舞动起来,不妨加入正在耍酷的街舞大军,嗨到爆……“逛吃”是节日狂欢永恒的主题,很多老百姓将家里多余的物资悉数摆放出售,因为只有“国王节”前夜与当天,荷兰政府允许无照经营并免税,当然这练摊的乐趣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辆辆流动餐车与街头餐厅前聚集着贪吃的人们,大肆地灌下一口口啤酒已算是最为内敛的节日表达。我点了份荷兰特色生鲱鱼,学着当地人的样子仰头昂脖一口吞下,才发现鲜腥超出了我的想象,赶忙吞下香喷喷的薯条,压压惊。










 
  手中金灿灿的薯条仿佛呼应着这一天无所不在的橙色。这让我想起绿茵场上穿着橙色球衣的橙色军团刮起的橙色旋风,还有橙黄色娇艳欲滴的郁金香,以及荷兰特有的黄橙橙状如车轮的大奶酪……橙色,象征希望与激情,寓意着尊贵与繁荣。我就这样启动了接下来的荷兰橙色旅程。
 
  阿斯米尔:“花卉华尔街”
 
  荷兰每年培育100亿株鲜花球茎,算下来全世界每个人可以分到差不多2朵,其中郁金香球茎约30亿株,如果把它们排列起来能够围绕赤道7圈。鲜花出口贸易是荷兰人引以为荣的骄傲,那么保鲜期短暂的鲜花是如何从位于欧洲西北部的荷兰出口到全世界?为解开这个谜团,我大清早儿赶到位于阿姆斯特丹市西南,距离斯希波尔国际机场不远的阿斯米尔鲜花拍卖市场(Flower Auction Aalsmeer),是为一睹被誉为“花卉华尔街”交易现场的激烈博弈。












 
  此刻,花卉交易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我看到数百位交易员在电脑上紧张操作的同时,聚焦的核心是前方屏幕上一只大大的钟表。原来,每种花卉的竞价单位(1分钱)、立式容器花梗数、最少立式容器订购量、每辆电瓶车可装载的立式容器数量等数据显示于钟表正中央,花卉名称与图片、产地、种植者等辅助信息列示于钟表旁。最为关键的竞价方式就隐藏在那个神秘的圆形表盘上,12点的位置是当天此种花卉的最高批发价(100 个竞价单位),随着一粒红色的圆球以逆时针方向快速移动,显示价格逐渐由高走低。当红球转到符合某位买家心宜的价位时,买家立刻按下按钮将钟表停摆,并通过麦克风报出交易数量。若产品单价超过1欧元,会在Ronde一栏显示红底数字1。这时,我看到一束我叫不出名字的绿色花草在屏幕上粉墨登场,我目不转睛地追随着红球快速滑落,刹那间,红球停摆于4点钟的位置,表盘上立刻显示单价0.34欧元!短短几十秒钟的博弈,令作为局外人的我,竟然紧张得手心冒汗。这名副其实的“秒拍”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高手间的巅峰对决竟在这转瞬丝毫间!






 
  拍卖成交信息即刻录入中心电脑,15分钟后花卉装箱。来到装配运输车间长长的廊桥上,我看到这里有如色彩斑斓的鲜花海洋,涌动的“浪花”是一辆辆满载着花卉的电瓶车。众多“鲜花快递小哥”熟练驾驶着电瓶车穿梭其间,繁忙有序,就像一只只勤劳的工蜂穿越花丛采撷花蜜,传递着美丽与芬芳。这些花卉经设在现场的植物检疫部门与海关检验后,被装进冷藏车,20分钟后花卉装进斯希波尔国际机场内的飞机。24小时之内,来自荷兰的鲜花将会运抵世界各地,在五彩缤纷的花店里,在弥漫着芳香的餐桌上,在相拥的情侣间深情注视的目光下,一束束迷人的荷兰鲜花正在竞相绽放。
 
  作为全球最大的花卉交易市场,阿斯米尔鲜花拍卖市场占地为20个足球场之和,38个拍卖钟承载着日均10万次的交易量。前年营业额44亿欧元,2万种花卉和植物的年交易量为125亿朵。因玫瑰花的受众面最广泛,37亿朵玫瑰花成为去年的销量花魁,而郁金香则以17亿朵屈尊亚军。










 
  库肯霍夫:“厨房花园”
 
  郁金香是荷兰的国花,在荷兰的种植面积约7000公顷,占全世界产量的65%。每年春季,荷兰最好的赏花去处,莫过于利瑟小镇上大名鼎鼎的库肯霍夫公园。
 
  走进库肯霍夫公园举目四望,600万株五彩斑斓的花卉在占地32公顷的林地间竞相开放,朵朵鲜花仿佛构成了五彩缤纷的海洋。巍然屹立的古风车与姹紫嫣红的花田交织,好一派“春色满园关不住”的田园风光。库肯霍夫在荷兰语中意为“厨房花园(Keukenhof)”。15世纪时,一位女伯爵在此地狩猎之余,精于花草药膳的她还种植了大片花花草草。于是,她将“keuken(厨房)”与“hof(花园)”两个单词结合成“Keukenhof”,“厨房花园”由此得名。








 
  19世纪30年代,荷兰官方聘请德籍景观园艺专家左贺特父子,着手设计库肯霍夫公园的蓝图。他们的公园整体景观设计思路是以英式风格为主,以蜿蜒的林径、幽静的水池、喷薄的喷泉交织着的丛丛花圃,引导游客的步伐。1949年,利瑟镇上的花农为了创造一个开放空间式的花卉展览场地,将“厨房花园”扩建成让花朵自然生长的大花园。此后,在花卉景观园艺家巧夺天工的设计与当地花农精心培育花卉的共同努力下,库肯霍夫逐渐演变成现在的模样。
 
  我看到公园宣传手册上写着今年的主题为“荷兰设计”。荷兰设计师们将时尚、平面设计、建筑、雕塑和家具设计领域的思路借鉴应用于库肯霍夫。就像此刻我的眼前,蜿蜒起伏的林径、碧波荡漾的湖水与鲜艳夺目的花圃交相辉映,花丛中徜徉仿佛从上世纪穿越而来演绎“老荷兰周末”的对对情侣,还有颇受孩子们追捧的巨大木鞋,以及荷兰童话里可爱的米菲兔……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左贺特父子种下的林木有一些至今仍在公园内生长,当然这些古树离不开管理者们的精心养护。










 
  郁金香仍是公园里众多荷兰要素中的绝对主角。在由郁金香、水仙花、风信子,以及各类的球茎花构成的色彩繁茂的画卷中,荷兰人最引以为傲的郁金香争奇斗艳。一朵朵如酒杯状的郁金香花朵,以大红、粉紫、鲜黄、纯白等鲜艳的花色,犹如织就出无边的花毯,浓艳热烈地铺展在大地上,仿佛在争相预报春来的讯息。
 
  阿克玛:奶酪市集
 
  当我终于赶到荷兰阿克玛小镇(Alkmaar)的过磅房广场时,刚错过上午10点的敲钟仪式。宽阔的广场上齐刷刷地摆放着一块块状如车轮、金灿灿的奶酪,阵式颇为壮观。这些待价而沽的奶酪似乎在提醒迟到的我,尽快把镜头对准遵循传统习俗的交易现场。










 
  督察员用钻孔器从奶酪上取样后,用手指碾碎并放到鼻子前闻一闻,以判断奶酪中脂肪与水分的配比及味道。此后买卖双方频繁地相互击掌,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交易成功后,奶酪会被送到过磅房称重。接下来,身穿白衣白裤的奶酪搬运工,以双肩皮带连接的船形木制“担架”上抬着8块奶酪,健步如飞绕场一周,并最终将产品送上买家的车辆。为增添欢乐气氛,一个小男孩像乘轿子般坐在行驶的奶酪堆上,还有块奶酪像个不听话的孩子,突然从“担架”上滚落。虽然我不明白此刻搬运工喊出的类似“猫头鹰”发音的“owl”是何用意,但我猜想是传统的吉利词。虽然壮汉们携奶酪大步流星,但微微发颤的“担架”显示这份差事并不轻松。恰巧就在我的身边,荷兰某电视台正在对奶酪交易进行采访。我看到员工展示的T恤上,印着加减13公斤的字样,原来每块有如金黄大南瓜的奶酪重约13公斤。加之“担架”自重25公斤,总载重量高达……

全部文章 | 旅游资讯 | 图片库 | 关于我们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